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棡:朱元璋第三子,鞭廚師、誅藍玉,他若在,朱棣未必敢靖難

最近,一部明朝歷史劇《山河明月》持續熱播,劇中,除了男主角 朱棣外,朱元璋的其他幾個兒子也有登場。朱元璋的長子 朱標老成持重,次子 朱樉庸碌顢頇,三子 朱棡則有些彪悍和狂傲。

這部劇雖然有一些不足,但對朱元璋這幾個兒子性格的刻畫,還是很有用心的。 歷史上的朱棡的確是一個彪悍且狂傲的皇子,他曾長時間壓制朱棣,他若不早死,朱棣未必敢起兵靖難。

本文,筆者不談劇情,僅從歷史的角度來和大家分享朱元璋的第三子朱棡,希望通過史料和分析,給大家還原一個有血有肉的 明朝晉王

一、太祖三子有威容,文武雙全智謀多

縱觀中國封建史冊,「 秦王」和「 晉王」這兩個封號最容易成為皇帝,拿「晉王」來說,晉武帝 司馬炎、隋煬帝 楊廣、唐高宗 李治、后周世宗 柴榮、宋太宗 趙光義等在成為皇帝之前,都被封為「晉王」。

秦、晉兩王之所以和皇位有緣,并不是因為這兩個封號有什麼魔力,這是存在客觀原因的。

封建時代分封藩王,大多沿用東周時期的諸侯國之名,而春秋時期的秦國和晉國是最強的兩國,所以,一般把年長的皇子封為秦王、晉王,此后才是齊王、楚王、燕王、趙王等。

因為秦、晉兩王在皇子中年長,不僅占據「長」的名分,而且羽翼早已豐滿,若東宮太子發生不測,秦王或晉王就最有可能繼承大統,這就是他們和皇位有緣的原因。 而本文的主人公朱棡,正是明朝的第一代晉王。雖然朱棡和皇位無緣,但他在明初藩王中,絕對是一位實力強勁的佼佼者。

《明太祖實錄》記載:

(晉)王,上第三子,孝慈皇后所生。

朱棡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三子,其母是馬皇后。雖然后世認為朱棡之母可能是李淑妃,但《明史》和《明太祖實錄》都說朱棡是馬皇后所生。

朱棡出生于元朝至正十八年(公元1358年),當時朱元璋剛占領南京不久,正在和皖南的元朝軍隊作戰,與此同時,東面的張士誠,西面徐壽輝和北面是韓林兒都不是善茬,朱元璋忙得焦頭爛額。所以,朱棡出生時,朱元璋并沒有給兒子太多的關注。

朱棡出生一個月后,朱元璋在皖南招攬了朱升,后者提出「 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的九字方針后,朱元璋才算在南京站住腳跟。朱棡兩歲時,朱元璋請來了「浙東四先生」, 劉基、宋濂等人的到來,給了朱元璋很大的幫助。劉基幫朱元璋在龍灣之戰中擊退了陳友諒,而宋濂除了擔任儒學提舉外,還要擔任朱元璋三個兒子的啟蒙老師。

朱棡開蒙很早,三歲時就和大哥朱標、二哥朱樉一起,拜在宋濂門下。《明史·卷一百一十六》記載:

晉恭王棡,太祖第三子也,學文于宋濂……

公元1368年,朱元璋登基,朱棡剛滿10歲。朱元璋又請元末著名的書法家 杜環來教授朱棡書法。

洪武三年,朱元璋決定沿用秦漢古制,開始分封藩王,當時12歲的朱棡被封為晉王。此后,朱元璋開始對幾個年長的兒子進行針對性地鍛煉。根據《明太祖實錄》記載:

諸子年漸長,宜習勤勞,使不驕惰,命內侍制麻屨行幐,凡出城稍遠,則令馬行其二,步趨其一。

意思是說,皇子們漸漸長大后,開始讓他們參加勞動。為了不讓他們心生驕奢和懶惰的思想,朱元璋命人制作麻鞋和行囊,如果皇子們出城,只有三分之二的路程可以騎馬,其他三分之一的路程要下馬穿著麻鞋背著包袱步行。

不僅如此,朱棡和太子朱標、秦王朱樉、燕王朱棣等皇子每天天不亮就要到大本堂讀書練字,有時候朱元璋還會親自考校。

經過朱元璋嚴苛的文武訓練,待朱棡長大,他已經是個文武全才的皇子。史載:

(朱棡)眉目修聳,美須髯,顧盼有威容,多智數。

意思是,朱棡眉清目秀,身材修長,不僅聰慧,還很機智,很有威儀。

從朱棡的成長經歷來看,他雖然貴為帝王之子,但從小過得并不輕松,這種不輕松的磨煉,讓朱棡受益匪淺。

二、皇子半路鞭廚師,太子途徑勸三弟

洪武六年,朱棡15歲,朱元璋挑選開國名將 謝成(后封永平侯)的女兒謝氏為晉王妃,當年朱棡迎娶謝氏。洪武八年,晉王妃謝氏生下長子 朱濟熺,這是朱元璋的第二個孫子。據記載,朱濟熺頗受朱元璋的喜愛。

