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曾經給地主劉德放牛,他當皇帝后如何對待劉德的

Wendy媽 2022/07/30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中國歷史上起點最低的開國皇帝非朱元璋莫屬。秦始皇嬴政在成為皇帝之前就已是秦王;晉武帝司馬炎是靠爺爺司馬懿、大伯司馬師、父親司馬昭為他打下的基礎才坐上皇位的;出自關隴貴族世家隋文帝楊堅在北周時期就已是顯赫一時的外戚;唐高祖李淵是隋煬帝楊廣的表兄;宋太祖趙匡胤出身后周禁軍將領;元、清兩代則是由少數民族首領入主中原。

縱觀中國歷代大一統王朝之中只有漢高祖劉邦和明太祖朱元璋這兩位開國皇帝是出身布衣平民。如果非要拿劉邦和朱元璋比,那麼無疑是朱元璋的起點更低:劉邦好歹還當過泗水亭長;朱元璋最落魄時甚至當過乞丐。公元1368年正月朱元璋這位中國歷史上起點最低的開國皇帝在應天府(今天的南京)登基稱帝,由此開創了傳承十六帝、延續276年的大明王朝(不含南明在內)。

正因為朱元璋的江山得來不易,所以在他眼中王朝的穩定與長治久安是壓倒一切的。朱元璋對任何可能威脅到明王朝穩定和長治久安之人是從來不會手軟的。公元1370年朱元璋對當年追隨自己建功立業的文人、武將論功行賞時一共冊封了34位開國功臣。這其中李善長、馮勝、朱亮祖、傅友德、藍玉等14人被明確記載系朱元璋所殺,而在民間野史中劉伯溫、徐達等人之死也與朱元璋有一定關系。

當然這些人的死也不能完全一概而論。比如朱亮祖鎮守廣東期間勾結當地豪強為非作歹可謂是死有余辜;開國名將藍玉盡管戰功赫赫,但他居功自傲也可以說咎由自取;李善長是因為卷入胡惟庸案被株連的,不過他的罪名都是單憑口說,事實上并沒直接證據表明李善長有謀反的行為,所以李善長案實際上是朱元璋清除功臣的一種手段。不過在明朝初期所有開國功臣中死得最冤的可能還是傅友德。

藍玉案發后傅友德因為跟藍玉走得近而被朱元璋猜忌。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朱元璋召集文武大臣參加一個大型宴會。當他走到門口時看到門口的那個守衛者沒按規定佩帶劍囊。當時朱元璋就很生氣,但卻并沒當場發作。這個守衛者不是別人,正是傅友德的兒子傅讓。在大宴文武百官的宴會上朱元璋忽然說起對傅友德兒子傅讓有些不滿。

傅友德趕緊起身告罪,朱元璋責備傅友德不敬。盛怒之下的朱元璋命傅友德提取二子首級謝罪,不大一會兒之后傅友德果然提著兩兒子的頭顱來到朱元璋的面前。這時朱元璋卻說:「你怎麼忍心?」傅友德說:「不就是要我們父子的人頭嗎!」說完就在朱元璋面前自刎而死。當即暴怒不已的朱元璋下令傅家所有男女全部發配遼東、云南。傅家的悲劇其實更多是朱元璋的猜忌心所致。

朱元璋對功臣的態度一向是用歸用、賞歸賞,可一旦覺得對自己有威脅時就會痛下殺手。這種威脅并不一定是指確實有謀反之心,而是朱元璋覺得這個人有謀反的實力即可。偏偏朱元璋又是一個猜忌心很重的人,所以開國功臣們往往動輒得咎。被朱元璋所殺的開國功臣中有行為不軌者、有居功自傲者,然而同樣也有不少死于株連乃至可能純粹是死于朱元璋的猜忌心者。

