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陽:皇帝也得躲著走,一個曾經徒手擊潰大明宦官集團的狠人

(明孝宗朱佑樘 畫像)

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

這一年,大明王朝的第九位皇帝,明孝宗朱佑樘駕崩了。

我們知道,古代社會,尤其是封建帝制時代,女性的社會地位是很低的。

她們時常被物化,淪為男人的陪襯,亦或是在男人眼中成為一種資源。

而作為皇帝,其中很顯著的一個特征就是,他會擁有比任何人都要多的女性資源。

唐朝太宗,后宮佳麗的人數有五六千人,晉朝武帝,光是史書記載,登記在冊的嬪妃,就有將近一萬人。

只要皇帝愿意,他想娶多少房媳婦兒都是可以的。

但這事兒在朱佑樘身上,卻偏偏是個例外。

皇帝用情專一,偌大后宮,只有一位結發妻子——孝康敬皇后張氏。

(皇后張氏 畫像)

由于皇帝只有張皇后一位妻子,那麼為大明王朝綿延皇嗣這件事兒就全都落到了張皇后一個人的身上。

張皇后倒也十分爭氣,共育三子,兩男一女,長子朱厚煒,次子朱厚照,公主朱秀榮。

朱厚煒早夭,朱秀榮下嫁,那麼次子朱厚照就成了大明王朝唯一指定的繼承人。(即明武宗)

所以孝宗皇帝一死,朱厚照一無意外,二無競爭,很快就即位了。

明武宗朱厚照登基的時候,只有十五歲。

這個年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你說他年幼無知吧,他已然有了獨立思考,有了想要彰顯自己個性的行為。

你說他成熟穩重吧,他又初登帝位,茫然無措,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一個合格的皇帝。

他老子朱佑樘很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他對朱厚照十分不放心,臨死之前給兒子留下了三位輔政大臣,劉健,謝遷,李東陽。

劉健和謝遷我們暫且按下不表,本篇文章,我們主要來說一下李東陽同志。

(李東陽 畫像)

李東陽,字賓之,湖廣茶陵人。

正統十二年生人,天順八年進士。

李東陽仕途不順,在翰林院當了很多年的學士。

他的升遷不靠拉關系,走后門,也不靠有人賞識,更不靠自己能做出什麼政績,基本靠的就是老老實實的在原崗位上干滿九年,到任之后再逐級晉升。

升職速度這麼慢,倒并非李東陽胸無才學,心無大志,而是因為他奇特的性格原因所致。

史書記載,李東陽「以貌寢,好詼諧」,意思就是說李東陽是個十分詼諧幽默的人。

和那些在大明朝廷上一板一眼,十分嚴肅認真的大臣們不同,李東陽不愛拘束禮節,時常會說出些豪言壯語和不合時宜的話來,整個人又顯得十分放任自流,所以很難得到別人的賞識。

但很顯然,雖然李東陽人看起來不靠譜,但他當官當的還是十分四平八穩的。

從天順年間入仕開始,雖然八九年才能晉升一次,但到弘治一朝,卻已經坐到了內閣閣臣的位置,并且受皇帝托孤之重,負責輔佐年輕的明武宗。

不過,明武宗對他并不感冒。

孝宗皇帝朱佑樘有一個很顯著的特點,那就是他的人緣很好,跟朝廷里的這幫大臣們感情非常融洽。

朱佑樘對臣下多寬容忍讓,對不少朝廷大臣更有幫助和提點的恩情。

這幫大臣深受皇帝隆恩,都想用好好工作才回報孝宗皇帝。

這其中就包括我們之前提到的劉健,謝遷和李東陽。

但沒想到明孝宗英年早逝,只活到三十六歲就領了便當。

朱佑樘當然知道這幫大臣對自己深懷感恩之心,但他從來沒想過讓大臣們回報自己,而是希望大臣們可以惦記自己對他們的這份恩情,然后回報到自己的兒子,明武宗朱厚照的身上。

(明武宗朱厚照 畫像)

這是一種帝王之道,更是一種深沉的父愛。

父愛如山,這話不是蓋的。

在后世的史學研究上,人們經常認為朱厚照執政后期十分頑劣不堪,屢屢離京,是因為他受到了大明文官集團的桎梏,他之所以玩樂任性,是因為他要用這種方式來和文官集團抗衡。

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但其中的道理并不一定全對。

朱厚照的確是有對付文官集團的心,但大明王朝的文官集團,卻從來沒想過要桎梏朱厚照。

他們之所以有事沒事就上疏,要麼批評,要麼指點,皇帝的衣食住行他們都要管一管,并非是因為他們想要控制皇帝,而是因為他們希望可以通過這種約束帝王的行為,使朱厚照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從這種角度來看的話,文官們其實是在朱厚照的身上報答先皇的恩情。

