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族消失之謎:150萬契丹人人間蒸發,一封信件,終于揭開謎團

Wendy媽 2023/02/12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公元907年,耶律阿保機成為契丹部落聯盟首領,在916年建立遼國,此后的218年間,傳帝九位,直到天祚帝寵幸奸臣蕭奉先,驕奢淫逸,后被金人俘虜,最后滅國。耶律阿保機一手建立的大遼消失殆盡。

但大遼的貴族耶律大石在國破家亡之際,召集余部,用武力控制了蒙古高原和新疆東部一帶。不過金人的壓迫,使得耶律大石決定放棄蒙古高原,帶軍西征,以尋找容身之地,企圖能留住祖宗的基業。

不枉費耶律大石以及其余大遼余部的心力,最終耶律大石在葉迷立,也就是如今新疆額敏建國稱帝,史稱西遼。後來,蒙古勢力興起,1218年, 成吉思汗哲別率軍攻打西遼,在蒙古的鐵騎之下,西遼只維持了88年便滅亡。

西遼的滅亡卻給歷史留下了一個謎團,那就是在戰爭后,一百五十余萬的契丹人在一夜之間人間蒸發,甚至連任何痕跡都沒有留下。這些契丹人去哪里了呢?

遼朝的興盛

與歷史上大多皇帝一樣,耶律阿保機出生時的天降異象為他的稱帝蒙上了一片神秘的色彩。據《遼史·太祖紀》記載,阿保機的母親蕭氏夢到太陽落進了自己懷里,因此懷孕。

當阿保機降生后,室內散發神光異香,而剛出生的阿保機卻有三歲孩子那般大,僅僅三個月過后,阿保機便能走路說話,還能夠未卜先知。長大之后的阿保機更是驍勇神武,他的勢力也逐漸壯大。直到907年,阿保機當選為部落聯盟的可汗。

當時部落聯盟有一個規矩,便是可汗每三年改選一次。但阿保機素有野心,怎會甘心讓出可汗位置?他以中原王朝沒有這種選舉制度為由,強硬的留在了可汗的位置上。

916年,耶律阿保機稱帝建立遼朝,國號為「契丹」。

阿保機稱帝后,十分崇尚中原文化,因此遼初的許多政策都是受到漢文化影響的。他有一個十分崇拜的人,便是漢高祖劉邦,而阿保機也希望能有像蕭何一般的忠臣振興大遼。

因此他賜予母族和祖母一族的人蕭姓,并發下詔書,令之后的皇后都要出自蕭氏一族。此后,蕭氏后人也的確為遼朝的發展做出了貢獻,最有名的當屬遼朝的蕭太后蕭綽。

在遼景宗在位的時候,蕭綽便參與了軍國大事。遼圣宗繼位后,蕭綽便開始了時長27年的臨朝攝政。蕭綽是遼朝有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在她的攝政期間,遼朝迎來了最為鼎盛的階段,造就了史稱「遼朝圣主」的耶律隆緒!

「遼之諸帝,在位長久,令名無窮,其唯圣宗乎!」

遼朝滅亡后契丹人的去向

俗話說,富不過三代,強盛的遼朝終會迎來它滅亡的那一刻。遼朝最后一位皇帝天祚帝是一位享樂至上的皇帝,他在位期間的所作所為引起了社會動蕩,遼朝的政權岌岌可危。

并且當時的遼朝對待女真人十分殘忍,不僅索取無度,他們見到貌美的女真女子就會對其侮辱。仇恨的種子深刻地埋在了女真人的心中,終于在經過幾年的發展后,女真勢力發展壯大,開始對遼朝發起了猛烈攻擊。

與此同時,契丹內部也有首領公然反叛。在內憂外患的困境下,遼朝軍隊不堪一擊,最終被女真部落擊敗。1218年,遼朝國滅,天祚帝被俘虜。

在遼朝國滅之前,還有150萬余人的契丹人。其中一部分隨著遼朝貴族耶律大石西征,在今新疆地區建立西遼;一部分生活在金人的統治之下;還有一部分因為戰亂投奔了宋、夏。

後來蒙古族在北方草原崛起,在成吉思汗的帶領下不僅統一了蒙古各部,更是向金國發起了攻擊。在這期間,與金人有著血海深仇的契丹人也加入到了攻金的戰爭中,并在蒙古滅金的過程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在滅金之后,蒙古人的野心不至于中國這一片土地上,開始向亞歐大陸擴張。而其中的契丹人也在隨著蒙古人東征西伐的過程中四散開來,甚至最終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

而契丹人的下落之謎,成為了學術界的一個未解之謎。

契丹人的后裔?

直到100年前,也就是1922年,一伙盜墓賊光顧了遼興宗的永興陵,這才使得契丹文字重見天日。

當時來到中國傳教的比利時傳教士凱爾文聽說后,便趕往現場。他雇傭了幾個當地的居民偷偷地對永興陵繼續挖掘,挖出了墓志銘。由于墓志銘的重量重達1噸,凱爾文便退而求其次,令村民將墓志銘上的文字按照全貌抄寫下來交給了他。

後來,凱爾文將墓志銘的手抄本拍攝成照片發表在雜志上,只不過當時并沒有引起重視,直到幾個月之后,日本京都大學校長看到雜志后,頓覺熟悉,後來才發現,這些文字與之前在中國陜西省出土的某碑文上的文字極其相似。

最后才確認這是契丹文字,令人諷刺的是,日本學界掀起了對契丹文字研究的熱潮,而當時的中國卻因為戰亂導致在這一方面知之甚少。

直到上世紀70年代,我國契丹文字學專家劉鳳翥在大學畢業后分配到河南息縣,偶然發現了大量的契丹文字。在之后的多年間,劉鳳翥教授為契丹文字的研究做出了巨大貢獻。

直到1987年的一天,他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來信,信中稱:

「我是來自于內蒙古的達斡爾族的奧拉·裘志德,我們族人很可能是契丹人的后裔,希望劉先生能幫我探尋祖先的下落。」

劉鳳翥十分驚喜,他尋找多年契丹人的蹤跡都沒有苗頭,這封信很可能就是破開契丹人下落的關鍵。

劉鳳翥急忙趕到了內蒙古的莫力達瓦自治區,他先是與當地的達翰爾族的居民交流了一番,發現他們對于自己的祖先是誰十分迷茫。隨后他才去拜訪了這封信的主人奧拉·裘志德。

在與奧拉·裘志德交談的過程中,奧拉·裘志德告訴了他一個重要的線索:

「我們族里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傳說,在不遠處有著一座類似于長城建筑的邊堡,據說是契丹人修建的,而我們都是他們的后裔。」

眾所周知,當時的女真人和契丹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修建邊堡的作用顯而易見,是為了抵擋當時金人的進攻的。

劉鳳翥猜測達翰爾族很可能就是契丹人的后裔,但光憑猜測不足以證明,因此他在當地住了一段時間,觀察達翰爾族人的生活習慣和習俗。他發現當地居民與之前出土的契丹人的生活習俗很是相似。

為了進一步驗證,劉鳳翥決定采用DNA對比。劉鳳翥從當前出土的遼代貴族的尸體上提取了DNA,再與達翰爾族的人進行對比,發現兩種DNA的序列幾乎一模一樣!

之所以不是百分百相同,很可能是契丹人后裔經過長時間與各個民族的融合,基因便淡化了。因此,當地的達翰爾族很可能是幾百年前契丹人的一支的后裔!

也許你身邊便有契丹人的后裔,他們只不過是經過戰亂、經過民族融合后成為了新的民族,但中國56個民族不管是哪一個,都是中華民族的后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