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為何後來的羋月提及黃歇只剩「親情」?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黃歇,是羋月的初戀情人,兩個人算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曾經,黃歇為了與羋月在一起,不惜抗旨逃婚,為了保護羋月,黃歇還被義渠人打下了懸崖。

黃歇對羋月愛的赤誠熱烈,為了她甚至甘願付出性命。

可是後來的羋月提及自己與黃歇的這段感情,又是怎麼評價的呢?

稷兒問羋月:「黃叔父可是母親情之所鐘?」

羋月回道:「論情,子歇該是母親終生的心上人,但母親與他發之于情,止乎于禮,如今他只是母親的至親。」

什麼是發之于情,止乎于禮呢?

意思是:在禮法所允許的范圍就要停下來,不能因為情愛就做出逾越禮法的事情。

所以,羋月這句話的言外之意是:她與黃歇雖然彼此有情,但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感情早就時過境遷了,再加上有禮法規矩約束,他們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男女之情無法圓滿,便只能退而求其次做一輩子的至親好友。

羋月與黃歇,曾經深愛,可是後來,經歷過太多陰差陽錯之後,過往的熱情,早就消磨殆盡了。

而且隨著彼此心性成熟,面對感情早就沒有了最初的瘋狂與不顧一切。

其實,早在黃歇掉下懸崖的那一刻,他兩之間的感情,就已經出現了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當黃歇不辭千難萬險來到咸陽城時,羋月早已做了大王的女人,腹中也懷上了別的男人的孩子。

四目相對,熱淚盈眶,恍如隔世,互訴衷腸。

黃歇情意綿綿同羋月講,你跟我走,我會把你的孩兒當作自己的孩兒,會一輩子護你們母子周全。

可惜,彼時的羋月早就不是一開始那個無牽無掛為了愛情不管不顧的女子。

秦宮裡有她腹中孩兒的親生父親,且這個男人還對她恩重如山,羋月如何能無所顧忌地離開。

紅塵一別,再相見,早已是物是人非。

事實上,在與黃歇相見之前羋月已經做好了,不會與黃歇私奔的決定。

她歇斯底里地同女醫摯怒吼:「子歇不是他人,他是我的前生前世,他是我的另外半條命。」

是啊,縱然是再深刻的感情,終究已淪為前生前世,愛情在現實面前,哪怕是半條命又如何,依然會忍痛捨棄。

黃歇還是那個黃歇,羋月已不再是那個羋月。

即使黃歇竭盡全力試圖讓羋月想起過去那些美好的日子,可是回憶過,哭過,笑過之後,羋月還是說了一句話:「月兒一生都是欠子歇的。」

此話一出,羋月已經做好不與黃歇走的決定,可憐黃歇還滿心期待他倆的未來。

第二次再見,秦王已離世,羋月在燕國受盡屈辱和折磨。

黃歇再度提出要羋月同她一起走。

羋月也以為這段青梅竹馬歷經陰差陽錯的感情,終于要有一個美滿結局了。

可是秦國大廈將傾,為了與秦王曾經的約定,羋月再一次拋棄了黃歇。

第一次是因為孩子,第二次又因為一個承諾。

為了秦王,羋月辜負了黃歇兩次。

黃歇對著羋月離去的車馬,歇斯底里地呼喊著:「月兒,月兒……。」

哪裡還有什麼月兒,離去的只是秦國太后。

最後一次相見,羋月已經貴為太后之尊,濃妝豔抹,錦衣裘服,氣勢威嚴坐于大殿之上。

經過兩次撕心裂肺的分離,此時的黃歇對這段感情也冷淡了很多,是啊,不冷淡又如何,她身邊已有義渠王,而自己,卻是再也傷不起了。

時隔經年,眼前的女人似乎還像從前,似乎又全然不是曾經的模樣了。

她眼含熱淚,飽含深情地寒暄:「你還好嗎?」

聽到他嘴中說了句:「好。」

眼淚瞬間滑落臉頰。

雖然彼此相愛,但她的身邊換了一次男人,卻還是沒有他的位置。

後來因為伐楚之事,黃歇與羋月爆發了激烈的爭執。

羋月想留住黃歇在秦國,可是黃歇戀故土,反感羋月討伐自己母國的背信棄義行為,憤然離去。

黃歇離開時說道:「你不再是月兒,你是大秦的太后。」

一直到這時,黃歇終于認清,這段純潔美好的初戀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羋月從成為秦王女人的那一刻,思維認知就得到一個質的飛躍,她已不像過去一般拘泥于兒女私情,她心裡裝得是江山社稷。

她已然活成了另一個秦王。

黃歇負氣離去後,羋月獨自一人失魂落魄坐在大殿之上。

背景音樂響起:「我今身披彩衣,我見繁華如許,我嫁與山河千乘萬騎,我卻追憶孩提……」。

身處太后之位,很多事羋月已是身不由己,兒女私情對于她來說,已經變成了一種奢侈。

結局時,羋月為何會迷上長得像黃歇的魏醜夫,或許只是因為魏醜夫能讓她想起曾經在楚國與黃歇相依相伴的日子吧。

那個少年少女到底是留在舊時光裡了。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