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魏嬿婉容貌非絕色,家世破落戶,卻能成功逆襲,縱橫六宮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十二歲入宮為奴,二十二歲爬上龍床,四十九歲牽機賜死,這是魏嬿婉在後宮的一生,而她的一生並未因賜死而結束,她的哀榮不僅僅是令懿皇貴妃,她還是孝儀純皇后。

當年魏母找人算命,得到的結果是——如懿有命無運,魏嬿婉有運無命。

命是宿命,天定;運是什麼?機會加本事。

魏嬿婉作為大反派,自然有她種種不堪,可是論到後宮清醒,舍其有誰?

在四執庫時,她是任嬤嬤們打罵喝斥的低等小宮女,當時的夢想就是多多存錢,賄賂管事姑姑換個好差事,彼時的魏嬿婉對好差事的概念是去寵妃宮裡侍候。

也許賄賂的銀錢不夠,她第一次跳槽到的是阿哥所。

不久因嫡子永璉之死,阿哥所的小主子們都回到了生母宮裡,於是侍候的奴才們重新分配工作,這才到了純妃的鐘粹宮侍候大阿哥,也是因此,有機會在皇帝面前展露她的伶俐,也哄得純妃歡喜,賞了她吃食。

尋常奴才,得了主子賞識,要麼歡喜一陣,要麼再接再厲,希望能由小宮女慢慢升級為有頭臉的大宮女,魏嬿婉目光獨到,她從皇帝的一句隨意誇讚中發掘到了自己的機會,於是有了御花園「偶遇」。

而這次偶遇,皇帝既誇她的名字起得好——嬿婉及良時,也誇她人如其名,更相當明顯地暗示了正因她是個弱女子才能為自己掙來好門第。魏嬿婉接收到資訊,稍稍思索,便跑去找淩雲徹分手。

在潑天富貴和寒門屌絲之間,她毫不猶豫選擇了富貴,也許有人不贊成,但至少能理解吧?魏嬿婉從來都不是戀愛腦,自她阿瑪犯事丟官後,她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她想過好日子。

