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壓制百年的「黃金家族」:北元大汗們的凄涼血淚史

Wendy媽 2022/09/16 檢舉 我要評論

1368年,元順帝妥歡帖睦兒敗逃至漠北。原本大一統的元朝,「退步」成了割據北方的游牧屬性政權——「北元」。

北元的疆域盡管與巔峰期的元朝無法相提并論,但其可控制范圍依然可觀。南到長城以北、東至女真、西抵哈密以及哈密以西的裕勒都斯河流域、北到葉尼塞河的廣袤地區。

「北元」的控制范圍

如果用一個字評價「北元」歷史,就是一個字——亂。

「北元」時期的蒙古統治階級,其內部政治斗爭之頻繁,令人嘆為觀止。兄弟反目、父子成仇、不同部落之間相互討伐攻殺....整個蒙古草原,長時間處于無比混亂的「群雄割據」狀態。

而頻繁發生的「臣弒君」事件,更能影射出「北元」統治階級的腐敗無能和社會動蕩不安的現狀。接下來,我們就對北元曾發生的幾起「臣弒君」事件,進行簡要分析。

脫古思帖木兒汗

脫古思帖木兒汗,蒙古文獻中亦稱烏薩哈爾汗。元順帝妥歡帖睦兒次子,必力克圖汗愛猷識理達臘的弟弟。愛猷識理達臘1378年去逝后,脫古思帖木兒于同年即位。

脫古思帖木兒

脫古思帖木兒即汗位之時,北元面臨著明朝方面的強大攻勢。1370年至1375年,明朝對北元進行了第一次征討。盡管明軍沒討到太多便宜,但自己也已元氣大傷。

因此,留給脫古思帖木爾的,絕對是個「爛攤子」。對內要穩定軍心、鞏固統治,對外要加強防御,防范明朝的第二次進攻。

悲劇的是, 勢態一直向著脫古思帖木兒汗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高速」發展。

來勢洶洶的明朝騎兵

1387年,明朝派二十萬大軍北征,開始了對北元的第二次征討。以能征善戰著稱的納哈出(木華黎后裔),此時統帥二十余萬大軍,駐扎于東北軍事要沖之地,與來勢洶洶的明軍展開了對峙。

在明朝的反復規勸和引誘之下,納哈出沒有選擇全線出擊,而是舉眾向明朝投降

至此,北元門戶大開,使脫古思帖木兒失去了一切防御和抵抗明軍的能力,陷入到了明軍的包抄之中。 最終在捕魚兒海(今貝爾湖)一戰中,脫古思帖木兒一敗涂地,潰不成軍,帶領余眾逃往哈刺和林。

如今的貝爾湖,一片安靜祥和

1388年,脫古思帖木兒逃往哈刺和林的途中,在吐刺河畔(今土拉河)遭到也速失兒(忽必烈弟阿里不哥后裔)的弒殺,年僅46歲。《明實錄》記載道:

初虜主脫古思帖木兒在捕魚兒海為我師所敗,率其余眾,欲還和林,依丞相咬住,行至土刺河,為也速失兒所襲擊,其眾潰散,獨與捏怯來等十六騎遁去。適遇垂相咬住,太尉馬兒哈咱領三千人來迎。又以闊闊帖木兒人馬眾多,欲往依之。會天大雪三日,不得發。也速失兒遣大王火兒忽菩孫、王府官李羅追襲之,獲脫古思帖木兒,以弓弦除掉之。

巔峰時期的蒙古騎兵

脫古思帖木兒的殞命,可以歸咎于納哈出向明軍的投降和也速失兒的背叛。 但深究下來,無疑是北元混亂政治形勢所種下的惡果。

元廷遁至漠北,且經過明朝的第一次征討,已經處在內外交困、風雨飄搖的不利局面。統治階級內部,抵抗派和投降派之間矛盾重重,無法形成有效合力,抵抗明軍的二次進攻。

令驕傲的「黃金家族」后裔們始料未及的是,他們「悲慘命運的轉輪」,此時才剛剛打開。

額勒伯克汗

額勒伯克汗,亦稱額勒伯克·尼古勒思貴汗。脫古思帖木兒汗次子,生于1361年。

關于額勒伯克汗即位之年,《蒙古源流》作1393年,《黃金史》作1394年。內蒙古大學蒙古史研究所所長寶音德力根認為,他是元昭宗之子,被明所俘虜后放歸的買的里八剌。

