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王朱允熥:究竟算不算朱元璋嫡長孫?如果選他做皇太孫會怎樣?

永樂十五年(公元1417年)九月,遠在北京的朱棣接到了一份南京傳來的急報: 「本月十七日,庶人朱允熥已死」。據說朱棣在得知這個死訊后嘆息良久,最終下旨為這位庶人賜祭。

上聞訃嘆曰:「吾既往不咎矣,于親親寧過厚也。」命以禮葬之。—《明太宗實錄卷一百九十二》

庶人之死,為何會上達天聽?甚至于連明代官方史書《明實錄》都要記上一筆?朱允熥究竟是什麼人?他一生的際遇,又對明朝歷史的進程產生了什麼樣的重大影響呢?

朱棣畫像

到底誰才算太祖嫡長孫?

朱允熥,生于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十一月初九日,皇太子朱標第三子,當朝皇帝朱元璋第五孫,生母皇太子妃常氏。

常氏,開國第二武臣追封開平忠武王常遇春嫡長女,生母藍氏。在明初吏部主事林弼所著的《東宮妃常氏壙志》之中為我們透露了一個信息:常氏和皇太子朱標是娃娃親。林弼是前元元至正戊子年(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的進士,所以雖然官職不高,卻被欽點來為太子妃寫壙志。

上以義兵伐群雄定天下,開平忠武王常遇春實為開國元勛,女曰某,與儲皇同年,爰自襁褓,即結姻好之約。年若干,為東宮元妃,勤儉孝敬,不以貴富驕,盈婦德之懿,誠天下之表儀也。—《欽定四庫全書林登州集卷十九·東宮妃常氏壙志》

常遇春劇照

常氏共為朱標生了兩個兒子,一個是生于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的長子朱雄英,另一個就是朱允熥。然而就在產后不久,常氏于當月二十一日不幸去世,按常理推測應死于產后并發癥。倫序在朱雄英和朱允熥兄弟之間的,是太子側妃呂氏所生的朱允炆。

現在我們來梳理一下這三位皇孫的身份:太子嫡長子朱雄英、庶次子朱允炆、嫡次子朱允熥。這一點應該沒有疑問吧?至少朱允熥出生之時,不能稱朱允炆為嫡次子,而稱其為嫡第三子吧?那麼事情在什麼時候發生了變化呢?

分界線:洪武十五年

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五月初一日,皇嫡長孫朱雄英不幸夭折,年僅9歲。對于這位長孫的去世,太子朱標什麼態度,史書未載我們不知道。但是老祖父朱元璋絕對是悲痛欲絕,破例追封這個尚未成年的兒童為虞王,還賜了一個謚號:懷王。

己酉朔,皇嫡長孫雄英薨,上感悼輟朝。葬鐘山,侍臣皆素服徒步送葬。追封虞王,謚曰懷。—《明太祖實錄卷一百四十五》

就在朱元璋還沒走出痛失愛孫的情緒時,另一個更大的噩耗突然降臨:皇后馬氏崩。馬皇后是老朱自起兵以來就一直陪伴在身邊的糟糠之妻,也是他事業的助力人。短短半年之內接連失去兩位至親,老皇帝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朱元璋與馬皇后劇照

就在這個關鍵節骨眼上,宮中突然傳出了一條流言,中心意思就是朱允熥這孩子克人。他母親因為生他而去世,現在又克死大哥和祖母,真真的是不祥之人。

呂氏何時由太子側妃進封為太子繼妃,無論是《太祖實錄》還是《明史》都沒有明確的時間。從目前網上流傳的說法來看,是在常氏去世之后,即朱雄英和馬皇后去世之前。呂氏成為繼妃,順帶著連朱允炆也變成了嫡子。現在太子嫡長子薨逝,嫡次子是不祥之人,原本的庶次子朱允炆一躍成為嫡長子、嫡長孫。這背后是不是有什麼算計,真是不忍細讀。

初,太祖冊常妃,繼冊呂妃。常氏薨,呂氏始獨居東宮。—《明史卷一百十五·列傳第三》

朱元璋與朱標劇照

誰來做皇太孫?

有人質疑朱元璋為何允許朱標扶正呂氏,人為地制造了皇孫間的嫡庶混亂。在當時所有人的心中,皇太子妃就是將來的皇后。那麼常氏去世后,開國勛貴中還有誰的女兒有這個分量來成為皇太子繼妃呢?似乎并沒有。既然如此,把文官背景的呂氏扶正,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反正有嫡長孫朱雄英在。

哪怕在朱雄英夭折后,只怕也沒多少人會去質疑朱允熥的元嫡地位。太子朱標在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開始便處分國事,形同副皇帝。對于朱元璋來說,他只需要為朱標鋪路就行。至于朱允炆和朱允熥到底誰才算嫡長子,那是朱標登基之后該考慮的事情。如果繼續倚重武勛集團,就立朱允熥為太子。如果想以文馭武,就立朱允炆為太子。

然而朱標在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四月二十五日溘然長逝,讓朱元璋在白發人送黑發人之余,還要面對一個棘手的問題:江山傳給誰?如果從國賴長君的角度出發,37歲的皇次子秦王朱樉似乎是最佳人選。可是這位秦王殿下因為在封國西安惡行累累,此時正在南京待罪。立他為太子,何以服眾?

