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華》讓馮小剛從頭哭到尾的電影,鄭愷老婆苗苗主演,書寫一代人的青春

 

@星座叔叔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赏析电影中的紛繁世界!

 

說到馮小剛導演大家都知道,他是國內最知名的喜劇商業片導演之一,尤其在2000年之後,馮小剛的賀歲片一直伴隨著我們成長,過年看上一部他的賀歲片,感覺心情都好了很多,今天茶壺就給大家解說一部,馮小剛為數不多的非喜劇電影《芳華》。

不就仗著你爸是軍區的嗎?我就是看不慣幹部子弟的臭毛病;電影一開始,鏡頭就對準70年代的軍區大院,陳燦一臉不屑地數落著郝淑雯,郝淑雯把碗一扔,幹部子弟怎麼了?革命江山都是我們打下的,兩個人吵個不停,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女人發起狠比男人還厲害,今天總算見識到了,但看到兩張這麼漂亮的臉蛋,尤其在馮小剛的鏡頭下,即使吵架也是美美的;這就是我們今天講的故事,也是馮小剛導演的芳華年代。故事發生在上世紀70年代,故事的主人公也不是郝淑芬陳燦肖慧子三人,而是劉峰和何小萍,劉峰是文工團大院的人,是文工團的一個活雷鋒。

一天劉峰接來了一個新兵,他就是何小萍,和郝淑雯肖慧子一樣,她也來到了文工團,但和其他的舞蹈演員不同,何小萍有著不堪回首的過去,父親入獄,母親改嫁,進入文工團就是她人生最後的希望,也正因為如此,她努力訓練,憑著自己的舞蹈技術被招進了文工團;剛來到舞蹈室,舞蹈老師就讓何小萍給大家露一手,面對夢想中的文工團,小萍一臉興奮,直接脫了外衣,但郝淑雯接過來之後聞了聞一臉嫌棄,也許這一個小小的細節,預示著她在文工團的生活,不受待見;小萍翻了幾個跟頭,又咬著辮子做起了平轉,可一個不小心摔倒了,起身後懵懵地說:沒事,我還能做幾個空翻。眾人看到大笑,郝淑雯笑得最誇張,肖慧子帶著小萍去領了生活用品,但兩周後才能領到軍裝讓她特別著急,爸爸還等著她的軍裝照呢?要知道在那個時候,能夠穿上軍裝去當兵,真是莫大的榮耀,第一次來到宿舍的小萍有些靦腆,彎著腰低著頭,但室友卻卻沒有那麼友善,郝淑雯一臉冷漠糾正她的敬禮姿勢,然後跟隨著肖慧子去洗澡,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洗澡了,小萍洗了很久,開心的說每天都能夠洗澡,真是太幸福了,一句話也可以看出小萍對文工團的嚮往,就這樣何小萍加入了文工團,本以為自己的命運改變了,但她不知道,即使他穿上軍裝,依然是大家眼中的笑話!

另一邊劉峰作為文工團的活雷鋒,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會理所當然,即使故意討好自己喜歡的姑娘,這就是當雷鋒的好處,文工團中還有一個演員叫林丁丁,劉峰對她非常好,也喜歡聆聽他說話,面對劉峰的照顧,林丁丁習以為常,他認為劉峰對任何人都這樣。

