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擺爛,各種烏龍,啼笑皆非,明熹宗朱由校為什麼如此荒誕?

田園牧哥 2022/04/18 檢舉 我要評論

(明神宗朱翊鈞 畫像)

朱由校長成了一個文盲,這事兒主要要怪他的爺爺和父親。

他的爺爺,是明朝歷史上著名的宅男,萬歷。

萬歷其人,一生之中留給人們最大的印象,那就是皇帝一個月之中總有那麼二十多天不想上班。

這位明朝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48年)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把自己關在屋里睡覺。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人都會睡覺,人也都會做夢。

有沒有把夢做完的,但從來沒有做夢不醒的。

將近二十年的消極怠政,封閉了皇帝的內心世界,也讓皇帝不再去關心有關他的任何事情,而這其中,就包括對皇子們的教育問題。

萬歷的兒子朱常洛本身文化水平就不是很高,當了皇帝不到十天就得了病,沒活過一個月就駕崩了,更是沒有時間栽培自己的兒子朱由校。

(明光宗朱常洛 畫像)

爺爺不疼,爸爸不管,年幼的朱由校自小長在深宮之中,沒有名師輔導,也沒有上過一節文化課,這就導致朱由校的文化水平極低,到他登基前后,除了會寫自己的名字之外,再多一個字都寫不出來了。

天啟二年,公元1622年。

江西府一帶爆發匪患,當地巡撫十分盡職,短短兩個月即剿滅了叛匪,平定了江西全境。

巡撫打了勝仗,當然要上道折子報告皇帝,一來匯報一下自己的工作,二來如此大勝,皇帝知道,必然龍顏大悅,搞不好還能混點賞賜。

這位巡撫寫折子的時候,用了一個極為生僻的成語,即「追奔逐北」。

這個成語,出自西漢將領李陵的《答蘇武書》。

原意是指追擊戰敗逃竄的敵人,有時候也稱作「追亡逐北」。

折子由地方到中央,到內閣手里,內閣的大學士一看,并非什麼咬文嚼字的申論,也并非什麼蘊含道理的時政,而只不過是一封普普通通的捷報,實在用不著批注,所以直接送交到了司禮監。

結果本朝司禮監的太監們,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宣讀奏折時,把「追奔逐北」念成了「逐奔追比」。

(影視劇中的司禮監)

四個字念錯兩個字,還把前后順序給弄錯了,那這和原本的意思可就大不相同了。

「逐奔」倒還可以理解,是追趕潰逃的敵軍的意思,但「追比」不是個好詞,意思是指求財,分贓。

兩個詞一組合,原本是江西將士們奮勇ㄕㄚ敵,追趕逃竄的敵人,就變成了江西將士們奮力追趕敵人,原因是因為想要獲取敵人身上的財物,并且據為己有。

熹宗皇帝聽來,不由得勃然大怒,結果這位倒霉的江西巡撫不僅沒有等來皇帝的封賞,反而等來了自己被罰俸半年的消息。

然而,皇帝鬧出的烏龍,不止這一件。

天啟四年,公元1624年。

暹羅,流求,扶余三國遣使進貢,向大明皇帝進獻寶物。

您別看當時明朝西北有匪患,遼東又有女真作亂,但是在東亞地區的影響力還是十分巨大的。

番邦各國都以明為天朝上邦,時不時就派人過來送禮。

國與國之間送禮,那就不是小禮,而是大禮。

而翻看當年的禮單,作者更是驚詫于邦國們的財大氣粗。

琉球進貢的是,紫檀溫木椅,上品醒酒松。

暹羅進貢的是,五色水晶屏,鎏金三眼銃。

扶余進貢的是,紫金翡翠冠,輕紗琉璃裙。

(魏忠賢 形象)

并且,為了防止語言不通,使者們獻上的禮單,一早就被十分貼心地翻譯成了漢文,送到了皇帝身邊的當紅太監,魏忠賢的手上。

魏忠賢是高級太監,太監中的戰斗機,玩權謀他在行,但搞文化也是白給。

魏忠賢看來看去,看不懂,也不好胡說八道,于是又呈送到了皇帝的手上。

朱由校拿過禮單,心涼了半截,您說怎麼著?

一個字也不認識。

各位,貼心倒是十分貼心,但關鍵是別說翻譯成漢文,就算是翻譯成文言文,朱由校他也讀不懂啊,皇帝實在是沒那個文憑。

皇帝雖然不識字,但皇帝十分樂于開動腦筋,他結合當下的場景一看,認為底下站著的既是番邦的使臣,搞不好是過來交涉領土爭奪問題的。

大明到了自己手里,已經日漸式微,西北群匪割據,遼東大部失陷,恐怕這些番邦小國現在也要來趁火打劫。

于是,朱由校再一次勃然大怒,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番邦小國,好沒道理!

一聲怒吼過后,皇帝憤然離場,拂袖而去,只留下三個傻在原地的番邦使者。

我想,此時這三位番邦使者的潛臺詞一定是這樣的:

有沒有搞錯?我們來送禮還送出不是了?

