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臨終,為何專門要求善待果親王?現在看來,雍正是真英明

Wendy媽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為大清王朝殫精竭慮、宵衣旰食的雍正皇帝突然患病,但仍能正常處理處理政事;二十三日, 「上疾大漸」,召莊親王允祿、果親王允禮、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領侍衛內大臣公豐盛額、訥親、內大臣戶部侍郎海望共同承接遺詔。

在這份決定皇位傳承的關鍵詔書中,雍正皇帝除了明確允祿、允禮、張廷玉、鄂爾泰顧命大臣的身份外,還專門強調了對果親王允禮的善待要求:

果親王至性忠直。才識俱優。實國家有用之才。但平日氣體清弱,不耐勞瘁。儻遇大事,諸王大臣當體之,勿使傷損其身。若因此而損賢王之精神,不能為國家辦理政務,則甚為可惜。

雍正皇帝臨終提出的這點要求,雖然表面上是針對諸王大臣而言,但實際上就是留給乾隆皇帝的具體要求。有鑒于此,乾隆皇帝在雍正十三年,就立馬對果親王允禮予以了各方面的照顧。

《清史稿·列傳七·諸王六》有載:

高宗即位,命總理事務,解宗令,管刑部。尋賜親王雙俸,免宴見叩拜。允禮體弱,上命在邸治事,越數日一入直。

除此之外,在乾隆皇帝正式即位的乾隆元年,果親王允禮還被恩賜 「永賜予親王雙俸」;「在便殿召見免除叩拜之禮」等并非尋常皇室宗親能夠得到的巨大恩賞。

表面上看,雍正皇帝之所以對果親王允禮如此厚望,是因為其「 平日氣體清弱,不耐勞瘁」,乃系一個兄長出于對弟弟的疼惜和照顧。

從雍正皇帝對待怡親王胤祥的種種過往來看,除了昔日奪嫡政敵,雍正皇帝對待這些衷心擁護、實心輔助的皇室兄弟們還是做到了皇恩浩蕩。但,就算如此,雍正皇帝也不至于在傳位遺詔這等關鍵詔書中,對果親王允禮專門提出善待要求。

允禮劇照

那麼,雍正皇帝臨終,要求乾隆皇帝善待果親王允禮的真正原因何在?

其實,這正是雍正皇帝的英明,正是為乾隆皇帝實現皇權集中打下的堅實基礎。

1、前車之鑒,兩位親王的過往讓雍正皇帝不得不做出特意安排

雍正皇帝繼位以后,為贏得徹底清算 「八爺黨」的足夠時間,為暫時麻痹皇八子胤禩以逐步穩固統治根基,雍正皇帝不但將昔日奪嫡政敵皇八子胤禩加封親王爵位,還對其委以重任。等到時機一成熟,雍正皇帝立馬以雷霆手段,一舉掀翻實力強大的 「八爺黨」集團,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權力集中。

而對于皇十三子胤祥而言,這個對雍正皇帝忠心耿耿、為大清王朝殫精竭慮的一代賢王,雖無政治迫害,更無刻意打壓;但也正因如此,原本就久染重疾的胤祥,積勞成疾,以致不起。對于雍正皇帝而言,胤祥的過早離世,絕對是一件巨大的損失,更是讓其無法彌補也永遠不得釋懷的悲痛。

對于果親王允禮,雍正皇帝是真心重用并寄予厚望的,他既不希望允禮落得皇八子胤禩的下場,更不希望原本就身體清弱的允禮會像胤祥一樣,早早離世,失去一個堪當大任,能為乾隆皇帝分擔憂勞的忠臣。所以,雍正皇帝需要在遺詔中給出明確要求,讓乾隆皇帝善待之。

2、勢力制衡,為乾隆皇帝實現皇權集中打下堅實基礎

從雍正皇帝為乾隆皇帝安排的四位顧命大臣來看,有位高權重、地位特殊的皇室宗親——莊親王允祿、果親王允禮;有出身滿洲八旗的勛貴代表——西林覺羅·鄂爾泰;有兩朝重臣、漢臣代表——張廷玉。不可否認,就雍正皇帝的顧命安排而言,囊括了皇室宗親、滿洲勛貴、漢臣代表,能夠充分保證缺少政治經驗的乾隆皇帝,順遂度過雍乾皇權更迭過程,并為其成為政治經驗豐富、積累雄厚政治資源的一代雄主,留下足夠時間。

但是,鑒于多爾袞、鰲拜等人的經驗教訓,雍正皇帝又不得不前提做出預防,以杜絕權臣擅權的不利局面出現。鄂爾泰和張廷玉這對朝廷重臣,門生故吏遍及天下,但兩人之間的明爭暗斗,始終未停,兩人之間的相互制約和平衡態勢,已經很明顯,不必顧慮。而對于莊親王允祿、果親王允禮這兩位實權親王而言,允祿年齡長、資歷老、權勢大,如果不對果親王允禮予以特殊關照和刻意扶持,恐怕無法和允祿形成對立和制衡態勢。

也就是說,對于果親王允禮的臨終善待要求,乃系雍正皇帝出于政治層面的理性考慮。

張廷玉劇照

3、拉攏安撫,為乾隆培養一批衷心擁護之臣

除了制衡,雍正皇帝還必須對兩位足夠壓制一切、代表一切的兩位皇室宗親,予以絕對的恩寵,予以特殊的地位和權力,才能讓兩人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輔助自己的侄子。

乾隆皇帝即位的時候,雖然已經25歲,已經是一個具備理性判斷力和自主掌權能力的成年人,但其在身為皇子的時候,直到雍正十一年才開始逐步接觸國家事務,參與政事。也就是說,此時的乾隆皇帝雖然已經成年,但在國家政務方面仍然是一個新手,是一個需要人輔佐、指點乃至 「諸等國家政務,悉有總理事務王大臣處理」的所在。

所以,對于四位顧命大臣,尤其是擁有特殊身份、特殊地位的兩位皇室宗親,雍正皇帝必須予以拉攏和安撫。除了明確張廷玉、鄂爾泰 「將來二臣,著配享太廟,以昭恩禮」外,雍正皇帝對莊親王允祿 「心地醇良,和平謹慎」的積極評價;對果親王允禮 「儻遇大事,諸王大臣當體之,勿使傷損其身」的特殊關照,都是雍正皇帝的恩寵之深、拉攏之舉。

后記

雍正皇帝對于果親王允禮的臨終關照,有著一個兄長對弟弟的特殊關愛,更有著其出于政治目的的理性考慮。不管雍正皇帝的死因如何,縱觀雍正十三年,雍正皇帝 「日夜憂勤,毫無土木、聲色之娛」,臨終還不忘為乾隆政權做出最理性、最明智、最仁慈的政治布局,此即為仁心,即為仁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