朱棣劇照

但是跳過秦王,下面又有晉王朱棡和燕王朱棣這兩尊大佛,一個掌山西都司軍事,一個掌北平都司軍事,誰也不服誰。朱元璋思慮良久,覺得再立一個兒子做皇太子,反而會生出蕭墻之亂。既然不能立子,那就只能立孫了,問題是立哪一個呢?

此時的朱元璋已經65歲,天知道還能活幾年。兩個皇孫,朱允炆16歲,朱允熥15歲,無論誰登基都是主少國疑的局面。像涼國公藍玉這樣飛揚跋扈的武勛,自己或者太子活著都好說,可哪個皇孫能鎮得住他們?

老朱想來想去,解決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把兵權分散到兒子們手上,讓他們替皇孫戍守邊疆。至于藍玉這些人,原本是留給太子的,朱標既然用不到,那就不必留著了。此外朱允熥的舅舅開國公常升,是他外公常遇春的兒子。舅公涼國公藍玉,則是他外婆藍氏的弟弟。既然下了決心要除掉藍玉他們,那就不能再立朱允熥做皇太孫。不然自己一死,這小子跑去給娘家人平反怎麼辦?自己的身后名聲還要不要了?

當年七月,秦王朱樉被打發回西安,表示太子之位和他徹底無緣。八月中旬,包括宋國公馮勝、潁國公傅友德和開國公常升在內的大批勛貴被打發去山西屯田練兵。對了,此時的藍玉正在四川平定叛亂,本就無暇分身。九月十二日,朱允炆被冊立為皇太孫。至于朱允炆的身份,則由朱元璋本人親自背書為:「嫡孫」。

二十八日,監生唐輔、張默欽赍詔書前來開讀訖。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曩古列圣相繼馭宇者,首建儲君。朕自甲辰即王位,戊申即帝位,于今二十九年矣。前者撫將練兵,平天下亂,偃天下兵,奠生民于田里,用心多矣。及統一以來,除奸貪,去強豪,亦用心多矣。邇來蒼顏皓首,儲嗣為重。嫡孫允炆以九月十三日冊為皇太孫,嗣奉上下神祇以安黎庶。告爾臣民想宜知悉。洪武二十五年九月十三日。」—《太祖皇帝欽錄》

朱元璋劇照

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二月,震驚天下的藍玉案爆發。這是朱允熥人生中的至暗時刻,他僅剩的親人,都被自己的爺爺全部處決,一個不留。父親朱標、母親常氏、哥哥朱雄英、祖母馬氏、外公常遇春、外婆藍氏、舅舅常升、舅公藍玉,這些人都不在了。偌大的皇宮,對朱允熥而言就如陵園一般寂靜。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閏五月初十日,一代雄主朱元璋駕崩,皇太孫朱允炆繼位,改明年年號為建文。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二月,新天子追尊朱標為孝康皇帝,廟號興宗。又追尊嫡母常氏為孝康皇后。朱允炆自己的生母呂氏則尊為皇太后。

曾經有「專家」對朱允熥「元嫡」的身份不屑一顧,認為原配繼室身份相當,根本不存在元嫡的說法。這里有一個有趣的問題,假如朱允炆的皇位沒被推翻,他的生母呂氏死后神主牌能不能被放進太廟?答案是不能,因為里面已經有了興宗康皇帝朱標和孝康興皇后常氏,呂氏的牌位沒有資格在里面。

可能是為了對弟弟做出一定的補償,朱允熥被封為吳王,封國浙江杭州。吳王是當年朱元璋稱帝前的封號,杭州更是天下有名的富庶之地。同時朱允炆在大力削藩的同時,倒沒忘記給吳王給朱允熥配備護衛。

戊戌,復沈陽左、右二衛。初建文中改沈陽左衛為衡山護衛,右衛為臨安護衛。至是兵部奏復舊制。遂命凡天下軍衛建文所改革者悉復其舊。—《明太宗實錄卷十上》

靖難戰爭劇照

當年七月,朱允熥的四叔燕王朱棣在封國北平起兵造反,稱奉天靖難。朱棣雖然打著「清君側」的旗號,但對于皇帝朱允炆本人,也同樣進行了猛烈的抨擊。不過在燕王一方編纂的《奉天靖難記》中,還不忘把朱允熥也一并作為打擊對象,恐怕還是忌憚于其興宗康皇帝元嫡的身份。

