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華妃嬌縱的一生,到頭來只不過是深宮的一枚「棋子」

 

大家好,我是許多多,歡迎來這裏,一起討論劇情發展,追蹤更多好劇,品味戲劇人生!

 

甄嬛傳中最有特點的一個角色莫屬「華妃娘娘」了,她的驕橫跋扈是劇中令人又愛 又恨的風景,連皇上也深有體會,但皇上知道其實華妃心底並不壞,無論她作了多少惡,皇上都是袒護有加,對她寵愛多年。

她的雍容華貴,率真果敢,她的飛揚跋扈,作繭自縛,她的鋒芒畢露,咄咄逼人,都和她的可憐可恨,可悲可歎一樣讓人念念不忘,難以忘懷。

為什麼大家那麼喜歡華妃這個反派角色呢?因為她愛得深沉,所以才壞得徹底。

她認為要麼就是全愛,不能接受皇上對其他女子雨露均沾,要麼就是一點都不愛,乾脆魚死網破,並揚言:「只要是敢跟我爭寵的女人,就都得死!」

年羹堯失勢後,華妃被曹貴人告發多項惡行,褫奪封號,貶為最末的答應,後被禁足宮中。華妃將此遷怒于甄嬛,指派肅喜縱火焚燒碎玉軒。

其實,如果華妃沒有派肅喜去燒甄嬛的碎玉軒,她根本不會死。甄嬛也很清楚皇上對華妃的仁慈,所以才自導自演了那出戲。

事情發展到那個地步,皇上明白,華妃的罪過罄竹難書,如果華妃不死,甄嬛不會甘休,後宮人心也不服,所以不得不賜死華妃。

這段戲剛開始,在她看到甄嬛的時候,先是有個略感震驚的微表情,然後眼睛往下輕輕一合,冷冷說道,「你膽子還挺大的,冷宮也敢這樣進來。」

在這個時候她是堅信皇上不會讓她死,依舊盛氣淩人:我就知道,曹琴默那個賤婦敢反咬我一口,必定是你在背後指使,憑他哪有那個狗膽!

甄嬛告訴她: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你早該知道她對你有異心了。

華妃不屑地說:以我當年的盛勢,連皇后那個老婦都要讓我三分,曹琴默不過是我身邊的一條狗,我怎麼會把它放在眼裡!

甄嬛說:可惜他是人,人要比狗複雜多了。

華妃狠狠地對甄嬛說:賤人,你跟你父親一樣狡詐,若不是你父親設下詭計,我們年氏一族不至於一敗塗地,你們宮裡宮外聯手,不就是為了置我於死地嗎!

甄嬛說道:若不是年氏一族居功自傲,任意妄為,又何至於此呢,你別忘了,你的夫君是皇帝,君王枕畔怎容他人酣睡!

華妃這個時候還是不明真相,她說:我哥哥是有功之臣,為大清平定西北,戰功赫赫!

甄嬛說:再怎麼戰功赫赫也是皇上的臣子,怎可淩駕皇上之上,豈非謀逆?

這個時候華妃貌似有所領悟,蘇培盛過來要送年氏上路,推門進去,說奉皇后懿旨讓華妃在毒酒、白綾、匕首裡面任選一樣。

華妃依舊端著姿態:皇后懿旨,皇上的聖旨呢,拿來!

蘇培盛說:皇上的意思是,交由皇后娘娘全權做主。

華妃說:沒有皇上的聖旨,我絕不就死,皇上能親口下令殺了我兄長,還怕再下一道旨意給我嗎?

蘇培盛說:皇上說了,任何有關小主的事都不想聽到。

華妃的眼眶中開始泛起淚花,皇上就厭惡我到如此地步嗎?去請皇上的聖旨來,我等著!

然後她微微低下頭,估計是怕他們看到自己的狼狽,然後等她再抬起頭的瞬間,淚珠已經佈滿了兩個眼睛,差一點就要滑落下來了。

甄嬛問華妃:「皇上為什麼厭惡你,你知道嗎?」

華妃說道:「皇上從來沒有厭惡過我,就算不理我,也從來沒有多久。」

甄嬛又問道:「皇上為什麼喜歡你,你知道嗎?就因為你的美貌?宮中可從來不缺美貌的女人。」

甄嬛說:「其實你自己心裡都清楚,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你胡說!」這時,年妃的情感開始爆發。這裡是個轉捩點,這是她情緒從平靜到不再平靜的燃點,是那個爆發點。

「你個賤人知道什麼?記得我那一年剛入王府,就封了側福晉,成為皇上身邊最得寵的女人。」

這時,她終於站起來了,朝著甄嬛走過來,這裡能夠看出她仍在炫耀,也是皇上給她的寵愛讓她肆意妄為,恃寵而驕。

等她說到,「他常常帶著我去策馬,去打獵,他說他只喜歡我一個人」時,她朝著窗戶走去,陽光打在她的臉上,臉部越來越光明,這也象徵著她一直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之中。

突然她把語氣沉了下來:

可是王府裡的女人真多啊,多的讓我生氣,他今天宿在這個侍妾那裡,明晚又宿在那個福晉那裡,我就這樣等啊等啊,等到天都亮了,他還是沒來我這。

在那個年代,女人都是認命的,即使是渴望一心人的甄嬛,也不得不接受皇上有三宮六院的事實,但華妃卻敢想敢做。

她轉頭看向甄嬛,質問她:「你試過從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嗎?」

從這些話語中,都能感受到她身上那種濃烈的情緒。這種情緒的調度,是真實的,也是貼切的。讓每一個人無法為之動容。

甄嬛:我一早知道他是皇上,他的夜晚從來不屬於我一個人!

