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前廢帝劉子業:昏庸無道的帝王有很多,但這位仁兄絕對顛覆你的認知

田園牧哥 2022/04/03 檢舉 我要評論

景和元年,公元465年,十一月三十日,夜。

月圓,霧濃。

在濃霧之下,圓月則顯得更加凄迷。

深夜之中,劉宋王朝的第六位皇帝劉子業身著華服,腰懸箭囊,背負長弓,出現在了建康城皇宮的華林園中。

之所以皇帝深夜到訪這樣一所僻靜的院落,實在是事出有因。

幾日前,皇家供奉的巫師向劉子業報告,華林園最近陰氣濃重,似有鬼魅出沒,非帝王之威不能降服。

劉子業年方十七歲,一聽說此等神鬼之事,非常來勁,當即表示,要前往華林園「捉鬼」。

此時,夜半三更,圓月高懸,華林園中的翠竹隨風擺動,發出「簌簌」的聲音。

劉子業跨步進入園中,張弓搭箭,四處張望,而下一秒,一柄寒光凜冽的快刀已然襲來。

皇帝到此時終于明白,原來自己才是那個被捉的「鬼」。

——題記

(宋孝武帝劉駿 形象)

大明八年,公元464年。

劉宋王朝的第五任皇帝宋孝武帝劉駿大行而去,龍馭上賓,領了便當。

劉宋王朝發展到這個時節,已歷四十四年,輪番登場了五任領導人。

武帝劉裕橫刀立馬,覆滅東晉之后建立了劉宋,給王朝打下了最初的江山。

但劉裕是個有命掙錢沒命花錢的主兒,在皇帝的位子上干了兩年不到就病逝了。

少帝劉義符生性貪玩,當了皇帝之后每天就是泛舟游湖,一頓神玩,結果很快就被拉下了馬。

宋文帝劉義隆倒是一個十分能干的主兒,登基之后把劉宋治理得井井有條,但文帝本人窮兵黷武,有事沒事就搞北伐,一連三次征討北方草原的北魏政權,結果每次都是無功而返,一點便宜也占不到。

而靠著弒父篡位登基的宋兇帝劉劭,皇帝當地十分醬油,在位時間不足三個月,就被其弟劉駿拽下了皇位。

宋孝武帝劉駿登基之后,倒也算是個可圈可點的帝王,但這位皇帝前勁有余,后勁不足,執政后期十分怠政,耽于享樂,動輒就要大興土木,橫征暴斂,結果導致江南各地百姓饑荒,人口銳減。

而本篇文章的主人公劉子業,正是宋孝武帝劉駿的長子,根正苗紅的帝國繼承人。

劉子業同志,出生于元嘉二十六年,即公元449年。

史書記載,劉子業打小就是個十分聰明的孩子。

雖然他達不到古代神童們三歲識千字,五歲背唐詩,八歲熟讀四書五經,十二歲經史子集倒背如流的程度,但把儒家經典《孝經》從頭到尾背誦一遍,問題還是不大的。

講《孝經》于崇正殿。——《宋書·卷七·本紀第七》

封建帝制時代,皇家最看重孝道,而劉子業靠著一手《孝經》,很快得到了父親劉駿的寵愛。

(宋廢帝劉子業 形象)

大明八年,即公元464年,一生毀譽參半的宋孝武帝劉駿龍馭上賓,結束了自己毀譽參半的一生。

雖然劉駿并非本篇文章的主角,但并不妨礙作者為他留下一句評語:

河山大好,江山秀麗,劉駿曾經十分著迷,但劉駿并不留戀。

他曾經創造過比肩前輩們的功績,也犯下過和前輩們相同的過錯。

現在,他一朝故去,把劉宋王朝的未來交給了兒子劉子業。

老皇帝劉駿不會想到,這個交到自己兒子手里的未來,不會最壞,只會更壞,因為劉子業實在是一個太過||殘||暴||失德的帝王。

作者甚至認為,如果搞個歷史上最||殘||暴||的十位皇帝,劉子業一定榜上有名,甚至有可能高居榜首。

優秀的帝王大都擁有相似的質量,而昏庸的帝王卻各有不同。

劉子業的||殘||暴||,可以說是讓人嘖嘖稱奇。

昏庸之君大都好色,劉子業也不例外。

但皇帝好色,無非是廣納妃嬪,流連后宮,再過分一點的,也不過廣采民女。

劉子業十分不同,他專門找自己的親戚下手。

劉子業的姑姑,即新蔡公主劉英媚,是本朝衛將軍何瑀的兒子何邁的妻子。

(劉英媚 形象)

劉英媚容顏俏麗,生得一副美人相,所以很快就被自己這個好色的侄子給盯上了。

他傳下圣旨,召來劉英媚面圣,結果劉英媚一來,劉子業就強行和她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事實已成,劉子業卻仍不罷手,他把劉英媚強行留在后宮之中,居然不讓人家走了。

皇帝要留誰,要拘著誰,別人自然管不著,也不敢管。

但關鍵在于,劉英媚并非單身,人家早已嫁做人婦,你不讓人家回家,那人家丈夫何邁能干麼?

何邁當然不干,自己的媳婦兒進了趟宮,十多天了無音訊,他的心情是十分著急的。

這位老實巴交的丈夫跑到皇帝面前去要人,結果劉子業玩起了賴皮。

皇帝表示,老何啊,不是我不還你媳婦,而是你媳婦進了宮沒兩天就死了,既然已經死了,那這事兒就這麼算了,你就別再問我要人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你回頭再娶一房不就得了。

那劉英媚死了嗎?當然沒死,她不僅沒死,還被劉子業封為了嬪妃,長居于后宮之中。

何邁當然不會聽信劉子業的鬼話,他十分憤怒地表示,別跟我扯沒用的,什麼活了死了,再娶一房,你大小也是個皇帝,怎麼能搶占別人的媳婦兒不給呢?

