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瞻墡到底有多牛?3次拒絕登基稱帝,歷經七朝六帝72歲得善終

Wendy媽 2022/08/09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史上最牛王爺,不想造反卻3次被推向皇位,別人為爭皇位斗得你死我活,他卻死活不肯接受,以至于3次與皇位擦肩而過,他就是大明襄王朱瞻墡。

他為何會被推向皇位?又為何如此高調,卻能經歷七朝六帝不被懷疑?今天咱們就以最牛王爺朱瞻墡的傳奇一生為例,學習為人處世之道,希望大家都能有所收獲。

朱瞻墡是朱棣長子朱高熾的第五個孩子,他出生那年正巧趕上朱高熾被立為太子,但他作為嫡子卻幾乎沒有接班希望,因為他同父同母的大哥朱瞻基實在太過優秀,甚至朱高熾的太子之位,都是沾了朱瞻基的光。

也正是因為大哥實在太優秀,朱瞻墡壓根就沒想過去爭皇位,小小年紀直接躺平,只想做一個安穩度日的逍遙王爺,公元1424年朱棣去世,朱高熾繼位,18歲的朱瞻墡終于實現心愿,被冊封為「襄王」,封地「長沙府」。

由于父子感情深厚,所以朱瞻墡并未被趕出京城,他也樂得不用上班,干脆就在北京做起了閑散王爺。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他身為擁有繼承權的嫡子,注定無法徹底獨善其身,還不等朱瞻基繼位消除威脅,他就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朱高熾繼位還不到一年,就突然去世了,本來這也沒啥,讓朱瞻基繼位就是,但當時有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太子不在北京,而在南京忙活遷都的事,這就給了皇叔朱高煦造反的機會。

當年朱棣給朱高煦畫了不少大餅,結果最后不僅皇位沒傳給他,還給他打發到千里之外去當王,朱高煦懷恨在心,便打算效仿老爹,找個機會奪位。

如今朱高熾突然去世,朱瞻基卻不在京內,正是他們動手的最佳機會。殊不知張皇后預判了他的預判,朱高熾去世后,張皇后立刻封鎖所有消息,并秘密派人通知朱瞻基火速回京繼位。

但京中不能一日無主,于是張皇后便以朱高熾的名義,謊稱病重,由襄王朱瞻墡監國處理政務。這下妥了,朱瞻墡本想做個閑散王爺,結果愣是被推上了風口浪尖,這事要是干好了,難免會引起兄弟猜忌;要是干不好,直接小命難保。

可他根本沒得選,只能硬著頭皮上,也幸虧他平時沒有完全躺平,王爺的本職工作他做得不錯,配合著大臣的輔佐,監國也做的有聲有色,所以說自身能力永遠是關鍵,沒能力誰跟你談為人處世。

言歸正傳,這可以說是朱瞻墡距離皇位最近的一次,只要趁機暗中派人除掉朱瞻基,他就能繼續掌握皇權,甚至奪得皇位,但他不僅沒有起心思,反而生怕引起朱瞻基的猜忌。

為了明哲保身,當朱瞻基安全抵達北京的第一時間,朱瞻墡便領著滿朝文武跑到城外去迎接,直接一個滑跪接磕頭,誠惶誠恐地將監國大權交還,并懇請朱瞻基盡快登基,以安天下之心。

這一套連招打得十分完美,朱瞻基不僅沒猜忌朱瞻墡,還沒打發朱瞻墡回封地,朱瞻墡也因此得以繼續留在北京當閑散王爺。結果皇叔造反這事還沒完,朱高煦眼看伏擊不成,干脆直接起兵造反,氣得朱瞻基就要御駕親征,還是那句話,國不可一日無君,朱瞻基領兵打仗去了,國家大小事務誰處理?

于是朱瞻墡又被揪出來當監國了,由此可見,朱瞻墡平日里跟兄弟們的關系都不錯,都愿意相信他。可朱瞻墡卻叫苦不迭,上次當監國掌權雖說是不是他本意,但也讓他積累不少名望,那真是想低調都難,這次又被選做監國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想要全身而退,那就得趕緊抽身。

于是這次朱瞻基班師回朝后,朱瞻墡除了滑跪交還權利之外,還主動申請離京就藩,上長沙府報道去,就這朱瞻墡還被強留了3年才離開,那一年他26歲,正是該奮斗的年紀。

在大明最為動蕩的時候,朱瞻墡兩次監國掌握大權,距離皇位僅有一步之遙,而他卻絲毫沒有貪戀皇權,更沒有趁機謀取皇位,只是盡職盡責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也不居功請賞,而是恨不得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他越是低調,朝臣與朱瞻基就對他越是敬佩和信任,不是愛他孤身走暗巷,而是有事兒他真上!