當然了,既然剛才提到了魏忠賢,那我們也必須要講一講他的故事。

文章的主人公是天啟皇帝朱由校,但如果想要講明白朱由校,就必須提到魏忠賢。

(明熹宗朱由校 畫像)

這位有明以來,地位最高,權力最大,勢力最廣的宦官在天啟一朝,幾乎可以說是把皇帝的風頭全都搶走了。

不過與其說是魏忠賢搶走了朱由校的權力,倒不如說是朱由校親手把權力送出去的。

原因無他,也是因為這位皇帝和明朝歷史上的所有皇帝一樣,有著極其濃重的個人愛好。

宣宗皇帝朱瞻基愛斗蛐蛐兒,經常上朝也帶著,武宗皇帝朱厚照愛旅游,一個月有半個月不在紫禁城,而我們的明熹宗朱由校,一不愛玩樂,二不愛享受,一生之志向,只不過是把自己關在屋子里做手工。

封建帝制時代,這個世界就宛如一座山峰,山腳之下,是萬民百姓,山腰之間,是朝廷百官,而山頂之上,便是王朝的帝王。

一個人如果想要牢牢地站在群山的最高處,那麼他就必須學會忍受無窮的寂寞。

那些可以忍受寂寞的人,他們會把自我的意志奉獻給自己所處的時代,例如,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把一生都奉獻給了治貪,而成祖朱棣則把所有的歲月都留在了戰場。

而那些無法忍受寂寞的,例如朱由校,則把自己畢生的精力都用到了木工活計上。

皇帝對木工活的興趣遠遠大過他對當皇帝的興趣,這位皇帝能做木雕,木刻,木床,任何和木制品有關的東西,帝王總是手到擒來。

并且,皇帝搞木工活兒, 儼然已經到了十分沉迷的地步,經常把自己關在屋里,一關就是一星期,往往這一件花了不少時間,剛剛做完,又要馬不停蹄的去趕制下一件。

朱由校把自己的工作時間排的可以說是滿滿當當,上午畫圖紙,中午刨木頭,下午做木刻,但就是騰不出一點時間來治理國家。

魏忠賢同志十分狡黠,他往往趁著皇帝刨木頭正刨得不亦樂乎之時遞上折子,請皇帝處理,而皇帝興致正濃,哪兒有時間處理國事,所以大都粗略一看,一干事宜全都交由魏忠賢全權負責。

(皇帝制作的木制工藝品)

有了皇帝的授權,魏公公可就好辦事兒多了。

關于魏忠賢,介紹他的文章太多,作者在這里就不再贅述了。

我們只需要知道,這是明朝歷史上最為著名的奸臣,乃至可以稱之為沒有之一的那種。

獨攬大權,操持國事,拉幫結派,黨同伐異,貪腐腐敗,迫害忠良......

您能想到的有關奸臣能做的事兒,魏忠賢都做過。

您想不到的有關奸臣能做的事兒,魏忠賢也做過。

可以這麼說,只有您想不到,沒有魏忠賢做不到的。

在作者眼里,魏忠賢是一個十分純粹的人,當然,是純粹的奸臣,壞人。

乃至于坊間竟然有「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的傳聞,作者實在是大跌眼鏡。

歷史可以戲說,但不能胡說。

將一個誤國誤民的權宦捧上神壇,無疑是一種歷史的悲哀。

現在,情況已經明了。

明朝內部,朝堂之上,魏忠賢獨攬大權,一步一步將帝國推向深淵。

西疆北域,農民起義不斷,民生矛盾頻繁。

各地天災橫行,旱災,蝗災,時疫流行,乃至于就連北京城都發生了「王恭廠大爆炸」這樣駭人聽聞的歷史事件。

(天啟大爆炸)

而遼東一代,逐步強大的女真人蠢蠢欲動,隨時有可能沖破帝國的防線,可明王朝自「薩爾滸之戰」后,損兵折將,已經再也沒有能力組織起行之有效的保衛力量了。

這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大明,這是一個岌岌可危的大明。

誰來拯救大明?

誰來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

沒有人回答。

我們聽到的,只是紫禁城中傳來的一聲一聲沉悶的鋸下木頭的聲音。

天啟七年,公元1624年,按干支紀年法,是一個丁卯年。

這一在,在歐洲愛爾蘭芒斯特的一個貴族家庭里,誕生了一個健康活潑的小男孩,這個小男孩長大之后,成為了世界聞名的化學家和物理學家,即羅伯特·波義耳。

在荷蘭草原,最后一頭純種野牛在本世紀滅絕,實在是生物界的一大遺憾。

也就是在這一年,久不出宮的明熹宗朱由校不知道怎麼來了興致,突然決定要到西苑劃船游湖,結果游湖途中,天色大變,狂風肆虐,皇帝一個不小心落了水,救上來之后又驚又病,很快就駕崩了。

天啟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朱由校龍馭上賓,大行而去,由于皇帝無子,遂傳位于自己的弟弟,信王朱由檢,即后來的崇禎皇帝。

(明思宗朱由檢 畫像)

崇禎,這是大明王朝最后一位皇帝,他會將大明帶向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這個答案留給之后的文章,現在,讓我們在文章結束前,為朱由校留下一句評語:

天啟皇帝朱由校,他不是一個好皇帝,也算不上一個好人。

人生在世,難免滄桑,而生活萬般,又難免悲涼。

有些人生來就適合做帝王,而有些人是沒得選擇,只能做帝王。

朱由校沒得選擇,又或者說,他輕于這江山。

皇帝從始至終,都沒有正視過這個王朝。

在他的眼里,王朝的輝煌,抑或是一種美麗,而美對他而言,只不過是一瞬間的感覺,是縹緲不可追尋的,相比之下,自己做的那些木頭玩意兒,卻是真實的。

而真實的,才是永恒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