額勒伯克汗

根據羅布桑丹津《黃金史》記載,他是個荒淫無度,腐敗無能的蒙古大汗:

有一次,額勒伯克汗狩獵時打傷一只兔子,那只兔子的血灑在雪地上呈現出一片白里透紅的美妙景色。額勒伯克汗見此情景,便向左右之人問: 「天下有無這等白里透紅的美妙女子? 」瓦剌部的豁埃太尉搶先答道:「這等美妙女子確實有,令弟哈兒琥楚克·都棱·帖木兒·洪台吉的妃子完澤篤·豁阿·洪·比妓的姿色便是如此之美。」

于是,這位喪心病狂的蒙古大汗,為了將弟媳「據為己有」,居然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弟弟。而這個愚蠢的決斷,使他吞下了死無喪身之地的苦果。

洪·比妓設計離間了額勒伯克汗和豁埃太尉之間的關系,成功唆使額勒伯克汗殺死了豁埃太尉。

豁埃太尉的死,激起了瓦剌貴族們的強烈不滿。1401年,西蒙古瓦剌和東部蒙古本部之間,終于爆發了戰爭。在這次戰爭中, 額勒伯克汗死于瓦剌部首領烏格齊·哈思哈之手。

1402年,烏格齊被擁立為汗,即蒙古第21代大汗

額勒伯克汗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自食惡果。蒙古統治階級的荒淫無度和腐敗無能,在他的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至此,西部瓦剌勢力開始強盛起來,蒙古本部勢力被壓制。驕傲的蒙古大汗們,陸續淪為了瓦剌貴族們肆意擺布的棋子。

脫脫不花汗

脫脫不花,在蒙文文獻中稱岱宗汗,生于1422年,于1439年即汗位。根據《蒙古黃金史》記載,他是愛猷識理達臘的后裔, 即那位被哥哥搶了老婆的哈兒琥楚克·都棱·帖木兒·洪台吉的孫子。

脫脫不花汗

脫脫不花即汗位后,為了振興東部蒙古本部,進行了一系列的努力。同其弟阿克巴兒津濟農開始了對瓦剌部的征戰。而此時瓦剌的「一號首領」,這是大名鼎鼎的也先。

1452年,脫脫不花與也先會盟,商議立皇子之事。也先主張,立脫脫不花與其姐姐所生的也先猛可為皇太子,而一直對也先的專橫感到不滿的脫脫不花,欲立別妻所生的兒子。

此時,二人的矛盾已經無法調和。脫脫不花先聲奪人,聯合阿克巴兒津濟農,率先發兵攻打也先,并在戰爭初期一度占據優勢。不過,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瓦剌貴族們,并沒有自亂陣腳。他們設計離間,唆使阿克巴兒津濟農背叛了脫脫不花,投奔到了瓦剌陣營。

背叛哥哥的阿克巴兒津濟農,只當了一年大汗,便被也先殺害

阿克巴兒津濟農的背叛,使「本不富裕」的蒙古本部「雪上加霜」。在瓦剌和阿克巴兒津濟農的聯合攻勢下,脫脫不花潰不成軍,慘遭失敗。《蒙古黃金史綱》記載道:

阿克巴爾津濟農與瓦剌聯軍進攻脫脫不花。點火的時候,濟農說:「我的汗兄膽子小,讓軍人每一名燃起十把火。」岱宗可汗看到漫山遍野的火光,驚懼道:「這火恰便似繁星墜落地表,怎可取勝?」便攜帶少數護衛和子女們,逃往克魯倫河。

