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滅掉元朝后,給蒙古女子下了一道命令,此后蒙古再無力反抗

Wendy媽 2022/10/02 檢舉 我要評論

天下初定,百姓財力俱困,譬猶初飛之鳥,不可拔其羽;新植之木,不可搖其根,要在安養生息之而已。——朱元璋。

不得不說,朱元璋是一個狠人,但同時他也是一位天生的帝王,作為草根出身的他,本身就是一個傳奇。

對于明初的官員來說, 朱元璋手中的刀始終懸在他們的頭上,稍有不慎便會身首異處,但是對于明初的百姓來說,朱元璋卻又被民眾稱頌,畢竟 他深知如何讓百姓休養生息

統治一個龐大的帝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朱元璋權力欲極強,這就讓他軍政大事都要事必躬親,為了從宰相手中搶到權力,朱元璋還以胡惟庸一案為契機,直接把丞相一職給取消了。

沒有了丞相的來分自己的權力,朱元璋心中如釋重負,后來干脆心一橫,再也不設立丞相了,當真是敢作敢為。

朝廷內部的事情基本搞定了,朱元璋還是不能高枕無憂,因為還有外患,尤其是 在北方邊境的蒙古等族,一直讓他如鯁在喉。

該怎麼讓他們臣服大明王朝呢,這個問題很重要。

對此,朱元璋思考了很久,當一句古語迸射到朱元璋的腦海中時,他頓時有了想法,也正是因為這句話, 讓朱元璋滅掉元朝后,給蒙古女子專門下了一道命令。

這道命令在長期推行之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力,甚至讓蒙古族再無力反抗。

那麼朱元璋看到的古語是什麼,他下的命令又是什麼?

朱元璋平定了陳友諒、張士誠的勢力之后,劍指北方的元大都, 元順帝倒也很識時務,一看勢頭不對,直接放棄了元大都,帶著貴族、嬪妃、大臣等一干人一路北逃,并且建立了北元政權,繼續與明朝對抗。

此時的元朝已經統治中原就是多年,不少蒙古人早已習慣了中原穩定的生活,所以元順帝北逃時,并沒有將所有的蒙古人都帶走。

當然,還有一些蒙古人根本不愿意走,想想也是,當時的中原多麼繁華,北方惡劣的條件怎麼與之相比。

為了讓蒙古官民歸附明朝, 朱元璋還專門出台了勸諭歸降、恩惠懷柔的招撫政策,在優厚待遇的誘惑下,一大批蒙古官民歸附了明朝,甚至還有些蒙古士兵,拿起了明朝的武器,來對付曾經的族人。

為了徹底漢化這些蒙古人,朱元璋還禁止他們說胡語,穿胡服,叫胡名, 于是乎,蒙古、色目等族紛紛加入了中原的大家庭,甚至與漢人無疑。

正當朱元璋為自己的偉大想法沾沾自喜的時候,一個叫曾秉正的大臣出現了。

曾秉正是明朝極為難得的清官,后來辭官的時候,竟然連回鄉的路費都沒有, 走投無路的他,只好將自己的女兒給賣掉,但是這消息傳到朱元璋耳朵里,他直接將曾秉正處以了宮刑。

至于為何要懲罰曾秉正,這是后話了。

朱元璋當皇帝之初,對于這個敢于直言的清官還是很看好的,這就導致了 曾秉正有了一個誤解,認為朱元璋愛聽真話,這也就為他后來的人生悲劇埋下了伏筆。

當朱元璋下令讓蒙古等族改名字的時候,曾秉正就對朱元璋上書說:

竊觀近來蒙古、色目人,多改為漢姓,與華人無異,有求主官者,有登顯要者,有為富商大賈者。古人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安得無隱伏之邪心,懷腹誹之怨咨。宜令復姓,絕其番語,庶得辨認,斟量處置。

曾秉正的意思就是說, 讓蒙古等族改名換姓這個辦法不好,因為改了名字之后,就不好管理,萬一這些人有點什麼歪心思,就無法分辨。

在曾秉正看來,這些人中還有一些當了明朝的官,也有成為了大富大貴的商人,但 他們的骨子里,其實還是非我族類

這對于國家的治理來說,便是極其不穩定的隱患,最好的辦法是不改他們的名字,而只是不讓他們說自己的語言,這樣便很好辨認了。

當朱元璋看到曾秉正提到的古語「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之后,他覺得這句話彷佛穿透了他的心靈。

朱元璋想著:既然蒙古色目等族非我族類,那麼將他們變成我族類不就好了,而變成我族類最簡單有效的辦法就是通婚,雖然這一方法要很久才能見效,但是蒙古人就那麼點,漢人那麼多,時間一長,自然會有大的成效。

于是朱元璋便聽從了曾秉正的建議,以「 有悖先王致謹氏族之道」為由,禁止蒙古色目等族更換姓名,以便于防患于未然。

之后,他又下了一道針對蒙古女子的命令,那就是「 限制其內部通婚,蒙古女子只能嫁給漢族男子」,有敢違反這一律法規定的,直接打八十大棍,然后發配為奴隸。

對于朱元璋頒布的這一道命令,蒙古貴族們自然很抵觸,因為在這道政策的加持下,數十年后, 蒙古族自然會被最大限度被漢化。

但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元順帝都被打跑了,這些蒙古貴族和百姓自然也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能接受朱元璋頒布的命令。

而結果就是蒙古等族開始與漢人融合,漢人越來越多,蒙古人則越來越少,人少自然勢力就弱,即便是有人想反抗也興不起多大的浪花。

由此可見,朱元璋的這道命令雖然見效的時間長,但是一旦見效便會有極大的威力,也正是因為朱元璋對蒙古女子下的這道命令,此后, 蒙古族再無反抗之力,現如今也成為了中華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