「常務副皇帝」胤祥,為何不會被雍正猜忌?3大原因,雍正很放心

Wendy媽 2022/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雍正八年,為雍正皇權殫精竭慮、奉獻一生的怡親王胤祥病逝,雍正皇帝悲痛異常,下旨 「吾弟之子弘曉,著襲封怡親王,世世相承,永遠弗替。凡朕加于吾弟之恩典,后代子孫不得任意稍減」。由此,怡親王胤祥成為清朝 「守成」階段獲封 「鐵帽子王」的第一人。除此之外,雍正皇帝還特意加封胤祥另外一子——弘晈,為 「郡王」爵位。

僅就此來看,怡親王胤祥在雍正皇帝心中就占據著絕對不一般的地位和影響。

那麼,雍正朝時期的皇十三子胤祥,究竟以何種形象存在?

雍正七年,胤祥的權勢、聲望達到頂點,監管戶部三庫、會考府、造辦處、外國傳教士事務、西北軍事的全權指揮、總理營田水利,掌管圓明園八旗禁軍、全國重大案件審理、國庫欠款追繳、各種祭祀大典等等幾乎涵蓋了朝廷的所有事務。

更重要的是,此時的胤祥還擁有兩項史無前例的巨大權力:1、掌握全國正三品以上武職官員的任免;2、吏部上呈之各地督撫、道員、府縣的官員名單,必須 「問及王之意見」

除此之外,根據《雍正朝漢文朱批奏折匯編》的記載,雍正皇帝曾經一位臣屬的奏折中,給出過如此批示:

怡王色變,朕不得已就范!

能讓雍正皇帝這樣的雄主 「低頭就范」,恐怕也只有怡親王胤祥能辦到了!

根據《清史通鑒》對怡親王胤祥的總結,此時的胤祥集政治、軍事、財政、人事、皇族內政等諸多大權于一身,既是能定調子的朝廷重臣,又是整個朝廷的大管家,更是雍正皇帝最為信任的侍衛長。由此可見,后世對其 「常務副皇帝」的尊稱,絕對是名副其實。

只是,原本就猜疑心極重,又特別注重皇權集中的雍正皇帝,為何對怡親王胤祥毫無猜忌?

向來厭惡朋黨的雍正皇帝,為何還多次主動要求朝廷大員、地方督撫 「同王結交,不用害怕,因這是朕的主意,保于爾有益無損也」

歷史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雍正皇帝能如此對待自己的十三弟,也是有著具體原因的。

有人認為,是因為怡親王胤祥的 「公忠體國」,為雍正皇權的 「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才有了雍正皇帝對其的絕對信任和巨大恩寵。但早在雍正繼位之初,尚未正式進入雍正朝的時候,雍正皇帝對胤祥的絕對信任、毫無猜忌就已經明確表現。

所以,這份來之不易的信任幾乎全部來源于康熙朝時期!

1、自幼培養的深厚感情

因為曾被雍正帝生母,時為 「德妃」的烏雅氏撫養,皇十三子胤祥和當時的皇四子胤禛關系非比尋常。按照雍正皇帝為胤祥親撰的祭文內容來看,胤禛和胤祥自幼親密無間,康熙皇帝還曾命胤禛親自教授胤祥數學, 「趨侍庭闈,晨夕聚處」。每一次跟隨康熙皇帝外出巡視,兩兄弟必定 「形影相依」;如果不能一同出巡,也必定會有書信往來。

根據《清圣祖實錄》的記載,皇四子胤禛自幼性格孤僻、脾氣暴躁,曾多次受到康熙皇帝的訓斥。皇四子胤禛之所以和其生母關系不好,和其古怪的脾性有著很大關系; 「九子奪嫡」事件中,他之所以勢單力薄,也是其性格起到的負面影響。也就是說,幼年時候的雍正恐怕就只有胤祥這一個親密無間的兄弟和朋友。

有著如此難忘的同年,雍正皇帝和怡親王胤祥之間的關系自然非尋常兄弟能及,這種自幼培養、知根知底的感情就是絕對信任的來源。

2、「九子奪嫡」中對雍正皇帝的鼎力相助

在電視劇《雍正王朝》的演繹中,皇十三子胤祥絕對是皇四子胤禛奪嫡過程中最堅定的支持者,暢春園繼位當晚,如果沒有胤祥及時勤王保駕,皇四子胤禛很可能就會和皇位失之交臂。

