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友德:投4位帝王,立5大奇功,朱元璋后期的第一猛將

田園牧哥 2022/04/09 檢舉 我要評論

明朝中期,明朝學者焦竑在《國朝獻徵錄》中評價說:

明興猛將云從,其以驍勇稱者莫如常開平,次則傅潁國耳。

意思是說,朱元璋建立明朝時,麾下名將如云,但最驍勇善戰的莫過于 常遇春,常遇春之后, 傅友德排名第二。

這個排名,并不是按功績大小,而是以將領的勇猛程度來說的。在焦竑看來,洪武三年常遇春去世之后,傅友德儼然是洪武朝第一猛將。

其實,這個觀點并不是吹噓,因為在史料中,傅友德平巴蜀、蕩漠北、征云貴,無往而不利。若不是傅友德投奔朱元璋的時間太晚,他早就和明朝「開國六公」平起平坐了。

在徐達等名將相繼去世后,朱元璋也公開表示:「 論將之功,傅友德第一!」雖然當時傅友德沒有馮勝、湯和資格老,更沒有藍玉年輕,但在朱元璋心中,傅友德乃是后期第一可用之人。

然而,這位洪武后期的第一猛將,最終的下場卻很凄慘,甚至有傳言,傅友德死之前親手干掉兩個兒子,然后當著朱元璋的面自盡而死。歷史上的傅友德到底如何,他是怎麼死的呢?本文,筆者將通過史料和分析,帶大家了解真正的傅友德。

一、投四位帝王,方始遇明主

傅友德是安徽碭山人,世代務農。所謂時勢造英雄,若不是天下大亂,他這輩子可能只是一位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莊稼漢。

公元 1351年,韓山童、劉福通率領黃河民工發動紅巾軍起義,韓山童自稱是宋徽宗的八世孫,宣布「反元復宋」,聲勢浩大。元朝出動重兵鎮壓,最終韓山童兵敗被干掉。韓山童之子 韓林兒在劉福通等人的擁護下,到亳州稱帝,建立「大宋」,改元「龍鳳」,史稱小明王。隨后,韓林兒在豫皖交界處大肆發展勢力,傅友德便是在這個時候被韓林兒麾下大將李喜喜招攬入紅巾軍的。

第二年,郭子興在濠州起義,宣布加入紅巾軍,擁護韓林兒。后來,有一個叫朱重八的游僧加入到郭子興的隊伍,郭子興見他勇猛果敢,便給他改名為 朱元璋,并且把義女馬氏嫁給了他。

也就是說,在紅巾軍起義之初,傅友德和朱元璋都是北方紅巾軍的一員,都隸屬于韓林兒。從某種程度上說,傅友德加入紅巾軍的時間,可能比朱元璋還早。只不過,傅友德沒有朱元璋的運氣,他在韓林兒麾下待了6年,始終沒被重用。

1358年,朱元璋早已占領了南京,成為一方梟雄。韓林兒在北方被元朝察罕帖木兒(王保保的義父)擊敗,不得不轉移到開封,傅友德的上司李喜喜在掩護韓林兒撤退的途中,被元軍擊潰,只得逃到四川。投奔明玉珍,傅友德便是在這個時候,跟隨上司投奔了明玉珍。

注意,雖然明玉珍也屬于紅巾軍,但他是南方紅巾軍,歸徐壽輝領導,和韓林兒領導的北方紅巾軍是兩支不同的隊伍。

傅友德在明玉珍麾下不受重用,約一年后,他離開四川,來到武昌投奔陳友諒。彼時,陳友諒也歸徐壽輝領導。1360年,陳友諒干掉老上司徐壽輝,自立為帝,建立「陳漢」,傅友德對陳友諒這種「弒君」行為非常不齒。因此,在江州之戰中,他見朱元璋豪氣干云,便率領部下投降了朱元璋。對此,《明史紀事本末》記載的非常詳細:

(太祖)長驅過小孤,友諒將丁普郎、傅友德率所部歸附。友德,宿州人,后徙碭山,勇略冠一時。初從山東李喜喜剽掠入蜀,常為軍鋒冠,歸明玉珍。玉珍不能用,率所部走武昌從陳友諒,忽忽無所展。聞明師攻江州而嘆曰:「此吾主也!」以所部謁見于小孤山。

這段記載,交代了傅友德曾跟隨韓林兒、明玉珍、陳友諒的經歷,當他見到朱元璋的時候,大呼:「 這才是我應該效忠的主人!」因此,投奔朱元璋。

陳友諒干掉徐壽輝后,明玉珍因不服陳友諒,在蜀地自立為帝,建立了「明夏」。因此,傅友德在元朝末年曾效力過 韓林兒(小明王)、 明玉珍(明夏太祖)、 陳友諒(陳漢皇帝)、 朱元璋(明太祖)四位帝王,他的經歷,堪稱奇遇。

雖然傅友德是紅巾軍的「元老」,但傅友德投奔朱元璋時,朱元璋早已打贏龍灣之戰。此時的朱元璋,已經和陳友諒、張士誠分庭抗禮,朱元璋麾下的名將基本上都已「到齊」,所以傅友德剛來到朱元璋麾下時,只能委身于其他名將之后。

但是,路遙知馬力,傅友德最終還是在名將如云的大環境中脫穎而出,成為一員不可多得的驍將。

二、先跟常十萬,再隨徐將軍

在朱元璋麾下,傅友德遇到的第一個上司正是「常十萬」常遇春,由于作戰勇猛,傅友德很對常遇春的脾氣,因此得到了常遇春的青睞。

1363年,鄱陽湖之戰爆發,常遇春和傅友德一起,多次駕著輕舟沖擊陳友諒的大船。史載「 被數創,戰益力」,傅友德受了多處傷,但越戰越勇。陳友諒死后,他的兒子陳理在張定邊的保護下逃到武昌。常遇春帶著傅友德奉命攻打武昌,《明史》記載:

漢兵據之,諸將相顧莫前。友德帥數百人,一鼓奪之。流矢中頰洞脅,不為沮。

意思是,陳理死守武昌,箭雨如飛,諸位將領都不敢上前。常遇春叫了傅友德上來,傅友德一馬當先,帶著幾百人便沖了上去。激戰中,傅友德的臉被箭射中,傅友德毫不畏懼,大吼一聲,拔箭再戰。不久脅下又中一箭,傅友德仍不后退。眾人見狀,驚駭不已。

那個時候,常遇春麾下不乏猛將,但在傅友德面前,都相形見絀。此戰之后,朱元璋晉升傅友德為雄武衛指揮使。

接下來,傅友德又遇到了另一個上司,此人就是徐達,徐達和常遇春的打仗風格完全不同,他軍紀嚴明,謀定后動,傅友德跟隨徐達連續平定廬州、夷陵、衡州、襄陽、安陸。跟著徐達每打完一仗,傅友德都受益匪淺。

在安陸之戰中,傅友德見敵將逃跑,便策馬追趕,敵將邊跑邊戰,傅友德身上新增九處傷痕,仍窮追不舍,終于把敵將任亮擒住,徐達見到傅友德,大喜過望。

明朝初年,徐達、常遇春堪稱朱元璋的「雙壁」,傅友德先后跟隨二人,不僅深受二人熏陶,更是得到了二人的認可。

1366年,朱元璋派徐達、常遇春征討張士誠,徐達點名要傅友德跟隨。傅友德甘當先鋒,在馬騾港,傅友德一戰而勝,俘獲張士誠戰船近千艘,此戰敲響了張士誠滅亡的喪鐘,從此,張士誠一敗再敗,直到滅亡。傅友德因為滅吳功大,被朱元璋任命為江淮行省參知政事。

