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何評價韓劇《我的大叔》?這是我看過「最好的韓劇」沒有之一

這是我看過最好看的韓劇,沒有之一!!!

有人說:現在的韓劇真的是 集體喪

正在大家一邊感慨一邊追劇的同時,TVN又出了一部新劇告訴觀眾:

人生真的沒有最喪,只有更喪。

《我的大叔》

我絕不是一個積極的悲觀主義者,也沒有太多時間用來無病[呻·吟]。

入坑這部新劇的唯一原因就是她: 李知恩。

IU這個名字,應該是因為她的歌手身份才廣為人知。

精致的長相,外加超高的人氣,讓這個93年出生的姑娘很快就走進了演藝圈。

從2011年到現在,李智恩也演了不少角色,譬如《制作人》,《步步驚心:麗》等,

但說實話,一成不變的傻白甜人物設定對于IU而言可謂是一場災難,

除了電視劇本身口碑極差外,IU本人也沒少遭到毒舌網友們的集體攻擊

直到此次她在《我的大叔》中的表現,李知恩作為演員的身份才得到了人們的肯定。

其實,瞬間吸引我的就是官宣的那張海報:

IU脫去了原有的花瓶氣質,眼神中帶著些許憂傷與憤怒,氣場凌歷。

仿佛一切都在暗示著觀眾們: 這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剛看到片名的時候,我曾以為會是一個失足少女與落魄大叔相互救贖的治愈系愛情故事。

但追完前幾集,我瞬間就理解了那句話:

活著就已經很累了,還哪里顧得上談論什麼愛情?

IU飾演的李智安可以說是一個透明人,在社會上的存在感幾乎為零。

六歲起就和聾啞的奶奶相依為命,交不起養老與醫療的費用,生活全部都靠借貸維持。

她一個人兼職了幾份工作,晚餐就是從公司帶回的速溶咖啡,或者是別人吃剩的食物。

生活的艱難讓這個女孩顯得格外冷酷,

所以即便是高利貸找上門來一頓拳打腳踢,她還是可以不慌不忙地擦掉嘴上的血跡,面無表情地繼續工作。

大叔的飾演者則是影帝李善均,

與偶像劇中多金有魅力的中年男人不同,這位大叔也是悲慘到一定境界。

工作上遭人陷害,從設計部長被降職到了一個后勤部門,負責建筑安全監測:

難度系數100%,危險系數100%,受重視程度0%。

感情上婚姻名存實亡,頭頂被綠出了一片草原,而這個對象就是自己的頂頭上司。

更要命的是,大叔還有兩個更加不爭氣的兄弟。

老大中年被裁員,拿著退休金做生意遭遇破產,與老婆失婚,拿不出女兒婚禮的彩禮錢。

老三是典型的啃老族,腦子短路人還懶,天天在家做著不切實際的「導演夢」。

李智恩與大叔同在一個公司工作,

按照以往電視劇的常規套路,我本以為兩個同樣被生活折磨的人應該惺惺相惜,擦出火花。

沒想到,兩人第一次的交際竟是:李智安偷了大叔辦公室的錢去還高利貸!

然而,這筆錢是行賄金,大叔便因此成為了背鍋俠。

緊接著,絲毫沒有歉疚的李智恩又發現了大叔老婆與上司婚外偷情的事情,

她拿著把柄要挾上司獲得封口費,而交換的條件就是:在公司中用盡手段除掉大叔。

說到這兒,也就不得不佩服一下導演與編劇的腦洞。

刷完前兩集后,大多觀眾確實沒辦法預料到后面情節的發展,但可以肯定的是:

《我的大叔》是一碗有d的雞湯。

它無時不刻地都在提醒著你: 無需善良,每個人都在與人生苦戰。

從女主出場開始,她每集的臺詞就不超過10句,仿佛剩下的就是「匆忙」

匆忙于捷運站,匆忙于兩份工作,匆忙于照顧奶奶。

因為沒有錢負擔養老院的費用,她只能連床帶人一起「偷」了出來,

走在月光下,李智安的臉龐顯得愈加精致,而片刻的停歇也顯得更加悲涼。

不是傻白甜,不是圣女婊,更與善良單純等奢侈又美好的質量無關,

但就是這樣一個自私,愛財,甚至是冷酷的女孩,卻讓人的心一陣一陣揪著疼。

而IU本人也更適合這種寡言少語的形象,

愛穿松垮的衛衣,眼神中透露著憂郁的氣質,身體仿佛隱藏著一個疲憊的靈魂。

「雖然一次也沒有流淚,但仿佛始終一直能看到她在哭泣。

大叔的生活雖也是一地雞毛,但他卻堅守在良心與欲望的底線邊緣,

習慣了命運的跌宕起伏,所以對任何的事情都抱著「不主動,不爭取,不越界」的心態。

兩個人最大的相似點就是: 貧窮。

貧窮到冬天只能穿單鞋,貧窮到吃不起一頓體面的飯,甚至夜晚舍不得開燈。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在這部劇中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慰藉,

我們腦海中定義的「喪」或「貧窮」或許是:

常年單身;寫不出論文;買不起神仙水;吃不起法式大餐,或送不起孩子進雙語幼兒園。

然而這些在現在看來,都是一種變相的無病[呻·吟]。

或許我們現在所擁有的生活,可能是別人踮起腳都無法夠到的。

曾經看過這樣一句話:

「有時候,我們以為的貧窮不過是難以溫飽,而實際上,更刻骨銘心的貧窮,是沒有選擇。」

在一個20歲的年紀,女主早已經失去了同齡女生該有的嬌氣與軟弱,

她在養老院的走廊,清晰地聽著里面的護工對著聾啞的奶奶大聲抱怨,

那瘦小的背影與耷拉的肩膀,一次次暗示著她的生命就像是一片s海,毫無生機。

面對生活,她沒有選擇,也不能失去。

突然想到 《奧杜邦的祈禱》里的一段話:

「人生就是電梯啊,就算自己是靜止的,還是會不斷前行。從乘坐的那一刻,要去的地方就已經決定好了,只是一個勁兒地向那里前行。但是,沒有人會意識到這一點,大家都相信自己不在電梯上。」

所以,對于李智安而言,命運的結局早已經定好,而「正直與善良」都是有錢人的說辭,

她要的只是奶奶能好好地活著。

所以,無論是《我的大叔》,還是所謂的「韓劇集體喪」

或許導演們也無非是希望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告訴大家:

即使人生艱難,

也請用力生活,也請不要辜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