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第一集的三個細節就可以看出,高嫁的華蘭婚後日子不好過

@星座叔叔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知否》中盛家有四個女兒,第一集便是嫡長女盛華蘭出嫁。

嫁的是京城的忠勤伯爵府嫡次子袁文紹,這對於盛華蘭來說算是高嫁了,因為她爹爹盛弘才是個通判。

雖說嫁的是個次子,但是也算嫡出,上面有個哥哥承襲不了爵位,但至少也是風光的。

但是從伯爵府來迎親時就能看出,華蘭以後在婆家的日子並不好過,雖然也是從小在祖母面前學著長大的,但聰明如她也無法在婆家贏得尊重,更不用說立威了。

1.哥哥嫂嫂來迎親,足見袁家並不把她當回事

本來定親的時候都已經說好了,要忠勤伯爵夫婦來迎親,可是兩位老人並沒有來,只是派了個大郎帶著他的大娘子。

在當時,父母親自迎親才算是重視,後來明蘭出嫁的時候,顧廷燁是無父母,但他也是自己騎馬去迎親明蘭的。

說道忠勤伯爵府那個華蘭的婆婆,也是個厲害的人物,本來就是個小門小戶的女兒,能嫁到她袁家已經是燒高香了,還指望她去親迎。

這種臨時變卦的處理辦法,也是袁家吃定了盛家不會因為這件事而跟他們鬧掰,也不捨得取消這門親事。原因很簡單,就是盛家門小勢微,跟他們伯爵府比起來不算什麼。

嫁入豪門的女兒在婆家受氣就很正常了,畢竟你不如人家。

2.袁大郎故意讓顧廷燁投壺,讓盛家丟臉面

本來因為迎親的事情,華蘭的母親已經很生氣了,盛弘好不容易安撫好了,同意卸彩禮下船。

滿院子人都在喝酒閒聊的時候,袁文純卻讓顧廷燁去玩投壺,不知深淺的長楓還拿了長姐的聘雁做賭注。

要知道這對聘雁可是袁文紹親手所射,再加上在內地就難得一見,當屬於最珍貴的聘禮了。

眼看著自己兒子就要輸了,盛弘急忙找大郎商量,讓他去勸阻顧廷燁收手,可是袁大郎卻以聘雁到了盛家就屬於盛家的物件,對於這個他無權干涉。

其實,他想讓顧廷燁用投壺的方式贏了聘雁,也不是就稀罕這對鳥兒,主要還是想讓盛家下不來檯面,在自己家的地盤,丟了女兒最高貴的聘禮,想想都丟人。

袁大郎的意思很明顯,我們袁家送給你的東西,也能輕易的拿回來。在剛迎親的時候就能做出如此囂張的行為,袁家是真的不把華蘭還有盛家放在眼裡。

故事的後面可以看出,華蘭的婆婆,伯爵府的大娘子非常偏愛這個大郎,而冷落次子袁文紹,這也是為什麼袁大郎在給弟弟迎親時敢出這種陰招了。

3.被婆家欺負也源于華蘭溫順的性格

華蘭從小在大娘子身邊長大,卻沒有學會她親娘半點的跋扈,暴脾氣。反而性格溫順乖巧,雖然人比較聰慧,遇事也有主意,但是最多是個軟柿子而不是鵝卵石,誰都能捏一下。

在迎親當天,華蘭去祖母面前說話,在聽到丫鬟說長楓要把聘雁賭輸了時,雖然惱怒但卻沒有任何發作的樣子,還是一副聽話的樣子說:「全聽祖母的安排」。

在祖母讓她自己做決定時,她的選擇是保存自己家該有的顏面,只要父母同心不吵鬧,聘雁丟了也就算了。

就是這個顧全顏面卻成了她最致命的弱點,展示給外人看的一切都是好的,自己心裡卻一肚子的糟糠水。

嫁入袁家後,她幫著管家,後院大小事務都是她的,帳房的錢也因為哥嫂或者其他人的冒領而對不上帳,她只能默默的拿著嫁妝錢往裡面搭,也從不吱聲半句,就是為了表面上一家人和諧的顏面。

不耍心眼,沒有計謀,這樣的性格在自己家過日子肯定不會錯,但是在伯爵府那個複雜的大家庭裡,無疑是被人欺負的物件。

好在華蘭嫁的男人還是個靠得住的,夫妻倆的關係也不錯,後來袁文紹又在顧廷燁的手下當差,加上小舅子的這層關係,華蘭在伯爵府才算是有了靠山,日子也過得更順暢一點。

嫁人雖說選對男人很重要,但是有個好婆婆,有個好的家庭成員也很重要。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待靠自己,心善與人隨和這些都是好的質量,但不能被別人拿來當做欺負你的依仗。

@星座叔叔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