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圣祖玄燁:千古一帝有很多,但配得上這個稱號的,也許只有康熙

(愛新覺羅·玄燁 畫像)

玄燁的生母佟佳氏并不得寵,因為當時的皇帝順治是個世間罕見的癡情種,專寵董鄂妃,所以對于這個不請自來的三阿哥(玄燁排行第三)并不感冒。

在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父親都會喜歡自己的兒子,但只有皇帝不會。

因為皇帝的女人很多,女人一多,生的孩子就多。

一胎二胎,皇帝初為人父,可能還比較激動,但這些妃子一個接一個的生,皇帝對自己當爸爸這件事早就習以為常了。

所以老三玄燁出生的時候,順治皇帝并沒有很開心或者很激動。

臨盆生產那天,他只是輕輕地把玄燁抱在懷里看了一會,就匆匆離去。

對皇帝來說,新生兒的誕生代表了自己再次成為父親,也代表了大清皇室再添子嗣。

但新生兒降臨人間,也在無時不刻地提醒著皇帝,自己已經不再年輕。

沒有得到應得的父愛或許對玄燁來說很不公平,然而更大的厄運即將降臨到這個孩子身上。

京師天花肆虐,玄燁也被傳染了。

天花在古代是惡性傳染病,一旦染上此疾,非死即傷。

皇帝當即表示,趕緊把玄燁送出宮去靜養,至于是死是活,那就聽天由命了。

也就是說,沒有得到父親關愛的玄燁再一次被父親拋棄了。

但好在病情不太嚴重,沒兩天就痊愈了。

「沒兩天就痊愈了」,這句話說得很容易,但玄燁同志能活下來,并不容易。

因為天花病毒的致死率很高,中世紀時,肆虐全球的天花病毒奪去過數以千萬人的生命。

能在這樣的疾病肆虐中活下來,除了福大命大之外,還真沒什麼好解釋的。

更為幸運的是,痊愈后的玄燁擁有了永久免疫天花病毒的能力。

這個能力在當時看來并不特殊,但在不久之后的未來,卻成為了玄燁在眾多皇子中脫穎而出,登基為帝的關鍵因素。

我們知道,順治皇帝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順治皇帝 畫像)

年輕的時候,他曾經對皇位有著深深的迷戀和向往,甚至為了守住自己的權力除掉了自己的哥哥。(豪格)

而逐漸步入青年,順治突然對皇位有了別樣的看法。

加上自己最愛的妃子董鄂妃因病香消玉殞,皇帝突然覺得當皇帝是件挺沒意思的事兒。

開疆拓土,文治武功,國家是發展起來了,但自己卻沒有一天是自由的。

四海升平,八方拜服,整個天下都以自己為尊,但自己卻連最心愛的女人都守護不了。

既然如此,那我當這個皇帝還有什麼用呢?

順治表示;我要出家。

太后和大臣們當然強烈反對,在他們眼里,這位少年天子,六歲登基,刀劈御座,千里親征,奠定大清強盛開局,怎麼能說不干就不干了?

由此,出家受阻,悶悶不樂的順治皇帝只活了二十四年就病逝了。

皇帝臨死之前,欽定玄燁為太子,繼承自己的皇位。

而選定玄燁當皇帝的理由也很簡單,那就是玄燁出過天花,有絕對的免疫力,相較其它的皇子來說,身體狀態更好。

公元1661年,正月初九。

北京城里張燈結彩,爆竹聲此起彼伏,人們都在慶祝新年的到來。

這一天,年僅八歲的愛新覺羅·玄燁登基為帝,年號康熙。

父親溘然長逝,兩年后,康熙皇帝(即玄燁)的生母佟佳氏也一病不起,撒手人寰。

八歲喪父,十歲喪母。

這個年幼的大清帝王沒有一天得到過親情的關愛。

而現在,他即將接過先人的意志,帶領著這個帝國繼續走下去。

皇帝年幼,主少國疑,順治給他安排了四位輔政大臣。

頭號選手鰲拜,種子選手索尼,黑馬選手蘇克薩哈,替補選手遏必隆。

(四大輔臣)

這其中,鰲拜同志和遏必隆穿一條褲子,索尼和蘇克薩哈坐在一條船上。

兩伙人都想把對方給弄死,從而讓自己全面接管輔佐皇帝的工作。

四位選手中的索尼同志因為身體的原因,先走一步,領了便當。

鰲拜一看時機到了,立刻聯合遏必隆,直接把只剩下自己單干的蘇克薩哈踢出了局。

遏必隆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只是鰲拜的打手,所以自此之后,大清的朝政大權就全被鰲拜同志掌握在了手里。

到了康熙皇帝十四歲時,他已經從一個稚嫩孩童成長為一個英氣勃發的少年郎,名義上是自己親政了,但實際上朝政還是牢牢控制在鰲拜的手里。

鰲拜當皇帝的家,坐皇帝的主,就差騎在皇帝頭上拉屎了。

康熙皇帝當然心有不甘,大清是愛新覺羅的天下,你鰲拜再是前朝重臣,也不過是給我們打工的,你憑什麼這麼狂?

