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認為荊州必占,龐統卻認為荊州要棄,二人軍事水平高下立判

Wendy媽 2023/03/01 檢舉 我要評論

東漢末年,隆中還僅僅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

于遼闊的中華而言,它會和無數村落一般,終將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因為一場相遇,隆中得以載入史冊,陳壽在其史學著作《三國志》當中,將這場相遇命名為 「隆中對」。

隆中對因而成為了君臣相遇的代名詞,諸葛亮未出山野,已然預判天下局勢,敲定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隆中對的策略

在「隆中對」當中,諸葛亮提到了兩處地方。

一處乃劉表守衛的荊州,一處乃是劉璋統治的益州。他建議劉備以此為根據地,與曹操、孫權共爭天下。

劉備是一位胸懷大志的人物。

然而,對于天下局勢,胸中的戰略觀到底還差一些。 他始終受到「仁義」的牽絆,不是因為他本性如此,而是他不得不如此。

孫權憑借長江天塹,占盡了地利之便,曹操雄踞北方,占盡了天時。

劉備欲與此二人逐鹿天下,只剩下一條「仁義」。

睿智如諸葛亮,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他必須讓劉備的仁義遍布于四海,以此招攬人才。初進入益州之初,劉備便開始著手施行仁義,卻不想被諸葛亮直接否決。

劉備不解,諸葛亮提到兩次初次坐而論道的時刻,益州的劉璋暗弱,使得此地臣子與百姓不辨恩惠與懲罰。

亂時治民,最忌諱的就是百姓不知上位者恩惠,肆意行事。

諸葛亮明白亂世需用重典的道理, 在百姓們心中有了一條底線之后,劉備的仁義方才顯得彌足珍貴。

這個道理跟民間通俗意義上,給你一巴掌,再給你一顆棗的意思相近。

諸葛亮的手段,使得益州的人心很快被劉備收攏,成為蜀漢最穩固的后方。

接下來,按照「隆中對」的安排,諸葛亮將從荊州出兵,直取北方曹魏。

可惜他終其一生都未實現這個愿望,彼時的益州已然歸孫權所有。

因此,有人評論,其六出祁山,勞師遠征,卻無所收獲的原因,和荊州息息相關。

當然,還有人評論,根本原因還是其軍事謀略不足,使得蜀漢益發貧弱不堪。如若換成龐統來操作,結果肯定比之前更好。

龐統主張放棄荊州

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龐統的三分策略不同于諸葛亮,他主張直接放棄荊州,將其讓與孫權,以達到聯合東吳的目的。

只要后方穩定,揮師北上,定然有所建樹。

龐統擁有「鳳雛」的名號, 水鏡先生將其放到和「臥龍」諸葛亮同等地位,可見此人絕非泛泛之輩。

只是任何事情都需要放到具體的情景之中,在未拿到益州之前,劉備集團最核心的任務就是拿下一塊根據地,龐統的判斷絲毫不差。

荊州不適合做為蜀漢的大本營,北方有曹操虎視眈眈,東方又有東吳垂涎三尺。

臥榻之側,有這樣兩只兇猛的野獸,劉備豈能睡得安生。

卻不知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隆中對時,諸葛亮之所以提到先取荊州,主要是其戰略位置重要,此地進可攻,退可守。

不然為何曹操南下吞并孫劉時,為何會選擇先取荊州?

主要還是荊州的地理位置重要,拿下荊州,就直接破了江東的地利之便。

因而,東吳自然渴望將荊州納入其領域范圍,諸葛亮之所以不愿將其拱手讓給東吳,是因為其明白,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長遠來看,如蜀漢能拿下荊州,既能與孫權合作,又能挾制東吳,這才是最高明的手段。

做為後來者龐統,他太急于證明自己,以至于一時間有些鼠目寸光。

從這一點來看,龐統還是略顯遜色。

網上卻有人論斷,這是龐統高于諸葛亮的地方,理由是荊州不值得。

龐統若真的那麼厲害,為何在落鳳坡丟了性命?還是因為太過于冒進。

接下來,我們繼續分析荊州的重要性,諸葛亮明白亂世中無朋友,和東吳合作,既是蜀漢的愿望,也是東吳的選擇。

雙方必須選擇合作,才能在三足鼎立站穩腳跟。

因而, 劉備才派關羽守衛荊州,目的就是確保荊州無虞。

他們在等待一個機會,一旦后方穩定,就會通過荊州進攻曹魏。可惜天意難測,人終究無法抗得過天意。

荊州最終還是被東吳奪去,劉備為了堅守桃園三結義時候的諾言,幾乎傾巢出動,決定一舉滅掉東吳。

劉備并非單純出于沖動,他從來未曾率領過六十萬大軍,也深知東吳難以抵抗六十萬大軍。

結果卻中了陸遜的計策,六十萬大軍幾乎毀于一旦。

這也是為何諸葛亮一直難以成功的原因,積累數十年,一夕之間蕩然無存。

他氣惱,卻又無奈,只能接手爛攤子繼續經營蜀漢。

諸葛亮的無奈

劉備去世后,蜀漢已無力搶回荊州。

如他在《出師表》中所言:益州疲敝,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蜀漢一時間失去了核心,劉禪無法聚攏民心,但國家需要一個核心,諸葛亮只能定下一個「興 復漢室」的目標,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只能被迫出征。

東吳和曹魏隨時可以吞并蜀漢,與其被動等待,不如主動出擊。

諸葛亮告知東吳,荊州之事蜀漢不再追究,接下來便安排北征曹魏。他明白,這是一場不可能勝利的戰爭,但他又不能不出兵。

其一,他答應了先帝,務必恢復兩漢榮光;

其二,沒有戰爭,「興復漢室」的目標就是一句空談。

若是沒有六出祁山,或許蜀漢早就成為其余兩個國家的囊中之物。

益州,天府之國,此地之人,貪圖安逸,沒有戰爭,很快便會失去奮斗的目標。

而興復漢室的目標本就是一句空談,大家更為信服的一句話是,良禽擇木而棲。

因而,不能以諸葛亮六出祁山的失敗,而否定隆中對時定下的策略,其策略如若成為現實,天下鹿死誰手,誰都無法預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