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唯一能世襲的將門世家—威震西北二百年,功績超過楊家將

Wendy媽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兩宋的歷史,我們共同的認知就是北宋無將、南宋無相,提到北宋總會想到這是一個存在于夾縫之中、滿含屈辱史的王朝,北宋武力之弱幾乎成為世人的共識。

北宋軍事上弱不可否認,但北宋的武將卻并不弱,在北宋存在著許多將門世家,像被演義、影視幾乎神話了的楊家將,功勛卓著的種家軍,開國名將曹彬的曹家將……這些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將門,但有一家卻經常有意無意地被忽略,可能因為他們不是漢人吧,那就是折家軍,這是北宋唯一一個可以世襲傳承的將門世家,折家數百年間世居府州,「內屏中國,外攘夷狄「。

五代諸國與北宋為減輕來在西面的威脅,把折家軍當作了中原王朝在西面的屏障,允許其父子兄弟相傳,襲其世次。成為北宋王朝唯一一個可以軍權世襲的將門。

其實折家軍并非漢人,他們與西夏的統治者一樣都屬于黨項族,但自從唐朝的時候就心向中原,歷代以來一直向中原王朝小眾。折家是府州本地土著還是后來遷居府州,已經沒有辦法確切認證,從唐初以來世代居住在府州,是當地的豪門,從五代后晉開始,已經占據府州成為一個半獨立的軍閥勢力,只是一直不愿自立,成為中原王朝西北的屏障,史書上面關于折家軍的記載: 「自晉、漢以來,獨據府州,控扼西北,中國賴之」。咱們就從北宋開始說起:

北宋建立的時候,中原還是戰火紛亂,折家軍當時主事的是折德扆,他在后周時期就已經官拜節度使,算得上一方諸侯了,在和北漢、遼國的戰斗中屢建戰功。

雖然趙匡胤雄心勃勃想要完成五代以來的大一統,但是當時的情況是遼國實力遠超中原,西北黨項勢力也虎視眈眈,若是對盤踞府州的折家軍動兵把其逼反,中原將失去一個重要門戶,幾乎相當于向契丹、黨項打開了中原的大門,對于一個尚未穩固的新興政權來說幾乎是難以想象的災難,就這樣,為了穩住折家軍,讓其繼續充當中原的西北屏障,北宋王朝做出了一個破天荒的舉動,授予折家世襲府州知州的待遇!

要知道即便是跟著趙匡胤打下北宋江山的臣子例如曹彬、潘美等都沒有這樣的待遇,而折家在天時地利的情況之下成了整個大宋的例外。而折家軍也沒有辜負北宋皇室的信任,終北宋一朝,成為北宋西北邊境的定海神針,家族兒郎世代浴血在沙場,為穩固北宋西北立下汗馬功勞。

從折德扆算起,折家軍在北宋經歷了六代,折德扆死后,他的兒子折御勛、折御卿先后擔任府州知州,再到第三代的折惟正、折惟昌、折惟忠,第四代的折繼宣、折繼閔、折繼祖、折繼世;第五代的折克行,第六代的折可適、折可求。每一代的折家兒郎都曾在保家衛國的戰場上綻放過光芒。

在北宋初年,面對剛剛建立的北宋,遼國虎視眈眈,時時企圖南侵占據中原的如畫江山,所以兩國之間征戰不斷。公元995年遼國大將韓德威率軍入侵府州,當時的府州知州是折御卿,他率領數千將士在子河汊之戰中大破遼軍, 「斬首五千級,獲馬千匹」, 宋太宗為此賜旗30竿,以壯軍威。「自是契丹知所畏」。

后來遼軍想報復,折御卿帶病出征,母親派人召他回來養病,折御卿說了一番令人動容的話,「世受國恩,邊寇未滅,御卿罪也。今臨敵棄士卒自便,不可,去世于軍中乃其分也。為白太夫人,無念我,忠孝豈兩全!」第二天,折御卿去世在軍中。

折家世代名將,一直為北宋抵御契丹、西夏,做出了重要貢獻。比如折可適十六七歲從軍,「四十余年,每一日不在兵間,每戰必克,屢立奇功,恩威并行,諸將無復居其右」,甚至在與西夏的一場戰斗中,差點活捉梁太后。折家可以為北宋抵抗西夏,抗擊遼國,但在獨木難支的情況下卻難以阻擋如狼似虎的金軍入侵。

隨著北方的淪陷,府州陷入四面皆敵的境地,在金人的脅迫下,折可求以麟、府、豐三州降金。失去府州的折家將迅速消亡,折可求被金人毒害,他的侄子折彥質在南宋遭到打擊,郁郁不得志,最終折家將退出了歷史的舞台。在折可求死后,西夏人襲取府州,為了泄憤竟然喪心病狂的將折氏祖墳盡毀,甚至開館戮尸,歷代忠魂、戰場英靈最終落得個尸骨無存的境地。

在這里提一句題外話,我們都知道楊家將的演義中在楊家父子殉國之后,挑起楊家大梁的是佘太君,這位佘太君在歷史上確有其人,是折德扆的女兒,楊折兩家是姻親關系,所謂的佘太君應該是「折太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