歷來皇帝和權臣較量,勢必要歷經一番血雨腥風和政治上的復雜博弈,但康熙皇帝對付鰲拜同志的手段很簡單。

1669年的一天,康熙主動聯系鰲拜前來議事,鰲拜只身前來,康熙一聲令下,提前埋伏好的十幾名壯漢把鰲拜按在地上好一頓摩擦,鰲拜沒辦法,只好就地伏法。

鰲拜涼了,他的狗腿子遏必隆當然也跟著一起倒霉。

四大輔臣死的死,抓得抓,終于沒人再能對皇帝指手畫腳了。

四海升平,寰宇廓清,屬于康熙的時代正式來臨。

親政之初,一件極為棘手的難題就擺在了皇帝的面前。

明末,有三位明朝的將領一看大明要玩完,果斷倒戈投降了清朝。

這三位將領分別是尚可喜、耿精忠、吳三桂。

倒戈投降之后,這三位也算出人出力,為了清王朝的發展鞠躬盡瘁過一段時間。清朝建立后,朝廷當然要論功行賞,于是這三位降將就被分封到云貴一帶的偏遠山區做了藩王。

康熙登基之后,發現這三位藩王在外地過得挺好,有土地,有勢力,有軍隊,說是替大清鎮守一方,其實反而成了割據一方的群雄。

皇帝很擔心這三個老頭子造反,或者威脅到清朝的統治,于是下令「撤藩」。

撤藩的意思就是原本答應給這三位藩王的五險一金,四菜一湯全部收回,藩王的位份也一概撤銷,等于是一擼到底,打回原形。

藩王們當然不干,我們投降清朝,本來干的就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兒,早些年替大清賣命,才換來這麼點榮華,現在說收走就收走,這不是成心耍我們呢嗎?

三位藩王連夜開會,最后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不能等死,必須先下手為強。

什麼叫「先下手為強」,說白了就是一句話,造反!

(三藩之亂)

您別看康熙歲數小,戰爭來襲,那可是一點不含糊,他對三藩之中的率先造反且勢力最大的吳三桂窮追猛打,絕不妥協和談,對其它的造反勢力,例如另外兩藩,卻大開和談之門。

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往小了說是分化敵軍,往大了說等于直接把吳三桂孤立了。

小的造反勢力要麼很快被清除,要麼被皇帝策反,剩下孤立無援的吳三桂,還能折騰多長時間?

拳打造反勢力,腳踢反動政權,康熙皇帝雷霆手段,三藩之亂很快平定。

平定三藩,康熙皇帝發現打仗這事兒還挺有意思,自己還挺喜歡,于是又順手把臺灣給攻占了。

(康熙攻占臺灣)

皇帝這邊兒剛攻占臺灣,老鄰居沙俄又開始鬧事。

沙俄政府屢屢入侵中國黑龍江一帶,可以說是無惡不作,并且占據了東北邊境的古城雅克薩(今漠河縣境內)。

康熙皇帝當然不能忍,直接派兵就把沙俄侵略軍給收拾了。

沙俄一看打不過,只好和談,于是就有了著名的《尼布楚條約》。

條約的內容條條框框,很繁雜,我就不在這里贅述了,但基本可以理解為,清朝告訴沙俄,老老實實和跟我們大清和談是你唯一的選擇,你要是還想來東北鬧事兒,你來一次,我削你一次。

沙俄這邊兒的事兒處理好了,皇帝剛想歇一歇,漠北草原上又出事了。

漠北草原戰亂,康熙當然不能不管,他也派兵譴使,摻和一腳。

漠北草原上的首領噶爾丹跟清朝素來不睦,對康熙本人尤其不服。

康熙對噶爾丹的態度也十分強硬,你不服,我就削你,削到你服為止。

皇帝說到做到,直接把噶爾丹同志削死了。

打仗,一直是康熙皇帝在位時期的主旋律。

他在位61年,是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

六十一年啊朋友們,五代十國和南北朝的有些政權,享國都未必有六十一年。

八歲即位,除鰲拜、平三藩、攻占臺灣、抗擊沙俄、遠征噶爾丹。

在他的治下,大清幅員遼闊,沃土千里,盛世景象呼之欲出。

如果非要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康熙皇帝的話,那麼我想,「千古一帝」這個詞再合適不過了。

(美國圣人集體像中的康熙皇帝{右三})

當然,有很多人對康熙的印象和評價是截然相反的,因為人到晚年的康熙皇帝有過消極怠政,導致國力衰退的時刻。

但我們要明白一個道理。

再偉大的帝王也有不堪回首的過去,唐太宗文韜武略,難免ㄕㄚ兄弒弟、宋太祖文治武功,能當上皇帝也全靠篡權。

秦始皇開王朝之始,后期的統治殘暴歷史書里一筆不落,明太祖布衣出身,得位最正,也免不了屠戮舊部,ㄕㄚ人成性。

這個世界上,沒有完人。

但難道我們因為他們犯過一些過錯,就能全盤否定他們了嗎?

在此,我用我微不足道的力量呼吁大家:理性看待歷史。

因為早晚有一天,我們也會成為歷史,而我們成為歷史的時候,會希望后來人用偏激、片面的角度去看待我們嗎?

發人深省,值得深思。

好了,說回文章主題。

公元1722年,康熙皇帝駕崩于北京暢春園清溪書屋,時年69歲。

皇帝龍馭上賓,留給了大清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而新領導雍正皇帝,又會將這艘剛剛在歷史長河中起航的王朝,駛向何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