故事的轉折要從一件軍裝說起,一天吃飯時,林丁丁發現自己的軍裝不見了,而到了晚上軍裝又整整齊齊地掛在牆上,林丁丁有些生氣的質問何小萍,是不是拿了自己的軍裝,可小萍說她沒碰過。其實何小平確實穿著她的軍裝去拍照了,因為自己的軍裝還沒有領到,又著急把照片郵寄回家,就偷偷地穿著室友的軍裝去拍照,她以為照片一周後才能取回來,只要不承認,就不會被發現,現在借一件衣服去拍照其實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但在當時不是那麼回事,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部隊突然下令文工團去慰問部隊演出,更沒想到的是,半路上郝淑雯在照相館的櫥窗裡看到了小萍的軍裝照,本身她們只是懷疑,現在一切都明白了;慰問演出開始前,林丁丁和攝影同志搞曖昧,這一幕恰巧被小萍遇到了,面對這樣羞羞的場面,小萍慌忙逃走,要知道在當時這是不允許的,林丁丁一臉的責怪。演出結束後,小萍取了自己的軍裝照寄回家,可當她回到宿舍後,不幸也跟隨來臨了,她被自己的室友堵在門口,像審問犯人一樣,面對這樣的場面,小萍嚇得不敢抬頭說話,接著他們從小萍的床上收到了證據,郝淑雯氣勢淩人的要交給政委,最後還是林丁丁打了圓場才得以化解,畢竟小萍剛剛撞見了林丁丁和攝影幹事的羞羞事,林丁丁也是幫了她一把,免得自己被捅出去。

接下來射擊打靶時何小萍又成了大家的笑柄,原來她把子彈都打到郝淑雯的靶子上了,看到這一幕眾人都大笑起來,尤其是郝淑雯笑得最大聲,但小萍卻一臉懵懂,完全看不出大家的嘲笑;當時打靶還發生了一件事,攝影師幹事對劉峰討好林丁丁發了很大的脾氣,雖然因為一點小事,但攝影師也是抓住機會狠狠地訓著劉峰,畢竟看到別的男人對自己心愛的女生好,心裡是不舒服的!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轉眼到了夏天,也是女孩們最喜歡的季節,能夠肆意地展示自己的身材,不管是當時還是現在都一樣,一天當他們游泳時又發生了一件趣事,一個奇怪的內衣受到了大家的關注,內衣裡面竟然墊著海綿,姑娘們瞬間就炸開了鍋,和現在不同,在當時這就是假大空,是不可饒恕的,姑娘們也紛紛猜測是誰的衣服,就在此時天空下起了大雨,姑娘們跑到了舞蹈室不肯回去,她們就想知道這件衣服是誰的,而且要抓個現行;此時的小萍還依然在練舞,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突然一人大喊,衣服被人拿走了,郝淑雯帶人堵住了剛剛練完功的何小萍質問道,下雨我們都把衣服收了,怎麼你不收衣服,說著還一把扯過小萍手裡的衣服,卻發現不是那件,沒有抓到證據,眾人卻開始口誅筆伐,偷過軍裝都不肯承認,這個肯定也不會承認,在大家的心目中,那件奇怪的衣服就是何小萍的,也只有是何小萍的才能滿足大家的心願,其中一人甚至過分的要把小萍的內衣脫掉,小萍也像發了瘋一樣,面對這樣的侮辱她大聲尖叫,本以為當兵之後就會受到尊重,結果卻不是這樣,幸好舞蹈老師即使趕來,不然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1976年是中國最特殊的一年,小萍幾位室友的爸爸都被平反了,聽到這個消息,小萍也給父親寫了一封信,爸爸我們團好幾個戰友的爸爸都平反了,我想我的爸爸應該也快等到這一天了;

這天文工團在舞蹈室裡練舞,他們練的動作是托舉,是要男女配合的,對於這樣少有的男女接觸的機會,本身是他們喜歡的,但小萍的搭檔演員卻離她很遠,一臉不想接近的樣子,面對老師的批評,搭檔話裡話外都是嫌棄,她出的汗都是餿的,身上一股味道,眾人聽到又是一頓嘲諷,面對這樣的嘲諷小萍沒有說話,這時一旁的劉峰站了出來,他願意搭檔,小萍的眼裡閃著淚光,有一種莫名的感動;隨後劉峰被政委過來,原來他把上大學的機會讓給了另一個戰友,政委苦口婆心的勸他,你現在腰壞了,讓你去進修,結業之後就能提一級,可劉峰心意已決,在他的心目中,不管是什麼樣的工作,在他心裡都是一樣的,沒有貴賤之分,他不想升官發財,面對這樣的劉峰,政委也是一臉無奈。