華妃苦笑著說:

當然,你從來都沒有像我這樣喜歡過皇上,後來我有了身孕,皇上很高興,可是漸漸他就不那麼高興了。雖然皇上不說,可是我能感覺到,王府裡長大的就只有三阿哥一個,我知道他擔心,我就跟他說,別怕,我會給你生下一個皇子,可是沒過多久,我喝了端妃送來的安胎藥,我的孩子就沒有了。

這個時候,她表現出憤怒,聲音開始慢慢加大,仿佛在質疑命運的不公。

「太醫告訴我,那是個男胎」,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手在捂著肚子,就像一個母親那樣,先是抬頭看著陽光,然後低下頭來,獨自垂淚。這一點真的讓人心酸不已,華妃愛皇上是真的,這麼多年也渴望孩子,但是皇上為了保住江山社稷,不得不防備著。讓華妃不孕,皇上也於心不忍吧。

這個時候甄嬛慢慢拋出自己手中的利劍,指向她和皇上之間的感情,並非如她所想那樣美好時,她的那種質疑,慌張,可憐,委屈,掙扎,乃至最後的崩潰。

面對甄嬛的反問,她說道,「是你無能,自己保不住自己的孩子」,這時,她的聲音再次加大,比剛才又大了一度。同時,能夠感受到她的挑釁。

這裡有個細節,她的眉毛在動,劇烈抖動,起伏很大,也表明她的內心世界,不是我要害你的孩子,我的孩子當初就是被人害沒的,我理解這種痛苦,我並沒有害你的孩子。

也是在這裡,讓年妃這個人物顯得更加可憐,這也和剛才說的那個內心邏輯相互呼應。

甄嬛質問道,「如果不是你宮裡的歡宜香,我怎麼會身子虛弱?怎麼會小產?」

聽到這裡,年妃一臉茫然,她仿佛明白了什麼,不由地往後退了兩步,邊退邊念叨著,歡宜香,歡宜香……

這個細節,同樣處理得自然,貼切,恰到好處。

「這香是皇上賜給我的,皇上,不可能,不可能……為什麼,為什麼?」年妃內心開始崩潰,渾身劇烈地抖動。

甄嬛這時要徹底瓦解華妃的內心,她狠狠地說道:「他不會讓你生下有年氏血脈的孩子的……」

年妃的身體開始大幅晃動,搖擺,她一邊大笑,一邊用手捂著嘴,分不明哪裡是笑聲,哪裡是哭聲。這一刻華妃才明白,從一開始進王府,就被視為一顆棋子,皇帝對她只有寵,沒有愛。

為了讓年羹堯幫他打江山,不得不拼命地寵著華妃,安定年羹堯的心。但又非常忌憚年氏一族,藉端妃的手,墮了華妃的胎,並賜帶有麝香的歡宜香,讓她徹底失去生育能力。

在這裡不得不說,男人為了江山,任何女人在他眼裡,都可以犧牲。可惜,華妃一腔思慕喂了狗,癡情得像個笑話。

想到這裡,華妃對皇上再也不抱一絲留戀,她的眼睛往牆壁上瞟著,幾近痛哭失聲地喊道:皇上,皇上,你害得世蘭好苦啊!

這一刻多少的心酸與苦楚爆發了,她一頭撞向了牆壁,頓時,鮮血染紅了白色的牆壁,一個雍容華貴、橫行霸道的華妃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華妃的離去,皇上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大封六宮時,雍正只提到追封一個人,便是她,最終她被追封為敦肅皇貴妃。

後來皇帝看到葉瀾依之時亦想起她的風采,足以見雍正曾經也是真心喜歡她的,只可惜帝王的涼薄與權謀誤了她的一生。

出身名門,起點高,是年世蘭之幸,同樣,這也成為她的不幸。在哥哥年羹堯那裡,她是一顆棋子,用來試探皇恩。在君王那裡,她同樣是一顆棋子,用來試探年羹堯的忠心。

華妃不是個聰慧的女子,有顯赫的家族背景做後盾,又有皇上對她的寵愛,這優渥的環境如一片濃霧,讓她看不清背後的山雨欲來,她真的是太愛皇上了,可是世界上最不能相信的偏偏就是這帝王之愛。

你喜歡這樣的華妃嗎?她的死讓你感到揪心嗎?歡迎留言關注!

 

感謝觀看,不要忘記點贊和評論哦,記得關注,更多好劇帶給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