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旺妖言案:明武宗為何下旨處死自己的外公?他的生母到底是誰?

Wendy媽 2022/05/14 檢舉 我要評論

明武宗正德十四年(公元1519年)六月十四日,大明宗室寧王朱宸濠在江西南昌發動叛亂。為了凸顯自己此舉的合法性,寧王讓軍師劉養正寫了一篇檄文,其中有一句非常厲害的話: 「我祖宗不血食者今十有四年」。而在明代著名文學家、萬歷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舉人沈德符所著的《萬歷野獲編》之中,進一步闡明了這句話的嚴重性:

正德十四年,寧王宸濠反逆,移檄遠近,中有「上以莒滅鄭,太祖皇帝不血食」之語。蓋又因鄭旺之言而傳會之,以實昭圣太后之罪耳。—《萬歷野獲編卷三》

寧王朱宸濠劇照

古代殺牲取血進行祭祀,因此稱之為「血食」,所謂的「太祖皇帝不血食」,意思就是江山社稷已經易姓,列祖列宗得不到祭祀。「以莒滅鄭」又是什麼意思呢?這里的「鄭」通「鄫」,指的是春秋時代的鄫國。「莒」指的是與鄫國相鄰的莒國。

鄫國國君鄫子娶了一個莒國女子為繼室,二人所生的女兒嫁回莒國后又生了一個兒子,即鄫子的外孫。隨后莒國人趕走了鄫子的親兒子,將他的外孫立為國君,鄫國絕祀,相當于亡國,這就是「以莒滅鄭」的由來。

換句話說,在寧王口中,明武宗朱厚照根本不是當今皇太后張氏(即引文中的昭圣太后)的兒子,甚至都不是明孝宗的兒子。大明天下已經亡于異姓之手,所以他也要來一次「奉天靖難」。朱宸濠這樣說,自然是一種政治攻勢,明武宗肯定是明孝宗的兒子。

但是有關朱厚照并非皇太后親兒子的說法,不單寧王知道,湖廣武昌府的楚王知道,甚至連日后的明世宗朱厚熜都知道。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傳言,歸根結底都來自于當年的「鄭旺妖言案」。今天筆者就來聊一聊明武宗生母之謎,看看這位鄭旺到底是不是他的外公。

孝康敬皇后張氏畫像

獨霸后宮的張皇后

張氏,北直隸河間府興濟縣(今屬河北省滄縣)人,鴻臚寺卿張巒之女,成化二十三年(公元1487年)二月被冊為皇太子妃。八月憲宗駕崩,皇太子朱祐樘繼位,即明孝宗。當年十月,皇太子妃張氏晉封皇后。

從時間線來看,此時的孝宗成婚不過半年時間,身邊除了張氏之外,別無任何妃嬪。對于皇室來說,開枝散葉是頭等大事。當年孝宗的叔祖父景泰帝朱祁鈺正是因為沒有兒子,才讓原本被軟禁于南宮的太上皇帝朱祁鎮復辟成功。問題是現在正是大喪期間,皇帝顯然不能大張旗鼓選妃,于是御馬監左少監郭鏞提出一個折中方案:

先是,御馬監左少監郭鏞請預選女子于宮中或諸王館讀書習禮,以待服闋之日,冊封二妃,廣衍儲嗣。—《明孝宗實錄卷十一》

然而這個合理化建議卻遭到了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讀謝遷的強烈反對。左春坊左庶子是輔導太子的詹事府屬官,翰林院侍讀則是天子近臣,說明謝遷這個人是孝宗任皇太子之時的親信。謝遷反對的理由也很奇怪,歸根到底是這樣一句話: 「今則中宮正位,內主得人矣。自余妃嬪,宜可稍緩。」

意思就是已經冊立了皇后,皇上不用擔心子嗣,其他的妃嬪可以緩一緩。這可真是滑稽,孝宗的嫡祖母英宗錢皇后、嫡母憲宗王皇后哪一個有子嗣?再往前追朔,除了當年的建文帝馬皇后生過一個兒子朱文圭,大明朝建國一百多年還有哪位在任皇后生過皇子嗎?一個都沒有。

明孝宗朱祐樘劇照

最終禮部尚書周洪謨一錘定音,認為應該在憲宗皇帝禫(音dàn)祭后再為孝宗選妃。皇帝去世二十五個月稱禫祭,換句話說,選妃計劃被推遲到了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十月以后。然而時間到了之后,從皇帝到百官居然沒人再提這茬。

問題是皇后的肚子不爭氣啊,兩年時間里面毫無動靜,這下連宗室都坐不住了。荊王朱見潚,明仁宗曾孫、明孝宗堂叔,代表宗室請皇帝納妃。然而孝宗的回復很有趣,我們來看一下:

上貽書復王曰:「王以朕未有儲嗣,請遣官選取女子,固為盛意。此系人倫重事,不可輕舉。朕即位方及三年,過先帝大祥未久。若遽選妃,將不啟天下之私議乎?況祖宗朝冊后之后,無遣官重選妃例。朕果欲選妃,亦當稟命于太皇太后、皇太后然后行,豈敢任意自為?王所擬誠有未當者,朕志已定,可不勞尊慮也。惟叔亮之。」—《明孝宗實錄卷三十一》

圈重點: 「況祖宗朝冊后之后,無遣官重選妃例」。這是哪門子的成例?之前歷代先帝冊封皇后之后就不冊封妃子了?簡直荒唐。孝宗百般推脫選妃,難免讓人聯想是張皇后從中作梗。

明孝宗劇照

弘治三年(公元1490年),禮科左給事中韓鼎甚至搬出周禮,提出孝宗應該 「遵古者天子一娶十二女之義,慎擇幽閑以充六宮」。然而皇帝一句 「朕自有處分」,就把韓鼎的長篇大論扔進了廢紙簍里。

韓鼎非常實誠,既然皇帝陛下說會有行動,那我就等。但韓鼎等了近兩個月,發現孝宗只是動動嘴皮子而已,根本就是 「圣斷杳然」。于是他老人家憤而再次上奏進行催促。結果皇帝只是回了他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立大本之言誠有理,但慎選妃嬪未宜遽行耳」。意思就是皇儲確實重要,但我不能選妃。這要不是張皇后在后面搗鬼,誰能相信?

弘治四年(公元1491年)四月,從宮中傳出了皇帝打算納妃的小道消息,吏部聽選監生丁讞抖擻精神,上奏強烈反對,要求皇帝 「慎終如始,不為群小所惑」。在這位丁監生看來,孝宗只有在后宮中保留皇后一人,才能 「躋仁壽而綿國祚」。你要說后宮妃子多導致皇帝壽命不長我也就忍了,可是皇后綿了四五年了,「國祚」呢?何況一個小小監生膽子那麼大,只能讓筆者認為背后有皇后的影子。

但是到了當年九月二十四日,一切爭議煙消云散,因為皇長子誕生了。十月十三日,孝宗為此頒詔天下,其中還特意為其身份做了隆重介紹: 「皇后正宮誕生元子」。弘治五年(公元1492年)三月初七日,孝宗為皇長子賜名曰厚照,隨即又在第二天冊封其為皇太子。

咨爾元子,皇后所生。天資秀發,日表英奇。福慶誕鐘,統承攸屬。茲特賜名曰厚照。夫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爾當顧名思義,明于庶物,察于人倫。—《明孝宗實錄卷六十一》

Q版明武宗畫像

詭異的「鄭旺妖言案」

雖說當時張皇后突然生下一個兒子之時,就有人風傳這位皇長子并非她的親兒子。但在孝宗本人三番兩次強調朱厚照是皇后所生之后,大家伙還有什麼好懷疑的呢?然而弘治朝末年的一起「鄭旺妖言案」,卻讓武宗生母究竟是誰一下子撲簌迷離起來。

在北京城的東北角有一個鄭村鎮,是后軍都督府下屬武成中衛的駐所。武成中衛下轄五個千戶所,其中有一個軍余名叫鄭旺。明代的衛所軍都是世襲的軍戶,軍戶中有一人進編制為正軍,其他的男性就是軍余。這些軍余雖然不享受正軍待遇,但是訓練、運糧等任務一個不少,可想而知日子過得非常艱難。

鄭旺有個女兒,小名叫做王女兒。由于家里實在揭不開鍋,于是在女兒12歲的時候,將她賣給了東寧伯焦俊。但是王女兒命運多舛,沒多久又被東寧伯家轉賣,此后去向不明。后來鄭旺聽說隔壁駝子莊鄭安的女兒進了宮,老鄭頭以后就是皇親了。聽到有這等好事,鄭旺也動了心,而且他還懷疑這個姓鄭的女子會不會是自己的女兒呢?帶著一朝平步青云的夢想,鄭旺來到了京師,找到他的兩個朋友:錦衣衛舍余妥剛和妥洪。所謂的舍余,說明妥家也是世襲錦衣衛武官,只不過這兄弟倆跟鄭旺一樣也是替補。

明代紫禁城玄武門

二人讓鄭旺把他女兒的情況寫在帖子上,然后帶著他來到皇城玄武門外,把帖子交給了乾清宮內使劉山。過了一個月,鄭旺眼看宮中沒有消息,就帶著禮物:米面,再來找劉山。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劉山這回用心打聽,終于從一個宮女鄭金蓮處得到一個消息:宮中確實有個女子,小名叫做王女兒。

根據史書的記載,劉山找到了這個王女兒,但是這姑娘堅稱自己姓周,并不是鄭旺的女兒。不知什麼緣故,劉山見到鄭旺之后只是說你女兒被轉賣三次,現在對你的身份有所懷疑。鄭旺據此認定王女兒就是自己的親生閨女,此后多次帶著「果食繒帛」之類的物品托劉山轉交給王女兒。史書在此給出了一個非常矛盾的說法,一面稱鄭旺的禮物 「山皆匿之」,也就是沒交到王女兒手上,好像這位宦官是個貪財之人。可一面又說劉山多次從宮中送出「衣靴布絹」等物給鄭旺,說是王女兒所賜。這就很奇怪了,宮中的物品想來比鄭旺手上的民間之物要值錢吧?劉山圖什麼呢?

