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更狠?慈禧打算除掉手握重兵的曾國藩,結果手下兩江總督被暗殺

Wendy媽 2022/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晚清,一個風雨飄搖的朝代,彼時的慈禧太后把持朝政,執掌大權的時間足足有四十七年。

不過,晚清時期有一個大臣,成為了慈禧太后的心腹大患。

他就是晚清的第一重臣,曾國藩。

曾國藩手握數十萬湘軍,強大雄厚的軍事力量,威脅到了慈禧太后的權力,慈禧曾打算對曾國藩處之而后快。

但是曾國藩也不是等閑之輩, 在這場和慈禧太后的博弈中,最終導致了慈禧手下的兩江總督馬新貽被人暗殺。

慈禧太后與曾國藩的「明爭暗斗」

曾國藩的家庭背景很簡單,既不是權貴官宦,也不是書香門第,父母共生育了九個孩子,作為長子的曾國藩,五歲時的曾國藩開始啟蒙,六歲進入家塾。

在才學方面,十五歲的曾國藩在長沙府童子試中,考取了第七名的成績,后來,他一直考試,一直往上爬,終于在1838年(道光十八年)考取殿試三甲的好名次,成為了穆彰阿的門下學生。

自此,曾國藩開啟了他平步青云的坦蕩仕途,他用十年的時間,累計完成七次升遷,最終官至二品,令人艷羨。

他的門生幕僚幾乎遍布整個官場,比如十分有名的李鴻章、左宗棠等人,要麼是他的學生,要麼是他的好友。

可以說,曾國藩的勢力,已經隱隱威脅到慈禧太后掌權的清朝廷。

1851年1月11日, 太平天國在廣西金田爆發,當時的統領石達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很快率領著千軍萬馬攻破永安州,此后更是一路招搖,將清王朝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太平軍最輝煌的時候,曾經占領了中國的半壁河山,他們定都天京,但是在「天京事變」以后,來勢洶洶的太平軍開始走向下坡路。

1864年7月21日,在經過了漫長的十三年年動亂以后,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荃,給曾國藩送來了一個天大的消息。

曾國荃率領的湘軍攻破了太平天國的天京南京,自此清朝廷獲勝,太平軍一敗涂地。

面對即將唾手可得的榮譽,曾國藩卻陷入了沉思,因為他知道,清朝廷之所以能夠獲勝,全是仰仗曾國藩的這一支湘軍,如今太平軍已經覆滅,那麼他的數十萬湘軍,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被慈禧太后盯上的目標。

而且,不知道哪里傳出來的坊間傳聞,說曾國藩有「黃袍加身」的欲望,這種消息若是傳到慈禧的耳里,曾國藩必定沒有好日子過。

這時候,社會中又傳出了另一種說法,那就是洪秀全在他的天京宮殿下面,埋藏了巨量的金山銀山。

太平天國苦心經營數十載,多年來一直流傳著洪秀全「藏寶」的故事。

誰都知道,戰爭不光要消耗巨大的人力,還要消耗巨大的財力,為了應對殘酷的軍事斗爭,太平軍采取了非常嚴格的「財產充公制度」,不管是公有財產還是私有財產,都要統一集中到太平天國的國庫當中。

在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國之初,曾經傾「天下」之力,大肆搜刮寶藏,「天京事變」以后,太平天國的大權落入洪秀全手中,這個時候,所謂的「國庫」,其實已經變成了洪秀全的私藏。

在李秀成行刑之前,曾經說過一句話:昔年太平天國雖有圣庫之名,實則全是洪秀全的私藏。

這就說明,太平天國的寶藏,很有可能就藏在天京宮殿的下面。

后來,這個消息落入已經掌管了十萬湘軍的曾國藩兄弟耳中,在湘軍攻破天京的時候,湘軍四處破壞,企圖尋找洪秀全藏起來的寶藏。

作為湘軍首領的曾國藩表示:「凡是挖掘出寶藏的人,一律要報官充公,違抗者將治罪處理。」

曾國藩毫無隱瞞,將這件事情上報給了朝廷,當時的清王朝積貧積弱,連年的戰爭和巨額賠償早就讓清王朝入不敷出,然而慈禧太后又是一個窮奢極欲的人,她迫切希望得到這筆寶藏。

