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國得知岳飛已死,為何沒趁機南下,滅亡南宋

岳家軍最強大的時候,兵力達十萬,不僅足以和金軍抗衡,更是在野戰中頻頻將對手打得狼狽逃竄,金軍所謂的「滿萬不可敵」,在岳飛這里就變成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

岳飛在1142年被冤殺,理論上講,金軍除去了岳飛這位心腹大患,本應趁機再次南征,可是,在此后近二十年,雙方并沒有爆發大規模沖突,直到1161年,完顏亮四路伐宋,雙方才再次開戰。

那麼,為何金國在得知岳飛已死的情況下,沒有趁機一舉南下,滅亡南宋呢?

上圖_ 岳飛(1103年3月24日—1142年1月27日),字鵬舉,相州湯陰(今河南省湯陰縣)人

一定程度說,是宋軍逼迫金國簽訂的和議

公元1140年,金兀術率十萬金軍,再次向南宋發起進攻,高宗趙構親筆給岳飛寫信,令岳飛可以自行統籌指揮,朝廷不再遙控。

岳飛得令,意氣風發,他馬上派手下王貴、牛皋、董先、楊再興等將領,向汝州、鄭州、潁昌、陳州等地發起進攻。是時,岳飛各路大軍進展神速,捷報頻傳。

岳家軍勢不可擋,金兀術害怕了,為了一勞永逸,金兀術率軍數萬,到達郾城,郾城正是岳飛的指揮部,且當時駐守此地的兵力很少,但都是岳家軍精銳中的精銳,背嵬軍。

岳飛派兒子岳云出戰,幾十個回合,將金軍的「拐子馬」殺得尸橫遍野,金兀術的女婿夏金吾、副統軍粘罕索孛堇接連被殺,金兀術大敗而回。

上圖_ 岳飛抗金在廣德六捷戰地界圖

由于金軍傷亡慘重,金兀術便想強迫兩河地區的壯丁參軍,增加軍力,但整個河北地區沒有一人響應。事實上,除了當時宋朝的正規軍,在中原地區,還有無數的民間武裝,在宋軍反攻的同時,這些「游擊隊」同樣對金軍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經歷挫敗的金兀術感嘆道:「自我起北方以來,未有如今日之挫衄。」事實上,當時的金軍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在各處戰場被岳家軍扼住咽喉,狼狽不堪。

岳飛甚至鼓舞部下,要直搗黃龍府,再開懷暢飲。岳飛所言非虛,以當時岳家軍的實力,或許覆滅金國不太現實,但渡過黃河,收復燕云,是很有可能實現的。

就在此時,趙構發來了班師令,岳飛無奈回師,十年的功勞,廢于一旦。倘若趙構能支持岳飛繼續作戰,宋軍將一雪靖康之恥,大宋帝國將重獲新生。

可惜,宋朝的統治者被金國人嚇破了膽,加之畏懼岳家軍強悍的戰力,逼迫岳飛退兵。

上圖_ 宋高宗趙構(1107年-1187年)

史料記載「兀術遺檜書曰:「汝朝夕以和請,而岳飛方為河北圖,必殺飛,始可和。」」

金兀術雖然打不過岳飛,但對趙構一行人還是很了解的,他們以和談做要挾,逼迫宋廷殺掉岳飛,理論上將,逼迫一個比自己還強大的武裝,殺掉其最厲害的將領,這不是癡人說夢嗎,不過,趙構還就真的答應了。

之后,岳飛被冤殺,宋金達成和議,一般看來,這是宋朝的妥協,是無腦的表現,但在某種意義說,這也是宋朝人的「勝利」,正是因為岳家軍的凌厲攻勢,才逼迫金國簽訂的了和議。

史料記載「諸酋聞其死,皆酌酒相賀曰:和議自此堅矣!」

岳飛被冤殺,金國高層舉杯祝賀,一方面,岳飛終于死了,他們去掉了心腹大患,另一方面,他們也保全了自己,那紙協議,并非全是宋朝的妥協,還包括金國的羸弱。

上圖_ 宋高宗手敕岳飛《起復詔》(圣旨) 紙本

紹興和議達成,宋朝皇帝很識趣,雙方暫時休兵

不論從哪一方面看,南宋的實力并不弱,不僅將星如云,且戰力突出,可惜,南宋的統治者和宰執大臣們,一味地妥協讓步,浪費了多次扳回敗局的機會。

那紙《紹興和議》妥妥的是一份屈辱的盟約,宋朝向金國稱臣,雙方劃定邊界,東以淮河,西到大散關,南面是宋朝疆土,北面是金國疆域,宋軍多年的戰果、和無數士兵的犧牲,全部付諸東流。

上圖_ 蒙古、金、西夏、南宋

除此之外,宋朝還割讓唐、鄧二州、商、秦二州大面積土地,每年向金國進貢25萬兩、絹25萬匹。

金國人樂開了花,這比打仗賺得還多、還容易,為何不同意呢?大概只有傻子才不同意吧。這紙協議,不僅保全了金國的利益,還給金國賺足了面子,唯一受損的只有南宋。

十幾年的戰爭終于停息了,宋朝以屈辱的外交,達成了暫時的和平,不僅殺了岳飛,還改編了岳家軍,這自斷一臂的舉動,著實讓人怒火中燒。

上圖_ 岳家軍

以當時金國實力,難以覆滅南宋

金國人并非想要放過宋朝,從宋金戰爭一開始,金國的目的就是滅亡宋朝,只是在宋軍的頑強抵抗下,金國才不得不慢慢打消這個想法。

史料記載「七月辛巳,宋國王宗磐、袞國王宗雋謀反,伏誅。」

公元1139年,金熙宗誅殺完顏宗磐、完顏宗雋,在此之前,金國高層有不少人立主和宋朝和談,想要把河南、陜西等地還給宋朝,但完顏宗弼,也就是金兀術一派對此十分不滿,雙方爆發激烈沖突。

之后,完顏宗磐、完顏宗雋等人被殺,金熙宗掌控國政大權,金兀術也掌管了軍隊,由此,在1140年,金兀術才率軍大舉侵入宋境。

上圖_ 金兵的五方八卦旗,合五色為一面旗

史料記載「八月辛亥,行臺左相撻懶、翼王鶻懶及活離胡土、撻懶子斡帶、烏達補謀反,伏誅。」

換言之,就在金兀術征伐宋軍前夕,金國剛剛經歷政變,權力經過大洗牌,必定需要一定時間的調整。俗話說,城堡都是從內部瓦解的,不論是哪個政權,內部矛盾的危害遠遠大于外部。

在金兀術大軍攻伐南宋的時候,金國同樣在經歷內憂外患,倘若內部矛盾解決不好,就會出現大亂子,而外面的岳家軍勢如破竹,這讓金軍更不敢在近期再次發動戰爭。

公元1161年,完顏亮下令四路攻宋,進攻蜀川的金軍被吳璘擊敗,膠州的金軍被宋將李寶擊敗,完顏亮親自率主力進攻采石磯,虞允文機智指揮,再次讓金軍折戟沉沙。與此同時,完顏雍在后方政變,搞出了個新朝廷,完顏亮被殺,金廷亂作一團。

當時離《紹興和議》的簽訂,已經過去了近二十年,岳飛早已逝去,但金軍仍奈何不了宋朝。由此可見,金國因為實力所限,其覆滅宋朝的夢想早已化為泡影,南北對峙已經成為定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