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趙禎:中國歷史上有四百多位皇帝,但「仁君」趙禎只有一個

(宋仁宗 畫像)

趙禎即位的時候,年僅十三歲。

十三歲,無論是在古代社會還是在現代社會,都只不過是個稚嫩的孩童。

小孩子當然無法承擔起龐大的宋帝國的運轉,所以朝政大權都落到了皇太后劉氏的手里。

劉氏是個狠人,她是宋朝歷史上第一個臨朝稱制的女性。

史書上說她:「有呂武之才,無呂武之惡。」

意思就是說她有漢朝呂雉、唐朝武則天的才干,但是卻沒有她們邪惡的心性。

劉氏臨朝稱制不假,但從來沒有想過僭越,或者改天換日,走武則天的老路。

她更像是宋仁宗趙禎的引路者,指引著這位小皇帝走上正確的道理。

她也許只是為了感謝先皇對她的知遇之恩——多年以前的劉氏,只是蜀地的一個孤女,如果不是皇帝垂青,她是沒有機會走到今天這個地位的。

她在仁宗趙禎身旁陪伴了11年,終于撒手人寰。

在這里11年里,雖然她對皇帝有提攜指點的恩情和幫助,但同樣,整整11年,北宋的軍國大權絕大部分都掌握在劉氏的手里。

她不會像武則天那樣改天換日,顛覆王朝,但她也從來不肯放松手中的權力。

而她一朝撒手人寰,輪到仁宗親政時,仁宗剛好24歲。

24歲。

一個充滿朝氣的年輕人接手了一個同樣朝氣蓬勃的北宋帝國。

年輕的趙禎剛剛親政,立刻干了一件事,那就是提拔自己一位寵妃的伯父為三司使。

這很好理解,想要讓自己的皇權更加牢固,就必須行之有效的組建屬于自己的班底,而把與自己后宮中有親屬關聯的人提拔上來,無疑是一種非常穩妥的做法。

皇帝安排自己親戚當官,這并不算什麼大事。

這就好像老總任命分公司的經理,基層員工通常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就算有,為了自己的飯碗,也不好發作。

但北宋這個大公司里還真有頭鐵的員工,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包希仁。

老包同志發出了強烈的抗議。

(包希仁,即包拯)

他認為,三司使負責財賦稅收、鹽鐵事物等,是國家經濟部門的重要職務,這樣的職務,應該選才唯賢,而不是隨隨便便安排給親戚。

早朝時,包希仁不管三七二十一,躬身在皇帝面前就開始痛陳利弊,表示這個官位必須慎重考慮,絕對不能安排給你們家親戚。

他越說越激動,唾沫橫飛,居然噴到了趙禎的臉上。

不管是什麼原因,大臣向皇帝吐口水,這可能是開天辟地頭一回。

你可以試想一下,一位大臣往商紂王、秦始皇、楊廣等皇帝的臉上吐了一口口水,那麼這位大臣將享受到什麼樣的福利待遇?

趙禎大小也是個皇帝,你往皇帝臉上吐口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沒想到趙禎只是風輕云淡地拭干了臉上的口水,然后安靜地聽完了包希仁的講話。

并且,在幾天之后,趙禎決定,另選賢能來擔任三司使的職位。

寬厚,大度,知言納諫,在這件事上,皇帝的性情顯露無疑。

早朝過后,趙禎回到宮內用膳。

趙禎體虛畏寒,午餐喜食甜粥,小太監端上甜粥一碗,沒想到皇帝剛吃兩口,就吃出一粒沙子,正硌到牙齒上,他趕緊吐到地上,然后捂著臉對身旁的太監說了這麼一句話:

「勿言吾嘗食于沙,此乃死兮。」

他告訴侍候自己的太監,千萬不要和人聲張自己吃到沙子這件事,因為這件事一旦泄露,對于給自己做餐食的廚子來說,就是死罪。

趙禎再次展現出了他寬容待人的一面。

吃完午飯,皇帝到花園遛彎。

遛彎途中,趙禎三步一回首,五步一回頭,隨從們覺得很奇怪,不知道皇帝此舉何為。

而當趙禎頂著烈日炎炎,回到宮中里,立刻提起水壺,狂喝一氣。

身旁的妃子問趙禎,烈日當空,酷暑難耐,陛下為什麼不讓隨從在外面伺候飲水呢。

趙禎笑著說道:

「朕屢屢顧,然未見其將壺,若朕問者,必有人欲誅矣,故遂忍渴還飲之。」

他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他之所以頻頻回頭,就是想看一下有沒有人為我準備水壺,但我看了好幾次,都沒有看到有人帶著水壺,如果我要他們去臨時準備,宮中負責管教下人的教習(官職)知道了,難免會責難他們,所以我只能忍著口渴回來飲水。

如果說寬容對待臣下,是他作為君王的素養。

那寬容對待下人,那就是他作為普通人的品格。

而皇帝這份寬容不僅僅是在身邊,在天下的寒門士子中也有體現。

(蘇澈 畫像)