三、北伐一騎絕塵,西征一馬當先

1367年,朱元璋在滅掉張士誠后,立即讓徐達、常遇春帶兵25萬北伐元朝。徐達、常遇春兵分兩路,分道北上,徐達這一路的先鋒官正是傅友德。傅友德如犁庭掃穴, 破沂州,下青州,取萊陽,攻東昌,勢不可擋。待攻克元都,徐達令旗一揮,傅友德馬不停蹄向西進軍,一路 取大同、下保定、破真定,守定州。略微休整,又攻入山西,拿下太原。

當時,元朝名將王保保在河北打敗湯和,徐達定下「批亢搗虛」之計,先引誘王保保急行軍,然后在半路上設伏。《明史》云:

擴廓自保安來援,萬騎突至。友德以五十騎沖卻之,因夜襲其營。擴廓倉卒遁去,追至土門關,獲其士馬萬計。

王保保又名擴廓帖木兒。當王保保帶著數萬兵馬進入埋伏圈的時候,第一個沖入敵營的就是傅友德,關鍵是,他只帶領50騎兵就沖進去了,可謂藝高人膽大。這一仗,王保保逃跑的時候只穿了一只靴子,徐達俘虜數萬蒙古士兵,傅友德居功至偉。

到了洪武二年,徐達招降李思齊,平定陜西,出潼關,在定西之戰中,傅友德在徐達的指揮下,再一次打敗王保保,這一次王保保夫妻倆抱著一根木頭橫渡黃河,才躲過傅友德的追擊。

洪武三年,朱元璋大封功臣,徐達、常茂、李善長、馮勝、李文忠、鄧愈六人被封為公爵,傅友德因功被封為穎川侯,賜免死鐵券。

朱元璋封賞功臣,有一個規律,開國「六公」不僅功勛卓著,而且投奔朱元璋的時間都比較早。這也就意味著,傅友德即使后期功勞再大,由于「從龍時間」太晚,他都不被封為公爵。 因此,當時傅友德被封為侯爵,已經是「最高待遇」。這也能看出朱元璋對傅友德的認可。

洪武四年,朱元璋命湯和、廖永忠西征巴蜀,征討的對象正是傅友德的舊主 明玉珍之子 明升。湯和帶著廖永忠一路西進,不料大雨滂沱,江水暴漲。明升的大軍在江對岸設防,湯和有些畏縮不前。朱元璋恨湯和不爭氣,命傅友德從北線、由陜西南下入川。按理說,傅友德的進軍路線比湯和更艱難,但是傅友德命士兵扔掉行李,只帶3天干糧一路疾馳,直搗黃龍。最后竟然搶在湯和前面攻入重慶。若不是廖永忠趁勢攻破夔州,湯和這位「征西將軍」將會顏面盡失。

大軍班師回朝后,朱元璋對傅友德稱贊不已。 巴蜀之戰,足以證明傅友德的能力和膽識遠遠超過湯和、廖永忠,蜀中當時稱「一傅二廖」,更是將傅友德之功放在第一位。

四、七戰七連捷,一俊遮百丑

明朝洪武五年,朱元璋好不容易打聽到元昭宗的下落,決定傾全國之力北伐。朱元璋任命徐達為大將軍,李文忠任左副將軍、馮勝任右副將軍,兵分三路北伐。徐達的中軍以藍玉為先鋒,從雁門關北上;李文忠的左路軍以何文輝為先鋒,從甘肅金蘭北上;馮勝的右路軍由傅友德為先鋒,從居庸關北上。按照朱元璋的預設,三路大軍直撲草原,北元應接不暇,必定大敗。

只是大家都忘記了,北元還有一個軍事家,那就是王保保。王保保早已準備妥當,迎接朱元璋的三路大軍,在中路,由于藍玉的輕敵,最終損失上萬人。左路李文忠的大軍也中了埋伏。只有右路馮勝的大軍一路高歌猛進。原因是右路的先鋒官是傅友德。

傅友德率領5000兵馬為先鋒,一路上遭遇小股蒙古兵的襲擾,他視而不見,很快繞過了王保保的戰略部署,接下來傅友德面對蒙古兵主力,七戰七捷,最后的結果是:右路大軍「 敗太尉朵兒只巴,獲馬牛羊十余萬……」《明史》說:

師出三道,獨友德全勝。

如果不是右路的馮勝和傅友德二人,朱元璋在洪武五年的北伐大計,恐怕要成為一場笑話。一俊遮百丑,馮勝和傅友德幫朱元璋挽回了顏面。

此后的幾年,明朝每次北征,幾乎都有傅友德的參與。例如,洪武六年,傅友德「出雁門,為前鋒,獲平章鄧孛羅帖木兒」。洪武九年,傅友德「擒伯顏帖木兒于延安,降其眾」。洪武十四年,傅友德跟隨徐達北伐,他帶兵奇襲灰山,「斬獲甚眾」。

洪武十四年,傅友德被朱元璋任命為征南將軍,率軍30萬征討云南。傅友德帶著藍玉和沐英歷經一年多平定了云南全境,并且留沐英鎮守云南,從此,云南成為明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自明朝開國以來,傅友德立功甚多,洪武十七年,朱元璋再一次論功行賞,封傅友德為 潁國公,再賜一塊免死鐵券。不僅如此,朱元璋還把女兒嫁給了傅友德之子,并且把傅友德之女許配給了晉王朱棡的嫡長子。

當年,李文忠病逝,次年,徐達病逝,傅友德在明朝軍中的威望甚高。朱元璋放眼望去,開國名將中,能打勝仗,并且一直打勝仗的人,僅傅友德一人。

五、太祖疑心重,良將無所從

縱觀傅友德的一生,他 滅陳友諒伐張士誠北伐元朝西征巴蜀平定云南,為明朝立下5大功勛,然而,他的結局卻讓人痛惜。

朱元璋有「濫ㄕㄚ功臣」的惡名,但真正促使朱元璋濫ㄕㄚ功臣的事件,是太子朱標之死。

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標從陜西巡查回來后一病不起,不治身亡。朱標的去世,打亂了朱元璋的所有計劃。朱元璋不得不立朱允炆為皇太孫,但朱允炆太過年幼,一些功高的勛臣他不一定能駕馭,于是,朱元璋為了「山河永固」,決定為孫子清除障礙。藍玉、傅友德、馮勝、王弼等猛將,逐一隕落。

關于傅友德之死,有許多種說法。最廣泛的說法出自明末張岱所撰《石匱書》,《石匱書》云:

藍玉誅,友德以功多內懼,定遠侯王弼謂友德:「上春秋高,行且旦夕盡我輩,我輩當合縱連橫。」太祖聞之,會冬宴,從者徹饌,徹且不盡一蔬。太祖責友德不敬,且曰:「召二子來!」友德出,衛士有傳太祖語曰:「攜其首至。」頃之,友德提二子首以入,太祖驚曰:「何遽爾忍人也?」友德出匕首袖中,曰:「不過欲吾父子頭耳。」遂自刎。

意思是,藍玉死后,傅友德因為功勞太大,時常感到恐懼。定遠侯王弼偷偷對傅友德說:「陛下早有ㄕㄚ我們之心,我們需要聯合起來。」沒想到這句話傳到了朱元璋耳朵里,朱元璋決定找機會收拾傅友德。一日,朱元璋大宴群臣,給傅友德賜菜,傅友德有一道菜沒吃完,朱元璋當場斥責傅友德大不敬,并且讓傅友德把兒子召來,傅友德一怒之下,出去ㄕㄚ了兩個兒子,把兒子的人|頭扔給朱元璋,對朱元璋說:「你不是想要我們父子的人頭嗎?」然后從袖子里掏出匕首,當著朱元璋的面自~盡而亡。

《石匱書》是晚明時期的書籍,對傅友德之死記載的雖然詳細,可是,筆者卻有三點疑惑:

第一,既然王弼和傅友德要聯合起來對付朱元璋,以朱元璋的性情,他聽到這個消息后,為何不立即動手,還要等到宴會時才對付傅友德。

第二,朱元璋大宴群臣,安保工作一定非常森嚴,傅友德不可能在袖子里藏著匕首。如果真藏匕首了,那朱元璋完全有「罪名」來收拾傅友德,為何史料又不敢寫?

