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給你致命一擊的,往往是你身邊最信賴親近的人

人心,有時候,真的很難理解。

誰都想做一個好人,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朋友,對得起家人,可是,你以為你從來不做壞事,應該算是個好人,你以為你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對得起所有人。

可是你想象不到的是,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你無法讓所有人都滿意,即便你已經做了所有你能做的事,可還是會有人怨你,恨你,甚至想要你的命!

最可笑的是,這樣給你致命一擊的人,往往是你身邊最親近信賴的人!

在《延禧攻略》中,純妃與皇后,出嫁之前是閨中蜜友,入宮之後,便是後宮姐妹。

對于純妃而言,皇后既是她的朋友,又是她心中所愛之人,富察傅恒的姐姐,她會同意入寶親王府,也是因為想要替傅恒守護姐姐。

最初的純妃,對皇后也是真的好。

她經常往長春宮裡跑,陪皇后說話聊天,皇后身體不好,她因為略通些醫理,便針對皇后的身體狀況,量身定制服務,不是送藥枕,就是送藥茶。連皇后都說: 純妃啊,若你能在皇上身上用的心思,比得上我身上用的一半,那該有多好啊!

可是純妃則是笑著回道: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純妃對皇后的用心,皇后看得到,同樣,皇后對待純妃,也是如同妹妹一般的愛護,純妃屢屢避寵,惹得皇上大怒,是皇后在皇上面前美言, 說是純妃是難得的美貌與才華並重的女子,哪有女子會不珍惜夫君的寵愛,只需皇上再多些耐心!

但凡有什麼好東西,皇后也會時時想著純妃,她一直都以為,這十幾年來,她與純妃之間,當是相知相惜的姐妹情誼,是可以相互信任依靠的閨中蜜友。

但她從未想過,到最後,讓她生無可戀的,正是她這個最要好的朋友!

永琮,是皇后娘娘的幼子,剛剛滿幾個月,就在除夕夜那晚,死于長春宮的一場大火。

永琮身死,皇后痛不欲生,這個她用生命生下的孩子,是她心中的至愛珍寶,他還那麼小,還沒有好好地看過這個世界,便死于這後宮的陰謀詭計之中。

失去前兩個孩子,她已經是痛苦難當,如今,這第三個孩子,她也無力保護,正如她所說,她實在是,枉為人母!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讓她失去孩子的幕後真凶,會是她最信賴的好友 — 純妃!

她更沒有想到的是,她以真心待的朋友,真正喜歡的人竟是自己的弟弟,而當純妃在發現自己這一廂情願的癡情是一場笑話,傅恒從來沒有記住過她的現實之下,便將所有的怨恨發洩到她這個皇后的身上!

或許純妃害七皇子,只是為了自己孩子博一個光明的未來,但是在她得知自己的一腔癡情錯付十幾年之後,她就已經選擇了背叛皇后!

如果說純妃一手策劃的永琮之死,是刺向皇后的一把利器那麼爾晴的攻心之言,便是徹底將皇后推進了深淵!

喜塔臘爾晴,是皇后最信賴的心腹大宮女,曾在皇后身邊服侍六年,她溫柔可親,辦事利索,在長春宮之內,位于眾宮侍之首!

昔日的她,對皇后也是忠心耿耿,皇后對她,也是愛護有加!

可這一切,在她被富察傅恒拒婚的時候,就慢慢變質了!

她恨,她恨富察傅恒的狠心,寧願拒婚也不願意娶她,讓她成為整個後宮的笑柄,她恨魏瓔珞恬不知恥,居然勾引富察傅恒,令他情根深種,為其抗婚,但她更恨的人,是那個她曾效忠的主子,大清國的皇后,富察容音,她恨皇后,從頭到尾沒有為她說一句話,哪怕是一句!

皇后所想,是成全弟弟傅恒和瓔珞這兩個相愛的人,她是過來人,知道婚姻嫁娶並非兒戲,需得兩人情投意合,傅恒很明確的表達過心意,此生非魏瓔珞不娶,她作為姐姐,當然要支持!