無論主觀上是否有謀反之心,只要具備謀反的實力就一定不能放過。在朱元璋清洗功臣集團的過程中動輒牽連數萬人。朱元璋在胡惟庸案、藍玉案中故意將案情擴大化處理,一時間朝堂上下血流成河、人人自危。對此持反對意見的李文忠(朱元璋的外甥)一連上了三道奏折勸諫朱元璋不要濫殺無辜,結果勃然大怒的朱元璋竟在朝堂上揚言要殺了李文忠。

后來在馬皇后的勸諫下朱元璋赦免了李文忠的死罪,但還是將其削去官職、幽閉在家。如果你只看到這一方面就會覺得朱元璋簡直就是一個暴君屠夫的形象,然而這里有一個大前提就是這些人確實對朱元璋的統治構成了一定威脅。被殺的這些人中有些確實主觀上是沒謀反的心思,然而朱元璋可不在乎他們冤枉不冤枉。朱元璋在乎的是這些人客觀上有謀反的實力——僅此一點就足以令朱元璋寢食難安了。

由此可見朱元璋殺這些人都是出于政治原因。然而在沒有政治大前提的時候朱元璋其實并不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屠夫。1366年4月朱元璋得到一封前線捷報:濠州(今安徽鳳陽)守將李濟開城歸降。濠州不僅是朱元璋一生事業的起點,也是他老朱家祖祖輩輩生活的桑梓之地。朱元璋剛一拿下濠州就回到老家祭掃父母的墳塋。回到家鄉的朱元璋把鄉親故舊都召集起來飲酒敘舊。

朱元璋臨走之時給了鄉親們不少賞賜,還特意單獨召見重賞了兩個人。這兩個人一個名叫汪文,一個名叫劉英。話說汪文、劉英兩家與朱元璋家比鄰而居,所以三個人小時候就常在一起玩,而且在當初朱元璋落魄之時這兩人還幫過朱元璋一個大忙。朱元璋單獨召見兩人其實就是想報恩。當初朱元璋的父母去世時無錢安葬,是劉英的父親劉繼祖把自家的一塊地送給了朱家當墓地。

事實上朱元璋安葬父母時最先想到的不是找劉繼祖,而是找到了當地另一個姓劉的地主劉德。朱元璋家本就是劉德家的佃戶:朱元璋父兄都在替劉德種田,朱元璋本人也曾給劉德家放牛7年,所以他在萬般無奈之際首先想到的是找這位老東家幫忙,然而卻被劉德一番斥責后趕走了。劉德這麼做一方面固然和他欠缺同情心有關,然而另一方面其實也是事出有因。

當時濠州爆發了嚴重的蝗災、瘟疫。在這種環境下幫別人家收尸其實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不僅需要花費相當的精力和成本,而且還要冒著可能時自己家人染上瘟疫的風險。況且劉德本就不大喜歡朱元璋,所以就把朱元璋斥責一番后趕走了。劉德不喜歡朱元璋也是有原因的:話說早年朱元璋還叫朱重八的時候就是個古靈精怪、調皮搗蛋的家伙,甚至就連身為東家的劉德也曾被他戲弄過。

朱元璋小時候就是十里八鄉的孩子王。上文提到的劉英、汪文以及后來追隨朱元璋建功立業的徐達、湯和等人當時就跟在朱元璋身邊玩。當時他們最熱衷玩的一個游戲就是拜皇帝:一個人把樹葉子撕成一條條的黏在下巴上,頭頂一塊木板,身披一塊黃布包袱,端坐在土墩上,然后其他人就手持一些破木板子跪成一排排山呼萬歲。據說不管是誰坐在土墩上,只要朱重八一拜他就會從土墩上摔下來。

后人附會說是因為朱重八是真龍天子,所以這些人受不起朱重八一拜。反之朱重八坐上去讓他們拜時無論怎樣都坐得穩如泰山。當老大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所以朱重八非常享受這個游戲。然而身為皇帝的他也不能光高高在上,也要為眾大臣謀福利。朱重八這群小伙伴中除了劉英家是地主之外其他大多是貧民。這些人平日里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有一天大家聚在一塊兒時就說到想吃肉。

