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友定:身為漢人,死命效忠元朝,與朱元璋死磕,最終慘被殺

陳友定也被叫做是陳有定,出生于清流縣明溪市,也就是我們現在的福建省明溪縣人,是元末時期,對于腐朽的元王朝相當效忠的一個將領。

在那樣的一個亂世中,紅巾軍的起義隊伍遍布大江南北,元朝在到處籌集軍隊去圍剿他們。

大約在公元1354年左右,福建汀州府判蔡公安,跑到清流縣去招募民兵討伐賊寇,陳友定就在這個時候,應召前往的。

蔡公安在看到陳友定第一眼后,便覺得他同其他人不一樣,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當即交給了他一個重任去負責招募民兵,后來又因為帶兵去討伐周圍的山賊有功而被立為清流縣尹。

大約四年之后,也就是在至正十八年五月份的時候,天完政權的核心將領陳友諒派遣其部將鄧克明前往福建成功攻占汀州,進而包圍了清流。

當時就駐軍在清流縣前平安寨的陳友定,毫不慌張,沉著應對,他決定趁著鄧克明遠道而來,尚未立足的大好時機,突襲一番,成功將鄧克明殺得狼狽敗退,甚至還將鄧克明的部將鄧益給俘虜了。

此戰過后,陳友定因功被封為福建行省參政。在同年十一月份的時候,天完政權不甘失敗,又派人去進攻福建省光澤縣北的杉關,陳友定率軍奮力抵抗,屢屢擊退了紅巾軍隊進攻,陳友諒雖然心有不甘,但卻也無可奈何,只好老老實實地帶兵撤回去。

到了至正二十年夏天,陳友諒殺了天完政權的皇帝徐壽輝,自立皇帝,建立陳漢政權。等到第二年的時候,他便又派遣部將鄧克明再一次率領軍隊去攻打汀州等地。

起初的時候,一路順風順水,永豐、寧都、石城、寧化等多個縣城都相繼陷落,然而卻在建寧城這里碰到了壁。鄧克明在這里足足圍攻了半年的時間。守將完者帖木兒,在發現城中糧草快盡時,便趕緊派人去請陳友定,趕緊率軍前來救援。

陳友定接令后,立馬火速過來救援,他本人奮勇當前,率領數十騎兵,突入敵軍陣營之中,成功將鄧克明的軍隊給再次擊敗,建陽、崇安、浦城等縣也都一并收復。

此時的陳友定功勞很大,在軍隊頗有威望,于是乎他便萌發了將福建占為己有的野心,想要當一個擁有一定地盤的土霸王。

而元朝廷這邊也覺得陳友定的功勞這麼,是需要給他一點賞賜的,便將其封為平章,把福建的八個郡劃給他去統領。

此時的陳友定雖然威震八方,在福建他就是一個說一不二的土皇帝,他完全可以不用去理會元朝,但他并沒有這麼做,依舊沒有喪失身為一個臣子的禮節,該上交給朝廷的糧草,都會如實上交,只不過由于海路遙遠的緣故,能夠成功送達到大都的經常只有十分之三四而已。

到了至正二十五年的時候,朱元璋的勢力已經發展到與陳友定相鄰了,兩邊難免就要進行一番擦槍走火。

率先發難的是陳友定,他派人侵犯朱元璋的領土,但被其部將胡深給擊退,反倒是自己的部將張子玉被俘虜,并奪走了浦城、松溪兩座城池。

但隨后胡深想要和朱亮祖一起進攻建寧城,卻被陳友諒被人給抄了后方,前后夾擊,胡深戰死。

此次,陳友定和朱元璋的交鋒,陳友定算是小賺了一把。

不過,到了至正二十七年的時候,朱元璋已經相繼攻滅了陳友諒、張士誠和方國珍等勢力,老朱的下一個目標,肯定就是要,集中兵力去攻滅你方國珍了。

雙方的力量差距很大,朱元璋按照慣例,先派使者過去勸降。而陳友定則一點面子都不肯,當即殺了使者去祭酒,并對著自己的諸多部將,表示:「我們都一同受到元王朝的厚恩,理應當為之誓死效命,如果在座的各位膽敢有人產生了投降的念頭,我將會將其凌遲處死,并連帶著砍死其妻兒!」

這話說得很狠,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得出,陳友定對于元朝的忠誠。過后,陳友定也親自前往福州巡視,環城而壘,嚴陣以待。

可此時的朱元璋勢力已經強大到,不是你奮力作戰,積極防御所能夠抵擋得了的。在最后關頭,陳友定悲憤地表示:「大勢已去,我只有以死報國了。」

說完,他整頓衣冠,面朝北方的元王朝 拜上兩拜之后,決定吞藥自盡了。可等到明軍攻進城來后,發現陳友定還沒有斷氣,再加上當時遇到了大暴雨,毒藥沒能成功取了他的性命。

陳友定就這樣被帶到了京城去,朱元璋對其一番面責,但陳友定完全不以為然,表示我已經國破家亡了,要殺便殺,不必多言。

朱元璋勃然大怒,當即下令將陳友定連同其兒子陳海一起處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