接著政委讓劉峰把小萍父親的遺物交給她,原來他父親的身體一直不好,拖著病重的身體寫了這封信,心中滿是不舍和遺憾。從那以後劉峰和何小平一起排練,除了媽媽,劉峰是唯一一個照顧小萍的人,也讓小萍找到了一絲溫暖,甚至是朦朦朧朧的愛,可劉峰的腰傷了一次,在做高難度動作時直接摔到了。

誰都沒想過,如果文工團沒有劉峰會怎樣,就連炊事班結婚用的沙發都找劉峰幫忙做,相信在我們生活中也有這樣的人,每天做著很多不起眼的事情,眾人也沒覺得什麼,但當她有一天離開時就會發現,原來他做了這麼多事情。

不久後劉峰找文工團的人去看自己做的沙發,恰巧只有林丁丁在,她就給劉峰聽了鄧麗君的歌,面對這樣的靡靡之音,劉峰心動了,尤其是在面對林丁丁的時候,他感覺每一句歌詞都在往心裡鑽。兩人聽完這首歌,劉峰袒露了自己的心聲,原來不去上大學就是因為文工團因為林丁丁,面對這樣露骨的表白,林丁丁只想逃跑,本身以為劉峰對任何人都一樣,原來對自己有非分之想,而自己已經有攝影幹事了,劉峰一把抱住掙扎的林丁丁,這時兩個戰友路過看到這一幕,一開始以為林丁丁勾引劉峰,後面發生的事卻讓人想不到,回到宿舍,林丁丁一直哭,她認定劉峰耍流氓,郝淑雯質問他,攝影幹事也這樣對你,你怎麼不說人家耍流氓,誰都有追求你的權利,林丁丁哭訴道他不能追求,沒有為什麼,誰讓他是活雷鋒,活雷鋒就是不行,這個想法真是奇怪,生活中我們需要活雷鋒,但我們不願意讓自己家人成為活雷鋒,這也許就是林丁丁的真實想法吧!

很快劉峰被調查審訊,審問的人滿腦子都是齷齪東西,他們逼迫劉峰承認耍流氓,好像看到活雷鋒受懲罰他們很開心的樣子,那平時為什麼那麼需要他呢?因為這件事劉峰離開了,離開了這個他熱愛的文工團,帶著滿心的委屈和不舍離開的,劉峰走的前一天,小萍來到了他的宿舍,本來想對他說什麼,可最終沒說出口,劉峰讓小萍把自己的獎狀和獎品丟了,劉峰走的時候只有小萍來送他,面對自己平時幫過這麼多的戰友,沒有一個人願意出來相送,看到這一幕讓人有點崩潰,無論你幫助別人多少次,可能在別人眼中你都是應該的,因為你是火雷鋒,當你有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這樣的心酸有幾個人明白呢?也許小萍是唯一知道的人?

一次慰問演出的時候,一個演員的腿摔傷了,舞蹈老師想讓小萍代替演出,可她想都沒想就拒絕了。在劉峰被處分之後,他對所有人都寒了心,本身她認為當兵能夠改變自己的狀況,現在看來自己依然不受尊重,就連唯一一個照顧自己的人,也被他們給弄走了,但他又不得不接受安排,快演出的時候她病倒了,高燒39度,軍醫檢查後發現她是裝病,卻讓大家保密,還把她拉上臺,讓他成為輕傷不下火線的典型代表來鼓舞軍人的士氣,演出圓滿結束,士兵情緒高漲,但小萍的文工團生涯也結束了,她被下放到了野戰醫院當護士。

1979年中越自衛反擊戰開始了,小萍來到了前線醫院,傷患源源不斷地從前線運來,戰爭的血腥和殘酷在醫院裡體現得淋漓盡致。另一邊劉峰護送軍用物資也來到了前線,半路上卻遇到了伏擊,敵在明我在暗,再加上敵我懸殊大,戰友們一個個犧牲了,而劉峰也被子彈打身體,受了重傷,劉峰成了英雄,正因為如此,一個叫林丁丁的女歌手不得不歌唱他,不得不在每次歌唱的時候想起他。

