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葉瀾依是馴獸女出身?真相沒那麼簡單,看瑛貴人就知道了

许多多 2021/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導語:大家都以為甄嬛就已經夠大膽了,竟然背著皇帝與果郡王私通,還懷了他的孩子。可是,有一位嬪妃卻比甄嬛更大膽,不但在皇帝眼皮底下強行撩漢,後來,還為了給她心儀的男神報仇,在眾目睽睽之下騎著金錢豹弑君,以至于把皇帝的「生育功能都給作廢了。」

這位嬪妃就是敢愛敢恨的馴獸女「葉瀾依」,是電視劇中的「甯貴人」;也就是原著小說中的——「灩貴人」。

1、葉瀾依訓練有素,絕對不是單純的馴獸女

根據葉瀾依自述,她沒有父母家人,是個無依無靠的孤女,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果郡王。當時的她高燒不退,奄奄一息,就在這個時候,果郡王遇見了她,並把她帶回王爺府救治。以至于葉瀾依病癒以後,陷入情網難以自拔,甚至甘願為允禮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令人質疑的是:葉瀾依正當妙齡,美貌超群,卻做了一名馴獸女,著實令人費解。馴獸也是一門學問,不僅要懂得野獸的習性,自身還要會一點武功,必要的時候可以與野獸搏鬥,廝殺。至少要學會閃展騰挪、四兩撥千斤吧?不然的話,最終就只能成為野獸的午餐和晚餐了,甚至會成為野獸無聊時的零食,根本不可能駕馭野獸。

而這些技能都需要有專業人員的傳授和教導,如果葉瀾依只是一名孤女,那麼,是誰高薪聘請這些師傅來教授她的?光學費她也拿不起呀!

葉瀾依不僅會馴獸,而且精通藥理。記得齊妃派宮女翠果給葉瀾依送「絕育湯」時,葉瀾依只聞了一下那湯便知道有問題。為了掩飾自己的「專業性很強「,葉瀾依推說自己的貓都不吃,可見這藥是有問題的。

這湯藥能以貓的取向作為判斷的依據和標準嗎?貓還不吃榴槤和橘子呢,難道橘子和榴槤也是有問題的?而且,大多數人可以喝的湯藥,貓都不會喝。怎麼能說湯要有毒是「貓」判斷出來的呢?

所以說,葉瀾依根本不是一個簡單的孤女, 而是被果郡王悉心培養出來的特工人員,只不過是以馴獸女的身份先潛伏在皇宮,然後再製造與皇帝的 「意外邂逅」。

不僅葉瀾依是果郡王安插在皇帝身邊的內線,就連瑛貴人也是。她們的共同點是:瑛貴人也是無父母家人的「孤女」。同樣的,瑛貴人也身懷絕技,彈得一手好古箏。甚至可與端妃的琵琶、甄嬛的琴相媲美。這哪裡像一個孤女?哪個孤女會請得起如此高段位的古箏師傅?

由此可見,無論瑛貴人還是葉瀾依,都不是單純的「孤女」,而是果郡王的棋子和工具。 她們更像是魅惑夫差的「西施」。當年范蠡培養西施,也是費盡了心思和功夫的。

原本,葉瀾依的使命是魅惑皇帝,潛伏在皇帝身邊,以便將來做果郡王的內應。

不料,在培訓期間,葉瀾依卻深深愛上了果郡王,難以自拔。果郡王怕她感情用事,令自己這幾年的心血白費,所以,一直婉言拒絕著。 而葉瀾依卻執迷不悟,為愛癡狂——

2、葉瀾依借歌抒意,表白果郡王

在一次闔宮宴飲當中,果郡王也按常規出席了,此時已經成為皇帝寵妃的葉瀾依見到果郡王后,竟情難自禁,忍不住要向果郡王告白了。

我們且來看一段原著原文,領略一下葉瀾依是怎麼向果郡王當眾告白的。(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中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甯貴人依依站起,道:「今日宮中眾位姊妹都在,想也聽膩了樂坊的曲子,臣妾逞能,雖不及安貴嬪天籟之間,也願以一曲博得雅興。」

皇帝微笑看她,「你在朕身邊近年,從未聽你唱過一曲,今日倒是難得聽你開金嗓了。」

葉瀾依嫵媚一笑,丹鳳眼眸中水波盈動,恰如冰雪初融,春光明媚,道:「唱得好不過是助興,唱得不好只當是逗趣罷了。臣妾獻醜。」

她起身立于正殿中央,舒廣袖,斂姿容,似一株芭蕉舒展有情,盈盈唱道:「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葉瀾依是一個從未唱過歌的人,今日卻突然歌興大發,本身就顯得突兀又反常,而接下來卻又唱出這樣一首表達「愛而不得」,只能做「單相思」的歌。 這不儼然是唱給果郡王聽的麼?

問題是,這皇帝居然傻傻的沒有聽出其中 「異味」來,還連連讚歎唱得好。可見皇帝的心思也沒在葉瀾依身上,對她的情緒變化不怎麼在意。倘若皇帝真愛葉瀾依,早就起疑心了: 什麼叫「心悅君兮君不知」,你這是唱給誰聽的呀?

當然了,既然「劇情需要」皇帝「此刻應該沒腦子」,皇帝也只能裝傻了。只是,這葉瀾依也忒膽大了一些,即便皇帝沒腦子,難道皇后和諸位嬪妃也都沒腦子?尤其是甄嬛,可是最善于察言觀色、捕捉這種緋聞情事的人啊,就不怕被她抓住把柄,苦苦追索嗎?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