但是在湘軍破城不久后,卻傳出了曾國藩弟弟曾國荃已經找到寶藏的說法。

面對金山銀山,哪里有人能夠不動搖?想到要將這筆寶藏如數交給慈禧太后,曾國荃不干了,他把所有財寶納入自己囊中,然后一把大火燒毀了太平天國的宮殿。

據說大火接連燒了幾個日夜,就算底下再有寶藏,也該被焚燒殆盡了。

在一份清人的筆記中,曾經記載了相關事宜。

第一件事,在洪秀全的藏寶閣當中,曾經有一從圓明園搶出來的翡翠西瓜,最后這個價值連城的寶貝落到了曾國荃手中。

第二件事,曾國藩一行人平定太平天國之亂后,他的太夫人搭乘船只從南京折返湖南,令人驚奇的是,隨行護送的船只竟然多達二百多艘,而且每艘船吃水很深,看起來像是裝載了許多物品。

等回到朝廷以后,曾國藩對慈禧太后說,并沒有在南京宮殿里找到洪秀全私藏的寶藏,只找到了一個「偽玉璽」和一枚「金印」。

慈禧太后并不完全相信曾國藩,但是她不相信也沒有用,因為曾國藩手握數十萬湘軍,以他時至今日的地位,早就不是慈禧太后可以抗衡的了。

由曾國藩率領的湘軍,是一支「曾家軍」,兵與將之間的羈絆很深,根本不由得外人來插手,根本就是一支完全聽命于曾國藩的軍隊,所以慈禧太后對湘軍十分忌憚。

曾國藩連打勝戰,早就是清朝廷的肱股之臣,慈禧太后雖然明白養虎為患的道理,但是她卻不得不給曾國藩委以重任、加官進爵。

曾國藩統領湘軍,憑借湘軍的力量扶搖直上,成為當時的兩江總督。

不光如此,在第二年,曾國藩又被授予統轄江蘇、浙江、安徽、江西這四個省份的軍務大權,也就是說,這四個省份的巡撫和布政使等等官員,都成為了曾國藩的手下。

這在當時,可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

按照當時的官員制度,兩江總督擁有對部分文武官員的罷黜之權,所以曾國藩讓他的湘軍進入政權機構,得領各個地方的要職。

慢慢的,湘軍的實力越來越雄厚,七八個省份的政權,全部掌握在湘軍的手中,形成了具有分權割據的一股武裝力量,讓當時的清朝廷成為了「重地方、輕中央的」政治局面。

隨著曾國藩的羽翼逐漸豐滿,這讓以慈禧為首的清王朝掌權人惶惶不可終日,把曾國藩視為會危害到朝廷利益的眼中釘、肉中刺。

甚至有言官直接給慈禧太后進諫:「湘軍遍天下,曾國藩權勢太重位極人臣,恐有大勢。」

其實,曾國藩也明白慈禧的心思,早在他回四川養病的時候,部分湘軍燒殺搶掠,給湘軍的名聲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曾國藩思考許久,終于做出一個重大決定:撤裁湘軍。

為了自保,曾國藩多次上書朝廷,希望朝廷能允準裁軍的請求,而慈禧也很快給予批準。

很快,曾國藩將曾國荃的一支軍隊從兩萬五千人,裁減到了兩千人,雖然人數大幅度減少,但也減少了很大一部分的軍隊開支。

這樣做一共有兩個好處: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那就是自剪翅膀,好讓朝廷放心;第二個是數量龐大的湘軍實在消耗軍餉,所以裁軍以后,能減少很大一部分的軍餉支出。

而且,此次曾國藩裁軍,拿掉的兵將多是驕兵悍將和老弱病殘,留下的基本是沒有太多功勞在身,但是擁有很強烈升官發財的新生力量。

至于曾國荃,則是自請辭去浙江巡撫的職位,回到原籍養病。

可是,曾國藩撤裁湘軍的舉動,仍然沒有讓朝廷放心,可是對于一個于國家有功勞的功臣,要想除掉他,哪里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曾國藩手中還有大半的湘軍。

這時候,慈禧又心生一計,她想要扶持自己的人接替曾國藩的權力,而這個人,就是馬新貽。

晚清四大疑案:張文祥刺馬案

慈禧太后給曾國藩升官了,從兩江總督到直隸總督,在官位上,曾國藩看起來更加的風光無限,但實際里,曾國藩離江寧地區,就與他的湘軍分離開來;而直隸總督就在京城腳下,未來將會讓曾國藩更好地接受朝廷的管控。

雖然直隸總督的官位在各地總督之上,但是上有朝廷,下有順天府尹,地位尊貴,但是權力較輕,著實算不上一個輕松的好差事,但是曾國藩知道朝廷的心思,這又是制衡他權勢的一個計劃。

無論曾國藩愿意與否,慈禧都選好了接替他兩江總督的新人選,他就是馬新貽。

為了達到目的,慈禧讓恭親王出面,極力推薦馬新貽接任兩江總督的位置,給出的理由是馬新貽在安徽做官多年,對兩江非常熟悉,而且馬新貽精明能干,在他的帶領下,定能將那些驕兵悍將妥善安置。

不過,在此之前,很多人一直以為接任兩江總督的人將會是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荃,但是曾氏兄弟功高震主,慈禧怎麼可能容忍他們在臥榻酣睡?