朱瞻墡才不在乎這些,他遠離京師在封地玩得不亦樂乎,只操心自己這一畝三分地,可世人就是不肯放過他,甚至連續三次要把他送上皇位,一般人估計做夢都能笑醒,而朱瞻墡是真的怕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朱瞻墡遠離京師剛逍遙了不到六年,大哥朱瞻基就駕崩了,太子朱祁鎮當時年僅9歲,按理說只要有太后輔政,讓2歲孩子登基也不是問題。

但靖難之役確實給百官留下了心理陰影,生怕小皇帝繼位,被人趁虛而入,正所謂「主少國疑,必生事端」,滿朝文武都不太敢讓小孩當皇帝,可又不能沒皇帝。

這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帶頭,把32歲的朱瞻墡給提名了,從嚴格意義上來講,朱瞻墡與朱瞻基同為嫡子,擁有繼承權,而且他兩次監國都有不錯的成績,百官對他印象都不錯,于是便提議由朱瞻墡繼承皇位,這是朱瞻墡第一次被朝臣擁護,正是拿下皇位的好時機。

可朱瞻墡得知后那叫一個欲哭無淚,這哪是把他往皇位上推啊,這明明是把他往火坑里推,雖然大哥沒了,但是大侄子還在啊,于情于理這皇位都該是人家的。

哪怕自己好心幫忙管理幾天,萬一孩子不愿意,將來找他算賬怎麼辦?這還不如讓他監國呢,于是朱瞻墡立刻修書一封,寄給親媽張皇后,也就是大侄子的奶奶。

朱瞻墡在信中百般說明自己無心皇位,皇位于情于理都該由太子繼承,他堅決擁護太子,并盡心盡力輔佐。張皇后對于朱瞻墡的表態十分滿意,并將書信拿給太子朱祁鎮看,特別囑咐他將來一定要善待這位皇叔。

在張皇后的努力下,朱祁鎮成功繼位,而這也正是朱瞻墡想要的結果,本以為此事平息之后,他就能安穩一段時間了。

誰知朱祁鎮也不是個省油的燈,技術菜還喜歡浪,不學朱瞻基休養生息,非要學朱棣親征蒙古,于是故意給了瓦剌一個起兵的理由,然后打算御駕親征,皇后、文武百官和皇叔朱瞻墡各種反對,不讓他去冒這個險。

但朱祁鎮就是不聽,這倒也不是長輩不理解孩子,主要是朱祁鎮實在太菜,土木堡一役明軍幾乎全軍覆沒,朱祁鎮千里送人頭被瓦剌軍隊活捉,不僅如此,瓦剌大軍更是直逼京城,大明帝國危在旦夕。

在生死關頭,主戰派壓過了逃跑派,他們建議孫皇后盡快重新選出一位皇帝,由新皇組織大軍保衛北京,抵抗瓦剌大軍。太子當時年僅2歲,被直接踢出選項。

眼下較為合適的只有兩人,一個是朱祁鎮的弟弟朱祁鈺,朱祁鎮御駕親征時,命令朱祁鈺監國,顯然他是最合適的人選;而另一個人選便是怎麼逃都逃不掉的朱瞻墡。

雖然朱瞻墡曾在危難時刻兩次監國,擁有一定的經驗和威望,但俗話說「兄終弟及」,朱瞻基去世時,朱瞻墡選擇了棄權,現在大侄子被抓,他哪還有資格?

之所以又把朱瞻墡揪了出來,主要是因為孫皇后的小私心,因為朱祁鈺并非她所生,且朱祁鈺的生母還健在,如果選擇朱祁鈺繼位,只怕自己地位不保,所以她才想到了小叔子朱瞻墡,想把朱瞻墡推上皇位。

朱瞻墡這下是真哭了,想當個閑散王爺怎麼就這麼難?主要是孫皇后這一提名,又把他曝光在大眾視野中了,當皇帝他肯定還是不想的,可這一冒頭,難免有人不這麼想啊,要是朱祁鈺登上皇位找自己麻煩怎麼辦?

沒辦法,朱瞻墡只能硬著頭皮給孫皇后寫了一封回信,同樣百般強調自己不想爭奪皇位,但他也沒打算讓朱祁鈺繼位,而是建議由年僅2歲的太子朱見深繼位,讓朱祁鈺繼續監國。

只要有了主心骨,誰組織不是組織?此外,朱瞻墡還建議在抵抗瓦剌大軍的同時,立刻組織人手營救朱祁鎮,能救回來最好,萬一救不回來的話,就讓朱祁鈺以攝政王的身份監國,直到朱見深成年可以親政。

這封回信可以說是面面俱到滴水不漏,既讓自己退了下來,也拉了一把朱祁鈺,省的對方沒事報復自己。也幸虧朱瞻墡沒有悶頭進京,因為在他回信還未送到之時,孫皇后便與眾臣討論出了一個應急之策。

那就是跟朱祁鈺約法三章,要求朱祁鈺以后只能將皇位傳給太子朱見深,朱祁鈺欣然答應,并即刻登基,可謂是一片和諧,要是在這種時候,朱瞻墡突然出現,那可就攤上大事了,所以說有些時候,我們遇到麻煩最好冷靜的做好應對準備,不要硬莽,這樣至少不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而朱瞻墡的劫數還沒有結束,如果說這幾次危機都基于他的選擇,那接下來的致命危險則是奔著他來的,他還能躲過嗎?

