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尊重原著天涯客,讓人不得不愛的五個理由

 

大家好,我是許多多,歡迎來這裏,一起討論劇情發展,追蹤更多好劇,品味戲劇人生!

 

理由1:原著小說《天涯客》我很愛看武俠,可惜這些年武俠勢微,鮮有像樣的新故事。《天涯客》是晉江大神priest的早期作品,即使我是p大粉,也覺得難以卒讀。不過這樣一部拉垮之作,仍然給出了很武俠內核的故事和人物,而且帶著一抹悲涼的底色。

天窗首領周子舒,以生命為代價換得三年殘軀,自由瀟灑的同時也帶著隨死即埋的悽愴,鬼谷穀主溫客行,身負血海深仇,風流倜儻的掩飾之下是與世共焚的死志。兩人酒樓偶遇,破廟攜手救下成嶺,一路羈絆同行,各自身上的暗線漸次展開,江湖人物和前塵舊事逐一呈現。

沒有武俠裡常見的鮮衣怒馬少年郎,也不見「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甚至兩位主角都算不上好人,然而仍能讓人窺見俠義道,體味到詩酒江湖的愜意。他們快意恩仇,鬥嘴耍貧,言笑晏晏,卻掩蓋不住那抹悲涼的底色。許是因為年歲見長,我莫名覺得這樣的故事和人物很戳人。

理由2:優秀的編劇和創作團隊隨著劇集近尾聲,對編劇不滿甚至謾駡的聲音也愈發多了。一方面眾口難調,另外也確有不太理想的地方,然而我仍要吹爆編劇小初,第一次做編劇交出的答卷非常理想了。她敢改能改,以原著為魂,卻又大刀闊斧,妙筆生花,構建了全新的故事,給了人物立體又豐富的形象。

特別難能可貴的是邏輯性強,情節和人物都能前後自洽,當然觀眾或者書粉的邏輯與編劇的可能並不一致,但山河令只是流暢的呈現,在劇集裡並沒有強賣。我欣賞創作團隊能夠尊重觀眾的智商,有留白的講故事,草灰蛇線,伏脈千里,沒有大幾十集的冗長,沒有堆砌閃回,也沒有直白的解釋,觀眾能抓到多少伏筆,能否串起前情,都看緣分。

微博上很多觀眾認為對兩位主角的苦楚渲染不夠,我卻很喜歡這種有節制的表達。阿絮漸失五感、每日夜半的錐心蝕骨之痛,老溫在鬼谷艱難求生、充滿殺戮的二十年,皆是輕描淡寫的揭過,很像二人相處那般,看破不說破,知理不爭論。無論小說抑或電影電視,吸引我的首先是故事,創作團隊完成了個好故事。雖說結局尚未揭秘,但整體已然很精彩。

理由3:頗具古風的對白和詩詞雖然有堆砌之嫌,但我很吃這一套。這些詞有些是p大作品裡帶的,更多是編劇給加的。溫庭筠的《商山早行》如今好像是國中必學詩,描寫了遊子的孤寂與思鄉情,「晨起動征鐸,客行悲故鄉」,大概這就是溫客行與顧湘名字的由來,也預示了顧湘的悲劇。

編劇加的就更多了,破廟裡老溫誇讚阿絮「而布衣之徒,設取予然諾,千里誦義,為死不顧世」出自《史記》,吹彩虹屁「君子周而不比」出自《論語》,雨夜戲裡「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雲胡不喜」出自《詩經》……真真又貼切又高級。編劇還用詩詞給天窗、白衣劍、流雲九宮步這些都加了出處。「涓涓江漢流,天窗通冥室」,一句詩便道盡周子舒創辦天窗的初心和曾經的淩雲志,所以當四季山莊人馬逐一凋零,周子舒落魄遠遁,才會覺得自己「倥傯一生,一事無成,活成個笑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