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鎮奪門復辟之時,朱祁鈺登基已有八年,為何身邊無人救駕?

Wendy媽 2022/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過清華宮》中有言「君王游樂萬機輕,一曲霓裳四海兵。」在古代,皇帝就是國家最高權力的擁有者,人人都羨慕皇帝至高無上的地位,卻鮮少有人能真正明白,成為睥睨眾生的帝王所要付出的代價和坐江山所要面對的種種危機。

明景泰八年正月十七日,朱祁鈺正纏綿于病榻之際,忽然聽到外邊傳來一聲響徹云霄的鐘鼓聲,他連忙驚坐起來,疑惑地問宮女:「是于謙來了嗎?」這時一個小內監神色慌張地跑了進來, 告訴朱祁鈺,太上皇奪門復辟了。

▲明景帝朱祁鈺劇照

朱祁鈺從喉嚨里艱難地擠出了「好,好。」兩聲,便不再作聲了。 一個月后,皇宮內就傳出了朱祁鈺的死訊。這一次的龍椅易主屬于非正常的皇位更迭,但讓人們難以理解的是,在位八年的朱祁鈺為何身邊無人救駕,也無人制止朱祁鎮發動政變呢?這一切都要從他意外成為皇帝說起。

▲明景帝朱祁鈺陵墓——景泰陵

01

歷史上,朱祁鈺的生母吳氏并不是什麼高門貴女,而只是漢王府中的小宮女。漢王造反后,明宣宗親自出馬生擒了他,并把他府中的女眷都帶回了皇宮。在回程中,明宣宗就寵幸了吳氏,后來吳氏又懷孕生下了朱祁鈺。但礙于吳氏的身份, 明宣宗不好把她接回皇宮,就一直把朱祁鈺母子養宮外。

▲明宣宗朱瞻基劇照

明宣宗駕崩后,朱祁鈺就被新帝封了王爺。若就只是做個不問政事的閑散王爺,那朱祁鈺不知道有多快活, 可誰知朱祁鎮非要御駕親征瓦刺,結果很快就被瓦刺方面給抓住了。于是瓦剌就帶著沒骨氣的朱祁鎮一路廝殺,竟然很快就攻到了北京城下。

▲朱祁鎮劇照

面對瓦剌大軍的進犯,朝廷之中無人不是憂心忡忡,很多人都認為北京已經保不住了,便積極地主張遷都。就在這時,于謙站了出來,并極力提議讓孫太后擁立朱祁鈺為新帝,這樣可以避免瓦刺以朱祁鎮為條件,做出更多過分的事來。 就這樣,原本是只是個閑散王爺的朱祁鈺,被時局一步步推上了龍椅。

02

后來,瓦刺見形勢不對,自己手頭的前任皇帝根本威脅不了朝廷,于是就提出了進行和談的要求,還表示愿意無條件釋放朱祁鎮。面對這樣的提議,已經充分地享受到皇帝特權的朱祁鈺自然是不愿意的,他還沒在龍椅上過夠癮呢。

▲明朝南京皇宮近照

雖說起初朱祁鈺并非是自愿想當這個皇帝,只是礙于京城有難,加上于謙眾人的極力勸說才勉強答應登上帝位,但此時的他已經坐到了至高無上的位置上,根本不愿意再把這個位置拱手讓出去了。于是,看出其心思的于謙又向朱祁鈺保證, 就算朱祁鎮回來了,也不會再讓他做皇上,朱祁鈺這才勉強同意把哥哥迎回來,且朱祁鎮回來之后馬上就被朱祁鈺軟禁在了南宮。

▲朱見深劇照(左)

事實上,在登上皇位之前朱祁鈺就和孫太后有過約定,等到朱祁鈺百年之后,這個皇位就要還給朱祁鎮一脈。但野心日益膨脹的朱祁鈺,不愿意按照約定把朱祁鎮的幼子朱見深立為太子,群臣雖然沒說什麼,但他的皇后紀氏為人非常正直,認為他不該如此行事,就對朱祁鈺進行了百般勸誡和阻撓。 朱祁鈺一怒之下竟然廢了皇后,隨后就把自己的兒子朱見濟扶上了太子之位。

▲明裕陵——朱祁鎮陵墓近照

可惜天不遂人愿,朱見濟在被立為太子的第二年就早夭了,后來朱祁鈺想要再生出一個皇子,最終也一直沒能如愿。朱祁鈺在登基第八年之際,忽然身染頑疾,病情一日日地加重,絲毫不見有好轉的跡象。眼看皇帝命不久矣,大臣們也坐不住了,朝廷之內要擁朱祁鎮重坐皇位的聲音又日漸高漲。

結語

《增廣賢文》中說到「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朱祁鈺折騰了八年,最后還是把皇位還給了哥哥朱祁鎮,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吧。當時不僅是朝堂之上的人贊成朱祁鎮復辟,孫太后也表示了默許,就連于謙也沒有表示反對。也許,連朱祁鈺本人對此事也沒有太大的意見,因為畢竟自己的皇位終究是從哥哥手里奪過來的,他明白終有一天是要物歸原主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