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秦婉是世人眼中的「惡婆婆」,卻是周生辰稱職的繼母

许多多 2021/09/19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婆媳關係亙古難調,在豪門望族尤甚。《一生一世》中,對周生辰和時宜的婚事,秦婉從一開始言辭犀利的明確反對,到後來品茗談心時的曉之以情, 反對的基調始終未變。

難道又是一個「勢利眼」的豪門貴婦?事實遠非如此。

先說「辰時戀」。

一個是不慕名利的配音演員,一個是醉心于科研的儒雅教授,按常理說,當文藝女青年遇上不解風情的戀愛小白,多是一場呆板乏味的尷尬,但偏偏,互有好感的兩人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且「閃戀閃婚」。

于時宜而言,始于一見鍾情,再加之周生辰一貫的嚴謹、誠懇和言出必行的作風,足以燃起她「前世有相識緣分」的浪漫。于周生辰而言,既然選擇了就會認真到底,且秉承科學態度是慣常的作風,戀愛也不例外。

確認好感的方法是:「如果為了她再次往返八個小時,會不會覺得厭煩,答案是樂此不彼。」他 堅定愛情的理念是,既然確定了時宜為研究方向,若兩人出現問題,不是方向錯了,而是方法出了問題。

就這樣,每每時宜有古怪的問題來「找茬」取樂,最終,總會被周生辰的理論說服。 愛情這個毫無道理可言的東西,被他用科學方法來解釋,竟讓人無可反駁,甚感自洽。

愛情的姿態有千百種,但最美好的樣子,是以她為先的考慮角度,是欣賞大于責難的積極詮釋,也是不計付出、不求回報的甘之如飴。

越簡單,越美好。他們沒有錯綜複雜的相遇,沒有利益糾葛的平衡,沒有是是非非的恩怨,反倒是青澀認真的動情,一粥一飯的煙火,彼此靠近的溫暖,讓每次碰撞,都迸發出令人心醉的悸動。

只是再美好的愛情,終究要落腳現實,畢竟,周生辰是長子,是家族繼承人,家族長輩對他的婚姻支持與否,也是不容忽視的存在。

再說秦婉。

她是周生辰的繼母,也是執掌周家的女主人。她們母子二人,本就沒有多親近,再加之秦婉一貫的威嚴,更是交流寥寥。只是,周生辰身為繼承人的婚姻,她早有打算,誰知其未與她商議竟擅自做主,她怎會樂意?

周生辰第一次帶時宜回去相見,她優雅客氣的一番言辭,卻拒人于千里之外,一句:「就不留你吃午飯了」,便把自己的反對擺在了明面上。甚至,在兩人領完證後,她還是堅持:「關于你們的夫妻關係,我不會承認,你慎重考慮一下。」

按理說,身為繼母,既非因養育之情受不得分離,又非為了利益,何必與兒子鬧得那麼僵?畢竟除了她,周生辰和時宜的婚姻,其他人都是看好的。況且,她理想中的兒媳人選,如今已經嫁給了親生兒子周文川,她還在堅持什麼?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原來,她的所作所為皆源于愛,一個母親對子女最真摯的愛。雖然周生辰並非親生,但她作為幾個孩子的母親,並未因此而偏私,也彰顯了一個大家族女主人的非凡氣度。

​她一直在堅持的,不是基于個人偏好之下的強行干預,而是深思熟慮後的計深遠。這份母愛,在真相背後,一覽無餘。

其一,財產移交。婚後,周生辰繼承了父親留下來的全部個人財產和周家九成祖業,這龐大的財富背後,怎會沒有利益和爭鬥?且一直專注于科研的周生辰,對家族之事鮮少過問,若不是秦婉的支持,怎會移交得如此順利?

​周文川就是其一。他一直覬覦這份產業,為了得到母親的支援,甚至不惜放棄了青梅竹馬的愛情,轉身娶了母親看中的佟佳人。可結果卻發現,在母親心中只有「公道」二字,讓他的諸多籌謀,終究落得一場空。

其二,長遠考慮。二叔周生行掌管周家二十年,豈會讓位?秦婉自知,有她在,家族不至于翻起波瀾,但倘若有一天,她管不動了,有誰能真心地幫助周生辰?因此,她定要為其尋找一個娘家有實力的妻子,就是未雨綢繆之意。

其實,她與周生行曾有過一段情。如今,她暗示周生行離開周家,就為了周生辰的掌權之路能少些阻力,這份用心,不可謂不深遠。

其三,雙方性格。若說家庭背景是秦婉不贊成兩人婚事的主要原因,那麼性格,就是另外一個重要原因了。她看出了兩人的情義,卻深知,書香門第出身的時宜溫柔嫺靜,不喜歡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

​可偏偏,這麼龐大一個家族內,需要處理的人際關係,不僅複雜,還由于血緣關係避無可避。畢竟,周生辰是繼承人,未來要面對的風雨,只多不少。

寫在最後。

雖然秦婉,是周生辰愛情之路的阻力,但也是一個非常稱職的繼母。她想要為周生辰鋪平未來的道路,就如大多數父母一般,可一片坦途,真的是一個人成長、成熟的唯一道路嗎?未必。

​從客觀上來說,一則,周生辰雖然不善言辭,內心卻極有主見,他掌管周家後,定然會有除舊立新,而過去那一套方法,自然也不一定管用。二則,為鞏固利益而來的婚姻,還真不一定比情投意合的深情,來的更親近、更穩固。

從主觀上來說,過去二十多年的沉默寡言,讓他嚮往一個有溫度的愛人;複雜的成長環境,讓他渴望一種簡單的親密關係。最重要的是,雙向奔赴的愛情,那種甜蜜和快樂,他怎會願意捨棄?

​秦婉雖然稱職,也當如所有的母親一樣,學著放手,交出掌控權。畢竟,看似荊棘滿布之路,也是讓一個人更快成長起來的磨礪之路。她給了周生辰能力范圍內最大的助力,卻忽視了其更為豐富、細膩的內心渴求。

終究,愛情關乎怦然心動,關乎勢均力敵,關乎由衷欣賞,卻無關乎權衡利弊。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