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獻帝劉協:也許是中國歷史上最慘的皇帝,沒有之一的那種

田園牧哥 2022/04/18 檢舉 我要評論

(漢靈帝 劉宏)

東漢末年,天下還沒亂的時候,東漢朝廷內部就先亂了起來。

皇帝(漢靈帝)領了便當,宦官勢力和外戚勢力就立刻打了起來。

先是大將軍何進除掉宦官蹇碩,然后宦官張讓又ㄕㄚ死何進,何進的馬仔袁紹為了給大哥報仇,又帶兵進宮想要收拾宦官,宦官一看大事不妙,帶著新皇帝(漢少帝劉辯)就開始逃跑,剛跑出宮外,又讓從外地來支援的軍閥董卓給賭了個正著。

董卓人狠話不多,先誅滅宦官勢力,再壓制外戚集團,直接接手了整個東漢帝國的管理工作。

東都洛陽被外戚掌握過,被宦官掌握過,現在又被權臣董卓給捏在了手里。

對劉辯本人來說,這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位小皇帝多年的執政生涯,每一天過的都是提心吊膽,顛沛流離的苦日子。

不掌權,被架空,當皇帝對劉辯來說無疑是一種痛苦的折磨。

所以當他知道董卓要廢黜他的帝位時,第一反應不是驚慌,也不是難過,而是欣喜若狂。

是的,你沒看錯,劉辯早就不想干了。

(漢少帝 劉辯)

所以他痛痛快快地把皇位讓給了他的弟弟,陳留王劉協。

劉協,正是本篇文章的主人公。

當然了,讓劉協當皇帝,基本上是董卓的意思。

對董卓同志來說,士大夫們擁立的皇帝,很難被自己控制,也很難和自己一條心,既然自己要做權傾朝野的人物,必然要自己另立新帝。

自己立的嘛,知根知底,靠譜放心,最主要年僅九歲,比較好控制。

九歲,這是一個孩子最為天真爛漫的時節,卻是劉協一生不幸的開始。

公元189年,劉辯歡天喜地的讓出了皇位,劉協榮登帝位,成為了東漢王朝的第十四任皇帝。

劉協前腳當了皇帝,后腳董卓就把自己封為了丞相。

那按說當了丞相,是不是要在崗位上刷刷業績,干出一番屬于自己的事業呢?

畢竟你是外地空降的領導,想要服眾,不干出業績怎麼行?

但很顯然,董卓同志對埋頭苦干做業績沒什麼興趣,對治國安邦定社稷也并不感冒。

史書記載,董卓控制了東漢政權之后,最喜歡干的事有三件,ㄕㄚ人、放火、搶東西。

我曾經翻看過很多業界同行對董卓的分析,他們往往認為董卓是個很有城府的野心家和政治家,并且智商極高,很有謀略。

但我翻遍史書,沒見過董卓干過什麼聰明事兒。

他對小皇帝劉協的態度不是很好,當皇帝的家,做皇帝的主,有事沒事還恫嚇皇帝,甚至有時候喝多了還跑到皇帝的后宮去睡覺。

對文武百官,董卓也不懂懷柔,心情好就跟大臣們講兩句話,擺一擺領導的架子,心情不好呢,就隨便拉出兩個大臣砍了。

而對黎民百姓,董卓更是將一個無惡不作的社會大哥形象演繹得淋漓盡致。

橫征暴斂,為非作歹,欺壓良善,草菅人命。

這壞人,做絕了。

(董卓)