1452年,他在潛逃途中,被岳父沙不坦所殺害。

沙不丹之女,原為脫脫不花發妻并立之為正宮皇后,卻因涉嫌與部下有染而休回了娘家。因此,看到脫脫不花來奔,心懷怨恨的沙不丹就地將其誅殺。

在殺死阿克巴爾津之后,也先自立為汗

坦誠說,脫脫不花不甘于做瓦剌貴族的決心,是值得肯定和尊重的。不過,對瓦剌的征戰,絕非審時度勢的明智作法。

他的武裝力量,遠不足以與兵強馬壯的瓦剌相抗衡,一開始就潛伏著失敗的因素; 弟弟阿克巴兒津濟農的叛變,更加速了脫脫不花失敗的命運。

史實證明,蒙古汗權的振興,不止有對外部的征戰,更取決于內部的調整和治理。顯然,有著「中興之君」的巴圖孟克達延汗,做好了這項工作。

馬可古兒吉思汗和摩倫汗

馬可古兒吉思汗,為脫脫不花幼子,生于1446年,1453年即汗位,年僅7歲。在蒙古文獻中,馬可古兒吉思被稱為烏可格圖汗,翻譯過來即「搖籃里的汗」,明朝史書中稱之為「小王子」。

馬可古兒吉思汗

按照蒙古史書的記載,馬可古兒吉思即汗位后,其母薩木兒將其安置于皮柜中,向瓦剌發動了復仇之戰。 不過,這種頗具傳奇色彩的記錄,可信度并不高。

真實情況是,馬可古兒吉思是被成吉思汗弟別勒古台后裔「廣寧王」毛里孩和喀喇沁貴族孛來等人擁立的。他們于1454年和1455年,先后兩次擊敗瓦剌,壓制住了瓦剌野蠻生長的勢頭。

但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毛里孩與孛來二人為了爭奪把持朝政的權力,開始了一系列的明爭暗斗。

隨著時間的推移,孛來逐漸占據了上風。 不過,漸漸長大的馬可古兒吉思汗,卻站在了相對弱勢的毛里孩一邊,與孛來作對。1465年,擁兵自重孛來,起兵殺死了馬可古兒吉思。可「好景不長」,孛來很快便被毛里孩勢力擊敗,孛來被殺。

同年,毛里孩擁立脫脫不花長子脫古思猛可為可汗,即摩倫汗。

摩倫汗(圖片生卒年有誤,為1437—1466)

摩倫汗為脫脫不花正妃阿拉塔噶娜(涉嫌與部下有染而被休的那位),即沙不坦之女所生子。生于1437年,即位時年方18歲。

不過,摩倫汗即位后,聽信索倫部人呼達巴合的讒言,二人之間的矛盾與日俱增,最終發展到了拔刀相見的地步。1466年,摩倫汗挑起了對毛里孩的戰爭,但很快被對方擊敗,摩倫汗被對方誅殺。

摩倫汗被殺后,蒙古汗位空虛了達十年之久,蒙古本部更陷入到了空前的混亂。直至1475年,滿都魯的繼位,才打破了這一「國無主君」的尷尬窘境。

總的來說,無論是馬可古兒吉思汗還是摩倫汗,其悲劇命運的導火索,無疑是「站錯了隊」。但這一事件的背后,實質上反映了蒙古本部統治階級內部權臣跋扈、汗權旁落的現狀。

滿都魯即位后,與權臣癿加思蘭合謀,不斷吞并蒙古諸部屬民,勢力迅速壯大。他還采用聯姻的方式,將女兒嫁給土默特首領脫羅干之子火篩,控制住了土默特諸部。

滿都魯汗

1479年春,滿都魯與癿加思蘭族弟亦思馬因、脫羅干等聯合,擊敗并除掉癿加思蘭。可以說,這是北元時期,大汗同異姓權臣斗爭中出現的第一次的勝利,被壓制了近百年的「黃金家族后裔」們,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了。

而他的繼任者達延汗,在夫人滿都海等人的支持下,實現了「蒙古中興」

達延汗

他分封諸子,建左右兩翼六個萬戶的一系列舉措,為后世蒙古各部落形成的起源,重新劃定蒙古各部的行政版圖等,均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至于「臣弒君」的現象,更再也沒有出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