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喊了朱元璋一聲「弟弟」,朱元璋讓她流一輩子淚,享一輩子福

田園牧哥 2022/04/06 檢舉 我要評論

元朝末年的封建統治分崩離析,四處揭竿的農民起義、頻發的饑饉與天災,不斷沖擊著這個龐大的帝國,使其再不復當初的榮光,搖搖欲墜。

逢此亂世,災禍與戰火交織,吞噬著黎民百姓。

可這深重的苦難,也終將開啟封建王朝的下一場輪回,可 那將被選上皇帝寶座上的人,其命運卻意外地與一位卑賤的女子交織在了一起。

從小到大,困苦中長嫂如母

這位「真命天子」,便是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而這位女子,便是朱元璋的大嫂王氏,她喊了朱元璋一聲「弟弟」,朱元璋卻讓她流一輩子淚,享一輩子福。

事情還要從朱元璋小時候說起。

元朝末年,農民與封建主的矛盾日益加劇,官吏橫征暴斂、貪得無厭,皇帝更是揮霍無度,大興土木,取之盡錙銖 用之如泥沙。

沉重的賦稅和徭役,讓無數本就脆弱的小農紛紛破產,也使得這個氣數將盡的王朝,走向了毀滅。

朱元璋便出生此種亂世中的一個農民家庭, 地主與官吏的壓迫,讓這個家庭十分貧窮,甚至到了揭不開鍋的程度。

雖然朱家人丁興旺,如果是太平年間,也許可以多種上幾畝閑田,為來年打得糧食。

可此種亂世中,靠田吃飯的小農顯得異常脆弱。

禍不單行, 1343年,濠州發生旱災,次年春天又發生了嚴重的蝗災和瘟疫,使朱元璋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不到半個月,朱元璋的父親、母親和大哥在瘟疫中先后去世。

曾經雖然困苦卻熱鬧的大家族,如今破敗冷清起來, 只剩下朱元璋、二哥、大嫂和侄子相依為命。

長嫂如母,朱元璋的大嫂王氏,就這樣肩負起了照顧一家生活的重任。

丈夫的早早去世,讓這位早早守寡的人心如死灰。

可傳統女性的堅忍和慈愛,讓她在長久的困苦中,省吃儉用,照料著兩個小叔子和自己的孩子。

這自然是不容易的,更何況有個天性好動、天天給人家放牛的朱元璋,吃得更是多于常人,王氏就從自己的食糧中擠出來讓這位小叔子吃。

就這樣, 朱元璋在王氏的撫養下長到了十五六歲,朱元璋也是將這位年長的大嫂如母親一般敬愛。

可隨著頻發的天災與戰火,朱家的光景顯得愈發難過,再難負擔起大家日常的吃穿用度。

幾個晚輩都已長大,王氏也逐漸明白,是時候讓大家各謀出路了。

于是, 朱元璋在16歲時被大嫂送入皇覺寺,王氏希望讓他出家為僧,學些本事,好在這亂世之中安身立命。

就這樣,二人在寺廟門前話別,王氏也在安頓了幾位晚輩后,回歸到了正常生活,和僅剩的孩子,守著破敗的朱家。

那時二人誰也沒有想到, 再相見時,境遇已是天差地別。

再相逢,行伍中淚眼闌珊

元末明初,紅巾軍起義席卷南北,所過之處將原有的統治勢力連根拔起。

不久,中華大地上便又迎來了群雄逐鹿的時代。

在皇覺寺出家九年后, 朱元璋也毅然加入了當時郭子興的紅巾軍中,不出兩年,因為驍勇多謀,受到郭子興重用,成為義軍中的一員驍將。

攻下滁州后,正在軍中籌劃接下來進軍路線的朱元璋,忽然賬外來報,有人要見他。

心生疑惑的朱元璋在看到來拜見他的幾人后,竟失聲痛哭、不能自己。

來者,正是他的大嫂王氏和幾位后輩。

原來, 王氏在家中聽聞曾經出家為僧的小叔子,今天已經是征戰一方的義軍首領了。

每日靠草根、樹皮為生,艱難度日的她,便想到帶領家眷投奔這位小叔子。

看著眼前顯赫一方的將領,王氏是又驚又喜。

她從未想過, 以前頑皮淘氣的放牛娃、寺廟出家的小和尚,竟已是如此驍勇模樣,其所從事的竟是帝皇事業。

朱元璋也從未想過竟然可以再次見到敬愛有加的大嫂,當即引妻子馬氏來見王氏,并將隨王氏一同投靠而來的小侄子、姐夫和外甥一同照料,將幾位晚輩收養,將大嫂作為家眷隨軍照料,侍奉有加。

更讓王氏喜出望外的是, 自己的小叔子竟在隨后的十三年中,征戰四方,擊敗眾多敵對勢力,不到四十歲,竟已經是一位開國帝皇。

至此,王氏也算熬過了最為艱苦的日子,從一位貧賤農民,成為了帝皇家眷,苦盡甘來。

可隨后的經歷,卻是一生流淚,一生享福,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送別離,早知是伴君伴虎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面對天下權勢最高之人,稍有不慎,龍顏大怒,自己便難保性命。

