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浮動月黃昏,孫白楊終究是她的過客,記《金枝欲孽》之香浮

@星座叔叔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01

孫白楊于香浮來說,只能稱作是她的「恩客。」

在孫白楊宿在煙花巷陌的日子裡,香浮只是靜靜地聽孫白楊講著他的娘親,他的憂愁,然後用淡淡的語氣,安撫著孫白楊的心。

孫白楊這種男子,身邊眾多愛慕著他的女子,香浮只是其中一個。

她不似福雅,爾淳,玉瑩,她對孫白楊的關愛,都在她淺淺的微笑中。

她深知著孫白楊的一切,甚至於他的每一個習慣。

孫白楊可以什麼都不必說,香浮便會將所有的事情料理得妥妥當當。

香浮從來沒有過奢望,她只稱呼孫白楊為「大人」,與他保持著恰當的關係。

孫白楊開導過爾淳,照顧著福雅,心甘情願為玉瑩拋棄所有,也會對皓雪感到過愧疚。

但是對於香浮,他卻從來沒有真正地關注過,香浮只是他疲倦時的港灣。

而香浮,將自己的一腔相思之情都化作淡淡地一抹微笑,明明知道孫白楊心中不曾有她,依然無怨無悔的陪伴。

因為深愛,所以才會在對方微妙的一個小動作,小表情中,便體察到他在想些什麼。

但這世上,總有一些愛,付出了,永遠也得不到回報。

如香浮這般,可以相伴一段時日,便已心滿意足了。

02

孫白楊燙傷了手指,香浮就知道他是為了誰失神。

「人若然不開心,心越痛就越該慢慢地,一杯一杯地讓它痛,痛過之後,人就會覺得累,覺得累已經很醉,醉醒人自然舒泰了,這才是借酒消愁的方法,但相反大人你喝得這麼急,自求快醉倒快忘情,酒醒後一切只會迴圈不息,浪費的不單是酒,也是大人的時間。」

香浮的話從來就是點到為止,冷靜如孫白楊,不必將話說得太明白,他也會明白個中道理。

孫白楊一次又一次甘願為玉瑩犯險,讓香浮明白,與孫白楊的緣分也應該盡了。

沒有多餘的話語,沒有表現出不舍,香浮將孫白楊的行裝送回了孫府,從此以後,兩個人無拖無欠。

離開了孫白楊,她依然是香浮,依然在嫣紅閣中扮演著她應該扮演的角色。

臉上依然掛著淺笑,掩蓋著她的寂寞,她的悲傷。

03

再見面,她望著孫白楊久久不愈的手指,輕輕道:

「香浮知道大人心裡,一直都記掛著一個不該記掛的人。」

為了這個不該記掛的人,孫白楊甘願放棄一切,甚至於自己的性命。

香浮受皓雪之托,來勸說孫白楊,而孫白楊卻對她說,想再見玉瑩一面。

「大人自己也未必清楚明白,為何想再見她一面,那又何必多此一問呢?不過有時想見一個人,並不需要任何原因。大人只需清楚知道,到底自己是想再見她一次,亦或是最後一次?」

她對孫白楊如此說,同時也是對自己說。

香浮對孫白楊的愛不比任何人少,她從未擁有,也不奢望著擁有。

她對孫白楊來說,只有陪伴,單純地陪伴,從未索取過什麼。

這世間的女子啊,有幾人能如香浮般可以決然離去,這是最令人敬佩的愛。

孫白楊對她來說,終究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了,也許在今後的日子裡,香浮依然會面帶著淺淺的微笑繼續著自己的生活,可我為何,卻看到了她心裡的淚……

@星座叔叔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