但對年僅十五歲的正德皇帝來說,這種報答無疑是一種強大的負擔。

尤其是內閣中的李東陽,聯合劉健,謝遷,每天從早到晚的騷擾自己,總是管自己的閑事兒,實在是不厭其煩。

朱厚照很煩李東陽,但又不得不面對李東陽。

一來,李東陽此時已是內閣首輔,朝廷中諸多自己尚且不熟悉的事宜,都需要李東陽來幫忙決策和解決。

二來,他是自己的父親親自挑選出的輔政大臣,帝王少師,大明帝王向來尊師重道,自己如何能不尊重他?

所以面對李東陽同志的教誨和管束,朱厚照絕大部分情況下表現的還是十分順從的。

皇帝雖然表面上對李東陽十分尊重,但內心里對李東陽,乃至整個文官團體都十分抗拒。

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中,有歷經幾朝的老臣,有皇帝欽定的宰輔,還有功勛卓著的武將,他們總以老人自居,根本不把朱厚照放在眼里。

主少國疑,這是經典劇情了。

朱厚照很不爽,但他也沒什麼辦法。

皇帝是一國之主,天下至尊,但在此時,皇帝卻成了政治舞臺上最為孤獨的人。

朱厚照沒有親信,更沒有朋友,他所能信賴的,只不過是后宮里一群伺候他的太監罷了。

跟皇帝混得最要好的太監,共有八位,分別是:

馬永成、谷大用、魏彬、張永、邱聚、高鳳、羅祥,劉瑾。

這其中,又以劉瑾跟皇帝最為要好。

(劉瑾 形象)

劉瑾干啥啥不行,帶著朱厚照吃喝玩樂倒是很有一套。

起先,皇帝初登帝位時,還算勤勉能干,但和劉瑾混到一塊之后,卻性情大變,朝也不怎麼上了,政事也不怎麼處理了,整天泡在后宮里玩耍,通宵宴飲,耽于享樂,行跡十分惡劣。

大臣們很著急,李東陽更著急。

當年,他不過是個窩在翰林院里毫無升遷希望的學士,是先帝慧眼識珠,給了自己一個工作機會,才讓自己得以在內閣首輔的位置上實現自己的抱負和理想。

多年前,自己深受托孤之重,先帝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囑托自己千萬要把朱厚照栽培成一位優秀帝王,自己更是拍著胸脯保證一定不負重托。

但現在「三好學生」朱厚照眨眼之間就變成了吃喝玩樂的盲流子,自己豈不是辜負了先皇的托付?

于是李東陽大筆一揮,上了一道折子,態度嚴肅,言語十分激烈,一來希望皇帝反省自己,摒除惡習,恢復之前的工作狀態,二來要求皇帝懲處劉瑾,以儆效尤。

干嘛懲處劉瑾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劉瑾帶著皇帝不學好,引導皇帝變壞,必須懲處。

這回輪到朱厚照著急了。

李東陽的一封上疏,把自己推到了十分兩難的境地。

一邊是自己的親信,是自己在大明王朝上的唯一的情感寄托。

而另一邊,是父親留給自己的托孤大臣,是幫助自己處理國家大事的股肱之臣。

他不想失去劉瑾,他也不想得罪李東陽。

既然如此,皇帝只能選擇拖延時間。

李東陽的折子上了一封又一封,皇帝不聞不問,權當做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

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日子照過不誤。

此時,作為內閣首輔的李東陽開始變得異常憤怒。

他認為,朱厚照實在是太不懂事兒,他已經被奸佞的小人蠱惑,已經開始朝著十分糟糕的方向走下去。

自己曾經答應先帝,要讓朱厚照成為一代明君,所以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于是,李東陽聯合劉健,謝遷,以及朝廷中數十位要員,再次聯名上疏,但這次上疏的內容卻并不是要求皇帝改掉玩樂的惡習,或者是要求法辦劉瑾,而是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辭職。

(謝遷 畫像)

短短兩個字,卻把朱厚照嚇出一身冷汗。

李東陽是內閣首輔,謝遷和劉健是內閣閣臣,這些聯名上疏的大臣們分別是六部的尚書和侍郎,乃至于御史臺,都察院,大理寺各部的長官,他們都身居要職,承擔著十分重要的工作,他們要是一夜之間都不干了,整個大明王朝恐怕會陷入癱瘓。

但冷汗過后,朱厚照反而松了一口氣。

因為在這短短的一瞬間,他想明白了一個道理。

大臣們不會無緣無故的辭職,他們只不過是希望通過這種集體辭職的方式來達到他們想要的目的。

那他們想要的目的是什麼呢?