所以說,馬新貽就是清朝廷準備要扶持的人。

比起曾國藩,馬新貽的早前的升官之路格外坎坷。

早些年的時候,因為太平軍攻破廬州,導致馬新貽這個廬州知府難逃其咎,被清朝廷命令戴罪立功。

但是他沒有等來自己東山再起的機會,而是等來了家里親人去世的噩耗,按照當時的規定,馬新貽要回家守孝三年,這對于馬新貽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的噩耗。

但因為當時清朝廷正和太平軍交戰,前線需要馬新貽,所以他又回到前線。

后來,馬新貽在同僚的舉薦下,才有了起復的機會,而他這一次的機會,如同坐上了火箭一般,升遷速度快得令人匪夷所思。

馬新貽的起復主要依靠軍功,但是官位到了一定地步以后,越往上升遷,就會越困難,但是被提任為兩江總督的馬新貽,他既沒有強有力的后台,也沒有寬廣的人脈,在他被慈禧提拔為閩浙總督的時候,李鴻章都忍不住說:「馬新貽威望過淺。」

原本以為閩浙總督就是升官之路的天花板了,馬新貽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有上任兩江總督的這一天。

他寢食難安,覺得自己必須親自去見一見慈禧了。

當馬新貽舟車勞頓來到京城面見慈禧時,兩人密談了許久,待馬新貽走出宮中的時候,有人發現他面色蒼白,冷汗連連。

沒有任何一條歷史記載了當年馬新貽和慈禧太后的對話,不過從當前的局勢來看,并不難猜他們的談話中心。

馬新貽肯定知道慈禧為什麼要破格提拔自己,那就是為了制衡湘軍,慈禧不想重用湘軍,還要打壓湘軍,而這個艱巨的任務,交到了馬新貽肩上。

之所以選擇馬新貽,是因為馬新貽「無黨無派」,在和慈禧密談的時候,慈禧很有可能對他提了一個要求:追查太平天國寶藏的下落。

在那之后,馬新貽一反常態地請了二十天的長假,他憂心忡忡地返回自己山東菏澤的老家,探親掃墓結束后,馬新貽忽然將自己的兩位兄長和兒子喊到自己身邊。

他對兄長和兒子說:「我此去江寧,禍福難料,若是我遭遇了什麼不測,你們千萬不要到京城告狀,一定要忍氣吞聲,才能保全自己啊!」

眾人聽完,皆是大吃一驚,原本升遷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喜事,可馬新貽還沒有上任,就已經對自己家人交代后事,可知他也明白前去危險重重。

馬新貽孑然一身奔赴江寧,他沒有自己的軍隊,也沒有自己的親信,卻要只身犯險,進入湘軍盤踞許久的龍潭虎穴。

在動身前往江寧之前,馬新貽給曾國藩寫了一封信,信中寫了一些公務的交接,不多久,曾國藩的回信很快來了,除了一封回信以外,曾國藩還另外給他送去了幾個保鏢當做見面禮。

不得不說,曾國藩的見面禮,確實令人尋味。

同年九月二十日,馬新貽抵達了江寧,他來到江寧的時候,曾國藩還沒有離開,到了十一月,曾國藩才乘船離開江寧,離開之前,江寧百姓自發為曾國藩送行,看得馬新貽心中不是滋味。

馬新貽心里明白,要想完全取代曾國藩在兩江的地位,非一日可以完成,他上任以后,為百姓做了很多件好事,而這些好事也讓他贏得了一定的民心。

但是,湘軍是曾國藩一手帶起來的軍隊,要讓他們服從命令,唯有曾國藩最讓人信服;如果不是曾國藩,也應該是曾國荃或其他的湘軍大將,怎麼能讓一個「空降兵」來管控他們?