第三,傅友德從宴會上走出去后,不一會(文種說「 頃之」)就帶著兩個兒子的人頭進來了,難道他兩個兒子就在宴會廳外面候著?傅友德兩個兒子,有一個還是駙馬,傅友德真的說ㄕㄚ就能ㄕㄚ嗎?

筆者一向不反對以野史為證,但是,《石匱書》的記載太過匪夷所思,因此筆者對這段記載持否定態度。

那麼,《明史》對傅友德之死到底是如何記載的呢?《明史·傅友德傳》記載:

二十五年,友德請懷遠田千畝。帝不悅曰:「祿賜不薄矣,復侵民利何居?爾不聞公儀休事耶?」尋副宋國公勝分行山西,屯田于大同、東勝,立十六衛。是冬再練軍山西、河南。明年,偕召還。又明年賜死。

意思是,洪武二十五年(藍玉案爆發的前一年),傅友德向朱元璋提了個要求,要朱元璋把安徽懷遠上千畝的良田賜給自己。朱元璋認為,他給傅友德的賞賜已經夠多了,傅友德不應該貪得無厭,再去霸占百姓的土地。之后傅友德先后被調往山西、河南等地練兵,到了洪武二十七年,朱元璋突然召傅友德回京,將傅友德賜死。

這里沒有說傅友德被賜死的原因,唯一的端倪就是傅友德想要懷遠的一千畝良田,這或許引起了朱元璋的不滿。

筆者在《明史·太祖本紀》里找到了另外一個記載:

冬十一月乙丑,潁國公傅友德坐事誅。

這段話雖然簡短,但可以說明兩個問題,第一,傅友德不是自ㄕㄚ,是被朱元璋誅ㄕㄚ的;第二,傅友德是因為犯了事(坐事)被ㄕㄚ的。

傅友德到底犯了什麼事呢?清人趙翼在《廿二史札記》中如此記載:

坐藍黨而死者:傅友德、曹震、張翼、朱壽、何榮、詹徽……

趙翼明顯認為,傅友德所謂的「坐事」,指的是被藍玉案所牽連。

筆者認為這個觀點有極大的可能性。傅友德之死和藍玉案爆發的時間很近,傅友德和藍玉早年在常遇春麾下便相識,后來在北伐蒙古、征討云南等征戰過程中,傅友德和藍玉都是戰友,關系非常密切。另外,藍玉的戰友定遠侯王弼、會寧侯張溫等人都是因為「坐藍玉黨」被株連,這個《明史》有明確記載。所以,傅友德極有可能是受到了藍玉案的牽連。

綜上所述,關于傅友德的死因,筆者有這麼一個思路:朱標去世后,傅友德功高,早就被朱元璋所忌憚。后來傅友德想要懷遠的一千畝地,引起了朱元璋的不滿,但朱元璋沒有借口治傅友德之罪。第二年,藍玉案爆發,因傅友德和藍玉關系甚密,因而被藍玉案所牽連,被朱元璋處決。

傅友德被處決后,全家男丁皆死,只有一個孫子(因為是朱元璋的外孫)被赦免。傅氏一族雖然沒有絕后,但在明朝再未出現在朝堂之上。

傅友德作為洪武后期最勇猛的戰將,他的死,雖然有些不明不白,但基本可以確定有「冤屈」的成分。

「金杯同汝飲,白刃不相饒。」

這10個字是洪武十八年,朱元璋對當時的戶部尚書茹太素說的,意思是,我今天給你們美酒佳肴,但如果你們犯了事,我照樣ㄕㄚ你們。茹太素也算是聰明人,他立即向朱元璋表忠心:

「丹誠圖報國,不避圣心焦。」

但是沒幾天,因戶部同事犯罪,茹太素被「連坐」處死。 事實證明:暴君要想ㄕㄚ你,你再表忠心都是無用。

往事如風,中國歷史上不乏名將,缺乏的是保護名將的君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