在迅速被丟到花房,以及更倒楣陷入啟祥宮的黑暗後,二十二歲的魏嬿婉同皇帝身邊的小太監進忠達成交易,用自己的性命搏來一個前程——她,終於成了皇帝的女人。

但她並不敢松下一口氣,因為她在後宮沒有一個朋友,卻有視她如眼中釘肉中刺的寵妃金玉妍這個強敵。

魏嬿婉選擇投靠另一個寵妃如懿,可是如懿和她的小夥伴們壓根兒瞧不上她。

她偷偷學著喝意歡的坐胎藥,沒承想喝下了好幾年的避孕藥。

在躋身富貴鄉的初期,魏嬿婉步伐並不穩當,腳下小徑頗有崎嶇。

皇帝喜歡魏嬿婉嗎?喜歡的。

魏嬿婉並不是後宮中的絕頂美人,至少不如寒香見、金玉妍、意歡和高晞月美貌,也未必及得上海蘭。

皇帝對魏嬿婉的初時印象,只覺她如春日枝頭第一朵小黃花,清新而嬌嫩。

這朵小黃花,我願意理解為迎春花。

在我們的城市,春節過後不久,二月底三月初這樣,迎春花就開了,往往在河邊,一叢叢的,清新而充滿生機,預告了一個暖洋洋桃紅柳綠的春天就要來了。

御花園闖入皇帝眼簾的就是這樣一個清新嬌嫩迎春花般的小女子,令人眼前一亮,身心舒展,所以皇帝當時就撩了一把。

從官女子到令貴人,這三級魏嬿婉升得很快,皇帝用「令」字做作為她封號,也表現了對她的喜愛。

但因自幼未曾受到好的閨中教養,魏嬿婉的一碗粉絲燕窩暴露了她的粗陋,愛好風雅的皇帝嗤笑之後,恩寵大減。

魏嬿婉這個人,不管你有多不喜歡她,都不得不承認她的努力和上進。

杭州月夜,曲院風荷,魏嬿婉以一支梅舞生生奪了慶貴人的恩寵。

梅舞並不單純只是一支舞,而是結合了張岱的名篇《湖心亭看雪》,舞出了雪湖之意境。這體現了魏嬿婉在文學、美學和舞藝上的快速提升,也體現了她能正視並且修正自己的弱點。

皇帝當時就誇嬿婉進益了,再不是以往只知燕窩細粉、連白瓷和甜白釉也不分的少女了。

於是邊緣令嬪變身為盛寵令妃。

魏嬿婉四起四落,一次次奪回恩寵,離不開「溫順柔弱」四個字,哪怕只是表相。

對於皇帝,她從不違逆。

比如「鹿血酒事件」,原著那一章叫「初老」。剛剛年過四十的皇帝,有一段時間「不行」了,如懿這裡不過是勸慰著「皇上政務繁忙、保重龍體」之類陳腔濫調,魏嬿婉那邊呢,直接上鹿血酒【壯*陽】,並且安排了幾個小答應常在包括出身富察氏的晉嬪隨時侍候。

難道魏嬿婉不知道此事既傷皇帝身體,又傷皇帝名譽?她當然知道,可她只管哄皇帝高興,皇帝在她宮裡高興了,她才能固寵,至於皇帝的身體和名譽,老實講,她才不放在心上。

十幾年後,皇帝在禦舟上同水沐萍和她的六個姐妹尋歡作樂,魏嬿婉身為協理後宮事務的貴妃,雖得了進忠稟報,卻裝聾作啞。

她從來都是順從皇帝、迎合皇帝,哪裡肯去觸這個霉頭?

許多事情,都是比較出來的。

早期,出身鐘鳴鼎食人家的如懿,隨便扯幾句富貴人家煮燕窩的閒話,就窘得小家子出身的魏嬿婉無地自容——這是一個比較,高雅與粗俗。

後期,隨著帝后離心,皇帝在如懿那裡經常遭受冷硬頂撞,於是皇帝越發愛流連永壽宮,這裡充滿凡俗的溫暖,令皇帝感覺舒適妥貼——這也是比較,溫暖與冷硬。

翊坤宮漸低而永壽宮漸高,這半點都不奇怪,是個人都願意被溫柔相待,不喜歡被人眼含冰渣冷言擠兌。

如懿自盡是一條分界線,在這條線之前,皇帝不曾懷疑過魏嬿婉的品性。

在皇帝眼裡,魏嬿婉是個再柔弱不過的小女子,那樣溫順依戀地依附於他,隨便給點賞賜她便歡歡喜喜的。

在謀害永璟事發後,魏嬿婉能保住性命,一是推出了魏母頂罪,二是胎動及時發作,最最重要的一條,是皇帝心裡壓根兒不信自從懷孕後連只螞蟻都不敢踩死的、柔弱膽怯的嬿婉會主謀害死嫡子永璟。皇帝之後對她的冷落,更多的是因為她是罪婦之女。

因此在魏嬿婉「救」了和敬公主的兒子之後,在皇帝心裡,這就足夠功過相抵了。

皇帝兩次召她侍寢,既是獎勵她「救了」自己的外孫,也是心生憐惜,因為被冷落多時的魏嬿婉那樣哀哀懇求,求他垂憐,再賜她一個孩子。

心是百煉鋼,貌似化指柔。不得不說,魏嬿婉的「柔弱」人設打造得十分成功,哪怕只有皇帝一個人相信。

「不懂就學」是魏嬿婉提升自己競爭力的方式;

「溫順柔弱」是魏嬿婉搏取皇帝憐愛的手法;

而「生育固寵」和「排除異己」則是為長遠計。

無家世、無朝堂支持力的魏嬿婉,十年生六胎何其正確,只有兒女才是她的倚仗,才能真正為她穩固地位。

而多年來的「排除異己」工作也已收到實效,即便最終的她被扯破了柔弱的畫皮,灌下一碗牽機,皇帝也不得不給她死後尊榮,因為她的永琰將是皇帝的繼任者,皇帝已經沒有比永琰更出色的兒子了。

生之所求,死之所得,魏嬿婉這一生幾乎負了所有人,唯獨不辜負她自己。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