無非是逼自己就范,從每天吃喝玩樂的敗家子變回勵精圖治的優秀帝王,然后把那個整天跟自己玩的劉瑾法辦了就算完事兒。

孰重孰輕,皇帝當然能分得清楚。

劉瑾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宦官,紫禁城里啥都缺,就是宦官不缺。

相比之下,另外一頭可是數十名朝廷大員,他們都是大明王朝的優秀人才,一旦失去,將會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

于是朱厚照很快決定,犧牲劉瑾,保全大局。

但我們不要忘了,整件事涉及到的人不止大臣們和皇帝,還有始作俑者,劉瑾本人。

劉瑾是個十分聰明的人,他很快知道了大臣們用集體辭職的方式來逼迫皇帝懲處自己的消息,他也很快明白在大臣和自己之間,皇帝必然會選擇大臣,讓自己成為這場政治博弈的犧牲品。

(文官集團)

事到如今,還能怎麼辦,難不成要自己去找大臣們求情?

不,李東陽等人對自己恨之入骨,他們是絕對不會可憐自己的。

如此看來,劉瑾必死無疑,實在是沒有什麼抗爭的必要了。

但劉瑾并沒有放棄,他連夜動身,直闖皇帝寢宮,他要在朱厚照的面前做殊死一搏。

而當劉瑾見到朱厚照之后,他沒有跪在地上懇求皇帝原諒自己,也沒有調轉矛頭攻擊大臣冤枉自己,這位在紫禁城里混跡數載的宦官跪在地上,只輕輕說了一句話:

皇帝,你已經長大了。

短短的八個字,卻讓朱厚照再一次地愣住了。

是的,我已經長大了。

我已經不再是那個任人擺布的少年天子,我是紫禁城的主人,我是天下的王!

任何人的生ㄕㄚ大權都掌握在我手里,大明王朝的命運也由我決定。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還要去聽從李東陽,聽從這幫文官們的話呢?

如果今天我屈從了他們的脅迫,除掉了劉瑾,那麼他們是不是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脅迫我一輩子?

劉瑾一語點醒夢中人,朱厚照突然意識到,自己原本不用去聽從任何人的話?

劉東陽?六部大臣?

說到底,你們不就是給我打工的嗎?

我是皇帝,還是你們是皇帝?

你們有什麼權力對我指手畫腳?

不是想辭職嗎?不是不想干了嗎?

好!我批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劉瑾知道,自己的命保住了。

他更知道,自己的命不僅保住了,在這場大明文官集團和自己的對抗中,自己同樣取得了力挽狂瀾式的勝利。

現在,厄運降臨到了文官集團們的身上。

這些苦心孤詣發起政治斗爭的文官們沒有等來皇帝的回心轉意,也沒有等到劉瑾被懲處的消息,反而等到了皇帝對自己辭職申請的同意。

劉健,謝遷紛紛被免職,六部大批官員落馬,大明的政治舞臺來了個翻天覆地大洗牌。

按理說,文官集團的領導人李東陽同樣應該是這種命運,但皇帝卻十分意外的留下了他,不僅沒有批準他的辭職申請,反而升了他的職,讓他在朝廷中的權勢更進一步。

李東陽很詫異,但他也很快想明白了帝王意欲何為。

(紫禁城)

這個看起來玩世不恭,每天只干荒唐事兒的小皇帝其實心里比誰都清楚一個道理,那就是,大明政壇最終的勝利者不會是宦官,也不會是文臣,只會是皇帝本人。

文官集團輸給了劉瑾,但皇帝并不希望劉瑾成為勝利的人。

他需要留下一個人來制約劉瑾,讓朝堂之上永遠保持著一種爭斗的狀態。

只有這樣,皇帝才能永遠立于不敗之地。

而那個留下來和劉瑾繼續作戰的人,正是李東陽。

漫漫征程,原來屬于李東陽的傳奇歲月,才,剛剛開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