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南北朝的優秀帝王只能有一個,那我首推北周武帝宇文邕

田園牧哥 2022/04/23 檢舉 我要評論

(北周王朝)

武成二年,公元560年。

這一年,北周朝堂上的權臣宇文護派人毒ㄕㄚ了北周天子,周明帝宇文毓。

作為中國歷史上的屠龍專業戶,ㄕㄚ皇帝這種事兒對宇文護來說,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在此之前,宇文護曾經先后干掉了西魏恭帝拓跋廓和周孝閔帝宇文覺,所以現在再弄死個周明帝,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宇文護本來已經身在高位,是北周王朝的頭號權臣,混的已經是相當不錯,而已經混到了這種程度,還要對皇帝痛下ㄕㄚ手,那麼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想要廢帝自立。

我們知道,北周,源于西魏,而西魏,源于北魏,北魏再往上,那就是南北朝。

南北朝,從字面意思上來看,分為南朝和北朝。

南朝有南朝宋,南朝齊,南朝梁,南朝陳四個政權,而北朝初期,只有北魏一家獨大。

北魏末年,國家分裂成了東魏和西魏,東魏權臣高歡代東魏建立了北齊,西魏權臣宇文泰代西魏建立了北周。

而宇文護同志,正是宇文泰的侄子。

(宇文泰 形象)

戰將出身的宇文泰,縱馬沙場,身有傷病在身,所以在登上皇位的前夕,身體不支,領了便當,臨死之前,他找來自己的這位大侄子,把自己所掌握的軍國大權盡數交于宇文護,希望宇文護可以好好輔佐自己的兒子宇文覺。

這一招實在是太高了。

宇文泰之所以把權力移交到了宇文護的手里,并非是自己多麼高看這位大侄子,抑或是引狼入室,而是通過這種方式提醒宇文護,我給你的,是管理權,而王朝的繼承權,永遠是我兒子的。

至于你宇文護,一日為打工人,那你就一輩子都是我們的打工人。

宇文泰一死,宇文護果然誅滅了西魏恭帝拓跋廓,然后擁立了孝閔帝宇文覺。

新皇帝宇文覺認為宇文護權力過大,想要動手收拾一下宇文護,但實力不濟,反而被宇文護給反ㄕㄚ了。

按說宇文覺一死,理論上宇文護已經掃除了前進的障礙,足可以登基稱帝,改朝換代,實現自己一直以來的夙愿。

(周孝閔帝宇文覺 形象)

但尷尬的是,理論往往只是理論,在很多層面都不能付諸實施。

自己前腳干掉了皇帝,后腳就火急火燎地登上帝位,那不擺明了自己是篡位,是謀逆麼?

文武百官接受不了,反對自己怎麼辦?

天下百姓接受不了,議論自己怎麼辦?

營銷號一看有熱點可蹭,寫文章黑我怎麼辦?

不行不行,就算自己再想當皇帝,也得再等等。

沒辦法,功夫再高,也怕群眾菜刀,能力再狠,也怕網絡暴力。

所以在此之前,宇文護必須找來一位傀儡皇帝,打打臨時工,然后再讓這位皇帝禪位給自己,那麼自己這個皇帝當起來就名正言順了。

于是,明帝宇文毓被宇文護擁立,成為了新帝。

在宇文護的設想里,宇文毓不過是個被自己操控的傀儡帝王,所以只要老老實實地在皇位上當兩年吉祥物,然后等到時機成熟,把皇位禪讓給自己,就算完事兒。

宇文護的想象很美好,但生活不是電視劇,不可能一切都按照他的劇本來走。

(宇文護 形象)

被擁立的周明帝宇文毓不僅不是個昏庸無道的酒囊飯袋,反而是一個勵精圖治的盛世明君。

皇帝以仁政治國,勤政愛民,結果北周政通人和,國力大幅度提升。

帝王如此,更深受百官擁戴,萬民歸心。

宇文護一看,這不行啊,你宇文毓剛干兩天,就收獲了如此多的好評,如此有威望,這要再讓你干兩天,還有我篡位登基的機會麼?