皇后不是沒有為爾晴考慮過,正是因為傅恒心有所屬,所以她才反對爾晴與傅恒的婚事,因為一個男人的心不在你這,這樣的婚姻,對爾晴也不公平。

她希望爾晴可以找到屬于自己真正的幸福,那是一種你情我願,攜手白頭的情感,可惜,這樣的考慮,在爾晴看來,是虛偽,是偏心,是對她的漠視與不關心!

她要嫁給傅恒,無論這個男人心裡有沒有她,皇后不幫忙,她就自己來。

所以當皇后昏迷不醒,她卻刻意領著皇上看見傅恒與魏瓔珞在一起的畫面,所以當她聽傅恒說魏瓔珞有難之時,她對傅恒說,只要他能按皇上的賜婚旨意走,皇上就一定會放了魏瓔珞!

傅恒答應了,與爾晴成婚,與魏瓔珞斷情!

可惜的是,他們二人成婚之後,傅恒忙于公務,從不近她身,對她冷漠至極,兩人成婚一年,除了新婚之夜,傅恒象徵性地呆在婚房,其他時間,要麼在書房,要麼在衙門,再未踏入婚房半步。

富察傅恒如此對她,視她為無物,悲憤之下,爾晴便只想要報復!

喜塔臘爾晴是一個極度自私自利的人,她不高興,她便要拖著所有人都下地獄!

富察傅恒,我一定要讓你後悔這樣對待我!

懷著這樣的心情,她收拾細軟,住進了長春宮。

爾晴先是哄騙皇后,在自己身體不利于懷孕的狀態之下,服用生子秘方,既能穩固後位,又能為皇上誕下嫡子。

皇后知道皇上有多麼想要一個嫡子來承繼江山大統,所以她聽進了爾晴的建議,但其實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她相信爾晴,不止是因為爾晴曾服侍她六年,對她忠心耿耿,還有爾晴此刻的身份,是富察家的兒媳,也是她的弟媳,她們是一家人,一榮俱榮,爾晴必不會害她!

然後爾晴又利用皇后有孕期間,皇上酒後夜宿長春宮,暫歇偏殿之時,喬裝打扮成宮女,進入偏殿,對人事不知的皇上做了些手腳,皇上清醒之後,看到的便是衣衫不整的爾晴,爾晴跪地解釋說自己只是想來求皇上一件事,哪裡想到皇上酒後亂性,趁機要了她,她是個弱女子,無力反抗君威等等!

事後,她回到富察府,利用傅恒的弟弟,成功借種,懷上身孕,向傅恒說 這是愛新覺羅的孩子,誰也不能動!

而更可惡的是, 她在皇后除夕喪子之後進宮,趁皇后心神俱潰,瀕臨絕望的時候,跟皇后說自己有了身孕,孩子是皇上的,她將那一夜,皇上酒醉夜宿長春宮之事和盤托出,引得皇后,當場崩潰。

試想,自己最愛的丈夫和自己的弟媳,背著她發生這樣的事情,兩人還有了孩子,這是何等的恥辱? 此時的皇后,剛剛失去自己的孩子,又面臨丈夫與弟媳的雙重背叛,更兼有對富察家出了此等醜事的痛心,一時間,如同墜入痛苦的深淵,再也無力掙扎自救!

絕望之下,她選擇了輕生。

那一夜,她褪去金飾華服,一襲素衣,登上角樓,站在樓頂,俯視著紫禁城,回望自己這可笑的一生!

她一生從未傷害過別人,盡已所能地給予了後宮女子保護,她善良大度,端莊自持,可到頭來,做了牽線木偶,從了體統規矩,卻丟了自己。

生下永璉永琮,卻根本無力保護,實在不配為人母。

皇家本就無情,被森嚴的禮教束縛,她卻妄想君王有情,全不知人心險惡,天道殘忍,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背叛,如今大夢已醒,一切皆該由自己來結束!

她的孩子被害,又遭背叛,最有資格黑化復仇,可她沒有,善良在她的心裡生了根,她寧可把所有的錯都怪罪到自己身上,也不願再同這叵測的人心去相互爭鬥。

她自角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餘生,如同一隻籠中放飛的鳥兒,從此掙脫禮教規矩,遠離天道人心,飛向自由自在的天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