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誰說周生辰唯負十一,其實他辜負了很多人

周生辰一生都在恪守“為人臣子”的本分,一生都在保家衛國,為了蒼生安定,征戰沙場數十載;為了朝政穩定,除皇姓不留子嗣;為了孤兒們能有一個家,收徒十人在南辰王府。人們心疼時宜跳樓,可我卻更心痛周生辰的一生,時宜雖從小失去父親,但是確有南辰王府眾人的寵愛,雖被迫嫁給劉子行,但卻有師父與其心意相通,更有母親僅供求情!可周生辰什麼都沒有,只有付出,最後還落得個叛賊的名聲,到底為了什麼?值得嗎?

死是周生辰的宿命,沒有人可以破了它,因為這是一個死咒,走不出去,也沖不進來。

軍師謝崇流落中州。

中州朝政被宦官把持,為了清君側,小南辰王又一次踏上了中州的土地。

這一次,他不僅兵不血刃的完成了任務,還被皇帝劉徽盛情邀請,滯留皇宮一段時間。

就是這一滯留,才把軍師謝崇也失落在了中州。

當皇帝劉徽說,向小南辰王要一個人,是軍師謝崇的時候,小南辰王是猶豫的,因為他知道在中州這個權利的中心,高處不勝寒,軍師留在此處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軍師也知道,留在這裡,恐怕就是這把老骨頭也留在這裡了。

當他的義子謝辰說:義父,我卜了一卦,主凶!

軍師謝崇長歎了一聲,我知道,不要告訴殿下。

然後,軍師謝崇親自去告訴小南辰王,他願意留在中州,輔佐陛下劉徽。

因為小南辰王長大了,可以不需要他這個軍師了,而陛下還小,還需要一個人在他的身邊,輔佐他。

軍師謝崇知道,聖意不可違,如果強求推辭,就是得罪了皇帝,這樣對小南辰王而言,就是又增加了一項罪名。

儘管小南辰王不在乎這個罪名,但是沒有總比有好。

再說了,留在中州,還可以為殿下提前留意點危機。

就這樣,軍師謝崇帶著對殿下的不舍,含淚與殿下告別,只是懇請殿下答應一件事情,在他百年之後,接他回西州。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願望來的有點快。僅僅過了數年,軍師謝崇就被太后戚真真害死了。

軍師的離去使小南辰王失去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也使小南辰王無比的後悔,為什麼要把軍師留在中州。

也許他知道,軍師留在中州是為了保護自己只是他卻沒有辦法保護他自己。以至於在年邁之年,卻還要受牢獄之災,真是令人氣憤!

徒兒時宜淚別西州

劉子行對漼時宜的執念真是太深了。

他和太后戚真真狼狽為奸,又私下裡達成了協定,你為我得到皇位,我為你得到自由。

他們合謀害死了皇帝劉徽,卻不料戚真真又事後過河拆橋,再次把劉子行旁置在了一邊。於是劉子行曲線救國,再次請太后賜婚,欲娶漼時宜為妃。

漼三娘沒有辦法,接了聖旨,西州之行接女兒回家。

此前的漼三娘已知時宜的心意,只是她沒有想到,時宜的心意是如此的決絕。

為了說服時宜,漼三娘搬出了坊間傳言:

坊間傳聞,小南辰王與太子妃行苟且之事,罔顧師徒名分,罔顧倫理綱常。

坊間傳聞,小南辰王有意舉兵,將這天下改姓自立。

坊間亦有傳聞,清河漼氏已與小南辰王府聯手,美人天下,雙手供奉,只為分疆裂土,由望族一躍成王。

然後漼三娘說道:世人喜頌英雄,但也惜英雄落塵土,從古至今向來如此。

現在,天下的名門望族,還有南臣王府的政敵們,都在盯著你們,不會放過任何詆毀漼氏和南辰王府的機會。

所以,為了他,不是為了我們,你必須離開。離開西州,無論你願不願意嫁,你都必須去嫁,因為為了他,這是你必須去做的事。

時宜痛苦的望著三娘,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嗎?可我真的捨不得師父,捨不得西州,我真的沒有任何的妄念,只想陪在他的身邊而已。

漼三娘用自己的堅定,告訴她,為了漼家,為了小南辰王,時宜的痛苦是必須承受的。

因為漼氏一門這樣的痛苦太多了,也不是漼時宜一個人的待遇,何況還是為了師父。

時宜答應了,不管多麼的捨不得,只要師父好,就好。

將軍鳳俏恨別江陰

平叛有功的周生辰僅僅去赴了一場鴻門宴,僅僅就差了兩個時辰,卻完全的改寫了自己的結局。

當他以佯醉為由走出大殿的時候,畫風突變,宮門緊閉,四面楚歌,他們被團團的圍在了中央。

鴻門宴啊鴻門宴啊,吃飽了再送你上路。

小南辰王瞬間明白了什麼?只是他好漢難敵群狼,再加上還有一眾的老弱病殘的家人。

在情感面前,小南辰王再次敗下陣來。

情感崩潰的弟子鳳俏大哭著,師父,求你,自私一回可以嗎?不要再管他們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