于是,宇文護ㄕㄚ心又起,很快派人又把周明帝宇文毓給弄死了。

連ㄕㄚ三位皇帝,宇文護終于走到了皇位的面前。

此刻,他已經顧不上什麼社會輿論,也顧不上什麼倫理道德,只想一屁股坐在皇位之上,宣告自己成為了北周的新帝。

但就在這節骨眼兒上,朝堂上的大臣們卻拿出了一份周明帝宇文毓一早就寫好的遺詔,表示先帝臨死之前已有詔書,自己死后,皇位傳給弟弟宇文邕。

這一回,宇文護算是徹底傻眼了。

自己看似掌握了北周王朝的絕大部分權力,是朝堂之上妥妥的頭號大臣,但實際上,整個北周皇室卻從來沒有信任過他。

當年的老狐貍宇文泰沒有信任過他,后來的宇文覺也沒有信任過他,現在的宇文毓更是沒有信任過他。

而且,宇文毓不僅沒有信任過他,還在臨死之前擺了他一道。

因為宇文毓早就明白,宇文護絕非善類,早晚要僭越登基,既然要登基,自己就很有可能遭到他的迫害。

(北周武帝宇文邕 畫像)

所以皇帝在很久之前就留下了遺詔,指定了合法的繼承人,宇文邕,目的就是為了讓宇文護的篡位計劃徹底破產。

打工人宇文護失敗了,他再一次地淪為了皇室的家奴,那炙手可熱的皇位近在咫尺,此刻卻又遠在天邊。

他只能將到手的皇位送給新的繼承人——北周武帝宇文邕。

對新皇帝宇文邕來說,他登基之后的第一要務,就是除掉宇文護。

從情感角度來講,這個為禍朝堂的大權臣,背棄了父親的承諾,ㄕㄚ害了自己的兩位哥哥,而從統治層面來看的話,如果宇文邕想要坐穩皇位,除掉對皇權屢屢造成威脅的宇文護也是一種必然。

但此時的宇文邕初登帝位,根基不穩,政治背景全無,想要對抗宇文護,簡直是癡人說夢。

跟宇文護正面剛是沒戲了,所以只能另想辦法。

而宇文邕想的這個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韜光養晦,后發制人。

打不過你,我先忍著,等我有能力收拾你了,我非把你的皮給扒了不可。

于是,我們的宇文邕同志展示出了自己臥薪嘗膽的一面。

宇文護要錢,宇文邕從國庫里撥錢,親自送到他家里。

宇文護要權,宇文邕高官厚祿,想要什麼官,就給什麼官兒。

逢年過節,宇文邕親自上門拜訪宇文護,法定假日,宇文邕更是給宇文護發放三倍工資,一絲一毫也不敢怠慢。

天子屈尊到了這種地步,宇文護終于滿意了。

在他看來,這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日子,和當皇帝也沒什麼兩樣了。

但就是在宇文護驕傲自滿,開始沉醉于現狀的這一刻,宇文邕舉起了他的屠刀。

(皇帝誅滅宇文護)