事實上這些人的家庭條件基本上是吃不起肉的。朱重八一合計咱們放的牛不就是肉嗎?既然大臣們都想吃肉了,而眼前又有現成的牛等什麼?朱重八就吩咐他的「大臣」捆住了一頭小牛:「大臣」周德興抄起斧子沖著小牛頭上就來了一下子,其他「大臣」有的撿拾柴火的、有的生火。沒多久他們就把這頭小牛吃得只剩牛皮、牛骨頭和牛尾巴了。吃肉的時候大家興高采烈,可吃完之后就得琢磨該如何向東家交差了。

朱重八吩咐小伙伴們埋了牛骨頭和牛皮,把牛尾巴插在山上的石壁縫隙里。朱重八回去交差時就對劉德謊稱小牛掉落到了山澗里。半信半疑的劉德要求朱重八帶自己去現場看,結果劉德看出了朱重八等人的小伎倆,于是就把朱元璋、湯和等人抓起來打了一頓,還把朱重八給趕回了家。因此丟了飯碗的朱重八從此就記恨上了劉德,而劉德同樣也不喜歡朱重八。

平心而論牛在當時對一個家庭來說是一筆很大的財富,所以劉德的生氣其實也并非沒道理。況且朱元璋的父母去世之時正值濠州瘟疫大爆發的時候。這時求人家幫自己安葬親人恐怕換成是誰都得猶豫一下。劉德在這件事上固然欠缺了一些同情心,可換成別人也未必敢冒著令自家人被感染的風險去幫這個忙。在這件事上幫忙固然是情分,可不幫也不應當被道德綁架。

劉德并不是一個品德高尚的人,所以他想都沒想就把朱重八打發走了。打小和朱重八玩在一塊兒的劉英是地主劉繼祖的兒子。劉英把朱重八家里遭難的情況和自己的父親劉繼祖說了,劉繼祖得知此事后就把自家的一塊地送給了朱家當墓地。后來改名為朱元璋的朱重八投身紅巾軍開創了屬于自己的事業。話說當朱元璋衣錦還鄉之時劉德其實是相當不安的。

劉德深知自己當年曾得罪過朱元璋。那時的朱元璋只是一個放牛娃,欺負他一下也不會反抗,然而如今人家可是手握生殺予奪之權。如果朱元璋鐵了心要報復劉德,那麼劉德的小命也許都保不住。即使朱元璋網開一面不殺他,可也有很多種方法收拾他。劉德一聽說朱元璋回鄉的消息就嚇得跑到西坡上躲了起來,后來劉伯溫跟隨他送飯的女兒才找到了劉德。

劉伯溫直接闡明來意就是請他去面圣的。這下可把劉德給嚇昏過去了。劉伯溫趕緊掐緊劉德的人中,他女兒也趕忙喂他茶水,過了一會兒劉德才慢慢地醒來。劉德心想是禍躲不過,于是就把朱元璋小時候在自己這里受過的苦一五一十告訴了劉伯溫。劉伯溫心想劉德雖是一個缺乏同情心的人,可他與朱元璋的恩怨畢竟事出有因。其實劉德最不至死,可朱元璋卻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

恩怨分明聽起來似乎是個褒義詞,可這同時也意味著朱元璋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朱元璋發跡后當年那些和他一起玩打仗、拜皇帝游戲的小伙伴就紛紛來投奔他。當時有個人在面見朱元璋時說:「當年我們一起南征北戰時石將軍攻破瓷都,湯將軍逃走,竹將軍打芋將軍一槍一個!」朱元璋大喜之下給這個人封官加爵。消息傳出后又有人來找朱元璋,可這次來的人直接陳述了當年幾個放牛娃玩游戲的事實。

結果覺得丟了面子的朱元璋就把這人給殺了。就因為說了幾句老實話就招來了殺身之禍,更何況劉德當年曾羞辱過朱元璋呢?劉伯溫有心搭救劉德一命,于是就對他悄悄耳語一番。隨后劉德就跟著劉伯溫前去面見朱元璋。劉德見了朱元璋之后就跪在地上不敢抬頭,只是一個勁兒磕頭如搗蒜,口中還不斷地喃喃自語:「草民有罪!草民有眼不識泰山,草民罪該萬死!」