隨后劉山又對鄭旺爆了一個猛料,說王女兒進了乾清宮,生下了皇子,你老哥以后就是皇親了。鄭旺大喜過望,回到家鄉之后立刻進行了大肆宣傳。有劉山所給的宮中之物作為佐證,鄭村鎮的百姓誰不相信?一時之間上門送禮的人多達六百余人,鄭旺還專門做了一冊《聚寶歷》來登記姓名。

紫禁城乾清宮

然而就算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可是宮中似乎并無任何反應,因為鄭旺最終翻車的時間點,是在弘治十七年(公元1504年),此時的朱厚照都已經14歲了。鄭旺之所以會翻車,是因為他去拜訪了一次仁和公主府。

仁和長公主,明憲宗長女,明孝宗之妹,嫁鴻臚寺卿齊政之孫齊世美。齊駙馬在弘治十六年(公元1503年)去世,因此接待鄭旺的是他和公主的長子齊良。齊良看到鄭旺所拿的東西,立刻認出這是宮中之物。故而他對鄭旺的皇親身份深信不疑,還轉手送上一份厚禮。

旺將詣齊駙馬家,駙馬子見之亦信其為皇親也。出豹皮一并馬鞍轡、紗羅衣襦,贈旺及其妻趙氏。旺家人輩遂肆作聲勢。為緝事官校所發,逮捕旺等。并執劉山、王女兒于上前親鞫之。—《明孝宗實錄卷二百十九》

原本鄭旺在鄭村鎮耀武揚威,朝廷可以不管。但是現在事連仁和公主,那就不是小事了。但是孝宗的反應很奇怪,因為他沒有把鄭旺、劉山等人交給法司,而是選擇由自己親自審問。這說明什麼?說明這件事法司管不了,只有皇帝本人才能裁決。

明孝宗畫像

然而奇怪的事情又發生了,劉山在皇帝面前竟然有恃無恐,史書記載他 「謬援王女兒以脫罪」。單從這一點判斷,只怕王女兒真的是朱厚照的生母。孝宗無可奈何,只能將劉山交給錦衣衛處置。隨即錦衣衛交上來一份供狀,稱王女兒并非鄭旺之女,給劉山定了一個「妖言罪」,需要凌遲處死。給鄭旺、妥剛、妥洪定了一個「傳用惑眾罪」,需要處斬。

這可奇了怪了,武宗到底是不是王女兒之子呢?似乎所有人都把這茬給忘了。在明代文學家陳洪謨所著的《治世余聞》之中,還記錄了當時孝宗的內批原文: 「劉林使依律決了,黃女兒送浣衣局,鄭某已發落了,鄭旺且監著」

這里的劉林應為劉山,他的結局最慘,被孝宗下旨 「凌遲處死,不必覆奏」。反而冒認皇親的鄭旺只是被關在大牢之中,并沒有按律處斬。里面的鄭某,應為鄭金蓮。黃女兒,則是王女兒無疑。編修王瓚當時在司禮監教小太監讀書,正好目睹了王女兒被送往浣衣局的場景:

王編修瓚,一日自司禮監教書出,謂一二同年曰:「今早在左順門,見紅氈衫裹一婦人,不見其面,只見二小足。有人隨去,見二內使押送赴浣衣局。守者俱起立迎入,待之異常,不知其由。」后數日,乃聞參送數人至西曹問罪。—《治世余聞·下篇卷四》

五個月后孝宗駕崩,皇太子朱厚照繼位,隨即大赦天下。刑部尚書閔圭看到詔書之后,立刻派人去牢中把鄭旺放了出來。刑部官員認為這是大事,需要向皇帝請示。

閔圭認為 「詔書不載者即宜釋放」,堅持將鄭旺釋放。所謂「詔書不載」,是指雖然大赦天下,但是有一些類似「謀反叛逆」之類十惡不赦的大罪不在其列。鄭旺既然只是一個「傳用惑眾罪」,自然可以赦免。在這里我們不免要猜測,閔尚書膽子這麼大,是不是背后有新天子的授意呢?

張太后劇照

未曾想鄭旺出獄之后不改初心,依然認為自己就是當朝皇帝的親外公。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十月,鄭旺潛入東安門,宣稱國母被囚禁多年,要求面見皇帝。這一次宮中沒有讓錦衣衛出面,而是直接讓東廠出手拿下鄭旺,隨即將其打入刑部大牢,擬定了一個「妖言」的罪名。鄭旺雖然不服,但是大理寺復審之后堅持原判,最終將其凌遲處死。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說得就是這位囂張跋扈了數十年的張太后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