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敢向前任借種的魏嬿婉,縝密桃花局,毀於一句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後宮妃子,敢向侍衛「借種」,這個令人震驚的神操作,究竟是膽大?作死?還是孤注一擲?

喝了好長時間「坐胎藥」卻一直無孕的魏嬿婉,從來不缺少劍走偏鋒的獨特手段。

乾隆十三年七月初一,烏拉那拉氏如懿晉為皇貴妃,位同副後,攝六宮事;金玉妍晉為貴妃,協理六宮;葉赫那拉氏意歡為舒妃,令貴人魏嬿婉也沒落下,晉為令嬪。

魏嬿婉位份雖然提高了,恩寵卻稀少,自從因燕窩細粉的粗陋引出不識甜白釉的無知後,皇帝對她一直淡淡的。

而她的死對頭金玉妍卻是春風得意,不僅新封嘉貴妃,還在晉為貴妃的第八日,產下了皇九子,一舉成為三子之母,當真榮耀無比。皇帝恩許金玉妍接見了來自李朝的賀使與母家的親眷,並且大加賞賜,啟祥宮一時風光無限,炙手可熱。

憑著魏嬿婉在啟祥宮吃過的苦頭,憑著魏嬿婉踩著金玉妍的臉爬上龍床,憑著金玉妍如今身份貴重、三子傍身,她是怎麼都不會放過魏嬿婉的。

之前讓她擦拭繡鞋上的燕子泥,不過小小羞辱而已,以後還會怎樣,魏嬿婉不敢想。

在後宮,真正能夠護住魏嬿婉的,只有君恩,只要皇帝眼裡心裡有她,金玉妍便不敢過於肆意。

這時候的魏嬿婉特別想有一個孩子,若有了皇子,哪怕是個公主呢,皇帝也一定會重視她的。

可是恩寵稀少,怎樣才能有孕?

魏嬿婉想到了淩雲徹。

和現任生不出孩子,就找前任「借種」,然後可以得到現任的好處,這個思維,實在蠻清奇的。

魏嬿婉雖然思維出格,行事並不莽撞。

她先是悄悄請來了淩雲徹的好兄弟趙九霄問話,得到了一句——雲徹他還是很惦記娘娘的。他受皇貴妃提拔引薦給皇上,也替皇貴妃做事。微臣想,若不是皇貴妃與娘娘有三分相似,雲徹也不會替她效力了。

魏嬿婉確定淩雲徹舊情仍在,心中有了底氣。

魏嬿婉藉口想問問皇帝的起居飲食,哄著淩雲徹入了永壽宮,然後迷香、美色、舊情三管齊下。

淩雲徹幾乎無處可逃,說「不」的聲音亦是微弱無力,魏嬿婉似笑非笑,篤定而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難道除我之外,你心裡喜歡上了別人?」

就是這漫不經心一聲問,於淩雲徹,卻猶如驚雷貫頂,那一瞬間,如懿的面孔閃過腦海。

淩雲徹神思漸漸清明,目光如冰。

他的嬿婉妹妹還在裝可憐裝深情——我只想要一個孩子,讓我後半生有個依靠而已。雲徹哥哥,我只希望那個孩子的父親是你。

淩雲徹已經看明白,借種生子之後,自己會被滅口,不留任何痕跡。因為斷得一乾二淨,不留任何餘地,是魏嬿婉一貫的處世之道。

於淩雲徹,逃出永壽宮,是逃過一劫,于魏嬿婉,卻不知道自己哪裡出錯,只能恨迷香不管用。

魏嬿婉關於「借種」這個設想,可謂是大膽到清新脫俗,當年慧賢皇貴妃求子之心再盛,也沒膽子穢亂後宮。

事成之後將淩雲徹滅口,在魏嬿婉看來這只是「欺負一個好人」,或者說「欺負一個對她好的人」,她萬萬沒有想到,她自以為拿捏得死死的前任,早已經「心中有夢眼中有人」了。

魏嬿婉似笑非笑的,篤定而漫不經心的一句問話「難道除我之外,你心裡喜歡上了別人」恰恰撥開了淩雲徹的迷霧心思,讓淩雲徹明確了今時今日自己情之所鐘心之所系。

有幸逃出桃花局的淩雲徹,沒能逃過肚兜局,更因木蘭圍場那捨命一撲走上死路。

不專心幹事業,覬覦皇帝的女人,下場就是這麼悲慘。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