朱元璋看到這位當年高高在上喝斥罵自己的地主如今變成了粗鄙的鄉野村夫,而自己則從當年一個給地主放牛的佃戶變成了權傾天下之人。這種身份的轉變令朱元璋獲得了一種心理上的滿足感,甚至看著劉德跪在自己面前時竟還有了幾分惻隱之心。朱元璋就問劉德:「你還記著朕當年吃你的小牛犢的事吧?」劉德一邊狠扇自己耳光一邊哭著求饒:「皇上,草民瞎了眼,錯怪了皇上,您還記得村子西邊的牛尾坡嗎?」

朱元璋大惑不解道:「記得又如何?」劉德說道:「我追著那頭牛一直跑到了西坡。我在西坡大聲呼喊‘我的牛犢呢’。只見您向西一指,我就看見牛犢朝石頭縫里鉆了進去。我緊緊抓住牛的尾巴,后來這個尾巴就變成了長長的石頭。后來您在皇覺寺出家以后人們把西坡叫做牛尾坡了。」朱元璋問道:「你莫不是在給朕講神話故事?」劉德連忙拱手作揖道:「陛下,您就是神啊」。

這番馬匹拍得朱元璋很是受用,于是他起身扶起劉德說:「嫌貧愛富是人之常情,你當年也不知道我會成為九五至尊」。最終朱元璋并沒為難劉德,反而賞賜給他30畝田地,還免除了劉德10年的賦稅徭役。朱元璋沒打擊報復已令劉德意外了,反而還賞賜他就更令劉德喜出望外了。關于朱元璋沒報復劉德的原因有各種各樣的說法。當年幫助朱元璋安葬父母的劉繼祖其實是劉德的同族兄弟。

所以有人認為朱元璋是看在劉繼祖、劉英父子的面上才放過了劉德。況且劉德雖對朱元璋一家刻薄,但朱元璋一家也是靠佃耕劉德家的土地才得以維持生計的,所以在一定意義上朱元璋也確實欠著劉德的人情。當然更為關鍵的可能還是不想給天下人留下一個公報私仇的小氣樣。朱元璋是干大事業的人,那麼就要有大的格局。劉德作為一個鄉下土財主根本不可能對朱元璋的統治構成威脅。

殺了他只會給世人留下自己公報私仇的印象,放過他反而會給天下人留下自己寬宏大量的形象。當然朱元璋放過劉德可能或多或少還是看了劉繼祖的面子。至少劉德自己就認為是兄長劉繼祖的善舉救了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劉德自從和朱元璋見面后就一改從前動不動就口出惡言的為富不仁形象:他不再打罵下人,對鄉親們的態度也變得仁慈寬厚,鄉里有什麼事總是第一個出錢出力幫忙。

當年自己的兄長劉繼祖幫了落魄時的朱元璋一把就為自家換來了世代沿襲的爵位,誰知道自己今天幫的人當中會不會有人以后時來運轉呢?這也許就是劉德的真實心態吧。事實上劉德得到的好處和劉繼祖比差得太多了。劉繼祖家的爵位是世代沿襲的,而劉德得到的30畝地只是免除10年的賦稅徭役。劉繼祖一個善意的舉動就為子孫后代帶來了無窮福祉可謂是賺大發了。

劉繼祖和劉德的境遇說明人還是要行善的。力所能及之時能幫助人就幫一把,萬一以后有人非要涌泉相報也未可知。有時一個無心的善舉就能改變別人的一生,同時也有可能在未來給自己帶來回報。不以惡小而為之,不以善小而不為。切記不要對那些看起來落魄的人趾高氣揚,因為你不知道人家將來會不會有翻身之日。說不定那天你真有可能會需要請求別人的幫助,所以多交朋友總是比多結怨要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