朱瞻墡第一次被推向皇位,是為了掩護朱瞻基秘密返京登基,他沒有趁機奪位,只求做個閑散王爺;第二次被推向皇位,是朱瞻基去世,百官不愿讓年僅9歲的朱祁鎮登基,朱瞻墡明哲保身,支持朱祁鎮登基;第三次被推向皇位,是因為朱祁鎮御駕親征被瓦剌所抓,他再次明哲保身,建議讓年僅2歲的太子朱見深繼位,雖然最后朱祁鈺當了皇帝,但朱瞻墡至少不用蹚渾水了。

可誰曾想,老天就是不肯饒了他,瓦剌被明軍打敗后,竟然主動釋放了朱祁鎮,一時之間朝堂之上十分尷尬,朱祁鈺不肯讓出皇位,便將朱祁鎮軟禁,讓他做名義上的太上皇,甚至公然違背約定,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當太子。

朱瞻墡一向明哲保身不肯瞎摻和,這次卻主動寫信,他只字未提太子之事,只是以皇叔的口吻教育朱祁鈺,要善待、尊重兄長朱祁鎮。

朱瞻墡的這封信可以說是兩頭通吃,既是為了向朱祁鎮示好,也是有意規勸朱祁鈺不要引火上身,可朱祁鈺怎會明白其中的深意,不但沒有收斂自己的行為,反而更加嚴密的監視朱祁鎮。

最終導致了奪門之變的發生,大將石亨、御史徐有貞以及太監曹吉祥在孫太后的許可下,將朱祁鎮救出,并助他重返皇位。說來有趣的是,三人本來選的是朱瞻墡,因為朱祁鎮被俘虜過,威望大損,且太上皇再就業說這也不好聽,不如擁立賢名在外的朱瞻墡登基,這樣他們同樣能獲得擁立新君的功勞。

要是朱瞻墡得知此事,也不知道心里會怎麼想,好在朱瞻墡封地遠在長沙府,三人來不及部署,只能就近選擇了朱祁鎮,朱瞻墡也因此省了不少口舌,可緊接而來的清算,他又該如何應對?

朱祁鎮重返換我給之后,立即展開清算,朱祁鈺隨即病逝,他的妃子們如數殉葬,那些給朱祁鈺干活的朝臣也都難逃清算,即便是曾經力挽狂瀾為大明續命200年的于謙,也被送上了斷頭台。

緊接著朱瞻墡也成了被清算的目標之一,雖然朱瞻墡各種明哲保身,但那些朝臣,甚至太后都多次試圖將朱瞻墡推上皇位,本來朱祁鎮可能會原諒他,但是他被弟弟折磨了7年,復位之后簡直恨不得聽到一點風吹倒動就斬草除根!

朱祁鎮本來打算,讓錦衣衛隨便找個借口去搞朱瞻墡,得虧朱瞻墡給兩任太后都寫過明哲保身的信,一封大力支持朱祁鎮繼位,一封大力支持朱祁鎮的兒子朱見深繼位。

這兩封信讓朱祁鎮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也讓他得知朱瞻墡始終是支持他的人,于是便徹底打消了對朱瞻墡的猜忌,并招朱瞻墡進京,準備好好的感謝這位皇叔。

朱瞻墡也不知道朱祁鎮找他干嘛,只好孤身一人進京,直到得知緣由才松了一口氣,而他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甚至不惜做了一件十分缺德的事。

他提議朱祁鎮把杭皇后的壽陵毀掉,杭皇后便是朱見濟的生母,朱祁鎮對這伙人好感全無,便欣然許諾。可憐杭皇后,唯一的兒子早逝,自己入了土還受此劫難,這就是古代四大缺德事之一的「挖絕戶墳」。

朱瞻墡一世賢名,在這卻扣了分。但他卻因為這一提議,被朱祁鎮大為獎賞,朱瞻墡也算是得以安穩地又過上了逍遙王爺的生活。

時間來到七年后,朱祁鎮去世朱見深繼位,朱瞻墡不知道新天子是啥品行,便又跑去表忠心外加試探,可當時能打壓的打壓得差不多了,還有誰能讓他落井下石呢?

朱瞻墡便將注意打到了廢皇后汪氏的身上,提議將汪氏母女髮配為奴,這就是古代四大缺德事中的「踹寡婦門」。

好在朱見深性格寬厚,拒絕了朱瞻墡的這個提議,但朱瞻墡并不沮喪,畢竟新皇帝對討厭的人都能如此寬容,那麼他一個王爺害怕什麼呢?

于是朱瞻墡便徹底放心地做起了自己的逍遙王爺,最終以72歲的高齡,結束了一生。回顧朱瞻墡的一生,我們不難發現,他絕對是一個治國能手,至少不會讓情況變得更糟,但他卻一心只想逍遙度日,拒絕爭權奪勢,雖然經歷七朝六帝安穩一生,卻少了一些拼搏。

如果在朱瞻基去世的時候,他能主動扛下重任的話,歷史又會是怎樣的呢?歷史當然沒有如果,但這并不耽誤我們的想象,大家覺得呢?

最后再說一點,低調做人我們提倡,但干缺德事我們堅決不提倡!千萬不要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