棗陽王朱祐楒:很有覺悟的郡王,不想被國家圈養,想自力更生

Wendy媽 2022/05/02 檢舉 我要評論

朱祐楒是明代襄藩的一個郡王,也是第四代棗陽王,于弘治十六年繼承其父親朱見沔的郡王爵位。

我們都知道,明代為了防止宗室成員覬覦皇位,對其進行了諸多限制,不允許他們從事四民之業,也沒有自由出入的權力。這就導致了很多藩王都變成了好吃懶做、只知貪玩享樂的廢物。

而部分有所追求的藩王,也只能去追逐一些諸如文學、醫學、音樂等東西,朱祐楒就是這樣一個有所追求的郡王,他這人十分好學,而且涉獵還很廣,天文地理、星歷醫卜等之類的書籍,他都很喜歡研究。

雖然讀了這麼多的書,但他并不是一個純純的書呆子,對于武學方面,也頗感興趣,是明代宗室中,一個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

然而宗室成員的身份就注定了他,即便再有才華,也無法在政治上有所建樹。不過,多讀書還是讓他對于朝堂政治,擁有一種敏銳的洞察力。

正德十六年,武宗皇帝朱厚照去世了,沒有留下子嗣,便只能由他的堂弟朱厚熜來繼承王位,是為嘉靖皇帝。

嘉靖皇帝一上臺之后,就面臨著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究竟是要尊明孝宗朱佑樘為皇考,還是要尊自己的生父興獻王朱祐杬為皇考。

嘉靖皇帝從私人感情出發,想要尊自己的生父為皇考,而一眾大臣卻從禮法的角度出發,要求嘉靖皇帝尊明孝宗朱佑樘為皇考。雙方就此展開激烈的爭斗,拉起了大禮儀事件的序幕。

大禮儀事件不管怎麼說,都是從屬于朝廷內部的爭斗,可令人沒想到的是,朱祐楒這個地方郡王也選擇參與進來。十分關心朝政動向的他,上了一道疏,明確支持嘉靖皇帝尊自己的生父興獻王為皇考。

這無疑讓孤立無援的嘉靖皇帝很是欣慰,看樣子自家叔叔里,還是有愿意支持自己的人,便大為嘉賞,并以此為由去壓一壓那群反對自己的大臣。

「嘉靖初上書,請考興獻帝。世宗以其議發自宗人,足厭服群心,褒之。」《明史•列傳七》

得到嘉賞之后的朱祐楒大受鼓舞,不久之后便又向朝廷上了一道疏,針對當時的宗室人口過多,對財政壓力過重的老大難問題,提出了自己的一個解決方法。

朱祐楒的這個解決方法十分簡單粗暴,那就是放開針對宗室成員的諸多限制,鼓勵他們去從事四民之業,而朝廷也就可以不用再給他們發糧食了。意思很明顯,就是建議朝廷不要再花錢圈養宗室了,直接讓他們各自自力更生。

朱祐楒身為宗室,居然敢向朝廷上書,不要再給宗室成員俸祿了,這一點對于朱祐楒這樣的既得利益者很難得,算是一個很有覺悟的郡王。

對于朱祐楒的建立,嘉靖皇帝也震驚不已,然而他卻不敢同意他的主張。理由很簡單,一是朝廷圈養宗室,就是為了不要讓他們產生覬覦皇位的想法,如今不再圈養了,保不齊又會發生多起宗室叛亂的事件來。

二是,到了嘉靖皇帝這個時期,明朝的宗室人口已經繁衍得很龐大了,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對于即便是擁有至高皇權的嘉靖皇帝,也不敢輕易去觸動這些利益集團的根基。

朱祐楒的奏疏遲遲沒有得到回應,這讓他心里很是郁悶,情急之下,他做出了一件不理智的事情。

當時襄王朱祐櫍病重,根本無力管理府內的大小事情,所以漸漸地襄王的大權便旁落在其身邊一個叫做邵亨的承奉。

邵亨狐假虎威,在王府內作威作福,很多人都怕他,不敢其招惹他,一些不服他的人下場都很慘。可朱祐楒就恰恰是那個不怕他的人,充滿正義感的朱祐楒找個機會,便將邵亨誘騙到自己府中。

來到朱祐楒的地盤,可就輪不到邵亨高高在上了,朱祐楒話不多說,當即將其狠狠地揍了一頓,并挖掉他的雙眼。

此事很快就鬧到了朝廷那邊去,嘉靖皇帝馬上派人來處理,邵亨不用多說,直接被朝廷依法處死了,而朱祐楒下場也很不好,雖然他是在懲惡揚善,但按照大明朝的規矩,懲惡揚善這一事得交由官府,你一個郡王是沒有權力這麼做的,所以也被廢為了庶人。

直到嘉靖十八年的一天,嘉靖皇帝跑到承天(也就是今天湖北鐘祥市,興獻王的藩地)去祭奠父親的時候,突然想到當年就是朱祐楒力挺他尊自己生父為皇考的。出于感恩,嘉靖便立馬下令給朱祐楒恢復了爵位。

從此以后,朱祐楒便老老實實地呆在自己的王府內,做一個太平郡王,再也不敢去管太多的閑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