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知否》,顧廷燁與親戚恩怨情仇:報復一個人,你得過得比他好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顧廷燁,與顧家之間有著很深的恩怨情仇糾葛。

首先,他是顧偃開的嫡次子,身上流淌的是顧家的血脈,雖然總是跟父親作對,也很討厭甯遠侯府的人,但是顧廷燁還是很在乎自己的父親的,在乎這份親情。

其次,甯遠侯府的人欠他們母子的太多,讓顧廷燁感到意難平。當初甯遠侯府庫銀案發時,如果不是顧廷燁的生母白氏攜百萬兩銀子做嫁妝,幫顧家填補虧空,顧家早就被奪爵抄家,徹底沒落,根本沒有繼續享受榮華富貴的可能。可是,顧家人對白氏夫人鹽商之女出身耿耿于懷,把她當作恥辱,拒絕承認白夫人對顧家的貢獻,看不起顧廷燁,甚至因此導致了白氏夫人的死亡。

最後,他們欠了顧廷燁那麼多,卻從未有過愧疚之心,等到顧廷燁興旺發達了,他們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綁架顧廷燁,想讓顧廷燁成為他們的搖錢樹保護傘。

一想到自己和母親受的罪,顧廷燁就對這些親戚恨之入骨,動了毀了甯遠侯府、讓他們失去一切的念頭,可是,他又覺得一筆寫不出兩個顧字,陷入了糾結中。

讀《知否》,看到顧廷燁與親戚恩怨情仇那一段,我很認可盛明蘭的的觀點,那就是報復一個人,你得過得比他好。

01.從小到大,盛明蘭沒少被盛墨蘭欺負;

在勸說顧廷燁的時候,盛明蘭拿自己舉例子。眾所周知,盛明蘭自幼喪母,依靠祖母盛老太太的庇護生活,人微言輕,經常被家裡最受寵的姐姐盛墨蘭欺負。

「有一次,我花了半個月給父親祝壽的新鞋,她藉口看花樣,故意給剪壞了,我只好連夜趕制,熬了幾夜不睡重做一雙。」

「從小到大,她算計過我不知多少次了。在父親跟前說我壞話,在太太處挑撥離間,我往往要花加倍的力氣,才能轉圜的回來……」

為了提防林噙霜和盛墨蘭,盛明蘭不得不裝傻,盡可能低調,不吸引人注意。

當顧廷燁問盛明蘭為什麼不還回來的時候,盛明蘭告訴顧廷燁:「只要我過得比她好,她每瞧見我一回,就會難受得要命,就會徹夜反復睡不著覺。」

盛墨蘭是什麼樣子的人?在林噙霜的教導下,她是一個眼高于頂、自命不凡的人,認為自己模樣好,善詩詞,聰慧,連齊衡這樣的貴公子都可以配得上,根本不把其他姐妹放在眼裡。

一個人若是認為自己什麼都出挑,是最優秀的,肯定會受不了別人過得比她好。嫉妒之心足以讓其感到痛苦,讓其感到痛不欲生。

盛明蘭嫁入侯府之後,盛墨蘭看到盛明蘭過著風光的日子,的確感到很痛苦。到了最後,她依然把原因歸咎到運氣上,從來不反省自己的錯誤。

02.報復別人最愚蠢的一種手段,就是兩敗俱傷。

顧廷燁恨這些親戚,想讓他們也嘗嘗自己曾經受過的苦,但又不能這樣做,只因這麼做不划算,會兩敗俱傷。甯遠侯府需要顧廷燁這位皇帝重臣的庇佑,顧廷燁也需要甯遠侯府的榮光。要是甯遠侯府垮了,對顧廷燁來說弊大于利。

其實,報復別人最愚蠢的一種手段,就是兩敗俱傷,比如,在婚姻裡,配偶背叛了你,你想要報復他,最忌諱的方式就是以背叛懲罰背叛。一旦你這麼做了,就也犯下了大錯,指責對方的時候都沒有底氣。

盛明蘭結婚後,並不與小秦氏住在一起,但依然決定每隔五六日就去侯府給太夫人請安,就是因為她需要把禮數做全,讓別人抓不到把柄,讓小秦氏無法獲得輿論支持,顛倒是非黑白。

正如盛紘所說:「因旁人犯錯,自己也跟著犯錯,直如棄珠玉而就草簽,反而會叫自個兒也沒嘴說人家。」

受到了傷害,想要還擊,可以理解,可是,要選對方式,別用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人要懂得自愛,為了不值得的人傷害自己,很不划算。

03.你過得好,就是對那些見不得你好的人最大的報復。

就像盛墨蘭,要強了一輩子,處處爭風頭,最終過得不如她看不起的兩個妹妹好。這對盛墨蘭來說,絕對是最殘忍的報復。要強的人,心眼小的人,是不甘落後于他人的。

卡耐基曾說:「生活中的許多煩惱,都源于我們盲目和別人比較。」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與其費盡心思跟別人比較,不如努力經營好自己的生活,活出自己的樣子。

END.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