一次演出結束後,肖慧子到前線去採訪,醫院中她看到了打仗的慘狀,又看到了自己久違的文工團隊友何小萍,小萍見到肖慧子就打聽劉峰的消息,還給林丁丁轉告一句話,劉峰那麼愛他,他卻落井下石,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一年後文工團解散了,林丁丁也沒有和攝影幹事結婚,而是嫁到國外和一個華僑,在文工團最後一次演出的時候,何小萍也出現在觀眾席上,眼神無光,但當他們表演沂蒙頌時,精神恍惚的小萍隨著音樂動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生動,她走出會場,在外面的場地上旁若無人的跳著那支舞,滿滿的都是幸福和陶醉,這一刻他想起了劉峰,那個曾經給他溫暖的人,這也是劉峰陪她跳的一支舞。

1991年,肖慧子成了作家,在海南開簽售會,在這裡他遇到了許久未見的劉峰,退伍之後,劉峰靠給人送書為生,可他的三輪車卻被聯防辦收了,局長非要讓他交1000塊罰款,可他一個月才掙300塊,他想看看罰款的條款,卻被人推到了門外,而此時的劉峰也沒有當年活雷鋒的氣質,還因為打仗成了殘障人,即便如此也靠著自己的努力掙錢,面對聯防辦的人,一旁看到的郝淑芬難得的暴了粗口,他不想看到當年的活雷鋒,如今的退伍軍人受到這樣的對待;兩人來到咖啡廳,此時肖慧子也在,三人聊了過去,聊了林丁丁,還拿了發福的林丁丁照片給劉峰看,面對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女子,劉峰陷入了沉默,為了林丁丁誤了自己的一生值得嗎?

1995年劉峰跟小萍一起來到了雲南邊境,這裡埋藏著他們的戰友,劉峰把頭抵在墓碑上,久久不能平靜,隨後兩人來到車站外的長椅上,面對眼前的劉峰,小萍問這些年你還好嗎?劉峰說什麼叫好,什麼叫不好?看和誰比,和躺在墓園裡的戰友比,自己敢說不好嗎?隨後劉峰拿出小萍藏在地板下的那張照片,小萍看著照片說,你被下放的前一天我來找你,其實是想跟你說,你能抱抱我嗎?聽完話劉峰伸出左臂把小平攬在了懷裡。

車站分別,再見亦是十年後,劉峰得了一場大病,小萍把劉峰接到身邊,沒有多餘的話語,只要默默地付出,細心照料,讓劉峰撿回了一條命,他們沒有結婚也沒有子女,他們相依為命,把彼此當成了唯一的親人。

電影到這裡就結束了,《芳華》是馮小剛指導2017年上映的作品,沒有大成本的投入,沒有名氣大的演員,卻收穫了15億的票房,電影獲得第54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等4項提名,第12屆亞洲電影最佳影片等5項大獎。有人說她是馮小剛寫給自己那一代人的情書,也是懷念自己的青春手冊,電影上映後口碑兩極分化,年輕人表示看不懂,60後的人卻看得熱淚盈眶,不僅是因為劉峰和小萍的悲慘命運,更因為這是他們的青春,是一輩子最美好的年華,雖然馮小剛有很多優秀的電影,被稱為商業片大師,但這一部絕對是馮小剛最特殊也最重要的一部。電影看完後,相信很多人和茶壺一樣久久不能平息,我們希望身邊有劉峰這樣的人,但不希望自己的親人是劉峰,我們看多了錦上添花的事情,卻很少有人雪中送炭,對於小萍來說,劉峰就是天使,無論遇到什麼小萍都會在身邊,很多人看不慣小萍這樣的人,因為他出身不好,身上有味,但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對自己的愛人那種無微不至,不求回報的照顧呢?

 

@星座叔叔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