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劉子行才是最可憐的人,江山和女人都是鏡花水月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周生如故》是一部悲劇,裡面所有的人都沒有好結局,他們身不由己,愛而不得,求而不能,崔三娘、辛華公主、崔風和宏將軍……周生辰和崔時宜都是悲劇之人。

因身份地位不得和相愛的分開,但他們的愛情故事又是虐中帶甜,不是雙方問題,而是大環境所致。

周生辰和崔時宜的愛情故事以,周生辰被實行剔骨之型處死,崔十一從城樓上跳下去……

很多人惋惜,明明都想互相守護對方一輩子,但始終不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只能把希望寄託于來世,他們也太悲劇了。

我認為他們很甜至少擁有過,今生不能相守,但他們心意相通,都願意為對方犧牲自己,也算是擁有了彼此。

而有一個人就太慘了,自始至終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太子劉子行!

身世可憐,太子有名無實

當初皇帝突然駕崩,戚氏和催氏為了穩定朝中的局勢,馬上把年僅六歲的劉徽立為新的儲君。

又給新帝找來一個伴讀,並冊封他為太子,這個人就是武炎王第三子——劉子行!

他表面上有讓人羡慕身份,太子加皇帝伴讀身份,榮譽和權力都至高無上。實際就是一個可憐的人,沒有人在意他願不願做這個並無實權的太子,更沒有人關心他過得開不開心。

他只是戚氏為了掌權,削弱催家權力的一種手段!

因為曾經的一紙婚約,催氏貴女有朝一日是要嫁給太子,以後會母儀天下。戚氏害怕催氏過于獨大,于是找來一個不是太子的人來當太子,這樣也可以讓催氏女遠離權力中心。

劉子行就成了這個倒楣的人!

皇宮對他來說,更像是牢籠,他的一生一開始就是錯誤,身不由己!伴讀對他來說就是災難,是戚太后為掌控朝政,所實施的一種手段。是新帝犯錯,他受懲罰的工具人。

在宮中他沒有半點自由,所以人都知道他是太子,也是最不可能成為皇帝的太子。現在只是權宜之計,一旦有了新的繼承人,他的生命也會馬上結束。

常年臥病,畫中美人是他的支撐

在宮中他沒有自由,沒有朋友。只有同病相憐的新帝可憐他。新帝想讓他開心,于是命人從西州帶回他未婚妻漼時宜的一張畫像。

初見漼時宜的畫像,劉子行的人生終于看到了曙光,這可能也是太子身份給他帶來的唯一好處。

他被畫中美人所吸引,這也許就是一見美人誤終身,如果不是他的執念,那麼後面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悲劇。

遇到她是他的劫,也是她的難!

他把它掛在房間裡最顯眼的地方,能夠時時刻刻能夠看到她,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的思戀她,日子再苦再難,他也有了盼頭。

她就是他心中的光明。

漼時宜在西州的日常,會有人專門記錄,然後送到他的府上,他也會在逢年過節時送上禮物,想要聯絡感情。

他對她的愛慕和思戀,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終于有機會他可以去西州去見漼時宜了。他比誰都開心,他就如所有情竇初開的少年,難掩心中的激切,迫不及待的去見他。

他以為她也會像他一樣對他有期待,可一切都只是他一廂情願。漼時宜壓根兒就不想見他,更不希望她和她有任何關係。

他問王府中人,府中是否有風景雅致的地方,這樣鄭重其事的約會,只希望給對方留下他最初而美的好印象。

這像不像一個剛談戀愛的小夥子,期待見到心儀女人的場景。

那天的時宜好美,眼前鮮活的她與畫中千差萬別,她的動態讓劉子行看到了不一樣的時宜,讓他更著迷。

哪怕時宜對他沒有一絲笑臉,他還是滿眼都是她。劉子行為時宜倒茶,時宜覺得不合規矩,用手去擋。最後不小心燙傷了手,劉子行慌了神,連忙用手去扯想看有沒有燙傷。

漼時宜縮回自己的手,立馬拉開距離,不讓他查看。

回到宴席上,周生辰知道時宜燙傷了手,立馬派人帶他去看軍醫,露出關心的模樣,而時宜不拒絕的態度,讓劉子行心中很受傷。

他知道,漼時宜的心不在他這裡,但這時他不顧,只要有婚約,不管她的心在哪裡,他們能相守就好。

失去婚約,一無所有讓他渴望權力

回到宮中,他隱忍著自己的不悅。

本以為幫助戚太后剷除閹人趙騰等人,他就可以得到太后的重用。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一紙婚書作廢。

他所有的努力,在這一刻都毫無意義。他甚至天真的詢問漼時宜,他什麼都不要,她要不要與他私奔……

得到否定的答案後,他徹底黑化了。對于自己想要的東西他有了執念。

這時的他:

太子,徒有虛名;婚約,已經作廢;時宜,心有所屬;他一無所有。

對于已經一無所有的他,所以沒有什麼可失去的,誰都不願意幫助他,那就只能靠自己去謀取。

新帝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等到孩子出生,孩子就會是未來的皇帝,他這個太子早就該下位了。

在這之前他已經謀好出路,自請尋得一塊封地,假裝遠離這是非之地,再借由以前救太后有功,重新請求賜婚。

他希望可以和時宜能夠名正言順。

他和金貞兒勾結,金貞兒的父親手有重兵,他許諾給她後位,她助他滅周。

在這期間,漼時宜不得已又回到劉子行身邊,只是金貞兒也不會讓他們這樣拜堂成親,那樣以後她的後位就名不正言不順。

最後設計「鴻門宴」以犒勞大臣和王軍為由,把南辰王軍扣在宮中,以南辰王謀反為由。挾天子及朝中重臣威脅周生辰,逼其就范。

他的計謀得逞,周生辰也成了他刀俎下的魚肉,最終受了剔骨之刑。

他用計除去了自己的情敵,以為漼時宜就會回到他的身邊。

但結果是漼時宜在她冊封之日,登上城樓,望著西州的方向,穿著一襲紅衣,帶著下輩子我來娶你的願望跳下城樓,隕落。

劉子行自始至終都沒有得到時宜的愛,哪怕是一個眼神。

時宜對誰都有笑臉,唯獨對他沒有,一開始的那個婚約對他說期待,對她是枷鎖。一個想靠近另一個想遠離。

只是劉子行一直不知,他執著又偏激,用自己的方式來奪取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南辰王死後,宮外造反,宮內不安,自己沒有實權,還是被金將軍壓著不敢輕舉妄動。以前當太子是個笑話,現在當了皇帝還是改變不了自己沒有實權的局面。

他的一生都是悲劇,權力和女人都沒有享受過,只活在了自己執著中!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