進士蘇轍參加科舉考試,在試卷里譏諷皇帝,他認為皇帝有事沒有就在民間擄掠宮女進宮,宮中美女數以千計,皇帝呢,每天就是吃喝玩樂造,既不關系百姓,也不關系國家大事。

這些內容,也許是無中生有,也許是確有其事,但不管是真是假,天子的威儀至高無上,你污蔑皇帝,就該治罪。

但趙禎聽說這件事后,卻對蘇轍的行為大加贊賞,他對臣下說,設立科舉考試的意義,就是選拔天下忠勇敢言之士,而蘇轍一介布衣,如此仗義直言,應該封賞才是。

辱罵皇帝,卻得到了皇帝的大加贊賞和高官厚祿,縱觀上下五千年,這也算奇聞一件了。

趙禎似乎對萬事萬物有著超乎常人的同理心和包容心,他對任何人的態度都維持在一個非常溫和的臨界點。

說到這里,我們不得不又提起一位北宋名臣,這個人就是諫官王素。

作為諫官,時刻提醒皇帝,指出帝王的過失和不足,的確是分內之事,但奈何王素作為一個諫官,有些太過于敬業了。

邊關將領曾經進獻過一批美女給皇帝,皇帝非常喜歡,這件事不巧被王素知道了,他立刻找到宋仁宗,表示皇帝不應該近女色,應該趕緊把這批美女弄走。

可宋仁宗很明顯對這批美女戀戀不舍,他央求王素,表示這批美女我很喜歡,就讓我留下她們吧。

請注意「央求」這個詞語。

是的,堂堂雄主,一代帝王,為了自己的私生活問題居然央求臣下。

這是何等的胸襟和情懷?

但王素那是一點面子也不給,表示這批美女你是送走也得送走,不送走也得送走。

趙禎一看沒辦法了,只好將這批美女各自賞錢,遣送出宮外。

如果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也許這只是一段臣直君賢的歷史故事,但在趙禎送走美女之后,他居然哭了。

而他哭的理由也很簡單,他實在是很喜歡這批美女,但他的確又是一個善于納諫的優秀帝王。

當然,講述一個帝王,不應該只從他的細微生活入手,更要放眼當時的政治格局。

趙禎一朝,因為之前的皇帝宋真宗已經和鄰居遼朝老大哥簽訂了「澶淵之盟」,所以宋遼之間絕大多數時間是相安無事的,所以當時的宋朝最主要的軍事沖突在于另外一個少數民族政權,西夏。

(西夏政權)

這個發源于唐代末期,由黨項族建立的政權國風彪悍,經常滋擾北宋邊境。

北宋政府的外交方針我們都很熟悉了,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談,能用錢解決的事兒絕對不動用武力。

所以在和西夏連年交戰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宋遼雙方簽訂了「慶歷合約」,合約的內容也很簡單,和當年的「澶淵之盟」如出一轍,那就是宋朝按時給西夏發紅包,西夏領了紅包,保證不鬧事。

這樣以財求和的行為要從兩個方面來看。

一方面,它積極而高效地解決了兩個政權之間的沖突問題,既避免了軍事上的傷亡,又造福了邊境的北宋百姓。

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講,我們不得不反問一句,為什麼每次都是北宋給別人發紅包求和,而不是別人給北宋發紅包呢?

難道一句沒什麼大不了的,北宋政府有的是錢,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嗎?

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的一個事實是:

買來的和平,那只是粉飾的和平。

不過對于宋仁宗來說,他能把他治下的北宋變成這樣的一番景象,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嘉祐八年,癸卯年。

趙禎駕崩于東京汴梁福寧殿。

「京師罷市巷哭,數日不絕。」

皇帝駕崩的消息傳出,舉國上下悲痛不已,大街小巷盡是哭聲。

因為滿朝文武和黎民百姓們都明白,北宋失去的不僅僅是一位皇帝,更是一位仁君,德君。

而當趙禎駕崩的消息傳到遠方的遼朝時,遼朝皇帝耶律洪基甚至抓著宋朝來使的手,悲痛無比,還揚言要為趙禎建一個衣冠冢,來寄托哀思。

(耶律洪基 形象)

這是一個讓敵人都肅然起敬的皇帝。

當然,宋仁宗也曾受到過史學家們的非議,有人認為,趙禎親政三十余年,朝廷大臣換了四十多位,絕大多數朝廷的重要崗位,都是頻繁換人。

這樣高強度的人事調動,就導致很難有人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干出優秀的政績。

用人上的失誤導致了北宋政壇格局的動蕩,而這種動蕩,對北宋整體的國力也是非常有影響的。

誠然,宋仁宗算不得一代雄主,也沒有什麼豐功偉績,甚至在中國歷史的長河中,作為帝王,他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守成之主」,他也許什麼都算不上,但他一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人。

好人,就該被銘記和表揚。

讓我們記住宋仁宗,記住這個悠悠歷史中的良善之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