洪武十一年十月,朱棡帶著妻子和兒子離開南京,到太原就藩。

對于朱棡來說,他作為朱元璋的兒子,鎮守太原將是他自己乃至后代的終極使命。

按照朱元璋的規劃, 西安、太原、北平、大同、大寧、宣府等九座城池瀕臨蒙古前沿,這九大藩王擁有三個護衛軍權,鎮守邊塞,當時稱為「九大塞外」。朱棡作為朱元璋的第三子,鎮守太原,和秦、燕二王橫向連接,十分要緊。

朱棡臨行前,朱元璋將朱棡叫到跟前,交給他一塊玉玨留作紀念,并反復叮囑他太原的重要性,要他善待百姓,做大明朝的柱石。出發當天,太子朱標親自為三弟朱棡送行,兄弟倆長亭把酒,淚濕沾巾。

對于朱標來說,弟弟去太原屏藩,是為自己守護疆土。

對于朱棡來說,他此番赴晉,仿佛游子離家,若無圣旨召喚,他不知何時才能再見父兄。

讓朱元璋和朱標沒想到的是,朱棡還沒到太原,就惹出一件事來。《明史·朱棡傳》記載:

十一年就籓太原,中道笞膳夫。帝馳諭曰:「吾帥群英平禍亂,不為姑息。獨膳夫徐興祖,事吾二十三年未嘗折辱。怨不在大,小子識之。」

意思是,朱棡在半路上,用鞭子抽打了給自己做飯的廚師。這個事情傳到朱元璋的耳朵里后,朱元璋大怒,快馬加鞭送來諭旨,將朱棡好好教育了一番,朱元璋說:「我當年打天下的時候,誰犯了錯,我都沒有姑息。唯獨給我做飯的廚師徐興祖,他侍奉我23年,我從來沒有折辱過他。因為怨恨不在大小,就怕得罪小人。」

朱元璋教育朱棡的這句話,很接地氣,是一個父親對兒子掏心窩子的經驗,但是,這并沒有對朱棡產生較大的影響。因為接下來,朱棡更加跋扈。《明史》記載:

然性驕,在國多不法。或告棡有異謀。帝大怒,欲罪之,太子力救得免。

意思是,朱棡在太原期間,性格驕縱跋扈,多行不法之事。甚至有人狀告朱棡有異謀,朱元璋大怒,要問罪于朱棡,好在太子朱標極力幫三弟說話,朱棡這才免罪。

從這段記載來看,朱棡脫離朱元璋的管束之后,有些「放飛自我」,好在他大哥朱標一直罩著他。

不過,朱棡的表現在洪武二十四年之后,有了較大的轉變,史載:

二十四年,太子巡陜西歸,棡隨來朝,敕歸籓。自是折節,待官屬皆有禮,更以恭慎聞。

洪武二十四年,朱元璋有遷都西安的想法,派太子朱標親自到西安巡視。朱標歸來后,特地路過太原,將三弟朱棡一同帶回了南京。 經過朱標的一路勸導和教育,朱棡從此改過自新。接下來,朱棡對身邊的官屬都禮賢下士,很快就獲得了好名聲。

當時,徐達、李文忠等將領已經去世,朱元璋對邊防軍務非常重視,讓諸位藩王熟悉軍中事務。《明史》云:

帝念邊防甚,且欲諸子習兵事,諸王封并塞居者皆預軍務。而晉、燕二王,尤被重寄。數命將兵出塞及筑城屯田。

這段記載尤為重要,說明在諸位藩王中,朱元璋尤其重視朱棡和朱棣。朱元璋多次命朱棡帶兵出塞、筑城和屯田。朱棡奉朱元璋之命,在塞外先后修筑防御性城池十余座,還圈定了許多草場,為大明喂養戰馬。

朱棡的表現,讓朱元璋看出他是一位有作為的藩王,因此,朱元璋先后將馮勝、傅友德等大將調往陜西,接受朱棡的節制。朱元璋的這種調派,在接下來處置「藍玉案」時,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三、洪武喪子ㄕㄚ功臣,晉王鐵腕誅藍玉

明朝洪武二十五年四月,太子朱標去世,這讓一向鎮定的朱元璋有些無措。朱元璋經過5個月的思考,最終還是決定將皇位留在長子一脈,立朱標之子 朱允炆為皇太孫。考慮到皇太孫資歷尚淺,接下來,朱元璋開始為孫子清理障礙,「藍玉案」就此爆發。

