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叟宴」這個飯局不簡單!康熙的良苦用心,被乾隆毀得體無完膚

「康乾盛世」歷盡康熙、雍正、乾隆三位帝王,持續時間長達134年,是中國古代封建王朝最后一個盛世。在這期間,大清王朝到達了最頂峰,歷史上唯有的四次「千叟宴」也出現在這時期(第四次「千叟宴」雖然在嘉慶元年舉辦,但當時大清實際掌控者依然為乾隆)。

嘉慶元年(公元1796年),乾隆皇帝在寧壽宮皇極殿舉辦了他的第二次「千叟宴」,此次宴會規模之巨、排場之大,賞賜之豐厚都蓋過了前三次。這次的「千叟宴」將清朝千叟宴徹底推向了[高·潮],同時也成為了歷史「絕唱」,標志著清王朝衰敗的開始。

對比康熙時期創立舉辦第一次「千叟宴」的初衷和目的,乾隆時期的兩次「千叟宴」除了極盡奢華的鋪張浪費,以及體現乾隆皇帝的好大喜功外,一無是處。同樣是「千叟宴」,乾隆和康熙的差距之大猶如鴻溝。康熙的大智慧,乾隆這樣的「富二代」真的難以企及。

康熙精心籌備「千叟宴」,這個飯局不簡單

歷史上第一次「千叟宴」出現在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三月,此時正值康熙皇帝六十大壽。不管是在位50多年,還是60歲的壽命,對于古代帝王來說,兩者得其一都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偏偏康熙皇帝兩者兼得,為此舉辦一場隆重的萬壽盛典似乎無可厚非、勢在必行。

「自秦漢以降,稱帝者一百九十有三,享祚綿長,無如朕之久者」。

很多人就認為這就是康熙皇帝舉辦「千叟宴」的初衷,那我只能說你們把康熙皇帝想的太簡單了。康熙并不是一個套圖享樂以及好大喜功的帝王,「前無古人」的刻意創辦「千叟宴」,并不符合康熙皇帝的作風。

一、康熙頒布「滋生人丁、永不加賦」詔令,為創辦「千叟宴」提前造勢

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康熙頒布了一條詔令,也就是所謂的「滋生人丁,永不加賦」。并且這條詔令在康熙五十二年正式在全國各地實行。

「今海宇承平已久,戶口日繁,若按現在人丁加征錢糧,實有不可。人丁雖增,地畝并未加廣,應令各省督撫,將現今錢糧州內有名丁數,勿增勿減,永為定額。其自后所生人丁,不必征收錢糧。」

這條詔令大致意思就是說:現在大清和平穩定,人口越來越多,人丁興旺,但是土地卻并沒有增加。如果按照當下的納稅政策,隨著人口的增長,老百姓們都要繳納很多賦稅。現在規定以當前的賦稅為上限,今后不管增長多少人口,不再額外征收賦稅。

這條詔令的頒布對于當時的社會底層百姓們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是一個減負政策。與此同時,康熙還下令減免了直隸、江南、山東、浙江等遭受災害州縣的賦稅。 康熙用一系列的「惠民」政策,贏得了老百姓們的擁戴,樹立了明君形象。

可是此時的大清真的不差錢嗎?對外大大小小的征戰不斷,以及官場內部腐敗貪污和斗爭,讓大清的財政時常處于吃緊狀態。但康熙此時卻頒布這樣的「善政」,無疑是一種俘獲民心的手段。加上詔令頒布和實行時間,不得不讓人懷疑這是康熙在為其六十大壽做準備。

二、參與「千叟宴」的年齡門檻和流程有講究

對于舉辦「千叟宴」,康熙也是深思熟慮過的,種種跡象表明這并不是一場普通的壽宴。

康熙布告天下耆老,年65歲以上者,官民不論,均可按時趕到京城參加暢春園的聚宴。簡單的一條布告,包含的信息量卻不小。

第一點在于「官民不論」。也就是說不管是當官的、經商的、還是種地的普通底層老百姓,只要年齡符合參加壽宴標準,都可以來暢春園為康熙祝壽。這種「人人平等」的理念模式,在階級分明的封建社會是難以想象的。 這種超出常規的操作,傳遞出來一個訊號,康熙想要邀請社會各個階層的人來參與到自己的壽宴中

第二點在于「按時」兩字。大清王朝的國土何其廣闊,在那個交通相對落后不便的時代,來自全國各地參加壽宴的人想要統一在康熙壽宴舉辦前抵達北京,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 但如果這些人經過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有序組織,根據路途遠近合理安排出發的時間呢?所以,要達成這「按時」兩字,必然是經過安排的。還有就是這些參加壽宴老人的身份證明問題,沒有官府參與必然是無法保證的。

第三點是年齡和順序問題。康熙六十大壽,為何邀請的都是65歲以上的老人呢?為何刻意將壽宴分為滿漢兩場進行?