奪妻之恨,那可是說玩命兒就玩命兒啊。

劉子業沒轍了,但他很快又想了個法子。

他找來一名宮女,將其干掉,然后迅速下葬,辦了一場光速葬禮。

劉子業的意思很簡單,你不是說你媳婦兒沒死嗎?現在你媳婦的葬禮我都替你辦了,人我都入土為安了,你還有什麼話說?

此情此景,何邁有苦說不出,只好悻悻離去。

(何邁 形象)

如此惡行,已然是人神共憤,但劉子業的「變態之路」才剛剛開始。

他時常命令宮女們不穿衣服,讓她們成群結隊地在御園中追逐打鬧,又好在大殿上召集王公大臣們的妃嬪,而讓身邊的侍從對這些嬪妃行不可描述的事。

如此不堪入目之行跡,還有很多,但為了確保讀者朋友們不犯惡心,我在這里就不再贅述了。

說完劉子業的好色,我們再來說一說他||殘||暴||的一面。

歷來,那些排的上號的||殘||暴||之主,基本上都愛草菅人命,尤其愛屠戮無辜百姓,但劉子業同志十分神奇,帝王屠刀向內,專門愛往自己的親戚身上招呼。

由于劉宋王朝此前的幾任皇帝靠的都是皇室相殘,兵變奪權,這就導致劉子業十分忌憚自己皇家的這幫親戚們。

所以他只要一閑著沒事兒,就開始收拾親戚。

在以往,如果能成為皇親貴胄,那可是喜事一件,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跟皇帝做了親戚,少說富貴榮華,多說封王拜相,豈不是美滋滋?

但在劉子業的時代里,誰跟他當親戚,可算是倒了大霉了。

而親戚們之中最倒霉的,當屬皇帝的三位叔父,即:建安王劉休仁,山陽王劉休祐,湘東王劉彧。

劉休仁和劉休祐常年被囚禁在皇宮之內,不僅不給飯吃,早中晚還要挨上一頓教訓。

劉彧身形肥胖,皇帝雖然每天管飯,但管的飯卻是臭湯餿菜攪拌而成的豬食。

(劉彧 形象)

朋友們,那畢竟是自己的叔父,是自己的長輩,給長輩吃豬食,如此惡行,實在是讓人氣憤。

ㄋㄩㄝˋ待妃嬪,收拾親戚還不算完,劉子業連死去的人也不放過。

景和元年,公元465年,這位皇帝突然心血來潮,命令宮廷畫師們在太廟重新繪制歷代先帝的畫像。

皇帝要他們畫畫,畫師們當然不敢怠慢,擼起袖子一頓畫,沒幾天就完成了任務。

畫像已經落成,劉子業自然要進到太廟去觀看。

太廟肅穆,幾代先帝在畫像里神態莊嚴,似乎在審視著這個十分不合格的皇帝。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開國皇帝,劉裕。

面對祖輩(先),劉子業不敢造次,十分恭敬地評價道:

這可是一位大英雄,活捉了好幾位天子。(劉裕建立劉宋政權的前后,曾經覆滅了南北方的很多政權)

評價完劉裕,劉子業卻不再客氣,方才的敬畏之心也一點沒有了。

他指著祖父文帝劉義隆的畫像,脫口而出:皇帝當得不錯,但是很可惜,晚年被兒子干掉了。(劉義隆是被太子劉劭害的)

(宋文帝劉義隆 畫像)

說完文帝,他又指著自己父親孝武帝劉駿的畫像,表示父親相貌丑陋,是個酒糟鼻子,這畫像卻把自己的父親畫成了個大帥哥,實在是不夠真實。

畫師們面面相覷,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

那你是爹,是先帝,我們敢把他畫難看了麼?

但劉子業卻不管這個,他強烈要求,要把劉駿的酒糟鼻子畫上去,要力求真實,畫師只好重繪了一幅。

性格變|態,狂悖無道,迫害親族,侮辱先祖,劉子業混到這一步,終于落了個眾叛親離的下場,徹底把自己給交代了。

而最終將劉子業送上絕路的,正是那個被關在宮里整天吃豬食的湘東王劉彧。

景和元年,公元465年,湘東王劉彧忍無可忍,聯合諸多宗室臣僚,安排宮中的巫師向皇帝進言,說宮中有一所宅院有鬼魅出沒,十分影響國運,一定要皇帝本人去探個究竟,于是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華林園中早就埋伏好了甲士,劉子業前腳踏進去,后腳就被一刀結果了性命。

劉子業死了,而組織起這次行動的湘東王劉彧因此俘獲人心,被推舉為新帝,即宋明帝。

走了一個廢帝劉子業,來了一個明帝劉彧。

聽這名字,宋明帝,一聽就是個好皇帝啊。

看來我劉宋政權要柳暗花明,從此走上正途了。

但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個從苦難中崛起,臥薪嘗豬食的帝王,相比劉子業,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劉宋王朝)

按說這位仁兄在當皇帝之前結結實實地吃了幾年豬食,早就應該想明白如果當了皇帝不好好干,不親政愛民,不施行仁政,早晚落得和劉子業一個下場,但他卻偏偏不懂得汲取教訓,登基之后仍然按著劉子業的老路子走,那||殘||暴||的勁頭兒,只比劉子業多,不比劉子業少。

歷史允許個人一次一次的重蹈覆轍,但絕對不會給一個王朝太多的機會。

是的,留給劉彧的時間,不多了。

柳暗之后花不明,劉宋政權的末日,要來臨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