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工,打醬油,在位時間僅僅1個月,治國水準卻不比明朝歷史上的任何一名皇帝要差

田園牧哥 2022/03/16 檢舉 我要評論

(朱常洵 形象)

萬曆皇帝朱翊鈞最喜歡的兒子,是他的庶出次子,朱常洵。

而皇帝之所以對朱常洵多有疼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朱常洵是鄭貴妃生的。

鄭貴妃,是萬曆皇帝的妾室,大明後宮中豔壓群芳,寵冠六宮的存在。

小鄭女士對獨得盛寵這種事兒已經不太在乎了,皇帝對自己的恩寵十年如一日,早就習以為常,自己有更為遠大的理想和抱負,那就是,把自己的兒子朱常洵推上皇位。

于是,我們的鄭貴妃草擬了一份以後要立朱常洵為太子,立自己當皇后的合同,找到萬曆皇帝,要求萬曆皇帝簽字。

這實在是十分啼笑皆非的一件事兒。

古往今來,哪兒有人找皇帝簽合同的?而且還是強迫性質的?

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萬曆皇帝不僅痛痛快快地簽訂了合同,還拉著鄭貴妃在祖廟中立下了至死不渝這份合同的誓言。

可以看出,萬曆皇帝實在是愛極了鄭貴妃。

(鄭貴妃 形象)

凡是鄭貴妃要求的,上到去九天攬月,下到去五洋捉鱉,皇帝必然想盡辦法做到。

現在貴妃想要立朱常洵當太子,萬曆皇帝當然也要照辦。

皇帝拍著胸脯在鄭貴妃面前表示,放心吧愛妃,這事兒朕一定給你辦得明明白白的。

但回頭皇帝跟大臣們一商量,卻發現事情並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有明以來,在繼承制度上一直遵循「有嫡子立嫡子,無嫡子立庶子」的規矩。

嫡子,即為皇后的兒子。

萬曆的皇后並無子嗣,皇帝並無嫡子,也就談不上立嫡一說。

如此來看的話,那麼冊立朱常洵為太子,也並無不妥。

但問題在于,雖然在沒有嫡子的情況下可以立庶子為太子,但立庶子的前置條件也是要立庶子中最年長的,即庶長子為太子。

朱常洵是庶子不假,但並非庶長子,真正的庶長子,是另外一位皇子,朱常洛。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君臣之間出現了十分嚴重的矛盾。

萬曆皇帝希望凡事能自己做主,誰當太子也能自己說了算,積極表態想要立朱常洵。

(明神宗朱翊鈞 畫像)

而一幫大臣們則認定死理兒,認為不可逾越祖制,廢長立幼更是取亂之道,想要立太子,只能立庶長子朱常洛。

萬曆當然不幹,一來朱常洛是自己臨幸的宮女所生,身份低微,自己本來就不喜歡,二來之前已經在鄭貴妃面前打了包票,這要是辦不到,自己一家之主的面子往哪兒擱?

于是,萬曆皇帝和群臣之間開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對抗。

萬曆強烈要求自己要立朱常洵,大臣們吵著鬧著表示不同意。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這場對抗居然持續了整整十五年。

十五年裡,因為「到底立誰當太子」這個問題,前後逼退四位內閣首輔,六位尚書,京官將近四百人,而因此受到牽連的地方官員,更是直逼千餘人。

因為頻頻阻撓萬曆皇帝,官員們被開除的開除,被辭退的辭退,降罪的降罪,砍頭的砍頭。

但即便是如此,十五年後,即萬曆二十九年,西元1601年,萬曆皇帝最終還是屈服了。

十五年裡,皇帝以一種極為慘烈的方式和大臣們爭鬥,但最終卻發現,無論如何,這件事兒自己說了也不算。

當年萬曆皇帝初登帝位時,內閣首輔張居正攬走了他十年的權力,替他辦事兒,替他說話,當他的家,做他的主。

後來張居正死了,皇帝以為自己終于迎來了春天,帝國的一切終于輪到自己掌握了。

(張居正 畫像)

而直到此時,萬曆皇帝才明白,張居正雖然死了,但「張居正們」永遠存在。

死了一個大權在握的獨相張居正,千千萬萬個張居正又站了起來。

最終,萬曆帶著對政治環境的失望,帶著一身疲憊,終于服軟,還是把朱常洛立為了太子。

萬曆四十八年,西元1620年,萬曆皇帝朱翊鈞龍馭上賓,大行而去,明帝國迎來了他的新主人,明光宗朱常洛。

朱常洛同志登基的那天,精神狀態是相當不錯的。

史書記載他「玉履安和,沖粹無病容」,說明皇帝登基時,身體情況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走路正常,說話正常,甚至還有些神采奕奕。

但十分奇怪的是,皇帝登基後僅過了十天,宮中就傳出了朱常洛一病不起,已經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

(明光宗朱常洛 畫像)

當然了, 說「皇帝生活不能自理」,其實這倒是極為正常的。

因為人的權力和財富如果膨脹到了一定地步,就好比封建帝制時代的皇帝,他們只要願意,除了吃飯上廁所和買可樂,其它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由別人代勞。

