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友德西征巴蜀,北征大漠,南平云貴,功勛背后是注定悲慘的收尾

Wendy媽 2022/05/02 檢舉 我要評論

元朝末年,蒙古統治階級內部不停地在為爭權奪利而互相征戰,導致朝廷不穩,政治黑暗。同時蒙古統治階級長期將各民族分為不同等級,特別是對漢人進行殘酷地剝削,嚴重的民族壓迫導致社會動蕩,民不聊生。最終元王朝的統治也將在不斷的農民起義中轟然崩塌,在這必然的歷史車輪上,也有人在加速他的行駛。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里,誕生了一個男嬰,他就是后來生生咬下元王朝幾塊肉的名將傅友德。

要說傅友德的發家史,就不得不提起在元末風起云涌時代里的白蓮教和農民起義軍。元代的白蓮教信徒多以下層群眾為主,元末社會矛盾十分尖銳,一些地方的白蓮教開始組織反元,其中就有韓山童和劉福通。韓山童自稱是宋徽宗八世孫,他利用白蓮教教義宣傳「明王出世」將推翻元朝的統治。后來劉福通也加入了這一隊伍,兩人一拍即合,共創大業。

機會很快到來,至正十一年(1351),元朝為治理黃河水患問題,強征15萬民工修筑堤壩,韓山童趁機編造「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的民謠,以白蓮教的名義在潁上縣發動起義,但是不料消息走漏,遭官軍突襲圍捕,韓山童被俘后殺害。但小小的挫折,并未打倒起義軍,同年五月,劉福通在潁州率眾起義,他們的部隊頭扎紅巾,服裝統一,被稱為紅巾軍。紅巾軍迅速攻克潁州城,點燃了元末農民大起義的烽火。隨后紅巾軍又進軍河南、橫斷豫南、劍指南方。

至正十五年(1355),劉福通終于在碭山找到了韓山童的兒子韓林兒,并將他迎至亳州登基稱帝,號小明王,建國號為宋,年號龍鳳。我們在前文中說過,傅友德出生于貧窮的農民家中,元末的動蕩社會也刺激著傅友德不得不加入起義軍,于是走投無路的傅友德也加入了紅巾軍的隊伍。

傅友德隨軍輾轉過多地,又效忠過紅巾軍的幾個將領,但一直都沒有受到重用,在投奔陳友諒之后,傅友德也不過是個駐守小孤山的小將領。在元至正二十年(1360)這年,陳友諒殺了紅巾軍的領袖天完帝徐壽輝,自稱漢帝。傅友德知道后對陳友諒十分不滿,于是第二年在聽說朱元璋收復安慶,兵至小孤山的時候,傅友德便率眾投了朱元璋。兩者的相遇,可以說是賓主盡歡。

至正二十三年(1363),元末勢力大致劃分為長江上游有陳友諒,下游有張士誠,東南有方國珍,南有陳友定,但方國珍、陳友定、張士誠的目標僅僅在于保土割據,沒有多大雄心,而朱元璋和陳友諒則各懷心思,想要一比高下。七月,他們正式打響了鄱陽湖大決戰,這是一場規模空前激烈異常的生死大決戰,朱元璋和陳友諒都親自上陣,許許多多在明朝建立后受封的大將在這場大戰中紛紛登場。傅友德自然當仁不讓,他率軍士駕輕舟沖鋒,雖然有多處受傷,但是愈戰愈勇,不僅重重挫敗了陳友諒的前鋒,還在涇江口擋住了前來增援的敵軍,為鄱陽湖大決戰的勝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最終鄱陽湖大決戰以陳友諒戰敗身死為結局,朱元璋徹底打開了大明王朝的基本地圖,開始向四方征討擴張,傅友德轉戰各地,參與了攻取張士誠,北上平山東、山西,擊破元朝,所戰幾乎全勝,可以說傅友德為大明打下了半壁江山。

據說在元至正二十四年(1364)攻打武昌的時候,有一處戰略要地叫高冠山,此處敵軍重兵把守,想要攻取困難重重,加上自方士氣低沉,戰機一再被延誤。傅友德見此情況便親自率領一百人沖鋒,戰斗中他的臉頰和肋下相繼被弓箭射中,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退縮,他將箭矢拔出,繼續參與戰斗,最終奪取了勝利。

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于南京稱帝,國號大明,年號洪武,是為明太祖,建國以后傅友德也為大明征討不斷。先是抗擊元末大將擴廓帖木兒,使其北退草原,保證了大明的北部安定。隨后在明洪武二年(1369)傅友德進軍陜西,平定以后,又移兵伐蜀,克漢中,打開了進入四川的門戶。

明洪武三年(1370),傅友德憑借為大明王朝的開疆拓土之功位次列第二十八勛,授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柱國、同知大都督府事,封為潁川侯,食祿一千五百石,賜免死鐵券,子孫世襲。

受封的第二年,朱元璋又任命傅友德為征虜前將軍,讓他和征西將軍湯和合作,分道伐蜀。最終他們拿下了成都,直搗重慶,大獲全勝,朱元璋還特意寫了《平西蜀文》表演傅友德在伐蜀之戰中功勞第一。班師回朝后,傅友德又隨征西將軍馮勝北征大漠,出發的三路大軍,只有傅友德打出了七戰七勝的傳奇戰績,隨后的二十年中,傅友德也幾次三番隨征北漠,立下了赫赫戰功。

傅友德就是大明王朝的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洪武十四年(1381),朱元璋再次任命傅友德為征南將軍,率30萬步騎征討云貴,僅僅百余日,他便得勝歸來。

洪武十七年(1384),朱元璋晉封傅友德為潁國公,再次授予了免死和世襲鐵券,可是再多的晉封、加封,又或是免死和世襲的鐵券,也難逃「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結局,僅僅過了十年,洪武二十七年(1394),傅友德便被朱元璋賜死。關于傅友德的死因和如何被賜死在較為官方的《開國臣傳》和《明史》都含糊不清,在明末史學家張岱先生所撰《石匱書》里也漏洞百出。留給我們后人所知道的是僅僅只有這位戰功赫赫的將軍最終還是走向了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結局。

在明代史學家尹守衡編撰的《皇明史竊》中,對傅友德有這樣的評價:「當時持重善將將無如中山王,至暗鳴跳湯獨開平王,而友德差次之,稱二虎將,平開死大封之后,友德始益展而有方面勛,取巴蜀定滇笮,其嘩嘩蓋庶幾中山矣,后友德公者為涼公藍玉,其戰功亞友德至上寵任之,友德弗如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