允炆矯遺詔嗣位,忘哀作樂,用巫覡以桃茢祓除宮禁,以硫磺水徧灑殿壁,燒諸穢物以辟鬼神。梓宮發引,與弟允熥各仗劍立宮門,指斥梓宮曰:「今復能言否?復能督責我否?」言訖皆笑,略無戚容。—《奉天靖難記第一卷》

不過誰也沒想到,以一隅抗天下的朱棣,竟然在三年之后通過千里奔襲打到了南京城外。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六月十三日,隨著朱允熥十九叔谷王朱橞和表哥曹國公李景隆打開金川門,皇宮奉天殿內傳出一股濃煙,建文政權就此覆滅。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朱允炆自焚殉國,燕王朱棣登基稱帝,原先朱標一系的子孫自然也要跟著倒霉。六月二十六日,朱標和常氏的神主牌位被從太廟遷回懿文陵,其皇帝身份也被褫奪,仍稱懿文皇太子。

朱棣劇照

據洪武二十八年(公元1395年)更定的皇太子、親王等封爵、冊寶之制,皇太子嫡長子封皇太孫,其余諸子封郡王。按照這條標準,吳王朱允熥于七月十二日降封廣澤王,出居福建漳州府。倘若能就此在福建生活,倒也不失為一樁幸事。可惜朱允熥的身份實在過于敏感,一旦朱棣將朝局穩定下來后,立刻就要給他動手。

當年九月廣澤王朱允熥被召回南京,十一月抵達京城后立刻被廢為庶人,理由是不能匡輔其兄。而就在同一天,燕王妃徐氏進封皇后。世事之無常,于此可見一斑。

十一月壬辰,立妃徐氏為皇后。廢廣澤王允熥、懷恩王允熞為庶人。—《明史卷五·本紀第五》

朱允熥身后事

回到文章開頭的永樂十五年,經受了十六年牢獄之災折磨的朱允熥終于撒手人寰,享年40歲。甚至于朱允熥的死,還被認為是朱棣暗中下的毒手。這一年的二月,當年打開金川門的谷王朱橞因企圖造反而被廢為庶人。朱橞之所以想造反,是打著建文帝仍然在世的幌子。故而明代史學家沈德符認為朱允熥之死,是朱棣為了根絕后患。

是時建文二弟,惟庶人允熥一人在,自橞有此舉,是年即以訃聞。蓋上慮不逞者復欲借以干紀,不得不除之也。—《萬歷野獲編補遺卷一》

明英宗劇照

根據史書推測,朱允熥有一子一女。天順元年(公元1457年)十月,因發動南宮政變而重新登基的明英宗朱祁鎮為了挽回自己的聲望,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釋放朱允炆的兒子建庶人和朱允熥的兒子吳庶人。

敕太監雷春等曰:朕眷念宗室至親。雖在不原,亦令得所。今遣太監吳昱管送吳庶人及其母楊氏等共一十八名口,前去鳳陽居住。每月令所司支與食米二十五石,柴三十斤、木炭三百斤。聽于軍民之家自擇婚配,其親戚許相往來。其余閑雜之人并各王府不許往來交通。—《明英宗實錄卷二百八十三》

成化二十一年(公元1485年)八月,守備鳳陽太監李棠上奏稱吳庶人的姐姐在鳳陽高墻內去世,享年86歲。這樣我們倒推年齡,這位朱氏應出生于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那麼吳庶人作為她的弟弟,可能從出生之日起就在囚禁之中,人生可謂不幸。如果沒有靖難之戰,這姐弟倆一個是郡主,另一個應該襲封吳王,一生逍遙自在,安享富貴。

此外民國時修纂的《萊陽縣志》記載朱允熥還有一個兒子叫朱載坤,被王府太監王忠帶到了民間。朱標一脈的字輩是 「允文遵祖訓,欽武大君勝,順道宜逢吉,師良善用晟」,里面并沒有「載」字輩。如果是朱允熥的兒子,應該叫朱文坤。

結語:朱允熥的一生,是悲劇的一生。出生不到兩周,生母去世。5歲的時候大哥和祖母去世,15歲的時候父親和外婆去世。16歲的時候,舅舅和舅公被自己的爺爺殺掉。這簡直就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倘若朱元璋知道朱標死后自己還能再活六年,他會不會改變主意,好好培養朱允熥而留著藍玉、常升等人不殺呢?藍玉案不僅僅是藍玉及其勛貴黨羽一家的悲劇,更是因此牽連了大批明軍中高級的中堅力量。當初藍玉在四川平叛,手下有三員大將:聶緯、徐司馬和瞿能。其中徐司馬壽終正寢,聶緯被打為藍黨處死,瞿能幸免于難。日后靖難戰爭之時,瞿能打得朱棣差點命喪陣中,倘若此時再加一個聶緯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