而通常意義上,皇帝的生活還真是如此,帝王很少會自己親力親為地去生活,去做事情。

所以說「皇帝已然不能自理」,倒是十分恰當。

十天之內,好端端的一個人患了重病,這必然是不尋常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而這個作妖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鄭貴妃。

朱常洛登基後,鄭貴妃居心叵測的往宮中送去了八位美女,日夜侍候朱常洛,結果皇帝沉迷女色數日,身體很快出了問題。

皇帝前腳生病,鄭貴妃後腳就派人給皇帝開了幾味通利的藥物服用。(即瀉藥)

朱常洛的身體本就虛弱,結果吃了通利藥,一晚上拉稀不止,竟有二三十次。

這個時候的朱常洛,身體其實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鴻臚寺丞李可灼又給補上了一刀。

帝王大病,已傳遍宮闈,鴻臚寺官員李可灼自告奮勇,表示自己有靈丹妙藥,腦癱的吃了能跳街舞,失明的吃了能繡鴛鴦,祖傳秘方,包治百病。

(李可灼 形象)

皇帝大喜,拿起李可灼奉上的藥丸就吃,結果吃完沒兩天就領了便當。

事後調查,李可灼所進獻之藥物,乃為大補之藥。

從中醫藥理學的角度來分析,瀉藥性陰,補藥性陽,皇帝先服用了瀉藥,身體已經十分虛弱,自然要補,但卻只能滋補,細水長流的鞏固身體。

而李可灼的補藥,藥性猛烈,皇帝吃了,進補過度,身體根本支撐不住,結果自然是一命嗚呼。

朱常洛登基是在泰昌元年,西元1620年,八月初一,而駕崩是在同年九月初一,左右算來,這位皇帝的在位時間,只有一個月。

皇帝之死,或許是死于鄭貴妃的陰謀迫害,但同樣也死于帝王自己的選擇——這位皇帝從發病到病逝,從來沒有選擇讓任何一位有專業經驗的御醫來診治,而是全盤相信了一些無關人士。

一個月如此短暫,皇帝又生了半個月的病,恐怕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作為。

但讓作者震驚的是,事實卻並非如此。

短短的一個月裡,朱常洛幹了很多大事兒。

(礦監 畫像)

第一件,就是廢除礦監製度。

所謂礦監,就是負責監督礦稅以及其它形式的稅務的太監。

萬曆皇帝一來好打仗,二來好享樂,兩樣愛好,都需要花費大量的銀錢,而國庫常年空虛,入不敷出,皇帝只能想辦法搞錢。

商人狡黠,時常隱匿財富,錢不能取之于商,只能索之于民。

于是,萬曆皇帝向全國范圍內派發了很多宦官,這些宦官深入民間各地,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橫徵暴斂,搜刮民脂,說白了,就是從老百姓手裡搶錢,這實在是萬曆年間的一大弊政。

而朱常洛天生仁善,當了皇帝沒幾天,就取消了礦監製度,天下百姓深受其惠,無不拍手稱快。

第二件,則是積極發放邊關將士們的工資。

萬曆皇帝在位時,邊關常拖欠糧餉,皇帝整天裝可憐,表示地主家也沒餘糧。

但實際上,不是皇帝沒錢,而是皇帝把錢都規劃到了個人的身上。

帝王要胡吃海塞,要大擺排場,要修建宮殿,沒事兒還要給鄭貴妃買點小禮物,實在是拿不出多餘的錢給邊關將士們發工資。

朱常洛登基伊始,同樣也是個大手大腳花錢的主兒,但朱常洛花錢,卻並不是花在自己身上。

史書記載,朱常洛一次就從國庫中支取白銀二百萬兩,全額派發給了駐守遼東的將士們,並且特別強調,糧餉經各部門處理時,不得拖延克扣,要確保能下放到每一位士兵的手中。

皇帝此舉,遼東將士大為感動,軍心穩定,遼東近十餘年無事。

(明朝士兵 形象)

在經濟和軍事方面都卓有成效之後,皇帝又開始大刀闊斧地開始人事結構的調整。

皇帝裁撤了一大批光吃空餉不幹活的冗官,同時大量任用了很多有真才實學,能報效國家的官員,例如後世聞名的袁可立、鄒元標這樣正直忠誠的大臣,都是朱常洛一手提拔起來的。

實在難以想象,如此斐然成就,居然是皇帝在短短一個月之內完成的。

在傳統意義上,朱常洛是個短命鬼,是大明皇帝中打醬油級別的存在。

但實際上,這位苦命的「一月天子」的治國水準,並不比明朝歷史上的任何一名皇帝要差。

他勤政愛民,體恤百姓,關愛將士,選賢任能,舉手投足之間,都是明君之相。

作者甚至認為,如果不是朱常洛英年早逝,明朝更不會在萬曆皇帝駕崩後,短短二十四年就走向了滅亡。

可惜,可憐,可歎!

而通過這位皇帝短暫的一生,我們更能從中得到一個簡單而深刻的道理,那就是:

有病要及時看醫生,千萬別自己亂吃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