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紘並不想幫林噙霜挪牌位,他打明蘭也不是為了林噙霜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盛紘對林噙霜的過度寵愛在大家眼中看來已然成了愛情的表達方式,多年前所有人都知道衛小娘的一屍兩命與林噙霜脫不了干係,可盛紘不僅不顧及衛小娘和她腹中夭折的孩子僅僅是打發了幾個參與此事的下人,甚至連管家的權力都想繼續為林噙霜保留,要不是盛老太太及時趕回盛家,只怕以王大娘子的本事還拿不回屬于她的管家權。

經此一事,大家也算是徹底看明白盛紘對林噙霜的感情有多深,既然她害死盛紘的妾室和孩子都沒事,那多年之後慫恿墨蘭私會外男就更不是什麼大事了,即便王大娘子帶著盛紘親自抓到墨蘭和梁晗在一起的樣子,她也沒指望盛紘能夠要林噙霜的性命,尤其是在墨蘭與梁晗定下親事之後,所有人都以為林噙霜要跟著飛黃騰達了。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連林噙霜害人性命都可以忍受的盛紘,這一次卻因為墨蘭私會梁晗的事情活活打死了林噙霜,而且還不是氣急之下的上頭決定,而是讓冬榮用祖傳的手藝把林噙霜打成重傷之後給她留一口氣去城外莊子上等死,期間不去郎中給林噙霜診治,就要讓林噙霜痛苦又孤獨地在平嶺莊死去。

收到林噙霜的死訊之後,一向把林噙霜視為死敵的王大娘子都不免為她感到心寒,可見盛紘此舉有多麼讓人意外和害怕,也說明了他內心中對林噙霜有多麼的怨恨,真不明白墨蘭之後怎麼有膽子向盛紘請求原諒,還想把林噙霜的牌位從義莊挪出來,雖然盛紘當著梁晗的面同意了墨蘭請求,同時還訓斥了阻攔的明蘭,但是這可不代表他本人願意出席林小娘的法事。

如果盛紘還對林噙霜有感情,那麼不用墨蘭提醒,他也會在林噙霜死後將她的牌位挪出義莊,當時明蘭還沒有高嫁毫無阻撓能力,王大娘子和盛老太太也不會跟死人計較,這事兒要由盛紘來做絕對沒有一個人阻止得了,但是自從林噙霜被打了板子丟去城外莊子之後,盛紘再沒提起過林噙霜一次,這就說明盛紘的心裡早就沒有這個女人了。

墨蘭不敢單獨向盛紘提出這個請求,大概也是因為害怕被盛紘拒絕,所以才要帶上樑晗當著眾人的面提出來,她知道盛紘最愛面子不會想在女婿面前落下個刻薄妾室的印象。果然墨蘭哭哭啼啼的時候盛紘沒有開口,梁晗一說話盛紘就同意了她的請求,還真是死要面子得很,若非明蘭有了尊貴的身份,這次可能就讓墨蘭得逞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墨蘭若是帶著梁晗單獨去求盛紘,這事兒或許就成了,她卻偏偏要在明蘭面前裝嬌弱扮委屈替林噙霜鳴不平,那明蘭可就忍不了了。于是林噙霜那些見不得人的所作所為全被明蘭說了出來,饒是王大娘子聽了都趕緊呵斥住如蘭不許幫腔,盛紘怎麼可能會不生氣?可他真不是因為明蘭不讓林噙霜的牌位進玉清觀而生氣的,他是氣明蘭把盛家的陰私說給梁晗知道。

當盛紘氣到抬起手要扇到明蘭臉上的時候,他嘴裡說的還是: 「你是想毀了全家的名聲啊!」很明顯,盛紘此時此刻在乎的並不是林噙霜的牌位能不能進玉清觀,而是盛家的名聲能不能保得住。不過想想也是,當初盛紘不就是為了盛家的顏面才狠心處置林噙霜的嗎?如今又豈會為了一個已經過世了的林噙霜跟明蘭和顧廷燁對著幹?這一點兒也不符合他愛惜羽毛的性格。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明蘭不同意把林噙霜的牌位挪去玉清觀,可盛家的事情還是由盛紘做主的,要是他在明蘭回澄園之後一意孤行非要把林噙霜的牌位挪去玉清觀,明蘭又能怎麼樣?真的去敲登聞鼓與盛家對簿公堂嗎?用腳指頭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此時的明蘭不僅要顧及盛家的聲譽,還要顧念華蘭、海氏、如蘭、長柏、長楓以及顧廷燁甚至是盛老太太的臉面,為了這麼一大家子人,她還豁不出去。

由此可見,盛紘其實是不想幫林噙霜挪牌位做法事的,他打明蘭也不是為了維護林噙霜,他所做的一切決定都是從利益出發考慮要不要做的。如果沒有明蘭鬧這一出,盛紘完全可以在答應墨蘭之後找藉口不去林噙霜的法事,也可以讓盛老太太出面拒絕墨蘭的請求,總之不會讓自己吃虧就是了。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