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高祖李淵:大唐帝國的建立者,一個不愿意當皇帝的開國皇帝

(隋朝建筑:紫微宮)

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

隋王朝已經被他的第二任主人楊廣同志玩了個底兒掉。

雖然我們今天故事的主角并不是他,但楊廣這位同志很有意思,值得順帶一提。

中華歷史五千年,誕生了約400多位皇帝,楊廣在這堆皇帝里,非常特殊。

他的特殊在于,他既是明君,也是昏君。

一個優秀帝王所能擁有的質量他全都擁有,一個昏庸君主所能擁有的惡習他也一樣不落。

他三征高句麗,為大隋開疆拓土,穩定邊患,但卻屢屢戰敗,損兵折將,死傷無數

他廣建宮殿,大興土木,彰顯了一個王朝的威儀和繁華,但卻勞民傷財,導致國力銳減。

他興修水利,開鑿運河,連通了中華南北,具有跨時代的意義,但這哥們修運河最初的目的只是為了方便自己坐船去旅游。

我們很難評價他,因為他干的壞事不能掩蓋他的雄才大略,他干的好事也不能掩飾他的兇殘暴虐。

但隋王朝經過他這麼一頓折騰,可謂是烏煙瘴氣,民不聊生。

農民起義,群雄并起。

這個時候有一個人,走上了歷史的舞臺。

(影視劇中的李淵形象)

這個人姓李名淵,字叔德。

李淵的來頭不小,我們先來看一份李淵的家譜:

他的先祖李暠,是十六國時期西涼的開國皇帝。

他的祖父李虎,是西魏的八大柱國之一。

他的父親李昞,是北周的柱國大將軍。

祖上的尊貴身份和高官厚祿奠定了李淵「富二代」加「官二代」的出身,但這并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一個身份是,他的母親,是隋朝開國皇帝隋文帝楊堅的皇后獨孤伽羅的姐姐。

按輩分來講,李淵和楊廣是(姨)表兄弟的關系。

所以當楊廣做了皇帝之后,他對李淵這位表兄弟非常信任,高官厚祿,封賞不斷。

當然,都是一些和中央政權沒有太大關系的閑散職位,虛有其名,卻無其實。

李淵倒也不在意,他生性豁達,樂觀隨和,待人又寬厚,所以多年來的人生軌跡,就算不是平步青云,也算順風順水。

如果一切這樣發展下去,也許李淵只會在史書上留下三兩句的記載,人們只知道在隋王朝的歲月里,有過這樣一個閑散的皇親貴胄。

但命運選中了李淵。

那是在大業九年,公元613年的春天,由于楊廣同志的倒行逆施,暴虐無道,隋末農民起義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也就是在此時,李淵被授予了人生中兩個非常重要的官職,這兩個官職,一個叫太原留守,一個叫晉陽宮監。

兩個職位合起來,就等于是當時太原地區的一把手,總負責人。

隋煬帝告訴李淵,兄弟,太原這邊的亂臣賊子就靠你了。

李淵也很老實,表示,皇帝哥哥,你交代的任務,我一定完成。

我們都知道,是李淵建立的唐朝滅亡了隋朝,李淵應該是個造反派,起義派。

但事實上,在李淵人生中的絕大部分時間里,他只想守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從來沒有過當皇帝的夢想。

當了太原地區的負責人,他兢兢業業地鎮壓起義,今天收拾造反勢力,明天剿除亂賊流寇,他的工作干得很認真,也很有成效。甚至因為李淵對工作的認真負責,在一定程度減緩了隋王朝的滅亡速度。

李淵一邊著手平叛剿匪,一邊接受歸降和投誠的部隊,勢力因此發展得越來越大。

但就算是這樣,李淵還是沒有什麼別的心思,他只盼著天下戰亂早點結束,自己還是當他的閑散皇親去。

(影視劇中的李世民形象)

真正有異心,生出造反的不臣之心的人,是李淵的次子,李世民。

李世民是早上慫恿,中午規勸,晚上再懇求,天天盼著李淵起兵造反,謀一番皇圖霸業。

李淵表示,造反這種事,很無聊,也很危險,我不愿意。

他沒有表露出明確的拒絕,這更讓李世民堅定了造反起事的決心。

在未來的幾個月,李世民伙同李淵手下的文臣武將,軟磨硬泡,終于說服了父親。

公元617年七月,李淵率軍三萬,正式起兵。

但大家都看得出來,這位人到中老年的三軍統帥表情平淡,眼神中甚至透出一絲慵懶,很顯然,老李同志對造反的興致實在不大。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坐擁天時地利人和,手里握著大量軍力財富和資源的李淵為什麼不思進取,不愿意往上爬一爬。

也許他志不在此,也許他有難言的苦衷,也許他真的只是覺得很無聊。

但他還是喊出了「廢昏立明,擁立代王,匡復隋室」的口號,一路南下,攻入長安。

直取長安對李淵來說很簡單,因為李淵的部隊擅長打閃電戰,行軍打仗的速度「嗖嗖」的,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長安城就被李淵收入囊中。

但是很不巧,楊廣由于出去旅游的緣故,并沒有在長安城中,而是去了揚州,于是李淵遙尊楊廣為太上皇,擁立代王楊侑當了皇帝,也就是隋恭帝。

不久之后,隋煬帝楊廣身死揚州江都,李淵一看到時候了,時機已然來到。

既然起兵了,既然造反了,那就有頭有尾,有始有終。

他前腳逼恭帝楊侑禪位,后腳自己就當了皇帝,建國「大唐」,那是在義寧二年,公元618年。

(李淵建唐)

