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巢兵敗被除,數十名姬妾被俘獲,唐僖宗處置她們的方式令人不齒

Wendy媽 2022/08/01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884年,農民起義領袖黃巢戰死于虎狼谷,結束了他轟轟烈烈的一生。此戰中,黃巢數十名姬妾盡數被俘。為了耍威風,逃奔成都的唐僖宗親自審問了這些出身勛貴的女子。那麼,這些可憐女子到底會迎來什麼樣的結局呢?

黃巢出身于一個私鹽販子之家,憑借販賣非法的私鹽,黃家積累了大量財富。由于家境殷實,黃巢受到了最好的教育。因此自幼年以來,黃巢便飽讀詩書,且精通騎射之術,是遠近聞名的神童。

據說,黃巢5歲就會寫詩,而且出手就不凡。他以菊花為題,隨手便撰寫出一個千古名篇:

「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在很多人看來,黃巢的這首詩,說明他從小就有熾烈的反抗精神和權力欲。甚至有心理學家認為,黃巢可能天生就有反社會人格。

黃巢長大后,曾參加進士考試。與后世的洪秀全一樣,黃巢同樣名落孫山。不過和只會寫打油詩的洪秀全不同,黃巢確實有詩才。黃巢沒有考上進士,確實有點不公平。

其后,黃巢又參加了幾次考試,仍以失敗而告終,在極度的仇恨之下,黃巢再次祭出一千古名篇——《不第后賦菊》: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此后,黃巢徹底放棄了科舉之路。他要造反,要推翻不公而腐敗的政權,他要通過「滿城盡帶黃金甲」而成為青帝,從而讓象征著自己的「菊花」與桃花一起開。

公元874年,黃巢販賣私鹽的「同事」王仙芝在濮陽造反,自稱「天補均平大將軍」,而早就心懷異志的黃巢,也率眾造反,隊伍很快就擴大至幾萬人。他們流動作戰,連續攻占河南、山東多個州縣,黃河流域為之大震。

公元877年,王仙芝兵敗被殺,黃巢繼承了他的位置,成為了起義領袖,自號「沖天大將軍」。而黃巢根據唐朝藩鎮林立的特點,發明了歷史上著名的流動戰術。

而黃巢,也成為了中國第一個大流寇。一路上,黃巢率領起義軍避開唐軍主力,在諸藩鎮之間轉移騰挪,避實就虛,一路搶錢、搶糧、搶女人。

公元878年,黃巢先是率軍殺到浙江,然后又攻入福建。第二年,黃巢一路向西,殺進了嶺南,并一舉攻占南方重鎮——廣州。

在廣州,黃巢大肆殺戮當地的阿拉伯和波斯商人,根據阿拉伯史料記載。在廣州,有20萬穆斯林被殺。

公元880年,黃巢率領60萬大軍浩浩蕩蕩地打過長江。各藩鎮為了保存實力,對黃巢的進軍聽之任之。到了當年契約,黃巢攻陷了東都洛陽,逼近長安。

唐僖宗見洛陽失陷,心知近在咫尺的長安已不可保。于是他和自己的祖宗李隆基一樣,倉皇逃亡成都,而黃巢也兵不血刃的殺入長安,建國號為「大齊」。

起義軍宣稱「黃王起兵,本為百姓」。因此黃巢在長安大肆殺戮唐朝的宗室和官吏,剝奪了富戶的財產。

當然與百姓均富不過是黃巢的托詞,他們所搶掠的財富,自然都落到了自己的腰包。不僅如此,黃巢還將達官顯貴的妻子、女兒掠為自己的嬪妃。正如韋莊《秦婦吟》所述:

「華軒繡轂皆銷散,甲第朱門無一半。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樓前荊棘滿。昔時繁盛皆埋沒,舉目凄涼無故物。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

然而黃巢之所以能攻破長安,并非他的軍事才能有多麼出眾。他能夠如入無人之境,完全是因為各藩鎮的縱容。

黃巢攻占長安并稱帝后,很快便成為各藩鎮的眾矢之的。因此,黃巢攻占長安是其事業的頂峰,也是他末日的開始。

為了鎮壓黃巢起義軍,唐朝向游牧民族——沙陀部落求援。而沙陀酋長李克用率領4萬騎兵,馳援于關中。

很快,諸道援軍云集于關中,對長安形成圍攻之勢。在長期的圍困下,黃巢軍的兵源和糧食供應都成了嚴重的問題。

到了公元882年,黃巢賬下大將——朱溫向唐朝投降,農民軍因此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一年后,義軍被迫撤離長安,又在長安、河南轉戰了一段時間。當然,黃巢的妻妾們也跟隨著他南征北戰。

黃巢在長安的失敗,讓他失去了一呼百應的能力。公元884年6月,黃巢與唐軍激戰于泰山虎狼谷,最終被殺,而他的姬妾也全部被俘。

根據《資治通鑒》記載,黃巢在他最后的時刻,確實已經山窮水盡了:

巢眾殆盡 ,走至狼虎谷 ,丙午,巢甥林言擒斬巢兄弟妻子 ,將詣時溥; 遇沙陀博野軍,奪之。

黃巢死了,其妻妾的命運同樣讓人感嘆。據《資治通鑒》記載: 「上御大玄樓受之。宣問姬妾:‘汝曹皆勛貴子女,世受國恩,何為從賊?’」

簡單翻譯來就是,唐僖宗得意洋洋地親審黃巢妻妾,并義正辭嚴地指責她們:「你們都是勛貴之家的女子,世代受國家的恩惠,為何要委身于賊?」

一位黃巢的姬妾們自知必死,慨然說道:

「狂賊兇逆,國家以百萬之眾,失守宗祧,播遷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賊責一女子,置公卿將帥于何地乎!」

也就是說,黃巢如此狂悖,國家以百萬之眾,尚不能敵,而且還丟掉宗廟,逃到巴蜀。陛下你不能擊敗賊寇,反而指責一女子,你將那些公卿大臣置于何地了?

這名勇敢的女子,將唐僖宗罵得面紅耳赤,啞口無言,活像一個霜打的茄子。

他揮了揮手,將她們盡皆殺戮于市場。監斬官憐憫于這些女子,為了讓她們減輕痛苦,于是讓她們在死前喝了許多酒。

其他女孩們邊哭邊喝,不久在醉臥中受死。最后唯獨那位羞辱僖宗的姬妾「不飲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肅然」,最終從容赴死。正所謂「十萬將士齊卸甲,竟無一人是男兒」。

唐僖宗的失敗,卻拿一群弱女子來開刀,實在是可笑至今,可鄙至極。

《資治通鑒》中黃巢姬妾的命運,并非源自于《舊唐書》《新唐書》這樣的正史,而源自于《錦里耆 舊傳》。很顯然,司馬光想借這段記載,譏諷那些色厲內荏、外強中干的庸君,表達對唐僖宗的不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