歷代皇帝都不例外,朱元璋亦如是。

讓王氏心痛的是,這次出事的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就是朱元璋的親侄子。

朱元璋的侄子,也就是王氏的獨子,叫做朱文正。

朱文正從小便隨母親和兩個叔叔一起討生活, 待兩位叔叔都離了家,就獨自跟隨母親,自幼喪父,童年極其悲慘。

直到隨母親又一同到紅巾軍中投靠朱元璋,朱文正才終于時來運轉。

艱難且悲慘的過往,讓這位少年擁有過于常人的堅毅。

同時, 朱文正作戰天賦卓絕,有勇有謀,因此在軍中很快受到朱元璋的信任和重用,隨朱元璋征戰四方,戰功卓著。

戎馬軍伍,逐漸成為朱元璋集團的核心人物之一,官至全軍最高衙門「大都督府」的大都督。

讓這位將領名揚四方的戰役,便是著名的洪都保衛戰。

至正二十三年四月,陳友諒趁朱元璋出兵救援安豐,分身乏力、江南兵力空虛之際,發兵號稱六十萬,圍攻洪都。

此役前后歷經八十五天, 朱文正指揮朱軍頑強堅守,最為艱難的時候,洪都的城墻被攻破多處,守軍且戰且筑,死傷無數。

可朱文正憑借卓越的統軍和指揮才能,沉著應戰,見招拆招,堅守洪都八十五天,大量消耗了陳友諒的有生力量,為朱元璋的反攻贏得時間。

在極其懸殊的兵力對比下, 朱文正奇跡般地為朱軍贏下了這場舉世聞名的攻防戰,也將自己的名字銘刻到了軍事史上。

可變故也隨之而來。

鄱陽湖水戰朱元璋率軍大破陳漢,陳友諒勢力基本覆滅。

而這場決定性的勝利,離不開洪都保衛戰為其爭取的寶貴時間。

然而,凱旋歸來的朱元璋,大力封賞常遇春、廖永忠等大將。

諸將領皆有金帛賞賜, 有功的將領唯獨朱文正未有封賞,因此憤憤不平,難以自拔。

朱文正欲投靠張士誠,又放縱部下將士,掠奪其下妻女,被按察使上奏驕侈觖望,被朱元璋親自押解回京。

朱元璋懷疑其有異心, 欲除之而后快,被妻子馬氏勸阻道:「此兒只是性情剛強」,因此將朱文正軟禁于桐城。

功勞卓著,卻沒有得到應有的獎賞,被軟禁在方寸之中,抱負無法施展。

正值壯年的朱文正自然積郁成疾,不久便郁郁而終。

朱文正的母親王氏,親眼目睹了兒子的大起大落,欲救兒子卻是有心無力。

因此,她整日里只是以淚洗面,對著宮墻內的欄桿,憑欄流淚。

丈夫早亡,唯一的兒子又被小叔子囚禁逝亡,如果多年前知道會落到如此境地,王氏還會選擇拖家帶口,投奔朱元璋麼?

也許一生勞碌,也要比在君之側,因功高震主而整日惴惴不安,乃至落得個英年早逝的境地要強。

無論如何,朱文正這位軍事天才如流星般隕落了,也許只有王氏還會長久地記著這個早逝的孩子。

安晚年,宮墻內極盡榮華

好在王氏的晚年是相當安逸的。

侄子的過世,讓朱元璋不免對大嫂心懷愧疚。

大哥早亡,是大嫂照料一家、拉扯朱元璋長大的。

可如今,她的親生兒子竟被自己囚禁而亡,因此在晚年,朱元璋對王氏更是關懷備至,照料有加。

洪武三年,朱元璋第一次分封藩王,一共封了9個藩王,其中有8個是朱元璋的兒子,還有一個藩王名叫朱守謙,是朱元璋的侄孫,也就是朱文正的兒子。朱守謙年僅8歲,被封為靖江王,藩地在廣西桂林,朱元璋的大嫂王氏,從此跟著她的孫子朱守謙到樂桂林。

隨之時間的流逝,王氏的喪子之痛也漸漸得到了撫慰。

孫子整日圍繞膝邊,日日敬歡奉承,給這位一生艱難的人很大的撫慰。

后半生的王氏,可以說是極盡榮華。雖說宮墻難越,但做一個孫輩成行、縱享天倫之樂的老封君也是極其安逸了。

王氏一生,正如無數帝皇家眷般,大起大落,歷經波瀾無數。

不過她是幸運的,畢竟朱元璋身為開國皇帝,雖不免剪除異己、屠|戮功臣之行徑。

然而對于自己的親屬家眷,還是相當仁厚的, 畢竟封建統治的開創與存續,還是要披上一層仁義的外衣的。

這位善良敦厚的婦女,也隨著天下大勢的涌動而極盡榮華,雖一生嘗盡苦難,流淚無數,卻也算苦盡甘來,晚年享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