筆者此前曾寫過一篇關于藍玉的長文,我認為,藍玉案之所以會爆發,一方面是藍玉驕縱跋扈,咎由自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朱標之死,朱允炆無法駕馭藍玉這種驍將。 而且,后一種因素占得比重更大。

然而,藍玉從洪武中期開始崛起,曾兩次作為北伐主帥,麾下親信眾多,在軍中也素有威望,朱元璋要想清理藍玉,就需要進行一系列的布局,在這些布局中,秦王朱棡就是最關鍵的一環。

藍玉案發生于洪武二十六年,當時錦衣衛指揮使蔣瓛率先告發藍玉意圖謀反,隨后,藍玉和景川侯曹震、鶴壽侯張翼、舳艫侯朱壽、定遠侯王弼、東筦伯何榮及吏部尚書詹徽等黨羽很快被抓。

大家也許會有疑惑,藍玉和胡惟庸不同, 藍玉和他麾下的黨羽都是戰功赫赫的武將,為什麼他們被抓的時候連一點響動都沒有?給大家看三段史料:

第一,《明史·馮勝傳》記載:

「皇太孫立,加(馮勝)太子太師,偕潁國公友德練軍山西、河南,」

第二,《明史·曹興傳》記載:

「(洪武二十五年,曹興)理軍務山西,從北征有功。」

第三,《明史·王弼傳》記載:

「二十五年從馮勝、傅友德練軍山西。」

類似的記載還有很多,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上述文獻中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在洪武二十五年,藍玉案爆發的前夕,包括宋國公馮勝、潁國公傅友德、懷遠侯曹興、定遠侯王弼等洪武末期的悍將都被調往山西了。

大家只需要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朱元璋在布局除掉藍玉的時候,為什麼要把這麼多大將調往山西?第二,山西是誰的地盤?

想通這兩個問題,就很容易理解朱元璋為何能輕易處置藍玉,卻不怕藍玉黨羽反彈了。

因為晉王朱棡在山西,而馮勝、傅友德常年在朱棡麾下,他們倆又比藍玉的資歷老,能鎮得住軍中將領。至于懷遠侯曹興、定遠侯王弼,他們是藍玉的黨羽,朱元璋是借朱棡之手來看住這二位。

不僅如此,在藍玉案爆發的同時,朱棡還以迅雷之勢除掉了會寧候張溫、安慶侯仇正、徽先伯桑敬等人;就連他的岳父謝成也被朱棡設計擒獲。藍玉麾下的普通軍官,也被朱棡鎖拿無數。

所以說,雖然《明史·藍玉傳》中沒有記載朱棡半個字,我們通讀《明史》會發現, 在朱元璋的布局中,朱棡是重要一環。雖然藍玉不是朱棡親自除掉的,但他在除掉藍玉的過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所以,《明史·朱棡傳》中才會有一句:

大將如宋國公馮勝、潁國公傅友德皆受節制。又詔王(指朱棡),軍中事大者方以聞。

洪武二十八年,朱元璋的次子秦王 朱樉被人下|毒而死,朱元璋對朱棡則更加倚重。此時朱棡身為朱元璋最年長的兒子,他身居山西(明朝北方賦稅第一省),又有權柄在手,連朱棣也被三哥壓制。史載「 其節制沿邊軍馬,或逕對燕有監視意。

朱棡麾下衛所的兵馬經常跑到燕王朱棣的地盤,不僅欺負燕王的兵馬,還對燕王進行監視。有一次,朱棡麾下的千戶竟然搶了朱棣屬下的果園,朱棣得知后,一點脾氣都沒有。 所以說,若不是朱棡提前去世,以朱棡的彪悍性格和強勁實力在旁,朱棣未必敢造反。

當然,若朱棡不提前去世,建文帝可能優先選擇朱棡做削藩的對象了。

洪武三十一年,晉王朱棡生病,朱元璋不惜從京城派太醫馳赴太原,但依舊沒能治好朱棡,當年三月三十日,朱棡病逝,年僅41歲。朱元璋傷心欲絕,《明太祖實錄》記載「 至是以疾薨,上哀慟,輟朝三日,謚‘恭’」。

當時朱元璋已經71歲高齡,再也承受不了喪子之痛,兩個月后,朱元璋駕崩,父子倆去世的時間僅隔58天。

四、燕王即位換天地,朱棡死后掀波瀾

朱棡去世后,朱棣變成了朱元璋諸位皇子最年長者。因此,朱元璋在臨終前給燕王朱棣下過一道圣旨:

朕諸子獨汝才智,秦、晉已薨,系汝為長,攘外安內,非汝其誰……爾其統率諸王,相機度勢,防邊乂民,以答天心,以副朕意。

朱元璋的意思是說:你二哥、三哥都死了,你是年齡最長的皇子,接下來,攘外安內都靠你了,希望你率領諸位藩王,做大明朝永遠的柱石。

這是朱元璋駕崩前對朱棣最后的期望。然而,一年之后,當面對建文帝激進的削藩政策時,朱棣辜負了朱元璋的期望,他起兵靖難。 當然,朱棣起兵,有被逼的成分。經過四年的叔侄內戰,朱棣最終取勝,入主南京,成為了明朝的第三位皇帝。

朱棣登基后,為了彰顯自己的正統性,對建文帝和大哥朱標進行了一系列的詆毀,他拒不承認建文帝的年號,也廢除了朱標「孝康皇帝」的尊號。在《明太宗實錄》中,朱棣甚至將大哥朱標說成是一位懦弱無能、不得父親喜愛的太子。

不僅如此,對于三哥朱棡,朱棣也沒有留情。在永樂年間成書的《奉天靖難記》中,這樣說朱棡:

由是太子與晉王深相結,交構媒孽。晉王又厚結近戚,以為己聲譽,日夜搜求上(朱棣)國中細故,專欲傾上(朱棣),然卒無所得。

意思是說,朱棡和太子勾結,沽名釣譽。為了扳倒朱棣,他們倆經常派人秘密搜集朱棣的罪證,最終無功而返。

在朱棣的說法里,大哥朱標、二哥朱樉、三個朱棡的人品都有問題,只有自己是父皇比較認可的兒子。

朱棣對朱棡的詆毀,實際上是起了作用的。清朝編纂《明史》的時候,就曾借鑒了《明太宗實錄》中的一段記載,云:

二十三年,同晉王討乃兒不花。晉王怯不敢進,王倍道趨迤都山,獲其全部而還,太祖大喜。

意思是說,洪武二十三年,朱元璋命晉王朱棡和燕王朱棣率軍共同征討北元名將乃爾不花,結果晉王朱棡畏戰不前,燕王朱棣率大軍進抵迤都,大獲全勝。

這段記載頗有貶低朱棡,褒揚朱棣的意思。試想, 以朱棡的領兵能力以及彪悍的性格,他又怎麼會怯戰呢?

更值得一提的是,朱棡去世后,晉王家族還有更大的波瀾。上文提到過,朱棡的長子 朱濟熺乃是朱元璋的第二個孫子,從小被封為晉王世子,朱棡去世后,朱元璋欽封世子朱濟熺襲承晉王爵位。然而,朱棡的第三子 朱濟熿也蠢蠢欲動,他想取代大哥的位置。

于是,朱濟熿幾次上書給朱棣,懇請入京面見朱棣。朱棣也正好想打壓晉王一脈,在得知朱濟熿的意圖之后,兩人一拍即合。接下來,朱濟熿公開上奏,說大哥朱濟熺對朱棣篡位十分不滿,意圖起兵奪嫡。朱棣借故削減晉王兵權,褫奪朱濟熺的晉王爵位,讓他去為父親朱棡守陵,然后讓朱濟熿襲封晉王。《明史·朱濟熺傳》記載:

永樂十二年為弟濟熿誣構,廢守恭王墳園。

注意「誣構」這兩個字。實際上,朱棣登基不久,便開始削藩,晉王一脈便是打擊的對象。以朱濟熺的實力,別說他沒有奪嫡之心,就算他想奪嫡,憑他手里的那三個衛的兵馬,能走到南京就不錯了。

朱棣在廢除朱濟熺的詔書上說道:

「爾謀為不軌,自絕于天,自絕于祖宗。論爾之罪,有不容誅重。念恭王手足之義,特全爾生,令守恭園!」

朱棣的大概意思是說:大侄子,你想謀逆,是自絕于祖宗,我要不是看在和你爹是親兄弟的份上,我早就除掉你了。

實際上,朱棣登基后,但凡威脅到他皇位的人,他從來不留情。若朱濟熺真的有謀逆之心,朱棣焉能留他?

朱棣之所以要這麼折騰朱濟熺,就是要繼續削弱晉王一脈。雖然晉王爵位在宣德年間又重新回到朱濟熺的兒子身上(這也能證明朱濟熺被誣陷),但晉王這一支的后裔從此一蹶不振,再未起到真正屏藩太原的作用。

縱觀晉王朱棡的一生,他童年受到嚴苛的教育,青年赴晉為藩,壯年領兵屯田,壓制朱棣,參與除掉藍玉。在朱元璋心目中,晉王應該是一位合格的藩王。

然而,朱棣登基之后,詆毀兄長,晉王一脈迅速凋零。部分史料中給朱棡塑造一個狂傲無能,心狠手辣的形象,仔細讀《明史》會發現,真正的朱棡絕非如此。

《孟子》云: 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筆者對朱棣的文治武功十分認可,然而,朱棣對親情的處理態度,遠沒有前者能拿得出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