我記得在我的少年時代,高希希導演曾經拍了一版《新三國》,電視劇剛放了兩集,網友就炸鍋了,認為電視劇中的董卓又呆又傻,完全沒有梟雄的氣息。

但實際上,這版電視劇對董卓的刻畫還是挺還原的。

因為董卓就是個又呆又傻的壞人。

他最大的特點就是壞,他最大的特質也是壞。

董卓在東漢朝廷里作威作福,各地的軍閥們不干了。

各地軍閥強強聯合,打出討伐董卓的口號,集結軍隊,要找一找董卓的麻煩。

這幫軍閥里,就有我們非常熟悉的袁紹、曹操、袁術等人。

表面上,大家都是漢家臣子,天子在東都洛陽受辱,大家世食漢祿,世受君恩,當然不能等閑視之,必須抄起家伙和董卓拼命。

但實際上,這幫軍閥卻各懷鬼胎,各有心思。

有的人嘴上說要誅滅董賊,實際上是羨慕董卓挾持了天子,在洛陽當上了大官。

肥頭大耳的董卓能行,為什麼我不行?

有的人是想趁著大家伙起義,撈一撈好處,看看能不能趁火打劫,搶點地盤。

皇帝?皇帝年年有,死了這個有那個,他過得好不好,關我們什麼事兒?

更有甚者,例如劉表、公孫瓚之流,那就完全是跟著瞎湊熱鬧了。

中國人向來愛湊熱鬧,這事兒跟我沒關系無所謂,但我得知道到底咋回事。

董卓在洛陽吃喝玩樂造的正起勁兒,一聽說各位軍閥已經成功組隊,要收拾自己,二話不說,帶著劉協就跑路了。

臨走之前,董卓一把大火,將近兩百年的東都洛陽被付之一炬。

(火燒洛陽)

劉協坐在遠行的馬車之上,呆呆著望著充分燃燒的洛陽城,一句話也沒有說。

那是他從小生長的地方,那是他長大的地方,那是他的家。

但現在,一切都不存在了。

他即將遠離故土,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繼續去當他的傀儡皇帝。

董卓慌慌張張到了長安,把皇帝隨手扔在皇宮里,又開始驕奢淫逸的過日子。

之前抱團組隊討伐董卓的聯盟,因為隊員們各懷鬼胎,各有心思,導致根本沒有辦法通力合作,所以很快就一拍兩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

長安,取長治久安之意。

但董卓同志可以說是他到哪兒,哪兒就倒霉。

還是老規矩,架空皇帝,虐待大臣,剝削百姓。

天天這麼整,活人也得逼瘋了。

那滿朝文武,就沒有一個敢和董卓對著干的嗎?

有一個。

司徒王允。

(王允)

王允,字子師,太原祁縣人,歲數很大,是東漢朝廷的老干部了。

王允是士大夫出身,一無兵權二無悍勇,想要正面對抗董卓,那可以說是癡人說夢。

老王大哥當然也不可能會犯那個傻,逞那個能,他果斷放棄肉搏,選擇智取。

董卓手下有個叫呂布的馬仔,王允成功將其策反,并且唆使呂布ㄕㄚ死了董卓——一代梟雄,就這麼涼了。

至于說什麼「王司徒巧設連環計」、「董卓戲貂蟬、呂布來買單」等略帶桃色的歷史故事,那就純屬后人無聊,牽強附會了。

董卓死了,環宇廓清了,按說劉協的日子能稍微好過點了吧?

非但不好過,反而越來越難。

董卓是大軍閥,他一死,他手底下這幫馬仔們可算亂套了。

其中有兩位勢力比較大的馬仔,一個叫李傕,一個叫郭汜,一看老大死了,自己可以當老大啊,紛紛想效仿董卓,挾持天子,當上東漢朝廷的風云人物。

我們可憐的劉協同志今天被李傕搶來,明天被郭汜搶去,在這個過程中,李傕和郭汜大打出手,把長安城也給毀完了。

刀光劍影下,烽火狼煙。

金戈鐵馬聲,殘垣斷壁。

劉協剛剛失去了一個故鄉,現在又失去了一個新家。

好不容易在一些忠臣義士的拼死保護下逃出李郭二人的魔爪,步履蹣跚的返回洛陽,又讓曹操給堵了個正著。

麻繩偏挑細處斷,厄運專挑帝王磨。

曹操,想必就不用再介紹了。

曹老板曹孟德,東漢末年著名軍閥,投機主義者。

對別人來說,東漢朝廷已經名存實亡,而一個名存實亡的政權的皇帝,自然也是人見人嫌的。

皇帝顛沛流離,返回曾經的故鄉,東都洛陽。

然而這里已經是殘磚敗瓦,荒草叢生。

軍閥們冷眼旁觀,反正東漢都要完蛋了,劉協?