雖然在清朝官方文獻中并沒明確記載胤祥對胤禛奪嫡的支持表現,但雍正皇帝于雍正元年的一份 「密旨」似乎能說明點什麼:

雍正元年,皇帝諭后世子孫嗣位子孫永遠遵守:怡親王允祥在皇考之世于朕篤盡弟誼,多資贊助;自朕御極以來,最為宣力輸誠,深裨政治。

這份出自雍正元年的 「密旨」,只能是對胤祥之前的貢獻說明。也就是說,在 「九子奪嫡」期間,在康雍皇權更迭的過程中,胤祥的巨大貢獻只是出于某種考慮未明確記載于官方文獻而已。

雍正專門為胤祥下發的諭旨

另外,康熙四十七年 「一廢太子」時,皇十三子胤祥曾經被短暫圈禁,而圈禁的理由卻沒有任何說明。畢竟是當朝皇子,被圈禁了幾乎一年,官方文獻為何連點說明都沒有?就連雍正皇帝繼位以后,也只是給出了 「因二阿哥一事牽連,一時得罪皇考」這樣說了等于沒說的原因。

那麼,一向被康熙皇帝疼愛的胤祥,到底因何得罪了康熙,受到了將近一年的圈禁?

從雍正皇帝登基以后對胤祥明顯帶有彌補性的賞賜來看,從上述「 在皇考之世于朕篤盡弟誼,多資贊助」的說明來看,胤祥恐怕是主動為胤禛背了黑鍋。只是,關于這段歷史的記載,被雍正皇帝出于維護自身形象的考慮而刪除了。

在奪嫡過程中,在皇權更迭過程中對雍正皇帝都能鼎力相助,甚至不惜身陷囹圄的皇十三子胤祥,自然會贏得雍正皇帝的感恩和信任。

3、胤祥對雍正皇帝沒有一絲威脅

當然,上述兩方面的原因也只是給予了雍正皇帝應該信任胤祥的理由,但一母同胞的弟弟,他照樣懲治;奪嫡之爭中,對其起到決定性幫助的隆科多和年羹堯還不是落得悲涼下場。所以,讓雍正皇帝絕對信任胤祥,對其毫無猜忌的主要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怡親王胤祥對雍正皇權沒有一絲威脅。

從雍正朝初期的 「總理事務王大臣」,到雍正七年的 「常務副皇帝」,怡親王胤祥手握朝政大權,如果他愿意,就其當時的地位、聲望和影響而言,足可以對雍正皇權造成致命打擊。但是,手握大權的胤祥只對雍正皇帝忠誠,只為大清江山奉獻,追繳欠款,治理水患,整飭吏治,為國舉賢,雍正皇權需要他做什麼,他永遠是沖在前面的第一人。

向來注重兄弟感情的怡親王胤祥,在雍正皇帝嚴懲昔日奪嫡政敵時,也曾流淚,也曾惋惜,只是他從未出言相勸,因為他知道只有如此,雍正皇權才能穩固,祖宗江山才能久遠。

鑒于胤祥的巨大貢獻,雍正皇帝在自己的陵寢旁為其選擇了一塊 「中吉」之地,胤祥聽后卻驚恐失色,拼命推辭,直到雍正皇帝答應其另選陵址。選定陵址后,胤祥 「口吞陵地之土」,嘴里還念叨著 「這樣的話,則臣心安而子孫蒙福了」。縱然權勢如此之盛,縱然圣寵如此之盛,他依然能擺明自己的位置——我是弟弟,但我更是臣子!所以,才有雍正皇帝對其 「一心翊戴,克盡臣弟之道」的至高評價,所以才有雍正皇帝對其絕對放心的信任!

正如雍正皇帝為胤祥賜御書 「忠敬誠直勤慎廉明」榜的說明, 「怡親王事朕,克殫忠誠,職掌有九,而公而忘私,視國如家,朕深知王德,覺此八字無一毫過量之詞」。地位如此之高,卻能清醒的認清自己的位置;恩寵如此之盛,卻能始終保持恭謹之心; 「公而忘私,視國如家」,焉能不得同樣 「為國為民,日夜憂勤」之雍正皇帝的信任和恩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