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等閒變卻故人心!弘曆和青櫻的故事終究是天真了歲月

最清醒的海蘭勸說如懿:“恕我說句大不敬的話,姐姐以為皇后和嬪妃有什麼區別麼?在我來看,雖然名分有別,但都是仰皇上鼻息,看他喜怒做人……”

比如早在立後之初,太后就指點過她:你不僅是皇帝的妻子、盟友,也是他的臣子、奴才。即使皇后,也是一樣。

歸根結底,不過六個字:先君臣,後夫妻。

夜來,酒意半沉的皇帝怔忡而行,老奴才李玉穩穩扶住,後頭十步之遙,跟著四個小太監。

等到“翊坤宮”三個金漆大字清晰地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皇帝心口一陣猛烈跳動,腳步卻凝在了那裡。

晃眼就過去了二十多年,只記得那會兒還是帝后情睦的歲月。兩人已經攜手過了那麼長的時光,越過了那麼多人,她終於走到和自己並肩的地方,成為自己的妻子,而不再是鮮妍而模糊的妾室中的一個。

在皇帝還是阿哥的時候,他太知道自己雖為皇子,卻因生母卑微,連親生父親都瞧不上自己,將他丟在圓明園避而不見。後來他終於有了熹貴妃這位養母,所以他拼命孝順這位為他帶來榮光的養母,他費盡心力用功讀書,只為爭得屬於自己的榮耀。

他納青櫻的時候,已經有了出身名門貴族的嫡福晉富察氏,也有了大學士之女、溫柔靦腆的高氏。那些高貴美麗、深受母家寵愛的女子,他在歡好之後只覺得疏離,她們跟他的心,到底是不一樣的。只有青櫻,她是被三哥弘時瞧不上,才被賜婚給他的女人,養母殷殷叮囑: 你可以不寵愛她,卻一定要娶了她,善待她。

是的,青櫻是可以作為他和三哥弘時爭奪儲君之位的一步好棋。青櫻也有顯赫的出身,她是先帝烏拉那拉皇后的侄女,這重身份,卻在初入宮的日子,成為她最大的尷尬。

因著先帝烏拉那拉皇后敗在當今太后手中,所以青櫻入宮後的日子,很不好過。看著她既被太后挫磨,又受皇后和貴妃壓制,進退艱難,直到那時,他才真正愛上青櫻,就像愛上年少時備受冷落失意的自己。

這樣的青櫻,伴隨他多年,深知彼此心性,又真正和自己一樣,是富貴錦繡堆中依然心底孤寒之人。

所以他從暗中相護,到明著盛寵,加倍地給予她榮耀,直至扶持她登臨皇后之位。

初登鳳位的她,三十三歲,而他將將四十,如今想起來,多麼年輕,人生還有無窮無盡的燦爛,那時的他們都真誠地相信,可以一起走到歲月蒼老的那一日。

那些久遠而美好的時光,一直停留在了翊坤宮的歲月。

皇帝始終沒有搞清楚,那個不知天高地厚、嬌憨明媚的少女,是如何變成步步謀算的宮妃?許多事,或許是錯疑了她,可有些事,他未必明白,她也未必無辜。

有時候他也後悔,將她帶到這天下女子的至尊之位,她終究不懂得,哪怕是皇后,也要屈膝在皇帝之下,俯首恭謹。每每受她冷言相對,皇帝就忍不住想念孝賢皇后的溫柔恭馴,年紀越大,越是體會到孝賢皇后的可貴品性。

宮廷的冷落,他最清楚不過了。

萬人之上的他,坐擁天下的他,年幼時也曾受盡白眼,若不是有了熹貴妃的撫育,他何曾能有今日?

他太清楚她的驕傲,太清楚該如何挫磨她的驕傲。

她有那樣銳利的眼神,不屬於青櫻的眼神,直到她斷發那一日,淒厲而決絕。

如懿的一生都為了曾經的少年郎而活,自己不忘初心,善始善終。

如果青櫻當初沒參選福晉之位,弘曆沒有求給她側福晉之位,青櫻應該過得很美滿吧!

一個為心愛之人付出所有卻被其所傷的女人,即使男人悔悟也挽回不了她那顆決絕的心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