讓他自生自滅吧。

如此看來,當皇帝實在是很有兩面性,王朝強盛之時,皇帝是萬乘之尊,雍容華貴盡享。

而帝國即將覆滅之時,皇帝又成了被所有人棄如敝履的棄子。

劉協很絕望,但上天跟他開了一個玩笑。

曹操來了。

(曹操)

劉協一看曹操來了,眼淚汪汪,嘴里的忠臣二字剛說了一個,就被曹操拎著衣領給挾持到許昌去了。

這回劉協更絕望了。

原來曹操不是那個宅心仁厚的千古忠臣,而是將他再一次推入深淵的奸佞臣子。

熟悉的劇情,熟悉的味道。

曹操加封丞相,當了劉協的家,做了劉協的主。

那他在曹操的手底下過得怎麼樣呢?

實事求是地說,要比在董卓手底下混日子強,但,似乎也強不到哪兒去。

我以為,用我拙劣的文筆似乎不能形容劉協當時的處境,所以請讓我用《新三國》中的一段臺詞來加以佐證。

這段臺詞的背景是這樣的。

曹操架空漢獻帝,但漢獻帝當了這麼多年傀儡,他不服啊,他不甘心啊,他想反抗啊,于是他就密詔自己的皇叔劉備進宮,然后對劉備說了這麼一段話:

皇叔,曹操名為漢相,實為漢賊。

與董卓不同是,曹操竊國不留賊名,對外反而顯示出他是漢廷棟梁,恩威齊天吶!

電視劇的演義未必全都遵從歷史,但這段臺詞卻無疑很好的反映了當時的劉協面臨的處境。

電視劇結尾,他跪了下來。

他告訴劉備,自己是籠中之鳥,恐怕一生難有作為,他希望劉備可以在外謀立英雄大業,剿滅曹賊,中興漢室。

(劉備)

劉備哪兒見過這陣仗啊,肯定不能讓皇帝下跪呀。

但劉協涕淚橫流,堅持要跪,還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這一拜,不是天子拜臣公,而是子侄拜叔父

是的,這是演義,是電視劇,但這一定是劉協當時的心情。

讓我們對這位末代皇帝多一份寬容和理解吧。

這是一個從登上皇位的第一天起就被控制的帝王。

他在董卓的手底下戰戰兢兢的活著。

他在李郭二人的手底下膽戰心驚的活著。

現在,他又在曹操的手底下唯唯諾諾的活著。

那個羨煞旁人的皇位,卻是他一輩子的監獄。

劉協,他失去的已經不僅僅是權力,更是一個帝王的尊嚴。

對他來說,身為大漢天子的每一天都是如坐針氈,如鯁在喉,如芒刺背的。

他是大漢的天子,但他也是天下間最可憐的人。

如果說皇帝生來平庸是一種罪過,那麼皇帝生而為傀儡,則是一種最大的不幸。

這位一生凄苦的帝王在延康元年,公元220年,終于要下臺了。

他終于明白當年哥哥劉辯把皇位讓給他時那略帶玩味的眼神。

一眼百年,你我同命。

(漢獻帝 劉協)

曹操的兒子曹丕代漢建魏,順便奪走了劉協的皇位。

兩百年東漢,四百年大漢,隨著劉協的退位一起,煙消云散。

青龍二年(234年)三月庚寅,被封為山陽公的劉協壽終正寢,離開人世。

他終于,解脫了。

一切重歸平靜,百年風云,歸入歷史長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