根據記載,康熙舉辦的這次的「千叟宴」分為滿漢兩場,并且漢族官員、民眾參與的場次還要在滿人之前。在大清,滿人的社會地位那是遠高于漢人的,康熙將漢族的場次排列在前顯然是刻意為之,目的在于宣揚康熙皇帝對于民族融合和平等的期盼及重視程度。 康熙的這種「討好」漢族民眾的做法,才是他舉辦「千叟宴」的根本原因。

根據記載:

參加宴會的漢族大臣、官員及士庶年90歲以上者33人,80歲以上者538人,70歲以上者1823人,65歲以上者1846人。

參加宴會八旗大臣、官兵及閑散人年齡90歲以上者7人,80歲以上192人,70歲以上1394人,65人以上1012人。

通過參加壽宴老人們的年齡不難發現,不論是漢族還是滿族,年齡超過70歲及以上的占據了一半以上。

這個時候是康熙五十二年,也就是康熙在位的第52年,而康熙的父親順治皇帝在位正好是18年,兩者相加正好是70年。時間往前推70年,就是公元1644年,正是大清入關的那一年。這些參加壽宴的老人們都是在大清入關前后出生的,他們中間有相當一部分人經歷過大明王朝的統治,對大明還有著淺顯的記憶。如今大清康熙盛世來臨,相比較于大明末年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更加堅定了大清入關給中原百姓帶來的美好生活。

為何選擇這些老人來做宣傳者?得益于中華傳統美德「尊老」!在古代社會,通常年齡越大的老者往往更受尊崇,他們的話更有說服力。這些老人回到全國各地的家鄉后,會如何宣揚康熙皇帝以及大清王朝帶來的改變?這些老人相當于給康熙和大清打了一波免費的廣告!而這種正面的形象正是康熙皇帝和大清初期急需樹立的,這對于鞏固滿清在中原漢族地區統治領導地位有著重大意義。

綜上不難得出結論:康熙皇帝處心積慮籌辦「千叟宴」,慶賀壽誕是次要的,真正目的在于趁舉辦壽宴的機會,以這些老人們為「媒介」,博取廣大漢族民眾的支持,沉痛打擊「反清復明」勢力,鞏固滿清的統治地位。

乾隆兩次「千叟宴」極盡奢華,成為大清絕唱

為何說康熙創辦「千叟宴」是良苦用心?我們來看看康熙的第二次「千叟宴」。第二次「千叟宴」是在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這一年康熙皇帝走到了生命的終點。為了預先慶祝自己70歲生日,康熙皇帝在乾清宮舉辦了第二次「千叟宴」。但這次「千叟宴」康熙只邀請了文武大臣、官員及致仕、退斥人員,滿、漢兩場壽宴加起來,參與人數剛剛過千人,規模遠遠不及第一次。并且,這次「千叟宴」,滿族場次排列在前,漢族場次排列在后。 這才是一位大清皇帝為自己的壽誕,舉辦宴會原本該有的樣子。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千叟宴」,年僅12歲的乾隆也參加了,這也為大清后兩次「千叟宴」的舉辦埋下了伏筆。

通過兩次「千叟宴」的直接對比,很容易發現,第一次「千叟宴」就是康熙皇帝精心策劃的一場政治作秀。

乾隆皇帝第一次舉辦「千叟宴」已經是乾隆五十年(公元1785年),乾隆皇帝已經75歲高齡。晚年的乾隆皇帝也展現出了其自己貪圖享樂、好大喜功的一面。自詡「十全老人」,「六下江南」的排場和花費是一次勝過一次。乾隆五十年又恰逢其五世元孫出生,喜上加喜的乾隆皇帝效仿爺爺康熙舉辦了大清的第三次「千叟宴」。

這次的宴會規模宏大,盛況空前。參加此次宴會的內外文武大臣官員、致仕大臣官員、受封文武官員、外藩、蒙古王公、臺吉、回部、西藏代表、西南土官及朝鮮賀正陪臣等超過3000多人,而乾隆皇帝設置的年齡門檻僅僅為60歲。 年齡最小的「老人」比之乾隆皇帝甚至還要小一輩,所謂「千叟宴」對于乾隆來說已然名不符實。并且在此次宴會上,老人們大快朵頤、狼吞虎咽,最后喝醉暈倒,吃撐樂倒的老人比比皆是。「千叟宴」成了一場真正意義上老人們「狂歡享樂」的盛宴。

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85歲的乾隆皇帝為了不逾越爺爺康熙61年的在位時間,決定主動禪位給了嘉慶,自己當起了太上皇。就在嘉慶皇帝繼位三天后,86歲的乾隆皇帝再次組織舉辦了大清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千叟宴」。

這一次的「千叟宴」依然極盡奢華,列席人數3056,邀賞人數超過5000。在嘉慶皇帝的侍奉下,太上皇乾隆帝升上皇極殿寶座。嘉慶帝親率領3056名銀須白發的耄耆老人山呼萬歲,為太上皇祝壽。更為搞笑的是,因為乾隆距離上一次的「千叟宴」又年長了十多歲,乾隆又將「千叟宴」的年齡門檻從60歲提升到了70歲。也就是說,兩次「千叟宴」有相當一部分人是「老面孔」和「老熟人」。 再次經歷了這種大規模的「敗家」活動,大清王朝也逐漸走上了衰敗的不歸路。

康熙皇帝為了鞏固大清王朝的穩定統治,絞盡腦汁創辦了「千叟宴」。到了乾隆皇帝這里,卻把「千叟宴」硬生生變成了自己的「趴」,成為了其虛榮、享樂的一大工具。不得不說,康熙皇帝的這番良苦用心,最后被乾隆毀的體無完膚。如此「坑爺」,乾隆的「孝順」和「英明」可見一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