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永固:一個愿意舍身報國的駙馬,結果全家只能悲壯自焚

Wendy媽 2022/04/26 檢舉 我要評論

鞏永固是明朝末期的一個駙馬,所娶的是明光宗朱常洛的第八女樂安公主朱徽娖。

小時候的樂安公主由于受到移宮案的影響,只能連同其母親李選侍一起遷移到別宮去。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長大的她,難免要遭受旁人或多或少的冷眼。

母女兩人只能在幽靜的別宮里相依為命,等到魏忠賢掌權后,才給李選侍追了一個尊稱,地位有所上升,待遇什麼的也自然有所好轉。

回過頭來,再說說這個鞏永固,他是宛平人,位置大致在北京城的南邊。他喜歡收藏古詩,是一個比較文雅的人,在作詩和寫文章這一方面很有一套,喜歡同一些有名氣的士大夫交流。

但鞏永固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腐儒,他雖然喜歡穿著儒生的衣服,但其為人比較慷慨大方,在當時的北京成為了一個頗具賢名的人,此外他還同崇禎帝的表弟新樂伯劉文炳,彼此之間成為了勿頸之交般的好友。

鞏永固同樂安公主之間的夫妻關系很好,感情也很穩定,兩人都是屬于那種不喜歡擺架子的人,所以他們相處起來十分平和,就如同平民夫婦一般,平凡且真實。

然而,身處于明末時期的鞏永固,其皇親國戚的身份,就基本注定了他的一生,基本上要以悲劇來收場了。

在崇禎十六年的時候,當時大明王朝已經危在旦夕了,這一次崇禎皇帝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但他依舊在想方設法地怎麼去挽救大明江山于水火中。

崇禎皇帝為了培養更多的人才,尤其是懂武略的人才,他召集了一些勛臣和皇親國戚來到德政殿中。

崇禎皇帝表示按照大明祖訓,勛臣或者駙馬的兒子,都需要到最高學府國子監去深造,無論是詩書文章,還是騎射兵法都需要進行系統的學習。

這或者在平常,這些功勛大臣或者皇親國戚,都十分樂意將自己的孩子送進國子監學習。但現在可是在戰亂時期啊!自己的孩子進去學成之后,肯定是要跟著送進前線作戰了。

而按照當時明軍的作戰能力和情況,自己的孩子去了,建功立業、光大門楣肯定是指望不上的,頂多就是去充炮灰而已。

所以,崇禎皇帝在說完之后,底下的駙馬勛臣沒一個敢站出來說話的,個個都保持沉默。

如此,崇禎皇帝只能直接點名了,他問了問成國公朱純臣和定國公徐允禎的意愿,兩位王公都趕忙以自己的孩子還很年輕,便直接拒絕了。

最后,只有駙馬鞏永固一人愿意站出來,進入國子監進行緊急培訓,將來好去前線為國效力。當鞏永固表達我愿意之后,其內心里,肯定是做好了舍身報國的思想準備的。

鞏永固雖然是讀書人,但他身材魁梧,也頗懂軍事和騎射,經常跟著崇禎皇帝出去打獵,一旦經過國子監的系統培訓之后,還真有可能成為一個打仗苗子。

但不管怎樣,鞏永固的自告奮勇,大大緩解了當時崇禎皇帝的尷尬之處,只可惜不久之后,樂安公主病逝了,按照規定駙馬家里的所有金冊、冠帽,衣服、器物,都要上交給朝廷。

再過不久,北京城就被李自成的農民軍給包圍起來,當時崇禎皇帝找來了鞏永固,希望他帶著幾個家丁護送皇太子跑到南方去。

對此,鞏永固傷心地表示,且不說家丁怎麼可能打得過賊兵,自己平時安安分分的,沒有蓄養家丁的習慣,還有自己手頭上也沒有半件兵器,如何護送得了皇太子。

此番話語,說得崇禎皇帝啞口無言,君臣兩人只得相對而泣。

等到李自成打進來到時候,鞏永固身邊各自奴仆都各自逃命去了,他帶著五個子女守在了妻子樂安公主的棺材旁邊,那時候樂安公主病逝不久,所以還沒來得及安葬。

鞏永固流著淚表示,你們都是皇帝的外甥,不能讓你們被賊人捉住并羞辱。說完,鞏永固自己拔劍自刎,而五個孩子們也紛紛聚在一起自焚而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