所以湘軍對馬新貽怨聲載道,暗暗結仇。

為了更好地做事,馬新貽提出了「六個條約」,在這六個條約中,其中有三條是專門針對湘軍而設立的;為了制衡湘軍,馬新貽還找到李鴻章,和李鴻章手中的淮軍暗中結成了聯盟。

但是,湘軍在江寧地區根深蒂固,縱然馬新貽做了很多努力,但湘軍的實力還是難以撼動。

在馬新貽上任兩江總督的兩年時間里,他用了許多制衡湘軍的手段,但收效甚微,不光如此,還造成了一個很嚴重的后果,那就是馬新貽他本人和湘軍之間的嫌隙越來越嚴重。

同治九年的八月二十二日,一個名叫張汶祥的人來到江寧,他這一次來,是懷揣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這一天,馬新貽結束了校場閱兵,正準備動身回督府,但是等他走到側門的時候,卻忽然聽見人群中有人高聲叫喊:「馬大人!小人冤枉!馬大人!」

馬新貽聽見他聲嘶力竭的叫喊,不由得停下腳步,問他:「何事?」

不料這個人根本是假借告狀的名頭行刺殺事宜,只見他佯裝下跪,待馬新貽走到他身邊后,他猛然從袖間抽出一把锃光閃亮的匕首,二話不說刺入馬新貽的右肋下。

馬新貽哪里想得到這樣的變故,當即痛得大叫一聲,但是這個殺手沒有就此放過馬新貽,而是把匕首轉了個個兒,捅出一個四寸多的傷口。

馬新貽的護衛一擁而上,奇怪的是,行兇者沒有逃跑也沒有反抗,口中說著:「我是張汶詳,刺殺馬新貽乃是我一人所為!」

馬新貽受傷之后,立刻被抬回府中醫治,但是張汶祥行刺的匕首上沾染了劇烈的毒藥,任憑華佗在世,也無法挽回馬新貽的性命了。

一個兩江總督,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刺殺,即刻掀起了軒然大波。

得知了此事的慈禧太后震怒,先后命令了江寧將軍、江寧布政使、漕運總督先后對張汶詳審訊,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樁疑點重重的「刺馬案」毫無進展。

張汶詳的供詞更是變化無常,第一個審理此案的魁玉不敢往下深查,因為他知道,如果查不出東西,頂多就是自己遭到上頭的氣,但要是真的查出了什麼東西,自己可能會丟了小命。

魁玉百般拖延,一直拖到了漕運總督張之萬的到來,張之萬自己也明白刺馬案里的水有多深,但是他不敢抗旨,據說張之萬在前往江寧的路途上,連上個廁所都要派出500名士兵保護他的安全。

張之萬到了江寧以后,他不急著審理張汶詳,反而是一直慢慢拖延時間,直到朝廷連續催促,張之萬才給出結論。

一是張汶詳曾經是太平軍的余黨,太平軍覆滅后,他到寧波當海盜,沒想到馬新貽大力剿匪,不僅殺害了許多張汶詳的朋友,還斷了他的財路,張汶詳也由此恨上了馬新貽。

二是張汶詳的妻子和別人跑了,當時他給馬新貽喊冤,但是馬新貽沒有受理,所以才萌生了殺意。

從最后的結果來看,張汶詳和馬新貽是「私仇」,刺馬案沒有幕后主使,可是在這個時候,慈禧卻下了一道旨意,那就是將曾國藩重新調任回兩江總督的職位。

兩江向來是豐腴富饒之地,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人來掌管,日后很有可能會發展成為清朝廷無法掌控的勢力,所以慈禧太后再有萬般的不情愿,也只能讓曾國藩回去。

但是曾國藩沒有立刻就任,而是接連上書,表示自己不能擔任兩江總督,而且他還要辭去直隸總督的職位,想要徹底的全身而退。

不管曾國藩是真心還是假意,他的上書很快被慈禧否決了,所以這個兩江總督的職位,最后還是「物歸原主」,回到了曾國藩手中。

從結果來看,很顯然刺馬案的受益方是曾國藩,這也難怪當時社會上流傳著一個廣為人知的版本。

那就是馬新貽在江寧的這兩年里,真的查出了當年湘軍私吞太平天國藏寶的證據,所以背后的人才會除掉馬新貽。

在顏士璋所寫下的《南行日記》中曾有這麼一句話:「馬新貽的死亡,與湘軍有關。」

而湘軍背后的大人物是誰?不言而喻。

對于馬新貽的結局,只能說,他成為了曾國藩和慈禧太后博弈的棋子,至于誰更狠,就看誰最后獲得的利益最大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