曾經恢宏一時的大隋王朝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嶄新的大唐帝國。

李淵當了皇帝,但卻并不怎麼開心。

因為自己這一連串的造反行為,以及自己現在屁股底下坐著的這個皇位,都并非出自自己的本心。都是自己的兒子和手下們瞎起哄,才走到今天這步。

而當文武大臣在大殿上對他跪拜,然后山呼萬歲的時候,他心里更加不開心了。

他深刻地知道,自己曾經是隋朝的臣子,現在自己代隋建唐,在某種程度上無異于是亂臣賊子造反得了天下,后世的歷史上一定會給他記上這并不光彩的一筆。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讓李淵對當初第一個勸他造反的兒子李世民非常不滿。

他覺得自己被李世民當槍使了。

李淵一共有22個兒子,但是真正能讓李淵重視起來的,只有三個。分別是長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四子李元吉。

而在這三個兒子里,最有能力的,又要屬李世民。

但偏偏父子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起,相互之間都有了一絲隔閡,所以在皇位繼承人的問題上,李淵并沒有端平一碗水,任人唯才,而是把資質稍顯平庸的李建成立為了太子。

李世民很受傷,因為他記得在起事造反的時候,父親李淵明明紅口白牙拍著肩膀告訴他,好好干,以后老子當了皇帝,我就封你當太子。

結果天下打下來了,李淵轉手就把自己的大哥李建成封了太子。

他覺得自己被父親給騙了。

也許他真的對李世民說過這樣一番話,但皇帝的話就像一張充滿不確定性的支票,有些能兌現,有些則是空頭支票,但李淵實在沒有時間想這些事情。

他雖然不愛當皇帝,不愛折騰,但他還算是一個負責的人。

一個國家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不可能像以前當個閑官一樣,放任自流。

何況剛剛建立的唐帝國并不是一個統一的政權,還有很多群雄割據在外,李淵必須行動起來。

于是他一腳一個小朋友,把割據的勢力一一收復,終于一統華夏,給大唐打下了最初的疆土。

除了開疆拓土,李淵在唐朝的政治、文化等方面都頗有建樹,他真的算是一個很認真,很負責的皇帝。

因為他本來就是這麼一個踏踏實實的人。

作為開國皇帝,他也許不如秦皇高祖這種大神級別的帝王,但是也算是個成績斐然的優秀領導

內憂外患都解決了,李淵終于可以喘口氣了。

但作為太子的李建成卻提著一口氣,始終很緊張。

他的緊張感從自己被立為太子的那一天就有了,時至今日,已經到了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的地步。

自己要本事沒本事,要能力沒能力,他這個太子做得很心虛。

他尤其忌憚自己的弟弟李世民,而李世民同樣虎視眈眈,時刻準備著把這位樣樣不如自己的弟弟拉下馬來。

后來的故事就人盡皆知了。

(玄武門之變)

李建成先下手為強,打算先把李世民收拾了,以絕后患,沒想到李世民將計就計,在玄武門給李建成來了一波反打,直接把李建成給弄死了。

一個國家的太子,被自己的弟弟用弓箭親手射ㄕㄚ在宮門下。

此事一出,朝野震動。

最受震動的當屬皇帝李淵。

他得知自己欽定的太子李建成已經被李世民弄死,突然就明白了一個道理。

自己和這個生來桀驁,喜歡搞事的兒子之間并不是有了一些隔閡,而是從來沒了解過對方。

他根本不了解李世民的想法, 而李世民也不愿意和父親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不知不覺之間,整個大唐帝國的軍政要務、中樞核心,已經盡數被自己這個一直默默隱忍的兒子掌握,自己早已經被架空了。

李淵很沮喪,但并不是沮喪自己成了個被架空的傀儡皇帝,而是沮喪自己居然活在了一場巨大的陰謀之中,并且親眼見證了自己的兒子們為了爭奪權力而發起了一場血|腥的|屠|戮。

但他此時已經無能為力了。

他也不愿意費腦筋去想這些事情。

因為本質上,李淵對權力是沒有多大興趣的,他所做的一切,他所擁有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并不重要,也無法讓他真正地提起興致,這些東西,在他眼里不過是過眼云煙罷了。

所以他沒有責怪或者處罰李世民弒兄的這種行為,反而干凈利落的立李世民當了太子,不久又把皇位傳給了李世民,自己當起了太上皇。

他這種太上皇不是乾隆那種當了太上皇還得管著兒子嘉慶的集權統治者,而是真真正正的放手。

你想要當太子,我滿足你。

你想要這個天下,我送給你。

你想要帝國的權力,好,從現在開始,權力是你的了。

李淵對權力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舍和留戀。

他甚至搬出了皇宮,住到了非常偏僻的居所,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幾乎斷絕了和大唐政治的任何關系。

(大明宮)

然后?

沒有然后了,然后李淵活到了七十歲,就這樣平淡地過完了自己的一生。

些許凄涼,些許慘淡,然而更多的是如釋重負,和一份釋然。

他的一生也算波瀾壯闊,他的功績也算可圈可點,但歸根結底,他只是一個不愿意做皇帝的皇帝。

如果有可能,他寧愿當一個普通人。

是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當皇帝,因為人各有志,有人志在高位,有人志在四方,雖然每個人的命運和際遇各不相同,但人生在世,若能從善如流,又有什麼妨礙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