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任嘉倫都說只有該劇最厲害,把男女主角都寫沒了

看《周生如故》時,關爾敬重漼三娘,欣賞楊劭,崇拜周生辰,心疼時宜,刮目相看漼風,佩服宏曉譽,期待鳳俏和蕭晏的愛情。雖受劇情定位條框,但每個人物個個有根基,不浮漂。每個人都有血有肉,不管好人還是壞人,都會讓我們如同走進那個時代,讓人感同身受。

就連劇中的女主扮演者白鹿都說《周生如故》無人生還,說的不僅是他們的結局,更是我們這些看客。所有人的故事單領出來來講,都會讓我們哭得稀裡嘩啦,沒有一個人是好命。這也正是《周生如故》全員悲劇,觀眾百看不厭的原因。

有人說《周生如故》真的不能推敲,因為權謀部分太簡單粗暴了,但是它又只是定義為古偶劇,所以側重在情感方面又沒啥大錯。在漼時宜進行拜師時,周生辰和她就註定是有緣無分,周生辰是時宜的師父,時宜也最像他。周生辰去了,時宜的世界觀崩塌。關爾始終認為周生辰如果戰死在沙場我們也就不會覺得遺憾,讓我們意難平的是他的離世原因是因為他護了一輩子的北陳,被他護了一輩子的北陳竟然給自己一個叛臣的罪名,小南辰王戎馬半生,最終卻被淪落到被歷史說成叛臣。如果他知道,是否還會不負天下,唯負十一嗎?這樣做時候值得,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周生辰依然會選擇他的子民,因為他是小南辰王,他有自己肩負的責任。

要說《周生如故》和《花千骨》一樣,兩位師父都是憐憫天下,唯獨不憐憫他們的徒弟。對于他們隱忍的愛,關爾還真是不敢苟同。在他們眼裡的江山社稷,所謂的大愛都是建立在犧牲自己的愛情之上,其實麵包和牛奶可以同時有。其實,對于他們而言所在的地位就足以讓人畏懼,為何還要如此小心翼翼。既然不論怎樣做都會讓人忌憚,還不如活得隨心所欲呢?

要說也是北陳給小南辰王一個叛軍的名號,生他護著,卻為體會半點快樂而言。漼時宜和周生辰最開心的時候應該是在南蕭,那個拋棄一切身份,他們做最真實自己的時候。也是在那裡無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做一些事情。也就是在那裡時宜借機表達自己的愛意。原本以為他們就算不能舉案齊眉也不至于雙雙悲慘離世吧!

不過正如任嘉倫所說只有該劇最厲害,把男女主角都寫沒了,還能有很多觀眾追劇。在那個年代可能一起赴死也是另外一種雙向奔赴的美好吧!這部劇句句不提愛,卻把愛表現得淋漓盡致。關爾感覺結局這樣是最好的,一生能夠遇到摯愛也不枉此生!留下一人苟活才悲慘!除了沒有名份,這比任何雙向奔赴的愛情都要愛得深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