《周書》:丙辰,誅大冢宰晉國公護、護子柱國譚國公會。

相比之逐漸瓦解權臣的勢力,在政治戰場上擊敗對手,亦或是策劃兵變,一舉將其拿下,我們的宇文邕同志采用了一種更為極端的方法。

他在朝堂之上趁宇文護不注意,繞到了宇文護的身后,親手用一柄尖銳的玉器猛然砸在了宇文護的頭上,擊ㄕㄚ 了宇文護。

帝王親手誅滅權臣,北周王朝從此煥然一新。

而直到此時,那些一直認為宇文邕屈服于宇文護的大臣們才明白,原來這個看似軟弱的帝王,是在下一盤千鈞一發,一招制敵的大棋。

不要以為屈服,就沒有力量。

更不要以為軟弱,就沒有尊嚴。

可憐我們的宇文護同志,做了一輩子的皇帝夢,到死,也是個可憐的打工人。

皇帝奪回主權之后,并沒有沾沾自喜,而是馬不停蹄地開始對外擴張。

此時的天下,說是南北朝兩分,倒不如說是南陳,北齊,北周三分天下。

南陳離北周太遠,宇文邕就是想打,也鞭長莫及,所以皇帝很快將目光放到了北齊的身上。

當年我們北周內亂的時候,你們北齊趁火打劫,天天在邊境搞騷擾,現在我們北周翻身了,收拾你還不是手拿把捏?

建德六年,公元577年,周武帝宇文邕攻滅北齊,北方至此一統。

(北周伐北齊之戰)

朋友們,雖然北方一統比不上天下一統,但在攻滅北齊的過程中,北周光復了幾乎整個黃河流域和長江上游的絕大部分地區,這可就為之后隋朝的統一華夏攢下了老本了。

當然了,提到宇文邕,就不得不提到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滅佛。

所謂滅佛,即是皇帝曾經下令拆除北周境內的絕大部分寺廟,寺院,并且強令僧眾還俗。

皇帝當然不是神經病,閑著沒事就去滅佛,而是在當時的情況下,佛教在北周的發展實在壯大,寺廟大量占用土地,耕地和社會資源,實在是不得不采取措施。

并且,僧眾不用參加勞役,也無需繳納賦稅,這樣一來,國家財政就少了一大塊。

非但如此,這幫和尚們在寺廟不好好念經,還經常組織起義和造反,如此一來,宇文邕實在是忍無可忍,只好下令在全國范圍內滅佛。

乃至于皇帝征滅北齊之后,立刻在北齊境內也搞起了滅佛行動,當地僧眾十分憤慨,對皇帝說了這麼一句話:

《廣弘明集》:阿鼻地獄不簡貴賤,陛下何得不怖?

和尚威脅皇帝,地獄可不管你是皇帝還是平頭百姓,如今皇帝你毀壞佛寺,大行惡舉,不怕死了下地獄麼?

沒想到宇文邕面色坦然,淡然回復道:

《廣弘明集》:但令百姓得樂,朕亦不辭地獄諸苦!

倘若我這些舉措能讓天下百姓幸福安樂,我就算是下地獄,又有何妨?

(北周佛造像)

是的,小小的北周,小小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卻有著這樣的雄心和氣魄。

作者甚至認為,宇文邕當皇帝,是向秦皇漢武看齊的,因為他還試圖收復被突厥占領的漠北地區。

如此大好河山,誰不想一統天下?

誰不愿青史留名?

但很可惜,皇帝出師未捷身先死,在宣政二年,公元578年遠征突厥的途中病倒,再也沒能站起來。

皇帝死了,死的突然,也死的坦然。

短短十八年,皇帝已經完成了自己應該完成的一切。

北周,走下去吧,帶著帝王的宏圖偉業,帶著皇帝的雄心壯志,走向更遠的地方!

最后,讓我們再來總結一下北周武帝宇文邕的一生。

他并非是一個天賦異稟的人,也并非是天生就是當皇帝的材料。

皇帝做締造的一切,都是經過他的努力和奮斗,還有突如其來的機遇才換來的。

他并不完美,也不仁慈,不守規則,也從來不講什麼原則。

皇帝想怎麼干就怎麼干。

順者,他就以禮待之,逆者,他就動手整治。

但帝王所有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華夏一統,天下大同。

所有的英雄,都是平凡人。

所以希望讀者朋友們,在讀完這段寥寥千字的文章之后,可以記住,風起云涌的南北朝時代里,涌現過這樣一個平凡而偉大的宇文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